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掌門戰技無敵,仗之縱橫天下,再加上劍子逆天的戰力,林凡只有等死。」

Home - 未分類 - 「就是,掌門戰技無敵,仗之縱橫天下,再加上劍子逆天的戰力,林凡只有等死。」

林凡與青麟還未正式交鋒呢,結果,下方就吵翻天。

「乒乒乒!」

似有透明的虛空神鐵在無垠的虛空中碰撞,發出悅耳的聲音,引人心神。

「殺!」

青麟斷喝一聲,蓄勢已然足夠了,現在該是一擊殺絕林凡之時!

他身前身後,出現一共三十三柄天劍,全都殺氣凜凜,但氣息又大不相同。

諸如,他身前一柄天劍,通體火紅,似用太陽真石鑄就,太恐怖,只是顯化,就讓這片天地,要被點燃。

還有一柄,似九幽寒鐵鑄成,天穹都被凍裂,有冰棱在虛空中懸掛着。

其餘天劍,皆很不凡,太強悍了,所有人都絕望,諸如青麟這般人物,在執掌這無敵的戰技,當今煉魂境,有誰堪敵?

一元子在笑,很滿意,至少在此之前,這青麟都遠超他的意料,他看了眼林凡,眼中有可惜之色。

若不是為了那件東西,這林凡,倒是一個可造之材,但,在那件東西面前,算了吧,林凡,死就死了。

劍氣激蕩,縱橫衝殺!

就在青麟喊殺瞬間,劍氣徹底爆發了,無邊而無沿,三十三柄天劍皆爆發出可怕的光束,他們交織在虛空中,似形成璀璨的星海殺場,似神帝構建出的殺陣,將林凡哪裏淹沒了。

「吼……」

似神魔在咆哮,林凡哪裏,恐怖的雷霆之海從雷池中傾瀉而來,似給他穿上雷霆的編織成的護甲,就連那俊朗的臉龐,都有金色電絲覆蓋,只有符文之眼顯化,探照出兩尺來長,完全由符文組成的目光。

「轟隆!」

林凡撐開黃金圓環,似萬法不沾身,無窮戰兵出現在圓環內,有金色的重戟、有似可鎮壓諸天的大鐘,有似可橫截一切攻擊的大鼎等。

「殺!」

青麟厲嘯,無窮殺光蜂擁,每一縷光,都是一場殺劫,漫天都是可殺滅一切的劍光,就這麼雨點般的朝林凡傾瀉而來了。

「戰!」

林凡爆吼,他黃金圓環內的一切黃金戰兵,全都殺出來。

「一切結束,林凡生命到此終結。」

有人下定論,哪怕一元子,都有起身的意圖,準備宣佈,這場鬧劇,到此結束,只因,他知曉這門戰技的不凡處,非同等級別的戰技,根本就擋不住,會被直接滅殺。

結果……

「砰砰砰!」

一連串的大爆炸,從三十三天劍爆發出的所有殺機,全都被林凡的黃金圓環泯滅了。

一元子已然半起身的動作,猛然靜止下來,他的臉色也陰沉下來!

這林凡,竟然,真的抵擋住他創出的戰技?

「吼!」

林凡在咆哮,一條銀白的大龍從他天靈蓋中衝殺出來,就這般的撲殺向前,就在青麟因他破解了三十三天劍的瞬間!

時機把握太好了,無縫銜接。

「不過如是!不過如此!現在,換我來殺你!!」林凡發狂了,像是瘋魔了般,他一步就踏上那銀白的大龍身上,擰着重戟,就這般殺向青麟。AQ郁方站在喜來的門口,打量著面前的建築。

別的不說,這賭場建的還真是氣派。

佔地面積大不說,門口還有兩個大骰子石像鎮門。

其後還站着兩個凝氣境的高手看門,這手比在這文州城不可謂不大了。

「兄長,咱們來這讓嫂嫂知道了不太好吧?」

蘇清文看着郁方,一臉擔憂。

他可是知道的,面前這位相當的懼內。

要是被姚琳陽知道郁方帶着他們來賭場,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你瞧你這慫樣!能不能有點出息?

……

《九劍通天》第一百七十二章喜來賭場 程安語款款走進來,找了張沙發坐下。

貝瑤看著她和黎晴梓兩人合起伙來,只覺得可笑。

「所以,孟晚又怎麼得罪你們了?想找我就直說,何必拐彎抹角?」

「怎麼沒有?不要以為你替她背鍋,我就忘記了她把我推下樓的事情。」程安語雙腿交疊,姿態高傲的看著她。

「說吧,你想幹什麼?」

程安語看向黎晴梓,「你先出去。」

黎晴梓倒也配合,聽話的去了包廂外面。

看到這裡,貝瑤已經明白,程安語是想利用黎晴梓,來對付她。

「一開始,我真的想和你做朋友。可沒想到,我們連陌生人都做不了。自始至終,你是故意接近我的吧?」程安語問。

「程安語,你是不是忘記了,是你因為害怕我說出你的秘密才主動和我結交。」貝瑤嘲諷的看著她。

程安語猛地站起身,惱怒的看著她:「你還有臉提這件事?」

貝瑤沒心情和程安語爭吵,徑直道:「我沒時間和你廢話,直說吧,你把我叫到這裡來的目的。」

程安語沉默的盯著貝瑤的臉龐看了幾秒,道:「今天的聚餐,你不許去。」

她知道葉旭精心為貝瑤準備了什麼。

所以,她想毀了這一切。

「呵……」貝瑤覺得這個理由尤為可笑,「真是有意思。你為什麼不直接告訴他們,不要邀請我?」

「我說你不準去!!!」程安語吼道,上前抓住貝瑤的胳膊,「你離開一中,離開我的生活。無論是爸爸,還是葉旭,都離他們遠遠的。」

貝瑤撥開程安語的手,「你以為你算什麼?憑什麼?」

「你要是可以不在乎你朋友孟晚,那就試試。她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嗎?如果弄清是孟晚推我下樓,你以為這件事會這麼算了???爸爸是看在你和他有點血緣關係的份上,但不代表,他在乎你。我是他親手養大的女兒,你充其量,只是個意外!」

貝瑤眸光平靜,心裡早就沒有此前那樣在乎。

「那你呢?這樣恨不得趕我走……不就是為了葉旭?葉旭他給過你什麼期待嗎?讓你突然這麼喜歡?」

「你也別再臆想,如果沒有我出現,葉旭會不會喜歡你這種事情了。我告訴你,永遠都不會。即使我遲貝瑤不在,葉旭也永遠都瞧不上你。」貝瑤勾著唇,抬起程安語的下巴:「葉旭可不傻,他一開始看不上眼的,之後也不會。」

「你胡說!!」程安語氣急敗壞的揮開她的手。

貝瑤嗤笑,餘光打量著這間包廂,隨後注意到隱在角落裡的衛生間。

她眸光微轉,徑直走過去。

程安語作勢要拉她,被貝瑤反手推開倒在沙發上。

貝瑤扭開衛生間的門,從外投進去的光將漆黑的衛生間照亮。

她心裡咯噔一下,打開燈,就看見孟晚靠在角落裡,整個人像是暈死過去。

貝瑤連忙跑向她,將孟晚手腳上的繩子都解開,拍著她的臉頰,「晚晚?醒醒?聽得見我說話嗎?晚晚???」

孟晚毫無回應,臉色呈現著不正常的蒼白,嘴巴也毫無血色。

身後,程安語趕過來看了眼,見孟晚此刻宛如休剋死去的樣子,不由驚呼一聲。

貝瑤放下孟晚,轉身一把抓住程安語的頭髮,「你們對孟晚做了什麼!!!」。「外面誰在打架啊?」裡面一些弱小的魂魄對著此時眾多魂魄的主心骨聞仲問道。

「我的師父和一夥不知道來歷的人。」聞仲看著這群瑟瑟發抖的魂魄,出口解釋道。

此時也沒有了陣營之分,大家基本上都是放下了人間的爭端,一死斷因果,已經沒有了仇恨的理由。

「誰敢在這種地方動手啊?」

《洪荒修仙:開局攜帶人工智慧》第二百四十五章圓滿合一(第一更) 對不起,今日頭痛欲裂,跟大家請半天假,此章明天刷新,希望諒解,拜謝!!!

對不起,今日頭痛欲裂,跟大家請半天假,此章明天刷新,希望諒解,拜謝!!!

對不起,今日頭痛欲裂,跟大家請半天假,此章明天刷新,希望諒解,拜謝!!!

…………

雪白光影流轉之間,一道璀璨絕倫的熾芒將剛剛踏入屏障門戶的季月年盡數包裹在其中,朝着萬丈雪玉峰的極巔遙遙行去。

此雪玉峰乃是玉台境的核心,尋常生靈根本無法攀爬,即便是大歸真境的生靈,行至峰頂也至少需要數個時辰之久,故而前些時候雪玉峰弟子便於此處佈置了簡易的傳送禁陣,一旦六大山脈的待定聖子至了此處,便會被這傳送光流徑直帶上雪玉峰之巔。

隨着身周的熾白光流愈來愈高,雪玉峰以及玉台境的波瀾浩瀚盡入眼帘,季月年稍稍定了定心神,左手的掌心之處有着一座白玉牢籠的烙印隱現而出。

此白玉牢籠的虛影之上白光流轉,每時每刻都在瀰漫着強橫無比的氣運之力,正是季月年與渡月土地尊神耗費足足百年光陰,攝取八成太楚氣運所煉製而成的至寶,攝靈獄。

如今六大山脈的五十三位待定聖子盡皆至了玉台境,雖然季月年並不知曉雪玉元君到底會怎麼做,但以其如今恐怖無比的神魂底蘊以及神通進境,尋常的待定聖子早已不夠資格與其相提並論。

數十息之後,籠罩身周的熾白光暈逐漸散去,季月年已是被其送至了一座高不可及的插天宮闕之前。

此宮闕宏偉巍峨,有着成千上萬道靈光自其上湧現而出,正是玉台境境主、雪玉元君玉經天的雪玉峰行宮。

「第三山脈第七位待定聖子,徑直入殿便可。」

白玉宮闕高及十餘丈的殿門之下,一個身着雪袍的神海蘊靈之境生靈看了一眼季月年身側懸浮的印璽虛影,輕聲開口。

自從至了雪玉峰,所有待定聖子的道場印璽皆是在身側凝聚出了一道虛影,以便雪玉峰之中的生靈辨認。

「多謝。」

季月年朝着雪袍之人拱了拱手,在殿門之下停頓片刻,便直接踏入了這座白玉宮闕之中。

咣!

一道悠長雄渾的鐘鳴響徹耳畔。

殿門屏障之處的模糊光影逐漸消散,季月年抬眼望去,方圓數千丈的大殿之中已是有了數十個生靈,而大殿的正中央之處,則是矗立着一條根本望不見盡頭的通天玉階。

此大殿方圓近五千丈,有着清淺的雪白霧氣縈繞,根本無法看到四處的殿壁以及殿頂所在。

那玉階卻是以一個有些陡峭的角度,徑直通入了雪白霧氣的極高極深處。

咣!

又一道鐘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