「北霆那個孩子,個性冷冰冰的,不太好相處吧。」

Home - 未分類 - 「北霆那個孩子,個性冷冰冰的,不太好相處吧。」

「你跟著這個孩子太辛苦了,以後和他難以相處的時候,可以給我們打電話,我給你看一些北霆小時候的照片,很有意思的。」

美婦人說了很多很多。

一開始的時候,唐沐晴還有些拘謹,但是很快就消散了。

後續,根據美婦人的自我介紹,唐沐晴也知道了一些關於她的事情。

美婦人叫羅艷,出身於一個不錯的家族。

很早就和衛海中結婚了,有了兩個孩子,衛北柯和衛北霆。

衛北柯雖然個性強勢,但是和家裡還算是比較親近。

而衛北霆,幾年前失蹤過一段時間,回來以後迅速的掌權,和家裡交流也是比較程式化的,總是可以讓人感受到疏離和難過。

衛北霆突然結婚了,衛海中和羅艷心裡沒有驚怒,更多的是開心。

自己的孩子,是什麼模樣,做父母的多少還會有一些了解。

衛北霆的個性,肯定沒有人可以逼迫他去做不願意做的事情,帶回來的這個姑娘,也一定會是真心喜歡的。

他們注孤生的兒子,現在也有了真心喜歡的人。

這是好事。

衛北霆小時候的糗照?

唐沐晴的眼睛都跟著亮了一下,興趣也跟著大了些,大著膽子問道,「有女裝的嗎,我聽說長得好看的男孩子,小時候會被穿裙子的。」

羅艷掩著唇笑著,「當然有了!」

小時候的衛北霆雖然也話少,但至少不像現在一樣死氣沉沉的。

「真的有呀!」

唐沐晴沒想到會有這個答案。

一邊的衛北霆聽到他們的對話以後,忍不住輕輕的皺眉,「媽。」

雖然他真的很喜歡身邊的女人,但也不至於什麼都給唐沐晴看。

他一個大男人,也是要面子的。

羅艷根本就不把衛北霆的意見放在眼裡,只是笑吟吟的看著身邊的唐沐晴,認真的說著,「回頭我拿給你看,我和你講,我不光有紙質照片,還有電子版的。」

「你要是喜歡,回頭我列印幾份給你。」

衛北霆:「……」

唐沐晴卻還是笑吟吟的和羅艷點著頭,「好呀,那我要放在錢包里,可以經常看到。」

羅艷真誠的建議著,「手機壁紙也不錯,看著很舒服。」

衛北柯剛過來,就聽到她們在討論這個。

給衛北霆遞了一個「你也有今天」的眼神,才對羅艷說道:「媽,你還是先把沐晴介紹給大家吧,很多人都等著呢。」

衛北霆的二叔衛南中早就等的不耐煩了。

在一邊站了半天,沒想到這幾個小輩,都沒有意識到他的存在一樣,連個主動上來打招呼的人都沒有,沒辦法,就只能自己湊上前來。

衛北霆掌權以後,衛老大家越來越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了。

可是沒辦法,誰讓人家有個好兒子。

這段時間,他為了衛北霆的婚事,可是操碎了心。

衛北霆這孩子現在翅膀硬了,不把他這個做叔叔的放在眼裡了,那至少,衛北霆身邊的女人,應該是一個尊重長輩,並且聽話的人選。

衛南中選擇了好幾個,衛家附屬家族的千金。

準備讓衛北霆看看,有哪個看得上的,可以在一起培養培養感情,然後結婚。

他的算盤打的很好。

沒想到……

衛北霆這小子和之前一樣,不按套路出牌,自己領回來一個女明星。

衛南中看了唐沐晴一眼,自顧自的開口道:「北霆,你結婚,可是一個家族的大事,你就這麼悶聲不響的帶回來一個女人,我看大哥大嫂也不見的認可。」

羅艷:「我很認可。」

衛海中也笑呵呵的,「我看沐晴挺好的,我家這小子就是太沉默了,現在有一個女人不嫌棄他,這是好事,二弟你說什麼呢。」

衛南中:「……」

是他的腦子不靈光了嗎?

大哥大嫂的反應怎麼這麼奇怪?

他之前調查過這個和衛北霆結婚的女人。

被家族踢出門,現在只是個二線小明星。

就算是娛樂圈的天王天後,放在衛家這個層面,他們也不見得看得上。

大哥大嫂到底是怎麼想的,居然接受了一個小明星。

衛北柯笑吟吟的拋炸彈,「二叔,北霆的婚事,你們可說不得呢。唐沐晴和我弟弟結婚已經半年的時間了,只不過剛帶回來見家長而已。」

衛南中直瞪眼,「領證了?」

他們只知道衛北霆要帶一個女人回來。

據說是有感情的。

只是……

他們誰也沒想到,衛北霆的膽子大到這個地步。

居然和這個女人領了證,甚至已經過去整整半年的時間了。

和衛南中的過度驚訝不一樣,衛北柯只是很平淡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啊,當然領證了,不領證怎麼能叫老婆。」

衛南中:「……」

眾人:「……」

說的好有道理的樣子,只不過有的人心裡不會那麼舒服就是了。

衛南中認真的建議著,「我記得現在的小年輕,婚姻也是不長久的,北霆你雖然和她結婚了,但是你們可以離婚啊,我們為佳可以給她一些補貼。」

「對啊。」

「完全可以啊。」

衛家的這些七大姑八大姨各有各的心思。

只要衛北霆離婚了,他們就可以繼續想辦法往衛北霆的身邊塞女人。

唐沐晴的眸色冷淡,盯著衛家二叔的表情,也沒有多友善了,「想必您搞錯了,我和北霆,沒有要離婚的打算。」

衛南中想過大哥反對,想過衛北霆反對。

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

站出來反對他的,居然是他看不上的,北霆帶回家的所謂的老婆。 江南曦想,事情不會這麼簡單,他們必定要耍什麼大招!

而她現在也急需要他們動起來,她要把他們,一網打盡!

她想到這裏,拿出手機,走進衛生間,撥打了一個電話。這枚棋子,該用上了!

電話很快接通,對面傳來蘇姐小心翼翼的聲音:「大小姐,你怎麼這個時候來電話了?」

江南曦冷聲道:「怎麼,你收了我的錢,卻一直沒有給我提供信息,我還不能找你了?」

蘇姐雖然看不到江南曦,身子卻還是控制不住地一哆嗦。

她連忙陪小心說道:「不是的,江小姐,這不是二少爺被你舉報,抓進去之後,江家也沒發生什麼事嘛。」

「沒發生什麼事?江雲深被放出來了,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江南曦的聲音陡然提高,氣勢洶洶。

她不等蘇姐說什麼,繼而又冷聲說道:「還是說,你覺得我江南曦錢多人傻,非常好騙?」

「不,不是的,大小姐,我也想告訴你呢,只是這兩天太太身體不太好,總是讓我在身邊照顧,我怕她發現我給你通風報信,所以,一直沒有敢……」

「是嘛?如果我的消息不錯的話,你兒子莫強嗜賭如命,你孫子之所以被綁走,不是因為人販子,而是因為你兒子把他給輸了,是我哥,替他還了賭債!蘇姐,你這恩將仇報的本事,挺厲害啊!」

蘇姐被嚇傻了,她沒想到,上次見面,她根本就沒有騙了江南曦,而江南曦卻把那件事查得清清楚楚了。

「大小姐,我……」

江南曦卻打斷她:「你跟我解釋,你一直在騙我哥,你一直是在為肖雅忼做事的!」

上次,她見到蘇姐,雖然她穿得,看起來並不是很名貴,但是那可是古奇的套裝,低調奢華。她當時手裏拿的那個小包,雖然看起來不起眼,但是卻也lv的舊款,價值一兩萬。

就憑蘇姐一個傭人,她怎麼可能用得起這麼貴的東西。

所以,江南曦推測,要麼這些衣服和包,是肖雅忼用過的,給了她,要麼就是給了她足夠的錢,她自己買的。

江南曦為了防止自己看錯,還專門讓江小狼查過。事實證明,她判斷不錯。

所以她就確定了,蘇姐根本不是哥哥的棋子,或者說是被肖雅忼收買的棋子。

還有重要的一點就是,江南曦用蘇姐給的藥房,去訛詐醫生楊亭,而楊亭也去找過肖雅忼,但是蘇姐卻安然無恙,甚至都沒有給江南曦打電話求助。

這一切都說明了,蘇姐是肖雅忼的人。

江南曦也一直沒有再聯繫蘇姐,就是讓她以為,自己很好騙。

而江南曦是在想把她,用在關鍵的時候。

她那五十萬,不是那麼好拿的!

江南曦一語道破蘇姐的身份,讓蘇姐嚇得都渾身發抖了。

她連忙說:「不是的,大小姐,我是一心想幫你的!」

江南曦就是在等她這句話:「好啊,那就讓我看到你的表現!從今天開始,我要你每天向我彙報江雲深的行蹤,尤其是他和小梅在一起的時候,你最好拍成照片!」

蘇姐:「……大小姐,你要你做什麼?」

「這你不要管!想必我給你的那五十萬,你兒子又輸光了吧?如果你不好好按要求做事,那就讓你兒子還錢好了。如果還不出來,斷只手,割個腎也行。我畢竟是醫生,做這個,比較拿手!」

江南曦漫不經心地說。 「天哥,我想你了!」石大老闆居然哽咽的說道,就好像快要哭出來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