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外面凌天也聞到過這個味道,但是卻沒有在意。

Home - 未分類 - 之前在外面凌天也聞到過這個味道,但是卻沒有在意。

笑話,這裡是哪裡,這裡可是緝毒隊,這可不是放著擺設的,每天搜查出來帶回隊的du品那都不是用克來論的,都是幾公斤,甚至更多。

但是現在進了房間,看了看玻璃櫃里的東西,凌天才發現眼前這個玻璃櫃竟然是一個du品展覽櫃。

隨意選擇了一頭開始看起,先看到的就是五石散,在中國古代就存在了,下面的卡片上寫著簡要的說明書:

名稱:五石散

年代:魏晉時期

使用方式:口服

反應:服用後會全身發熱,精神狂躁,類似於現在的興奮類毒品。

現在科技發展這麼快,這麼粗糙的產品,市場上已經不常見了。

挨著它擺放的是ya片,一種悠久的du品,也是造就中國喪權辱國的開頭。(說的是ya片戰爭)

名稱:ya片(烏香,大煙,阿片)

年代:明朝,清朝時期

使用方式:生食,熟吸

反應:讓人產生欣快感。

接著就是其他各種各樣的麻痹上性藥物,這些也被羅列在了du品行列。

凌天比較眼熟的也有幾個,比如他上次幫忙處理的那件案子,比如du品之王——h洛因。

盛放h洛因的盒子下方是這樣介紹的年代是八十年代至今,凌天雖然知道這東西現在也存在著,可是也沒想到在八十年代就存在了。

總的看上去,這裡放的毒品種類不下二百種,當然也不全部都是du品,還有《麻醉藥品及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列明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

看著這麼「壯觀」的展覽櫃,凌天心裡沉甸甸的,他本是將這個任務只當任務,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心裡上的意義不一樣了。

看完這些東西,後面是一個頂到房頂的書櫃,上面放在一些獎盃,還有一些紙質的資料。

凌天打開看了看,拿著資料的手青筋緊繃,臉色黑沉。

資料上寫的是每年的犧牲人數,上面為了保密沒有說的很詳細,只是寫了一個數字。

一個個的數據都代表著血淋淋的現實。他們本是生命,而現在卻躺在了冷冰冰的紙面上,成為一個個數據。

就像常說的那句話「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參與的人緝毒更是讓人尊敬,一入緝毒深似海就是他們的寫照。

只要選擇了這個職業,就代表著他們一輩子都要隱姓埋名,提心弔膽,保持警惕,甚至是一輩子都不能活在明面上。

他們跟那些隱姓埋名的科學家不一樣,科學家為了國家發展做出重大貢獻,有的只有老去才能被公布。

而他們,無論做出多大貢獻,只能一輩子低調,包括死後,因為他們有家人,有後代。

可能有的人一輩子家裡人都不知道他在做什麼,部隊只會告訴他們他是烈士。

他們也跟邊防戰士不一樣,雖然大都工作在邊境,但他們更多的是身處虎穴,危機四伏。

生的偉大,死的無名。

凌天進門之前心情的輕鬆的,結束時是沉重的。

看完資料室,凌天抬腳準備出門,在快到門口時,劉明聽到了他的腳步聲,直接就打開了門。

劉明開門后,就看到一個脊背挺拔,正在敬軍禮的凌天。

先是一愣,然後跟值班人一起無聲立正,敬禮。

凌天敬禮是在致敬,而他們敬禮是在感激與鄭重。

整個緝毒隊並沒有多大,昨天發生的事早就傳遍了。

他們知道這位列兵是來執行任務的,而且貌似能力不錯。(出於保密原則,並沒有人透露具體的情況。)

他們就是干這個的,當然了解這個工作的不容易,但是這個人沒有推脫,而是直接來了。

就這一點,就值得他們尊敬。 第202章

「我當然知道小戰尊,那可是鎮東大統領的關門弟子。」

唐飛雲頓時一愣。

他不明白小戰尊跟救他出去有什麼關聯。

他現在只在乎自己能不能出去。

趙衛東嚴肅道:「我得到消息,小戰尊要來我們天海市任職,我這一脈的老大特意吩咐我,讓我去好好招待小戰尊。」

「一旦小戰尊成為我們的朋友,讓他幫忙撈你出來,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唐飛雲頓時大喜。

真是難以想象,趙衛東的老大,居然能跟小戰尊攀關係。

要知道最近這一年,小戰尊風頭正盛啊,被譽為最年輕的天才,甚至是唯一有希望成為二代神帥的人。

連神帥都很看好這個小徒孫!

若是小戰尊出馬,根本就不用費力,一句話就能讓他唐飛雲出來。

唐飛雲激動道:「師父,能不能給我透露一下,咱們的主子到底是誰啊?」

「要是不方便說,透露一下您老大的身份也行。」

趙衛東頓時黑下臉來:「不該問的別問,小心惹火上身。」

「不過,說句實話,主子的身份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的代號叫聖主。」

「將來你如果遇到聖主的人,那就是我們自己人。」

「主子的勢力遍布全國,那是神人一樣的人物,關於他的真實身份,你最好別多打聽。」

唐飛雲出了一身冷汗,忙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趙衛東遞給他一盒飯菜,叮囑道:「我每天安排人來給你送飯,順便傳遞消息給你。」

「我就先走了,要去準備招待小戰尊。」

說完,他就走了。

唐飛雲望著那一盒飯菜,直流口水,但硬是不敢吃一口。

趙衛東這個人,極其心狠手辣。

為了誣陷林壞,能讓他去下毒害李破天,沒準也敢親自下毒來害他啊。

這年頭,連親媽都有可能坑人,更別說外人了。

唉,還是餓著吧。

……

趙衛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關好門窗,撥通了一個號碼。

「駱爺,上頭有新任務要交代給你。」

接電話的人,是一個近六十歲的精壯老者。

他沒有普通老頭兒的頹廢,更沒有一絲絲衰老,渾身鼓漲的肌肉,比年輕小夥子還要誇張。

那股王者氣勢,似乎永遠都不會隨著年紀而落幕。

他正是沿海一帶的傳奇人物——駱爺!

整個沿海一帶,無論是李破天,還是天海市四大梟雄,又或是其他大佬,皆是他的臣子。

當然,能穩坐頭一把交椅幾十年,除了駱爺自己的手段,還要得益於聖主的扶持。

駱爺和趙衛東,效忠於同一個人。

很快,駱爺緩緩開口:「說吧,什麼任務。」

趙衛東:「名震北境的小戰尊,擇日將來天海市任職。」

「上頭要你奪得百億項目的項目指揮權,儘早完工。」

「我負責在百億項目的會館接待小戰尊。」

掛了電話。

駱爺都還沒反應過來,苦澀一笑:「趙衛東這隻老狐狸,在逼我跟林壞生死相鬥啊。」

一旁,一個同樣年紀的老者,皺眉道:「那你打算怎麼做?」

這人,是駱爺的生死兄弟,也是駱爺的頭號軍師——丁算天。

駱爺苦笑:「他傳達的是上級的命令,我除了執行,難道還能拒絕么?」

「只是可惜了這個林壞。」

「我們觀察他這麼久,本就準備扶持他做我的接班人了,現在看來,是不能留他了。」

駱爺和丁算天,縱橫江湖數十載,也從來沒遇到過林壞這樣智勇雙全的年輕人。

哪怕是林壞最近風頭正盛,隱隱有壓過駱爺的勢頭,駱爺都沒打算對付他。

可如今,趙衛東是非要林壞死了。

丁算天嘆氣:「百億項目是林壞手裡最重要的一個項目,趙衛東要我們搶過來,那不就是要我們跟林壞生死鬥爭嘛。」

「看來,這場爭鬥是在所難免了。」

紫筆文學他倆現在是快活了,但是卻是不知道外面的形勢有多緊張。

只見那些魔族乘著特製的戰船,已經來到了傲來國外,老遠就能看到這傲來國境外正罩著一道金光。

魔將一看這情況,心涼半截,他只不過是離開了片刻,去請這魔王過來,但從未想過自己這麼一走,就被別人偷了家。

偷了家也就算了,現在看來,多半還是收復的節奏,他還記得剛剛在眾多同僚,身邊的魔王面前誇下海口,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打臉了,還是很徹底的那種。

哪知道魔王見了這種情……

《我在西遊搶信仰》第一百八十六章暴怒魔帝 對大陸上的人來說,魂師之間的戰鬥不少見,大家只要躲開就好了,還能遠遠看着,調劑一下生活,但兩位封號斗羅用領域進行抗衡還真沒見過。

整個天斗城南城門附近空無一人,被攔在兩百米之外,城門禁閉,城防護盾開啟,淡淡的白光護住了天斗城南城門左右共千米城牆。

一聲巨大的爆炸自中央產生,混亂的紅、黃兩色光芒繚亂紛飛,迷住了所有人的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