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仲眼睛微眯,加快靈力釋放,一道道土刃朝著炎曦月攻來,但炎曦月越躲越快,漸漸竟不見了身形。

Home - 未分類 - 李元仲眼睛微眯,加快靈力釋放,一道道土刃朝著炎曦月攻來,但炎曦月越躲越快,漸漸竟不見了身形。

李元仲停手,「看來,是我小看你了。」

接著李元仲將金丹境界的威壓釋放了出來。

炎曦月身形一窒,頓時暴露在李元仲面前,而此刻在空間內昏睡的朱雀感受到威壓下意識將自己的威壓釋放出來抵抗著。

由於昏睡,也只是將炎曦月所受到的威壓卸除,而沒有進一步釋放出來。

足夠了,炎曦月又能毫無阻力的動了起來。

只是這一會兒的空擋,李元仲的攻擊已到達炎曦月的面前。

下一瞬炎曦月隱藏的築基期實力猛的爆發了出來。

「炎火六重掌」一道赤色火焰凝聚成手掌從炎曦月手中拍出。

加上朱雀本命火焰的靈力威力強大。

與李元仲攻來的土刃相撞在一起

「轟」兩股靈力相撞瞬間散發出強大的餘波。

將炎曦月和沒有反應過來的李元仲沖向了連武台的邊緣。

炎曦月手中迅速凝出靈劍,插在地上,減輕了倒退速度。

等餘波散去

「噗」炎曦月心血翻湧,猛的吐出一口血。

李元仲也眉頭一皺,嘴角流出一絲血。

「哼,好一個炎曦月,竟能擋住我的威壓,還擋住了我的攻擊。不管我兒子是不是你殺得,今天你都必須死」

此女天賦逆天,這才醒了幾天,竟就有了這般實力,李元仲閃過殺意。

此時擔心不已的炎老爺子亦是滿目震驚「曦兒,竟已是築基期修為了?」

炎瑤瑤雖是臉色蒼白但看到炎曦月的實力也微微鬆了一口氣,但眉頭還是緊緊皺著,朝著炎曦月大喊

「喂!你若活著贏了,我就承認你不是廢物。」

炎曦月聽此微微勾起嘴角,明明慘的一批卻還是一副慵懶的語氣「那你就等著改口叫我姐吧。」

「哼,看你能嘴硬到何時。」

李元仲抬手,再次凝聚出靈力,炎曦月咬牙再次變化步伐,隱去身形。

機會只有一次,趁著李元仲在凝聚靈力,炎曦月反而不斷接近著李元仲,也接近著那團讓她無法呼吸的龐大靈力。

這就是金丹期的修為么,果然差距很大啊。

她深吸一口氣,猛的看向了李元仲的雙眼,一股精神力凝成一根根看不見的針,從眼睛刺向了李元仲的精神海。

「啊」李元仲痛苦的抱住頭,倒在地上翻滾著。

而那凝聚成的靈力也失去了控制,朝著眼前的炎曦月襲來。

炎曦月面色變的慘白「可惡,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么。」 第十九章

阮思嫺走出警局時, 外面已經豔陽高照。

柏揚緊隨其後,看見她腿上紅了一片,問道:“你的腿沒事吧?”

“只是擦破了皮, 沒事。”

阮思嫺朝外看去, 傅明予的車停靠在路邊。

沒想到傅明予還沒走。

阮思嫺走過去, 敲了敲車窗。

傅明予搖下車窗, 側頭看着她。

“都解決了?”

阮思嫺點點頭, 鼻尖沁出了點點汗珠。

夏天說來就來,昨天路人還裹着外套,今天變紛紛換上了短袖。

她摸了摸鼻尖的汗水, 喃喃道:“警察都搞定了。”

傅明予搖上車窗前,說了句“上車吧”。

打開車門, 空調的涼風吹散了阮思嫺身上的燥熱。

她和傅明予分坐兩端。

旁邊的人聲音和車內的氣溫一樣清冷:“怎麼回事?”

剛剛在警局裡走了流程, 事情也弄清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上抓姦失敗又突然進了一遭局子, 那個女人遭受了太大的打擊,說話語無倫次, 阮思嫺好半天才抓到重點。

那女人是宴安前女友,兩人分手時間不長,男人是她哥哥。

宴安這人有大部分男人的通病,分手前期就是冷暴力,不接電話不見面, 好像成天忙得要死。

那人家自然就覺得他有了別的女人, 逼問不成, 於是帶着自己的哥哥蹲了宴安快一個月。

作爲前女友, 她當然知道宴安平時偶爾在名臣公寓歇腳, 最近卻頻頻出現,定有貓膩。

再後來, 就是昨晚宴安下飛機直奔阮思嫺家,給前女友造成了宴安金屋藏嬌的錯覺。

不過阮思嫺覺得這兄妹倆也是挺厲害,大早上在公寓外等了半天,見一個老太太買菜回來,能面不改色地跟着人家刷卡進門,搞得好像一家人似的。

這技能不去當間|諜反而當網紅真是屈才了。

“誤會。”

阮思嫺簡明扼要,“蹲了幾天,昨晚看到宴安來我家,今天早上就上來找證據。”

說完這句,阮思嫺聽見他極輕的嗤笑了聲。

那感覺,就跟早上他出現時說的那句“你不是自己就可以解決嗎?”一模一樣。

傅明予看過來。

車窗外的陽光正好零星地灑在他臉上,眸色被映得特別淡,平日裡總是漆黑的一雙眼睛現在看來有點琥珀般的溫柔況味。

有那麼一瞬間,阮思嫺覺得這人長得真好看啊。

“我早就提醒過你慎重。”

“……”

行吧,阮思嫺收回剛剛的感覺。

前排的柏揚回頭問:“回公寓嗎?”

傅明予點頭,車便開了出去。

一路上,阮思嫺沒說話。

她看着窗外,想了想,自己好像該跟傅明予道個謝。

饒是她獨居慣了,早上那情況換個女人也受不了,陌生人突然闖入,還有個身強力壯的男人上來就武力鉗制,絲毫不講道理。

而傅明予的出現的那一刻,雖然伴隨着他那傅氏譏諷,但阮思嫺一顆心着着實實是落了下來。

“傅總。”

阮思嫺轉頭去看他,神色鄭重。

可是傅明予卻閉眼靠着坐墊,一副養神的樣子。

“嗯。”

“今天謝謝你。”

說完,過去了幾秒,阮思嫺眨了眨眼睛。

給個反應啊?

而旁邊那人卻好像睡着了一樣,只有嘴角緩緩蔓延出一絲笑意。

阮思嫺清楚,這絕對不是什麼善意的笑容,他接下來要說的話也絕對不是什麼好聽的話。

“我居然還能從你嘴裡聽到這句話。”

果然。

“我是真情實感在給你道謝,還有……”

她頓了頓,又說,“昨天晚上的事情不好意思。”

傅明予睜開眼睛,玩味地看着阮思嫺,嘴角挑着笑,“所以我現在還收到了一個道歉?”

“那你接不接受?”

傅明予慢悠悠地轉回去,平視着前方後視鏡。

“接受道謝,道歉就算了。”

阮思嫺琢磨了半天沒明白他什麼意思。

而手機鈴聲不合時宜地打斷了她的思路。

宴安打來的。

“宴總?”

宴安那邊很吵,顯然,他剛剛下飛機。

他也是剛剛纔知道這件事,立刻打電話過來詢問情況。

“他們沒把你怎麼樣吧?現在是什麼情況?我派人過來幫你?”

“不用,已經解決了。”阮思嫺想了想,還是把剛剛瞭解的情況說了出來,“兩個人拘留十天,你前女友在裡面又哭又鬧呢。”

畢竟是個網紅,被拘留的事情肯定藏不住。

她們不像明星有專業的公關團隊——即便有,也沒有明星的強大粉絲基礎。所以要是被爆出非法闖入私宅還被拘留了十天,公衆形象算是全完了。

宴安聽到這個,也是沉默了一陣,然後說道:“實在是對不起你,是我沒處理好,我現在剛剛下飛機,明天就回來,我親自給你道個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