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你死亡掉落銀幣x44萬。】

Home - 未分類 - 【提示:你死亡掉落銀幣x44萬。】

…… 妙錦鯉今日心情格外舒暢,重要的不是她住哪,而是妙矜持住破舊的南樓。

「大小寶,這段時間我們得委屈住在這裏了。」

妙仙爬到假山上,踩着妙矜持精心護理的花,笑嚷着:「我可以委屈一下下。」

「只要娘親和妹妹在,我住哪都行。」妙瞳一臉嚴肅環顧四周。

妙錦鯉蹲下身揉着他緊皺的眉頭:「小小年紀怎麼老皺眉,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信不信以後一腦門抬頭紋,連小寶都不認你做哥哥。」

妙瞳原本沒反應,聽到後面那句,立即舒展眉頭。

妙仙從假山下來,仰著臉問道:「娘親,那個黑臉大叔我們已經救了,為什麼還留在這裏呀?」

「因為我們要留下來打妖怪!」妙錦鯉實在不知怎麼解釋,胡謅了一個理由。

妙仙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時隔四年,妙錦鯉重新回到妙府,對這裏她並沒有感情,有的只是原主無奈的記憶。

兩個孩子感受到她低落的情緒,安靜的陪在身邊沒有出聲打擾。

妙錦鯉緩了緩,回過神,看兩個孩子沒有吵鬧,露出笑容。

……

咚~咚

門外傳來敲門聲和一道陰啞的聲音:「大小姐,是我,吳婆!」

「進來!」

一個兩鬢斑白的婦人端著食盒走進來,祥和地笑道:「大小姐,老奴送來一點京都城的點心,讓兩個孩子嘗嘗,這些年你們在外面受苦了。」

吳婆,妙府孩子的奶娘。

妙錦鯉嘴角淺淺一笑:「辛苦吳婆了,這麼大歲數還親自送點心,妙府路不平,可別摔倒了,您這個年紀一摔可就沒的了。」

「老奴不礙事,兩個小主子快來嘗嘗吧!」

打開食盒,一些可愛的點心樣式,飄香四溢。

兩個孩子沒有任何動作,妙瞳像個小大人拉着妹妹:「我們才不吃醜八怪的東西。」

吳婆微不可查皺眉,故意曲解意思:「這點心怎麼會丑呢,小豬、小兔子樣式。」

妙錦鯉見她演得這麼辛苦,笑道:「吳婆這麼辛苦,這些就賞給你吃了,今天要麼吃完點心離開,要麼斷一條手臂離開。自己選吧,我一向很尊重別人的!」

食盒咣當一聲掉落在地。

吳婆臉色鐵青,站在原地顫抖,下一瞬撒腿想要跑。

妙錦鯉如鬼魅般攔在門前,淡淡笑道:「吳婆怎麼要跑呀,誰把你嚇成這樣?我就是讓你吃點心呀!」

吳婆嚇了一跳,妙錦鯉臉上的笑容在她眼中就像白日見鬼,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不要!你不要過來!」

微風吹起面紗,妙錦鯉故意在臉上貼滿燒傷的疤痕,恐怖的臉頰靠近吳婆。

吳婆嚇得臉頰扭曲:「我選斷手,斷手!」

妙錦鯉面無表情,這是她自己的選的。

咔噠,百靈軒傳出一聲慘叫。

吳婆也是原主的奶娘,沒想到回府第一日竟是她第一個露面,拿一堆毒包子過來。

妙錦鯉悵然若失地搖搖頭。

嗝~

三個人都沒注意,一團白乎乎的東西躺在食盒的包子裏傳出一聲飽嗝聲。

妙錦鯉回過神,看到手中戒指那團白色不見了。

妙仙看到小萌主在包子上面吐泡泡,大眼睛流出眼淚:「娘親,小萌萌要死了!」

妙錦鯉急忙上前查看,一旁的點心都被咬了一半。

這玩意兒這麼貪食?這種毒包子還生怕有人跟它搶……。

「娘親,救救小萌萌!」妙仙哭得鼻子都紅了。

妙瞳幫妹妹擦着眼淚:「妹妹不要哭了,它的泡泡是白色的,應該不會死。」

「真的嗎?」妙仙吸了吸鼻子,自己擦乾眼淚。

妙錦鯉翻著小萌主的眼皮,故意說道:「誰讓它貪吃的,找個地方埋了吧!」

小萌主仰著雪白的肚子,口吐泡泡:「我覺得我還能拯救一下,救救我!救救我!」

妙錦鯉聽着這話怎麼這麼耳熟,像極了記憶中的某個遊戲的聲音。

「娘親,它真的沒救了嗎?」妙仙苦着小臉。

「那就再拯救一下。」 那走來的兩人皆是不懼這山腳下的玄煞罡風,身上的修為若隱若現,竟也都是浩然境的修士。

三人皆是警惕了起來。

「兩位從何而來?」

那二人皆是抱拳:「我二人來自大商國天武侯府。」

大商國!天武侯府!

三位浩然境修士皆是一驚,沒想到對方是天武侯府的人。

火神山莊的齊崇不禁問道:「難道說,天武侯也來此了?」

「那神鳥雖稀罕,但還不至於侯爺放下手頭的事情來此。」

其中一位男子笑著搖了搖頭。

他們是為了神鳥而來?

雖然彼此之間不說破,但目標都是心知肚明。

除了那神鳥之外,他們還有一個目的,那便是神鳥所為之物。

這一點,他們不會明說,保不準有誰不知道呢。

陳玲問道:「二位如何稱呼?」

「秦非。」

「秦雲。」

原來是天武侯府那對赫赫有名的瘋狗。

「天明閣,陳玲。」

「火神山莊,齊崇。」

二人皆是拱手示禮。

那位青年男子也開口:「烈塵劍宗,章天啟。」

原來他就是章天啟。

不止陳玲與齊崇,就連秦氏二兄弟也不禁側目多看了這位一眼。

烈塵劍宗也是老牌的勢力了,而章天啟更是這一代最為傑出的弟子,據傳更是要接下下一任的宗主之位。

章天啟沒有在意幾人驚訝的目光,而是抬頭看向了那被玄煞罡風環繞的山峰。

「五個人的話,倒是有一些把握了。」

兩日前,那神鳥忽然消失不見。

但只有他們才知道,那神鳥是忽然進入了衡玄山之中,然後就沒了蹤影,根據他們的推測,那神鳥可能已經死在了衡玄山中。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神鳥的屍體也是不得了的寶貝。

「那便上去吧。」

幾人同行,向衡玄山上方進發。

與此同時在衡玄山另一邊的山腳下。

陳良師三人也已經在衡玄山附近走了三日之久。

而在這三日的時間裡。

陳良師發現了一點奇怪的事情。

那神鳥顯然是在圍繞衡玄山盤旋飛行,而且持續了數日的時間。

在他看來,那神鳥是想要進入這衡玄山之中。

那它進入衡玄山中是想要得到什麼東西?亦或者還有其他的什麼理由?

根據系統分析,這衡玄山之中玄煞罡風的密集程度已經大幅度削減了,沒有再像以往那般凶烈。

而這一切都歸功與那隻神鳥。

想來一開始神鳥也無法進入其中,這些日子也是在用自己的力量去削弱玄煞罡風。

因為大部分人不敢接近衡玄山,所以神鳥忽然消失也令不少人覺得是已經離去了,眼下知道神鳥是進入了衡玄山的人應該不多。

陳良師說道:「你二人就在這附近看看吧。」

「是。」

「嗯。」

二人應了一聲。

於是陳良師便走進了山中,只是山腳下的玄煞罡風他還能夠應付。

楊飛雪看向一旁的少年人,道:「這附近有不少大妖層次的妖物,甚至連妖靈也有,我要去過過招,你怎麼樣?」

妖靈…

那可是堪比神竅境修士的妖啊。

林方舟苦笑道:「那便一起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