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愛看他那漫不經心就好似沒聽進去的樣子就莫名來氣,指着他問。

Home - 未分類 - 小愛看他那漫不經心就好似沒聽進去的樣子就莫名來氣,指着他問。

「為什麼要擔心那麼多,我就是公主身邊的一個普通護衛,連打架都不會,你們國王總不能隨便把一個沒犯罪的普通人給監禁砍頭了吧。」

「而且,就算要砍頭,公主都攔不住,我也只能等死不是么,橫豎都是死,不如灑脫點。」

在這樣的氣氛下,白謙之不僅沒有被影響心情,反而還笑了出來,不是因為他就真的不擔心自己的身份問題,而是他根本就不怕死。

死亡或活着,對他來說,早就是不重要的問題了。

而當事人都不着急的事,艾琳希絲心頭卻頗為擔憂,導致他的話都沒怎麼聽清楚。

「嘿,公主,別發獃了。」

白謙之拍拍手把她拉回現實中,隨後吹了聲口哨,率先走出門

「走吧。」

這個人,是瘋子嗎?

小愛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

這傢伙,好像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處境有多尷尬與嚴峻。

而是

他完全就,不在意。

就像這麼久以來,他從未認同或承認過自己是勇者,真的只是把自己當做一個普通護衛而已。

天吶,真是個難以理解的瘋子,這種人,別說自己不承認,連我都不信他是勇者啊!

雖然心中一陣腹誹,小愛卻還是拉着艾琳希絲,跟他走出了門。

來到王宮內部,三人被一名盾耀騎士引去一間秘密會客廳,會客廳前,站立着一名女性盾耀騎士,那是第二團團長洛耶莉。

「公主,小愛。」

洛耶莉先對艾琳希絲點頭示意以示尊重,隨後將目光投向神色自如的白謙之。

「他就是,那個穿越者?」

「嗯。」

艾琳希絲點頭。

「呀,不像勇者……」

洛耶莉上下打量白謙之一番,後者則全然不打算理會她。

「總之,國王已經在裏面等待了,我帶他進去吧,公主在門外稍等。」

洛耶莉收起目光,白謙之也不磨蹭,走到門前,從容不迫。

「蠻鎮定的嘛。」

洛耶莉一笑,欲推門,艾琳希絲急急抓住她的一隻手臂。

「洛耶莉姐姐。」

「嗯?」

洛耶莉轉頭,艾琳希絲低聲請求道

「可以的話,在母親面前,幫幫他。」

兩人對視片刻,洛耶莉嘴角浮現一抹會心的笑,沒說話,只是頷首,隨後推開門。

「進去吧,年輕人。」

兩個女孩看着大門緩緩關上,裏面動靜她們再無法知曉。白謙之的命運,也隨着這扇關上的大門,變得前景未卜。

門內。

老實講,會客廳的裝潢有些讓白謙之想起地球,只是沒有現代化的痕迹罷了。

而要見他的國王,就坐在一張奢華的高背椅上,等待着他。

白謙之在會客廳內面對國王站定,洛耶莉則去到國王身邊。國王緩緩站起身來,顯得十分高大,恐怕比安蘇院長還要更高,從她的尖耳看來,也不像是一般的人族。

國王注視着他,白謙之則回以波瀾不驚的神色。

「年輕人,你是穿越者?」

國王開口。

「是的,國王,我是穿越者。」

他微微俯身表達敬意,語氣平穩。

「你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段時間了吧,那相信你對我們的世界,也有一些了解了。」

國王並未直接提起什麼,卻暗中觀察着他的每一個細節,想從中找尋什麼。

可是,他不想和她繞彎子。

「我知道,這個世界是一個牢籠,對吧。而現在這個牢籠,即將遭受災難。」

「你,記得起自己的名字嗎?」

國王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意味,問出了這句話。 葉華的到來讓原本還在推搡的兩方都停了下來,京華號的眾人都明白葉華對葉洛是有意思的,而且他們也是知道自己的能力。那些盟國黑人軍士則聽不懂葉華的話,但是見到對方停下來,他們也是停了下來。似乎葉華本身帶着一種莫名的力量讓他們停了下來一般。

「你最好離開這裏,不然的話我想你們的艦長會教育你的。」葉華看到那黑人上尉並沒有轉身的意思,不由用盟國的語言沉聲說着。「她是我們艦隊的後備艦長,除非你不想活了。」

這一次那黑人上尉聽懂了,也將他從方才那種驚艷的狀態中拉回到現實中,雖然非常惱怒,但他不敢在神族的地盤上亂來。雖然神族給了他們很好的生活環境,但是對於一些違規的人類,神族比什麼人都殘酷。之前有一名盟國軍士和天朝一名軍士打架,最後兩人都是被丟到了太空中。而對於這樣的懲罰,兩名艦長都是不敢有任何的怨言。

而這件事之後,雙方人員都是非常克制,所以方才幾名士兵才是推搡,並沒有任何肢體上的衝突。而黑人上尉聽到眼前這個少女是後備艦長的時候,最後不論什麼結果,他絕對會死得非常難看。葉華的話也是讓他剛剛被酒精衝擊的頭腦瞬間冷靜了下來。隨後訕訕地離開。

而葉華也是走到葉洛身邊。「不介意我坐一會吧!」葉華溫和地笑着,他的舉止非常得體,讓人根本找不到理由去拒絕。葉洛臉頰微紅隨後點了點頭。原本想要回去的想法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是消失在腦海中。

葉華隨後點了兩杯熱茶,在這個餐廳,熱茶是非常消耗模擬勝點的。和那些盟國軍士喝的紅酒不同,那些紅酒所需要的模擬勝點非常低。

在這裏,他們並沒有多少的經濟來源,想要有更好的生活,就需要用模擬勝點來更換。而模擬勝點的來源就是每一次的模擬作戰。

作戰條件越是艱難,並且獲勝的話,獲得的模擬勝點就很多,同樣的。若是模擬作戰很容易,最後得到的勝點自然也是很少的。而盟國這些軍士大多數都是完成初等戰鬥的模擬,就是用自己完整的一個艦隊打敗亡靈族一個巡邏隊。

而葉華此刻一杯茶就相當於他們不眠不休打上五六天的勝點數,而且還是碾壓的勝點。

經常在這裏的盟國軍士自然是知道一杯茶所需要的勝點,而這一杯茶就能體現出對方遠比他們有實力的多。即使是葉洛喝的蘋果酒也比不上這一杯茶的十分之一。

那名黑人上尉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即使心中有一萬個不悅,但他真的是不敢說什麼。只能是帶着自己的小隊離開這裏。

「真是麻煩你了。」見到那些盟國軍士離去的背影,葉洛不由微笑着說。這段時間她自然是發現葉華的優秀,不僅僅是從學習這點,還有就是戰略佈局之類的。

「沒什麼,怎麼今天有時間來這裏?」葉華將仿生人遞來的茶水遞給葉洛詢問道。

「遇到了一些問題。」葉洛稍稍猶豫了一下,隨後就是詢問起方才自己遇到的問題。「你現在最多能夠戰勝什麼等級的亡靈族艦隊?」雖然知道有些唐突,但是葉洛還是詢問了起來。畢竟這兩杯茶所需要的勝點真的很高。

「也就是七級的亡靈族艦隊吧!」葉華想了一下。一級為亡靈族的邊境巡邏隊,二級是邊防軍,直到五級一支宇航級的艦隊。葉華現在就能夠完勝一支宇航級的艦隊,同時還能重創另一支。最後得到的勝點自然也是幾何倍的增長。

聽到葉華的回答,葉洛都是有些驚詫起來。因為她曾經問過洛弦艦長的進度,洛弦艦長也才只能完勝一支完整的宇航級艦隊而已。而這樣的戰績已經讓神族很吃驚了。

隨後葉華就是向葉洛簡單說起大規模交戰中的一些注意事項。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模擬戰是模擬戰,真實的戰場上,意外因素非常多。而模擬戰卻是一個套路,所以還是有辦法簡單取勝的。

而另一邊,墨然站在已經破損不堪的宇航級戰艦中,就連查看周圍戰況的三維投影設備這個時候都是顫抖不已。墨然從沒有感覺自己的對手是那樣的強大,而在殲滅了亡靈族兩支艦隊之後,再次趕來的一支完整的亡靈族艦隊讓墨然知道了什麼叫絕望。

「艦長,第五驅逐艦隊超過損失,已經無法再戰。」「第二驅逐艦隊的無人機已經全部損毀,正在撤離指定區域。」「旗艦外層裝甲損耗百分之七,嚴重受損。管損機械人正在搶修。空氣損失百分之三十。」「瀕海艦損失百分之四十,重傷超過四成。」……

無數的信息匯總到墨然耳邊。

「旗艦動力如何?」墨然看着整片戰場的三維投影。現在他的艦隊有些凌亂的穿插在之前亡靈族戰艦的廢墟之中,而對方新增援的艦隊大約還有十分鐘就會遷躍到戰場。那將是一支完整的,沒有任何損耗的艦隊。

「旗艦能源還剩百分之十,動力損失百分之六十。」報告很快就是傳到墨然耳中。現在的他真的是沒有多少好的辦法了。十分鐘的時間根本不夠他整合艦隊。何況現在艦隊的實力也是無法繼續作戰了。

「遷躍點可以確定嗎?」墨然蹙眉問。

「無法確定,對方有強大的能量干擾,無法確定,重力彈和黑洞彈無法使用。」導航員回答著。他只能劃定一個大致的範圍,雖然知道周圍引力場的細微變化,從這些變化大致推斷敵方艦隊,但想要精確卻不可能。

若是能夠確定的話,墨然手中的重力彈和黑洞彈自然可以在對方遷躍出來的瞬間重創這支艦隊,可是現在他沒有任何的辦法。

也就在這個時候,新的警報響了起來。「艦長,援軍趕來了。是兩支邊境警備隊。」導航員不由興奮起來。

墨然並沒有任何高興的意思。兩支邊境警備隊想要打敗一整支完整的亡靈艦隊幾乎不可能。

「艦隊集合,準備戰鬥。受到重創且無法作戰的艦隊立刻返航。」墨然雙手在面前的三維地圖上滑動着,不斷規劃着艦隊的航向。「將重力彈分割,分成小型重力彈,隨後在五分鐘之後投入到敵方艦隊將會出現的區域。」

雖然知道這樣的方法似乎沒有多少的用處,但所有人員依然是聽從命令。

並沒有多久,兩支邊境警備隊就是趕來了。而墨然手中只有四支還能戰鬥的驅逐艦編隊,其中兩艘輕微受損。

數十枚小型重力彈飛向了亡靈族艦隊可能出現的區域。這種戰鬥他已經進行過很多次了,只不過之前是完好無損的艦隊。現在他必須利用手中受損嚴重的艦隊再次戰鬥。

「好了夥計們,我們在這裏將要阻擋他們,我們在這裏戰鬥。」墨然喊著,而這個時候遙遠處重力場開始扭曲,開啟著能量防護場的亡靈族艦隊也是出現在遙遠處。而這個時候墨然的艦隊還在努力調整自己所在的位置。他打算用自己旗艦的防護能量和艦船本身的裝甲替身後那些還沒有整備好的艦隊抵擋第一波攻擊。

「將黑洞炸彈移動到旗艦前段,讓我們玩一個大的。」墨然咬牙沉聲喊著。

半天之後,墨然頹然的扔下了眼鏡。雖然最後他以旗艦撞毀敵方旗艦為代價,黑洞炸彈的引爆讓兩艘沒有任何防護立場的宇航級戰艦立刻陷入了時間陷阱中,隨後緩慢的不可逆的分解開來。

「看來你已經結束測試了。還有十二個小時就要開始測試了,在測試之前你最好休息一下。」婉留看着有些頹然的墨然。這些程序是她設計的,當然也會瀏覽墨然模擬的記錄。一次次的,墨然給她的都是驚喜,方才的戰鬥她也是一直全程觀察,最後那支艦隊就是由她直接指揮的艦隊,她沒有想到最後墨然會用那樣的方式結束這場模擬。

老實說,她自己也是被這種自殺式的攻擊驚艷了。一旦黑洞炸彈啟動,那麼周圍就會有一個空間扭曲,形成一個小型的時間陷阱,若是沒有足夠的重力場保護,誰也逃不出那樣的時間陷阱。也就是說,墨然變相的幹掉了她親自率領的亡靈族艦隊。

墨然點了點頭,隨後就是去往清洗室。他要在比賽之前好好休息一番。剛才那場戰鬥已經花費了他太多的精力,現在他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一下。

而當墨然回到宿舍床上的時候,羅格已經躺在那裏睡著了。

躺下之後,墨然很快就是睡著了,他真的太累了。

而在遙遠的神族基地中,葉洛他們也是停下了所有的訓練,等待着最後模擬的時候。比賽並不是同時舉行的,而是一段時間內,模擬賽會陸陸續續舉行,只不過他們將是第一批去進行模擬賽的。

。 「就到這裡吧,謝謝你送我回來。」

離小區門口幾十米遠的地方,周子瑜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一起並肩而行的徐然。

「和我客氣什麼呢,應該的,你一個人回來我也放心不下呀。」徐然也是停下腳步,「說實話,你能同意我送你回來,我還挺意外的,不過也很開心。」

「開心嗎?為什麼這麼說?」周子瑜眨了眨眼睛疑惑道。

「因為你們是twice,宿舍的位置這種信息應該算是不能說的秘密了吧,你能讓我送你回來說明你是相信我的,所以我很開心啊。」徐然解釋道。

「說出來你可能會很驚訝,我曾經被當作你的私生飯過。」

想起那次和湊崎紗夏在咖啡館時,她對自己那副提防的神態,徐然就感覺好笑。

說不定那隻柴犬現在就蹲在某個角落悄咪咪地觀察著自己,提防著自己對她忙內圖謀不軌呢。

自己這應該不算心術不正吧?

不過好在幾經波折,自己和周子瑜總算是相遇相知了,只能說緣分一定是一種不可抗力,該走到一起的人總是會走到一起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