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臉色煞白。

Home - 未分類 - 瞬間臉色煞白。

結結巴巴的言道,「沈……沈小姐?」

剪指甲的女孩下了一跳,這才仔細看了看。

這可不就是這幾天一直上網追的八卦新聞里的女主角沈安安嗎?

只是真人比鏡頭上還要漂亮。

怎麼也想不到,這位千金大小姐會出現在這裏啊。

頓時一身冷汗,說話都結巴了。

「沈小姐,我,我錯了,我不知道是您。」

。 「不要說了!!」明落昔揪著頭髮,又哭又叫,「閉嘴啊!」

【你的孩子不會平安降生的!我詛咒你!胎死腹中!】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你的孩子不會平安降生的!我詛咒你!胎死腹中!】

念念也跑了進來,蹲下身子:「王妃!您怎麼了?快回塌上去!」

明落昔赤著腳,穿著單薄的中衣,縮成一團,狼狽的跪在地上捂著耳朵,崩潰癲狂。

「昔兒……」洛景煜將她護在懷裡,「我們回王府,我們這就回王府。」現在的明落昔正經受著地獄般的煎熬。

明落昔被點了昏睡穴,逐漸安靜下去,洛景煜御獸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王府。

—————————————

「王妃為什麼會突然間如此激動?」

「回王爺,臣不知。」

「不知?整個太醫院都是廢物么!」洛景煜勃然大怒。

「王爺,臣,臣……」

梓雲走上前來,輕聲道:「王爺,公主她是心病。」

洛景煜瞬間明白了七八分,滿心自責的看向明落昔,她蒼白的小臉讓他心疼到了極致!

太醫退下,梓雲又道:「公主失去第一個孩子之後得了很嚴重的心病,她回到倉龍國之後夜裡常常抱著被子哭,有時候還會在夢裡哭喊小包子的名字,白天她強顏歡笑,夜晚痛得撕心裂肺。安兒是公主撿的孩子,但公主視如己出,總是抱著他望著他,她是在想她未出世的孩子是否也是這個模樣,旁人只是輕描淡顯的認為公主僅僅失去了一個未成形的孩子,能有什麼感情,怎會放不下!只有奴婢知道公主有多麼在意這個孩子,小包子的離去是公主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芷青公主的那些咒罵徹底將公主的傷口撕裂,是壓倒公主的最後一根稻草,讓她萬劫不復!公主這才會突然崩潰,無法壓抑自己的痛苦,如今……就連公主腹中的孩子也要……」梓雲泣不成聲,那麼多個夜晚她躲在門口聽著公主撕心裂肺的哭聲,每每想起都讓她心碎,公主實在是太讓人心疼了。

洛景煜聽著聽著眼眶已經通紅,他怎麼能讓她一個人回到倉龍國呢?他的小混蛋的心已經千瘡百孔,他為什麼不一刻不離的陪在她身邊?世間種種,沒什麼能夠抵得上她一分一毫!

他竟然忽略了她的感受,還讓她再次有孕,眼看又要再次失去孩子,他真是混賬啊!

「是本王錯了……」

明落昔昏睡了整整兩日,洛景煜衣不解帶的陪在她身邊,滿心愧疚,只求她腹中孩子能夠平安,她能夠平安。

明落昔是被孩子的哭聲吵醒的,她恍惚的看著床幔,微微動了動麻木的手指,眼裡逐漸有了神色。

「昔兒,你醒了?」

明落昔閉了閉眼睛,再次睜開:「安兒怎麼來了?」

「檸菀去接來的,許久不見,你定是想他了。」洛景煜懷中抱著孩子,眼下她很需要這個孩子來撫慰傷口。

明落昔平靜的問道:「小包子小饅頭怎麼樣,還在嗎?」她的語氣平淡,但心中已經暗潮洶湧。

「已經沒事了,他們會平安降生的。」洛景煜把安兒輕輕放在明落昔身旁,「安兒很想你。」。 雲若月居高臨下、目光森寒地望著他,也霸氣地一拍:「就憑我敢保證,我能治好王老爺的病,而你不能。沒實力的人,最好少說話!」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必不輕饒!

現在是他們求她,可不是她求別人,她當然有底氣!

說到這裡,她看向王夫人,「王夫人,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可以馬上為王老爺治病。但是我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如果誰還敢在這裡搗亂,麻煩你把他們請出去!」

「雲大夫,我相信你,我第一眼見你就覺得你很可靠,你一定不是那等沽名釣譽之人。」王夫人見雲若月不驕不躁,是滿眼的自信,便發自內心地信任她。

說完,她忙瞪向那些大夫,冷聲道:「聽到沒有?雲大夫要給我家老爺治病,你們誰也不許再多話。誰要是再胡說八道,就給我滾出去!」

王夫人一說話,眾人便不敢再損雲若月了。

那劉大夫還等著看雲若月的笑話,他當然不能被轟走。

他冷聲道:「王夫人,我們可是行醫數載的名醫,你連我們都不相信,卻相信一個毛頭小子。我感覺這小子就是個江湖騙子,他肯定是為了騙你的錢,你千萬別被他給騙了。這樣,如果他能在七天之內治好王老爺的病,我願意把我的耳朵割下來給他下酒!」

「你叫劉大夫是吧?劉大夫,好,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如果我治好了王老爺的腿,你別反悔!」雲若月冷笑。

劉大夫雙手環胸,不屑地冷哼一聲,「這裡這麼多人聽著,我會反悔?七天之內你要是治不好,就永遠不得再行醫,還要立馬捲鋪蓋走人,滾出庸城,怎麼樣?」

「好,一言為定,我等著你的耳朵下酒!」雲若月冷幽幽地道。

說完,她對杜回春道:「杜大夫,麻煩你把所有閑雜人等全請出去,這裡只留我和王老爺就行!」

「是,馬上。」杜回春道。

說著,他朝眾人揮了揮手,眾人就全都退到了另一間房裡。

等閑雜人等全部離開后,雲若月這才繼續觀察王老爺的膝蓋。

此時,王老爺已經痛苦地叫了起來,「哎喲,雲大夫,我的膝蓋好痛啊!你真的能治好我的膝蓋嗎?」

雲若月點頭,「你放心,你這個病聽著嚇人,但是只要有正確的方法,就不難治。你的膝蓋處已經潰爛,化膿,我現在要用手術刀切除你膝蓋上的爛肉,幫你把膿血引出來,你才有救!」

「啊?要切除我的肉?」王老爺害怕道。

雲若月安撫道:「你別怕,這肉反正都爛了,不切掉的話,爛的面積會越來越大,到時候你撐不過百日。等我幫你切除之後,我會幫你做皮內縫合,以後你的膝蓋雖然會變得凹凸不平,但是至少能保住你的腿和性命。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就幫你做手術,如果你不同意,我這就走。」

見雲若月要走,王老爺忙道:「好好好,神醫,我聽你的,你千萬別走,你幫我治吧。只要你能治好我的腿,我隨便你切!」 「跟我說話不用這麼小聲的,我又不是很可怕的人。」

夏夏尷尬的笑了笑,「我一看見帥哥就臉紅緊張,或許以後多接觸幾次就不會這樣了……」

凌軒倒是覺得這女孩子挺好玩的。

他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既然遇到了,不如晚上我請你們兩位美女吃個飯怎麼樣?反正也差不多到了吃飯的時間。」

路棉心想着,反正家裏的孩子有喬夜宸照顧著。

最近有他照顧孩子,也的確讓她有了更多的時間做自己的事情,反而讓她覺得更加自由了。

唯一讓她覺得有些頭疼的就是,這男人最近總是賴在她家客房不走了。

雖然每次回來的時候,他都沒有跟她碰面過。

大概是害怕她會把他趕出去,所以就直接睡在客房不出來了。

但是客房畢竟在一樓,她還是能看得見,裏面是開着燈的。

喬夜宸那麼忙的人,怎麼可能睡得那麼早,大多數應該還是在房間里加班吧。

最近她也不用早起了,喬夜宸每天早上都會送孩子們上學,然後又回來給她做早飯。

每天醒過來都有熱氣騰騰的早飯吃,而且幾乎每天都變着花樣做。

「好啊,反正我們已經好像也很久沒有一起吃過飯了,有人買單,我當然是樂此不疲的。」

凌軒無奈的笑了笑,他明顯能感覺得到,路棉心最近這段時間的狀態好了不少。

臉色比之前紅潤了,也比之前愛說愛笑了,這大概都是喬夜宸的功勞吧。

這段時間,大家都比較忙,也沒什麼時間聚在一起。

不過他們三個有個小群,時不時的會在裏面發幾個消息。

他跟楚恆兩個人都比較在意他們兩個之間的發展。

畢竟路棉心對他們兩個來說都是不同意義的存在。

他們兩個都希望喬夜宸能夠給她幸福快樂,這樣才不辜負他們兩個的成全和放手。

「我發現你最近這段時間好像氣色不錯,大概是小日子過得挺滋潤吧!」

他這曖昧的眼神明顯是意有所指。

路棉心假裝看不懂的說道:「大概是因為最近工作的進展比較順利,所以才會氣色不錯的,你最近也是精神奕奕的呀,是不是有什麼好事發生了?」

「我能有什麼好事發生啊,要不你給我介紹個女朋友?我覺得我現在什麼都有了,唯一缺的就是一段感情。」

路棉心指了指,站在她旁邊的夏夏,「你看我閨蜜行嗎?她也是單身呢!如果你覺得不錯,我就介紹給你了。」

夏夏愣了一下,完全沒想到突然就被趕鴨子上架了。

她都不知道應該給出怎樣的反應了,雖然她知道他們兩個只是在開玩笑,路棉心也只是在拿她做調侃而已。

但是她還是覺得挺不自在的,也挺難為情的。

其實生活中也有一些朋友喜歡拿她開玩笑,她身邊的這個圈子裏,單身的女孩子幾乎寥寥無幾。

不是已經有男朋友了,就是已經結婚了。

而她突然就好像變成了一個異類一樣。

時不時的就被朋友調侃和開玩笑。

但是被她的那些朋友調侃,好像並沒有讓她覺得難為情,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難不成因為對方是個超級無敵大帥哥嗎?所以才會讓她一張老臉都紅了個透徹。

凌軒看了看夏夏。

紫筆文學 楚塵還以為江映桃是通過什麼手段分析出了他的實力,沒有想到,對方下注的時候,根本沒想過楚塵能贏。

「五十萬對我來說算不了什麼,只是表明一下我的態度罷了。」江映桃沒有拐彎抹角,眸子璀璨如星,開口說道,「我的直覺告訴我,能夠讓皇甫和玉當街暴揍他寶貝兒子的人,一定是值得深交的朋友。」

半晌,楚塵瞟了江映桃一眼,「桃姐交朋友的方式,倒也特別。」

「那你呢?」江映桃反問了一句,「直覺還告訴我,你可不是很純粹的答應我吃著一頓飯。」

楚塵微笑,「小墨,你來說吧。」

「江小姐,你對永夜了解多少。」寧子墨問道,「我想你幫忙找一個人的資料。」

「什麼人?」江映桃下意識地蹙了下眉,「我爸從來沒有讓我插手過永夜的事情,我在羊城雖然有幾個產業,可都是跟永夜沒有半點關係的。不過,你可以告訴我那個人的名字,我回去問一下我爸。」

寧子墨深吸了一口氣,一字一頓道,「她叫,楊小瑾,曾經是永夜的拳手,後來……神秘失蹤了。」

「我答應你去問一下。」江映桃的神色苦澀,「只不過,我爸對於我過問永夜的事情非常排斥,他未必會告訴我。」

「桃姐,你能問一下,我們已經感激不盡了。」楚塵說道。

寧子墨也沒有太多的心思吃飯,臨江山莊的菜再好,也阻擋不住寧子墨想要去找楊小瑾的決心,等菜上齊了不一會兒,楚塵和宋顏也先後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桃姐,多謝你這頓飯,以後有機會去禪城的話,我們請你吃飯。」楚塵說了幾句客套的話后,就告別江映桃,上車直奔禪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