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初唐的奧迪開到公司門口,便看到門口已經有兩個禮儀小姐,周圍都是一些公司的領導高管,一些人手中甚至還拿著鮮花。

Home - 未分類 - 林初唐的奧迪開到公司門口,便看到門口已經有兩個禮儀小姐,周圍都是一些公司的領導高管,一些人手中甚至還拿著鮮花。

這是特意為了歡迎那兩位調研員的。

奧迪車開了車門,眾人迅速圍上來,可是當只看到林初唐的時候,眾人錯愕住了。

「林總監,怎麼只有你一個人,調研員呢?」

有人問道。

林初唐不知道怎麼解釋,還沒等她開口,許繁和史海等人也已經下了車。

「哪來的調研員,都已經被林總監給弄沒了。」

許繁冷笑的聲音傳來。

史海還有幾個領導也是戲謔的看著林初唐。

公司眾人蒙了,弄沒了?

啥意思?

「林總監,你準備不周,迎接的事情上居然有這麼大的馬虎,這件事要怎麼算?」

「現在美隆的調研員被長紅的人接走了,這可是總部好不容易為我們江州分部爭取的機會!「

「林總監,你說現在要怎麼辦?」

許繁眯著眼沉聲道。

唰!

所有目光朝林初唐看去,一個個目光異樣。

林初唐心中有些氣憤,許繁很有可能暗中搞了小動作,現在當眾逼迫自己。

「很抱歉大家,調研員的事是我林初唐沒做好,但是,我會把調研員請回到我們江州分部!」

林初唐深吸了口氣,堅定地說道。

史海陰冷一笑:「若是請不回來呢?」

「請不回來我會主動跟總部遞交辭呈!」

林初唐瞥了他一眼。

許繁、史海還有身後的幾位領導眼前一亮,互相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

林初唐這是給自己立下一個軍令狀!

許繁拍起手掌:「好!」

「這可是林總監你自己說的,到時候可別說話不算話!」

。 「怎麼了?她們說你送若晴回戰家,若晴下午又請假,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慕景瑞又指了指那些還沒有擺放好的擺件,「這些東西怎麼都回來了?是若晴去唐家拿回來的,還是唐千浩送還?」

「若晴去要回來的,因為唐千浩的事,若晴和戰爺吵架了,若晴便去唐家把東西都要了回來。」

章惠又嘆氣,說道「景瑞,咱們家和戰家門不當戶不對的,若晴高攀了戰爺,我在戰爺面前都提心弔膽的,很怕做得不好,也怕說錯話,得罪了戰爺,他會遷怒於咱們的女兒。」

「戰家,規矩太多,太嚴,他們家又像個迷宮,水深得很,若晴那性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應付得來。」

慕景瑞抿抿唇后,說道「事已至此,就算我們擔心也沒有用,若晴當初連支會我們一聲都沒有,就自作主張地跟戰爺去辦了結婚手續,領了證后都還瞞著我們。」

「路是她自己選的,不管有多難走,都是她的事,我們做父母的沒有能力幫她,唯一能走的就是咱們家的大門永遠為她敞開,她在戰家要是過不下去了,離婚回來,我們也能養她一輩子。」

高嫁就是這樣的,在婆家受了委屈,娘家人沒有那麼強硬的背景及手段替她討回公道。

若晴想過得好,就看戰博對她的在乎有幾分了。

「你回來時,小夫妻倆和好了嗎?」

「我回來時,若晴都還沒有進屋,也不知道現在和好了沒有。我打個電話問問。」

章惠說著就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若晴。

得知若晴和戰博重歸於好,章惠才放下心來。

晚飯後,戰博要求若晴陪著他做復健。

下午,他沒有心情做復健,現在得補上。

若晴自是很樂意陪著他做復健。

不過看到他走得額上直冒冷汗,若晴又心疼不已。

「戰爺,休息一下吧。」

若晴拿著紙巾上前,一邊幫他擦著汗,一邊勸道「你已經堅持做了半個小時,休息一下再做。」

戰博堅持站著,等她幫他擦完了汗,他再也堅持不了,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戰爺。」

若晴嚇了一跳,趕緊挽扶她。

可戰博太累了,就算她挽扶他,他也沒有力氣站起來。

見若晴還在吃力地挽扶起他,戰博忽然推開她,然後兩手猛地拍打著自己的雙腿,還在不停地罵著自己沒用。

「才走了那幾步路就受不了,我這兩條腿太沒用了!」

「戰爺。」

若晴爬起來,回身就撲過來,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再拍打著他的腿。

「若晴,你走開,我不做了,這兩條腿已經沒用,堅持下去也使不上力的,就讓我一輩子坐輪椅!」

戰博再次推開若晴,不停地拍打著自己沒用的雙腿。

避得遠遠的保鏢們,看到這一幕,馬上跑過來,很有經驗地阻止戰博再打自己的腿,又七手八腳地架扶起戰博,讓他坐回輪椅上。

「你們別管我。」

戰博發瘋地推開保鏢們,又掙扎地想站起來,卻往前撲倒在地上,顯得狼狽萬分。

「大少爺。」

「戰爺。」

若晴爬回來,一把摟抱住戰博,柔聲說道「戰爺,戰爺,你很棒!你真的很棒!你不是沒用的,你的腿也很有用,我剛才都在幫你數著步數呢,你已經能自己走上六步了,六步耶,進步非常大的。」

戰博還想推開她,她乾脆托扳住他的臉,當著保鏢的面,吻上他的唇,用她的柔情來撫平他的煩燥。

需要坐一段時間輪椅的人,都會盼著自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站起來的。

當無法做到時,會心生煩燥,甚至自暴自棄。

戰博堅持做了幾天的復健,自覺效果不明顯,剛才又在嬌妻的面前,狼狽地跌坐在地上,他一下子就覺得自尊受損,乾脆就破罐子破摔,發一回瘋。

若晴的親吻也沒有讓戰博平靜下來,他甚至咬了若晴一下。

「哎喲。」

若晴痛呼,鬆開了他。

她的紅唇流血了。

「若晴。」

戰博又心疼了。

「紙巾。」

初一趕緊掏出一包紙巾,把那包紙巾遞過去。

戰博抽出幾張紙巾,仔細地,溫柔地幫若晴擦去了唇上的血,歉意地道「若晴,對不起。」

若晴搖頭,「我不痛,戰爺,你別自責,我真的不痛。你也別覺得在我面前跌倒就是沒臉了,我不會嘲笑你的,你真的很棒了,堅持做復健做了半個小時,還能自己走上六步的路,比上次有進步的。」

「戰爺,不要自暴自棄,你在我心裡是最好的,不是沒用的。」

她眼裡的真誠,心疼,一番柔情,讓戰博的煩燥消失得無影無蹤。

「戰爺,我們起來,好嗎?」

若晴試探地問著。

戰博嗯了一聲,若晴便和初一一起把戰博扶了起來,重新讓他坐在輪椅上。

若晴又在他面前蹲下,幫他把衣衫整理好,再輕輕地拍拍他衣服上看不見的灰塵。

「戰爺,今天的復健就做到這裡,我推你回屋裡去,好不好?」

「我休息一會兒再重新來過,若晴,以後,我會堅持天天做復健的,在哪裡跌倒的,我就從哪裡爬起來。」

他也不是完全走不了路,就是走路的時候,兩條腿還會鑽痛,也使不上力,才一直依賴輪椅。

但醫生說他要是不堅持做復健,坐輪椅的時間長了,他兩條腿就真的廢了。

以前,他無所謂,大不了坐一輩子的輪椅。

現在有了若晴,他不想一輩子都坐輪椅,他想站起來,站在她的身邊,他本來高大俊美,她雖然也不矮,站在他身邊卻給他小鳥依人的感覺。

他喜歡那種感覺。

她以後再遇到麻煩時,他要是能走路了,也能在最快的時間內趕到她的身邊,幫助她解決麻煩。

若晴朝他豎起了大拇指,誇讚道「我老公就是這個,頂呱呱的!老公,加油!你一定能行的!」

戰博笑笑,捉住了她的大拇指,拉高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親了親,眼神深深地看著她,「若晴,我會加油的!」

他又輕輕地摸著她的唇瓣,被他咬了一口,現在是不流血了,但還腫著。

「痛嗎?」

「不痛。」

「傻瓜,以後不要再做這麼危險的事,萬一我真瘋了,傷到你怎麼辦?」

若晴用臉蹭了蹭他厚實的大掌,「我相信你不會真的傷害我的。」 晉城機場。

中年男人拎著筆記本,手裡拿著一張機票,他正是處於輿論中心的Ma

s教授。

此時,一名身著黑色西裝的人上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