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 ——

「對了,月關,你恐怕還不知道吧?」

「什麼?」

「教皇冕下已經……突破至九十級了!」

見氣氛有些不對,鬼魅突然和月關搭起了話。

讓月關一愣,比比東也回過了神,只是眼中還依稀有着一絲傷感。

「什麼!」

月關這才來得急打量比比東,果然,她四周的魂力波動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層次。

只需再獲取一個魂環,便可成為真正的封號斗羅!

「不錯,我還想等一會兒再告訴月關長老,沒想到鬼長老先說出來了!」

比比東見此,恢復了神色,嘴角微微勾起,

頓時,

一股浩瀚的魂力波動出現,兩黃兩紫四黑八枚魂環浮現在了她的四周。

月關仔細感受了比比東散發的魂力波動,不由得又驚又喜。

果然達到九十級了!

教皇冕下果然是天才,不僅成成為了武魂殿歷史上最年輕的教皇,還成為了斗羅大陸上最年輕的封號斗羅!

即使是唐昊……呵,在教皇冕下面前依舊是差了不知道多少。

「恭喜教皇冕下!」

「這樣一來,教皇冕下便打破了斗羅大陸最年輕封號斗羅記錄了!」

「不錯,教皇冕下的天賦的確無可比擬!」

鬼菊二人都不由得由衷的讚歎起了比比東,令比比東也不禁笑了笑。

「二位長老謬讚了,不過這樣一來,獵取魂環一事,也需要麻煩二位長老一同出手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校長一聽到少帥兩個字,猛地轉過頭來,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只要少帥肯出面,還有什麼問題搞不定!

雲曦的提議是好的,既能避免學校名聲被破壞,又能避免影響學生學習積極性。

這件事可大可小,處理得不好,大家都會受到影響。

「對對對……雲曦說得沒錯,這件事確實需要謹慎處理。」

雲曦轉頭拉了拉慕非池的衣袖,半眯著眼笑著問:「少帥,這件事傳出去我也會受影響,所以我可以走後門吧?」

慕非池偏頭看著身旁的小傢伙,幽沉的眸光落在她似乎有所求的貓兒眼裡,水亮亮的眸子眨巴眨巴的像根羽毛在他心尖上撩撥著。

細細密密的麻,帶出一陣輕微的癢。

他正巴不得他的小東西有求於他,這會兒她都開口了,他還有什麼理由不答應?

「走後門可以,我的人情……」

「……先欠著!」雲曦咬了咬牙,對於這貨當著她班主任和校長的面佔便宜的行徑很是鄙夷。

可她又沒膽子當著他們倆的面沖慕非池發脾氣,只能生生憋回去。

慕非池看她那麼聽話,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頭看向身旁的齊原,「你們待校長和徐老師去辦手續,這件事對外低調處理,其他的後續,校長這邊還需要給我一個交代。」

「是是是,我們知道該怎麼做,一定不會讓少帥您失望的!」

能把這事壓下去對京高來說是最好的事情,但前提還得要少帥這邊鬆了口,否則全都沒戲!

還好他同意了!

校長朝雲曦和慕非池看了眼,多半已經猜到了這個在背後關照雲曦這個轉學生的大人物是誰了。

再加上今天的事情,那以後他們都得把雲曦供著了。

齊原帶著校長和徐老師下去辦手續,雲曦瞪了慕非池一眼,慕非池卻當沒看見一樣,伸過手拉著她往裡走。

「走,帶你去耀武揚威。」

雲曦當然聽得懂他是什麼意思,沒好氣的懟了一句:「是狐假虎威吧?」

「不都一個意思嗎?」

「哦,狐假虎威的意思是,狐狸騎在老虎頭上逞威風,那少帥你的意思是,我現在可以騎在你頭上作威作福了是吧?」

「老子不是一直讓你騎在頭上嗎?」

他都把她慣到有膽子都騎到他頭上去了,他還能說什麼?認命唄!

「……」某種問題上,他們無法溝通。

應該說,慕三歲這裡,不提供跟她溝通這種功能。

隔著鐵窗,雲曦看著地上坐著的黎思諾,一臉憔悴狼狽,估計一晚上的提審問審都沒睡好。

這種時候要是還能睡著,那也算是她心夠大夠無畏了。

「黎思諾。」站在鐵框邊,雲曦淡淡的喊了她一句。

聽到聲音,黎思諾猛地抬起頭來,乍一看到是雲曦,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從地上爬了起來,急切的撲到鐵框邊。

「雲曦……雲曦你救救我,我真的什麼都沒做!那些事都跟我沒關係,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沒吸毒,我也沒有販毒……」

「在我的保溫杯里下冰毒,在羽墨那兒下病毒,你確定都不是你乾的?」

「我……我、我也是一時鬼迷心竅了,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冰毒,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不會這麼做的……」

「不,你如果知道,一定還會這麼做的!吸毒會帶來什麼致命的傷害和後果,你現在應該很清楚,比起讓我吃藥你更想看到我吸毒,畢竟這樣的後果對我來說更有毀滅性!」

。 張東海用瞬間移動在整個地球跑了一圈,發現不管他身在何處,照樣被電。

怪事!

簡青林的馬子比簡青林更恨他。

為什麼!

張東海前思後想發現自己除了派過兩個人去抓她,還都被她幹掉了之外就是打了個電話親口威脅了一下而已。

這是什麼深仇大恨嗎?

從下午一直到晚上九點,要不是他有治癒異能估計早就被電熟了。

張東海能屈能伸,給簡青林打了不下二十個電話求饒。

簡青林有一半以上沒有接。

因為警察叔叔來找他了。

他承認是他乾的才讓酒店房間有了電擊反應。

這一下子就聯繫到了他家那場球形閃電意外事故上。酒店盡職盡責的報警,警察叔叔盡職盡責的調查:小青年,你玩什麼了玩得這麼大場面?

他坐在派出所說明情況,九點半終於可以走了,這還是多虧了他的律師。

他一出來就看手機,發現張東海的奪命連環CALL,不等他回過去,張東海跑來找他了。

「你妹子人呢?快找她!我輸給她一個異能,任她挑!她挑完可不能再電我了!」張東海整個人像個脫光了毛的章魚,連汗毛都沒有了。

他話音未落,電擊又到,張東海呻-吟一聲就往地上跪,身上半明半滅閃了好一會兒才停。

簡青林看他站起來喘了一會兒就好過來了,心中一動。

「還被電著呢?」他同情得很,無奈幫不了他。「我不知道人在哪,她手機沒了,剛才就跟我分開了。對了,你到底是怎麼惹著她了?」

張東海火冒三丈:「我還想知道呢!我TMD就給她打了個電話說了兩句話!」

簡青林:「說什麼了?」

張東海:「讓她把你的地址給我啊!就這麼點事,值得她跟我死磕嗎!」

簡青林眉頭一挑:「就這麼點事?」

張東海怒吼:「咱們倆互坑還少嗎!我艹又來……」閉目忍耐。

簡青林看他又跪了,十分欣喜,格外快活,蹲下欣賞。

張東海:「找她!我輸她異能還不行嗎!」

簡青林嘆氣:「交情都這麼久了,我不幫你也說不過去。不過我妹子的脾氣你是不知道……我降不住她啊……」

張東海:「就沒指望過你替我說好話!」

簡青林笑眯眯的說:「那我幫你,就沒個好處?」

張東海一句國罵就要出口,電擊又來了。

扛過又一輪電擊,他痛快道:「行!我的異能你隨便挑!」

簡青林有心想要他用來扛電擊的——肯定是治癒異能!

但又怕打草驚蛇。他先要一個,再讓霖霖要一個,這就等於兩個異能了。

就算要幹掉張東海,異能是可以先要到手的。

何況張東海雖然難打,可打久了,對他的套路很熟。根據以往的經驗,幹掉一個擁有虛擬曲面屏的異能者,就會立刻再出現一個。好像人數是固定的,少一個就補一個。

再換一個未必就比張東海容易對付。

至於為什麼不幹掉所有異能者自己當老大——

當然是因為這虛擬屏和異能的來路實在讓人擔憂。萬一未來還需要打外星人什麼的,自己這邊的人手越多越好,不論敵友,都算有生力量,不到萬不得已應該保留。

簡青林:「那把光劍給我吧。」

張東海:「我艹你……!」沒罵完就又跪地呻-吟了。

簡青林蹲下觀賞這難得一見的美景。

張東海:「給給給!」

簡青林爽快的呼了張東海一巴掌!

張東海臉都被扇歪了,忍字心頭一把刀。

他咽下嘴裡的血:「我輸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