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瘋啊,出手跟男人似的。」

Home - 未分類 - 「你要瘋啊,出手跟男人似的。」

「你妹啊,我殺了你!」

唐月瞬間就是揚起拳頭,朝着葉飛打去,用的是殺人手法,虎拳!

「夠了!」

此時李月姍怒喝着,唐月瞬間就老實了下來,乖巧的站在哪裏,不敢在造次。

「唐月,你鬧夠了沒有?」

「你進門不敲門,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那也是你自找的,是我太縱容你了嗎?現在進門竟然都不敲門了?」

李月姍的臉色有些寒冷,唐月害怕了,李月姍發飆起來還是很恐怖的,不然也不是總裁了。

「李總,我……」

唐月支支吾吾,眼神遊離,正好看到葉飛站在哪裏,單手摸著下巴在哪裏笑着,唐月瞬間牙根痒痒,想把葉飛給打死。

「好了,這次放過你。」

李月姍教訓完唐月後,就是拿着水杯,走出辦公室倒水去了。

「我殺了你!」

唐月從高筒鞋裏摸出一把匕刀,朝着葉飛猛刺而來,直襲葉飛的心臟。

葉飛單手就握住了唐月的手腕,唐月用力抽了抽,但是葉飛的手紋絲不動,根本抽不出來。

唐月手指一彈,手中的匕刀瞬間就飛旋著朝着地上掉,唐月另外一隻手接住,朝着葉飛的脖子抹殺而去。

葉飛另外一隻手,也是一下子握住了唐月的手,葉飛一轉身,直接把唐月按在牆上,葉飛整個身體貼在唐月身上,頓時葉飛感覺一陣柔軟。

「你……」

唐月的臉色瞬間就紅到了脖子根,但是她又不敢大叫,這次又是自己找事,李月姍知道后不會放過自己的。

「放開我!」

唐月咬牙切齒的說着,唐月嘴巴中的熱氣哈到葉飛的臉上。

「嘖嘖。」

葉飛調笑着,臉上帶着不懷好意的笑容。

「滾開!」

唐月一個膝撞,葉飛連忙后跳的閃開,不然自己可就遭殃了。

「嘖嘖,小妞,你還真狠啊。」

「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唐月眼神很冷的說着。

「你這小妞,個子不大,脾氣還不小,我招你惹你了你就殺我?」

葉飛無語,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招惹對方了,唐月竟然跟自己這麼過不去。

「你給我聽着!」

唐月忽然猛的一下抓住葉飛的領口。

「我不管你以什麼目的接近我們家小姐,也不管你什麼來歷,只要你敢傷害小姐,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還有,限你一個月內辭職,滾蛋!」

唐月對着葉飛惡狠狠的說着。

「嗯嗯好。」

葉飛也不知道唐月說的什麼,他直接點頭答應着。

唐月見葉飛雙眼直勾勾的看着她,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混賬東西!」

唐月一下子就推開了葉飛,一臉的怒意,她覺得葉飛腦袋裏裝的都是屎。

「我不會放過你的!」

唐月威脅著葉飛。

「無所謂。」

葉飛聳聳肩,無所謂的說着。

「嘎吱。」

此時李月姍走了進來,看到二人相安無事,就是送了一口氣。

「小姐,我覺得這個人來歷不明,應該馬上開除!」

唐月見到李月姍后,就是急促的想要把葉飛趕出去。

「好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來是什麼事情?」

李月姍拒絕著唐月,臉色淡淡,好像早就知道唐月會這麼說一般。

唐月無奈,只好把文件放在李月姍的桌子上。

李月姍翻閱著文件,臉色有些不好。

「小姐,這兩天你要信心點啊,寵兒公司剛牌殺手殺你,你沒有死,恐怕還會在來的。」

唐月擔憂的說着。

「下周是嫦娥化妝品公司招標,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寵兒公司,寵兒公司的人殺了我,自然就沒人跟他們搶奪位置了。」

李月姍合上了合同,仰頭躺在椅子上,開始思考着什麼。

「那我們要不要也去殺寵兒公司的老總,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唐月做出了一個手刀的手勢。

「不,我可沒有那麼下三濫,只要這次拿下競標的項目,就全力打壓寵兒公司,一定把他們壓垮,碾碎!」

李月姍眼中閃爍出一抹寒光。

唐月沒有在說什麼,對着李月姍一點頭,就是離開了李月姍的辦公室,臨走前還惡狠狠的看了一眼葉飛。

「這個唐月,好像有意見啊。」

唐月走後,葉飛淡淡的說着。

「她還有意見,我還有意見呢,每次都朝我父親打小報告,早就想找個保鏢了,然後擺脫父親的監控。」

「這次招你進來,恐怕唐月又要在我父親耳邊說我招了個男人。」

李月姍搖搖頭說着,這件事有些頭疼。

「你父親沒有在中海嗎?」

葉飛一聽這話,就知道李月姍的父親沒有在中海。

「對啊,在西涼城做生意,為了磨練我,讓我順利繼承家業,這家化妝品店讓我練手。」

葉飛聽到后,倒吸一口涼氣,西涼城可是大城市,足足抵得上十個中海。

「有錢人就是好啊,開一家公司,只是為了給子女練手。」

葉飛淡淡的說着,有些心酸,不像自己,啥也不是。

「我呸,真要是這麼好就好了,在我的家族內,還有和我一樣的子女,都在接受着這份考驗,過幾年,一總結誰經營的好,直接就當上家主了,如果我落選了,那西涼城我就再也回不去了,要麼給家族打雜,要麼繼續留在中海自力更生。」

李月姍感覺壓力很大,距離選拔家族子弟的日子不到一年了。

「這麼殘酷?」

葉飛舔舐了一下嘴唇,看來出生在豪門,也沒有看起來那麼風光。

葉飛和李月姍簡單的聊了一下,葉飛就走出了李月姍的辦公室,葉飛的工作很簡單,只要沒什麼事,或者李月姍在公司,葉飛可以隨時離開。

葉飛走到門口,看到一個男子用着陰沉的眼光看着葉飛,葉飛從那男子的胸牌上看到申遠兩個字,應該是對方的名字。

葉飛記住了那個男人的臉,就是離開了華鼎化妝品公司,畢竟對自己有敵意的人,葉飛都要記住。 隨着蕭凡的腳落下,白骨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聽着耳邊的聲音,蕭凡忍不住嘆息。

這些,曾經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啊,他們在末世前生活的很安逸。

就算日子再苦,起碼吃喝不愁,冬季有衣服保暖,夏天有風扇乘涼。

改革發展那麼多年,華夏早已不是以前的樣子。

末世前的華夏,雖然網絡上到處都有人訴苦,但是和幾十年前,幾百年前,幾千年前相比,已經是繁榮昌盛到極點。

遍數華夏數千年歷史,那個時代也沒有末世前的華夏繁華。

只要手腳健全,誰又會餓著?

只要願意努力,誰又會窮苦?

平時有些閑錢,朋友之間吃飯聚會,喝個小酒,然後唱歌,打遊戲,酒吧揮灑青春。

工作的時候比較忙,但是總會在忙完之後犒勞犒勞自己。

節假日的時候看個,玩個遊戲,或者和女朋友一起出去逛街,約會。

日子雖然過的平淡,但是絕不平凡。

每個人,都是他生活里的主角。

而現在,末世降臨,十室九空,全球近百億人,百分之八十進化失敗,成為了失去理智,靠着本能吃人的喪屍。

剩下的人,苦苦掙扎著,為了一丁點兒食物,拼了命去搜尋。

在生與死的掙扎邊緣,道德淪喪,搶劫,鏹奸,殺人,根本就不算什麼稀奇事。

甚至為了一包末世前無奈之下才會吃的速食麵,男人能打破頭顱,掙的面紅耳赤,雙眼猩紅。

女人則是能岔開雙腿,任人擺佈。

這一切,何嘗不是一種悲哀。

但是,那些人,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因為他們都還活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