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Home - 未分類 - 「唰!」

草蜥神態震驚,他沒想到沈厲河居然發現了他體內的血脈,這麼稀薄的龍血脈根本一點都不明顯,一般的妖獸都不會注意到。

他能感覺到沈厲河也是妖獸,不過並不知道她是什麼妖,這下子他明白,這個化成藍發女孩的妖,絕對不簡單!

「嘿嘿,別太驚訝,我就問問。」沈厲河俏皮的吐了吐小舌頭,一邊去了。

……

「我們要去你們那,也就是你所說的萬妖門。」聊了一會兒,王辰還是決定先去妖獸居住的地區,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他還是習慣跟一群動物混在一起。

草蜥變回人,神情有些尷尬:「萬妖門總部位於距離這裡很遠的萬妖林裡面,先去我的那個分門派吧。」

「行,帶路。」王辰答應的很爽快,抓起草蜥和沈厲河就往城門沖。

也許是濱海城鎮的規模比較小,城門的守衛並不森嚴,王辰輕易帶著他們出了城。

「認識一下,我的名字叫草帥。」來到郊外,草蜥落落大方的說出自己的名字,一人一龍頓時笑噴了,這名字確實起的夠草率的。

草帥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笑,但也沒有多想,整個人化為一道綠色的流光沖了出去,穿過樹叢已經變回了妖獸。

「好快的速度!」沈厲河有些驚訝,草帥的境界,明明只是三界化神,但速度卻不比他們倆飛得慢。(電光石火除外)

「你們也不賴嘛。」草帥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兩人都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也就放心大膽的跑了。

兩個小時后,來到一處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周圍到處都是高大的參天喬木,一座完全由原木搭建而成的小村莊出現在視野中。

房子搭建的很是簡陋,大部分都沒有門,除了最中心的大房子有一扇門。

這裡正是萬妖門分部。

「妖君閣下,有客人來訪。」草帥對著封閉的木屋說了一聲。

高大的喬木已經完全遮蔽了陽光,小村莊有些陰暗潮濕,王辰感覺到四周有好幾隻實力不弱的妖獸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而且對自己有敵意。

妖君,正視者萬妖門分部的老大。

「是誰啊?」木屋裡傳了一個低沉的男聲,接著,房門打開,一條通體雪白,長達二十丈,背生雙翼,嘴生長須的白蛇爬了出來。

「是騰蛇!」王辰和沈厲河同時驚呼。

「嗯,人類?」騰蛇吐了吐冰藍色的芯子,一雙藍白色的蛇目逐漸變冷,「你是御妖師?」

經歷過驚訝后又,王辰恢復了雲淡風輕的神情:「不是。」

騰蛇以為他在強裝鎮定,厲聲道:「不是?!那你又為何帶著我族之人?難不成還是她虐待你不成?」

「我們妖族本就沒打算和你們人類為敵,我們只是想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而已,可你們!卻貪得無厭,破壞森林,污染河水,還抓著我們的同伴當奴隸來使喚,更有的甚至還抽魂煉魄,製成傀儡!你們人類,有那麼高的智商,明明是上天眷顧的寵兒,心卻是黑的!」

騰蛇似乎找到了宣洩口,越說越激動,唾沫星子橫飛,對著王辰就一陣痛罵,卻沒有動手的打算。

王辰求助一般的看著自己的姐姐,後者卻扭過頭卻不鳥他。

沈厲河這一調皮的舉動讓騰蛇誤以為王辰虐待了她,現在找到靠山了,正感動呢。

於是罵的更狠了,騰蛇一直罵了二十多分鐘才停了下來,冷冷道:「把你和你的契約妖獸的主僕契約解除,我放你走。」

王辰無緣無故的挨了頓罵,幽怨的盯著沈厲河:「姐姐你不能這樣的,愛會消失對不對?」

有一隻妖獸出來,給沈厲河端了一盤水果,她拿起一個蘋果咬了一口,輕笑道:「不,愛只會轉移,而且我對你沒意思。」

王辰:「」

騰蛇懵了。

周圍一幫準備開打的妖獸懵了,除了早就知道他們不是主僕的草帥以外,其他妖獸都是一臉懵逼。

「咳咳。」看王辰和騰蛇的唇槍舌戰結束了,沈厲河才不慌不忙的道,「他說的沒錯,他是我弟弟,只不過這傢伙平時總是和我家小妹在我面前撒狗糧,所以我想看他吃癟而已。」

騰蛇:「……」那麼說,他剛才罵錯人了?

好尷尬怎麼辦!

騰蛇的蛇頭脹得通紅,尷尬的道:「那個…原來你真的不是壞人啊。」

「不,我是壞人。」王辰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又一臉幽怨的瞪了一眼沈厲河。

騰蛇變回人身,是一個有些小帥的銀髮美少年,樣子有些奶奶的,並不是那種妖嬈的美,而是那種有點像小奶狗一樣的可愛型少年。

「嘿嘿,這位人類朋友,別在意別在意,我也不是故意的,咱們也做個朋友如何?」

騰蛇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一副做錯事的小孩子的模樣。

看這麼一個十三四歲的小男孩對自己認錯,最重要的是這個小男孩還這麼可愛,王辰不由得也心軟了。

沈厲河明明已經是一階合體,但她看王辰的眼睛時卻感覺到了一股寒意。

王辰內心:這個活寶,得想個辦法讓老二金槍不倒,讓她下不來床才行,最好是那種一個月都下不來的那種。

王辰沒想到自己有有朝一日也會被人這麼冤枉,不,是被妖怪冤枉。

其實從剛才開始,他就已經了解這條騰蛇,他的心眼並不壞,從剛才他一直在開口罵人,卻沒有動手就看得出來。

而且嫉惡如仇,直性子暴脾氣,意識到不對也會悔改。 第366章

在她眼裏,一個天王。

足以!

陳天選繼續看着海狗,說:「第二個問題,誰派你們來的。」

海狗眼神里恐懼的回應:「派我們來的人,你惹不起。」

『啪』。

就在海狗話音剛落地的瞬間。

陳天選一巴掌打在他手上。

巨大的力量轟擊之下,海狗吃牙咧嘴的吼道。

陳天選輕蔑的再次說道:「我是一個醫生,你要相信我能救人,就能知道怎麼讓一個人死得最痛苦!」

海狗慘叫聲連連,手上的每一塊骨頭此刻就像是扎進肉體里。

首發網址et

疼得,神經都要崩潰。

「我說,我說……我其實不知道,這是海豹傭兵組織給我們的任務。我們只是負責完成任務,我只是聽說,這次來大夏的人很厲害,他們的目的是奪走大夏一份很重要的氣運!為此,很多高手都在行動。」

陳天選點頭,隨即提出第三個問題。

「你想葬在哪裏?」

海狗聽到這聲音五雷轟動。

他立馬跪在地上,大聲喊道:「對,對不起……陳爺,對不起啊!求求你放過我!」

他都不知道自己哪裏來的自信,區區一個海豹傭兵團的傭兵隊長,就敢來找陳爺的麻煩。

天刀第一人,果然名不虛傳!

他們五個人,還沒出手已經輸了。

都怪那東西給的葯,讓有這種盲目自信。

「又答錯一次。」

陳天選冷冷的說道。

越境,入大夏。當死。

用方永恆威脅丈母娘,當死。

毒殺自己,當死!

用這種垃圾的毒藥毒殺自己,是看不起自己。當死!

數罪併罰!

「就在前面那片禿山吧,風水不錯,我看過。」陳天選指著前面的禿山,說道。

海狗不想死啊,他大聲的求饒道:「陳爺,陳爺,繞我一命我可以帶你去海豹傭兵組織,我能給你開路,到時候我們裏應外合,就能搞定海豹傭兵組織,」

陳天選輕哼一聲。

為了活命,出賣自己的組織?這種人,更不配活着。

「區區一個海豹傭兵組織,需要用這麼多手段?洪契,把他埋在這裏,種上樹!他們很榮幸,當我這片禿山退耕還林的首批人選。」

洪契行動很快,退耕還林這幾個字他很喜歡。

不過,處理完幾個人後。

洪契望向那片禿山。

那片禿山,綿綿好幾公里。

要把這裏都種上樹,是大工程啊。

陳天選抽一根煙的時間,洪契已經做完一切。

「白兔,海豹傭兵團的位置找好了嗎?」

白兔準備一切很快,立馬說:「陳爺,已經找到!海豹傭兵團總共一千人,規模極大。現在這一千人里,有半數以上偷偷藉著這次軍運會進入國境。位置,就在川州的一個俱樂部。」

陳天選滅掉煙頭,說:「帶我去!不用讓天王出動,讓天王鎮守好邊境,若有再發現可疑入境者,格殺勿論!」

「洪契,準備好種樹!」

語畢,白兔駕駛者車,帶兩人去中州。

一夜披星戴月,早上終於到海天俱樂部。

海天俱樂部里,海豹等人一夜迷醉。

陳天選被葯倒,他們的計劃第一步已經完成。這一夜,海豹等人把酒言歡。

天剛一亮,第一道陽光照進俱樂部。

海豹睜開眼。

一個聲音出現在他耳邊。

「醒醒,該上路了。」 母親很奇怪,問他為什麼要騙自己,做人坦坦蕩蕩,沒有做過就是沒有做過,為什麼要承認那些根本就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那名刺頭學生被問的崩潰大哭,後來,班主任來了解情況,這才得知這名刺頭學生雖然在學校里很蠻橫,但是,在家裏,他卻非常的怕他的母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