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顧知鳶靠近宗政景曜在他的耳邊說:「我們那個時代也有這樣的傳說。」

Home - 未分類 - 「不是。」顧知鳶靠近宗政景曜在他的耳邊說:「我們那個時代也有這樣的傳說。」

宗政景曜微微一怔,閑暇的時候,顧知鳶也跟他說過她那個時代的風流人物和朝代更替,可沒有一個人,是他聽過的,顧知鳶也說她的時代歷史上沒有這些國家。

顧知鳶瞧著宗政景曜的詫異,抿了抿嘴唇:「或許,你們不是生活在我們的過去,而是生活在我們的未來,我們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宗政景曜聽到顧知鳶的話沉默了一會兒沒開口,過了好一會兒才問道:「為什麼?」

「回去的時候跟你說。」顧知鳶捏了捏宗政景曜的手。

宗政景曜點點頭,兩個人隱藏在人群之中,肆無忌憚的討論着他們才知道的小秘密,宗政景曜覺得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只是,顧蒼然現在並不覺得幸福。

一個姑娘將顧蒼然和宋含雪攔了下來,她不過十七八的年紀,長得十分標誌,可以用出眾來形容了。

她的那雙目光落在顧蒼然的身上的時候帶着濃濃的佔有慾和貪婪的感覺,讓顧蒼然十分不舒服。

宋含雪眯起了眼睛,看來是遇到了情敵了。

不過宋含雪倒是沒說話。

李盈盈率先開口:「公子,奴家是襄陽王的女兒,如今見公子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想請公子喝杯茶,不知道公子能否賞臉。」

「不賞。」顧蒼然冷冷的拒絕了,拉着宋含雪要走。

李盈盈一下子攔在了顧蒼然的面前:「公子何必拒人有千里之外,聽公子的口音不是佑城的人吧。」

「那又如何?」顧蒼然反應了過來,襄陽王是誰,頓時一雙眼睛帶着冷意落在了李盈盈的身上。

李盈盈輕笑了一聲:「那您一定不知道我父親的威名吧。」

「知道又如何?」宋含雪問。

李盈盈將宋含雪從頭到尾的打量的一邊,嘴角微微勾了起來問道:「這位是公子的貼身侍女么?懂不懂規矩?主人家說話,哪裏有你插嘴的份兒?」

宋含雪輕笑了一聲,將顧蒼然往自己身後推了一下:「小姐,你似乎是搞錯了,他是我的侍從,你若是看上了我的侍從,這般對我說話,我可不會輕易的放手。」

李盈盈明顯愣了一下,詫異地看着顧蒼然,又看了一眼宋含雪,一瞬間說不出來話。

原本擔心宋含雪和顧蒼然的鐵打的腦子應對不了準備過來支援的顧知鳶,聽到宋含雪的話之後,忍不住想要衝着宋含雪豎起大拇指。

這波操作就很厲害了。 胡爺等人意識到,葉寒是真正的狠茬子,當年的唐龍象,也不過如此吧?

而且當年唐龍象剛剛進入上海灘的時候,也沒有葉寒這麼霸道。

手下兩個大將的損失,讓胡爺肉疼到了極點,他死死的盯著葉寒,冷冷的說道:「年輕人,做人不要太過了,過剛易折。」

「就憑你們也想折我?痴人說夢。」葉寒冷笑著,轉身向外走去。

「一起出手,殺了他。」孫志使了個眼色,他的身邊一個高手大喝一聲,而後帶頭沖了出去。

至少有十幾個高手,一窩蜂的朝著葉寒了衝過去。

葉寒冷冷一笑,迎戰這十幾個人。不大一會兒功夫,他們幾乎全都被葉寒錘爆。

「一群土雞瓦狗,也敢攔我?」葉寒眼色不屑:「能不能讓真正的高手下場?」

眾人震撼到集體失聲,沒想到的葉寒的實力強大到了這樣的地步。

這次,每個大佬都損失了一兩個高手,讓他們很是難堪。

「不要藏著掖著了,請高手出馬。」孫志皺眉望向胡爺。

這一次胡爺損失了兩位大將,對他而言打擊最大。加上這裡是胡爺的府邸,自然需要胡爺出手鎮場子。

胡爺也明白這一點。

這一次要讓葉寒逃出去了,他們就成了上海灘的笑話。

想到這裡,胡爺終於下定決心,開口說道:「老二,可以出手了。」

他的話音剛落,一道人影飄然而至,

他宛若從虛空之中走出來,又彷彿一直在那裡。

被稱作老二的男子,看起來不過三十多歲的模樣。但葉寒知道,此人絕對不止三十歲。

他眼中的那種滄桑感,絕不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人能擁有的。

「蕭無虛。」葉寒道出了對方的身份。

胡爺手下第一強者,修真境高手蕭無虛。

這也是胡爺在上海灘立足的根本。

「你也想攔我?」葉寒淡淡一笑。

「如何不能?你所依仗的不過是楊崑崙罷了,但現在已經有兩位朋友去和楊崑崙敘舊了。」

葉寒有些驚訝。

他自然清楚,能攔截刀王的,起碼也是修真境高手。

不出意外的話,對方應該是孫志和陳豹手下的高手。

能和竹葉青抗衡,沒有超出先天境的高手,根本就不可能。

但是葉寒的表情依舊平靜。

他淡淡一笑,說道:「既然如此,你就動手吧,看你究竟能不能攔住我。」

蕭無虛的眼睛猛的冷冽起來,眯眼盯著葉寒,能感覺到對方強烈的自信。

過了一會兒,他笑了起來,感嘆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沒想到堂堂修真境,也有被人看不上的時候。」

隨著蕭無虛的話音落下,他的身上迸發出凌厲的殺意。

下一刻,蕭無虛猛的衝殺而來,他快速捏出劍印,以指代劍,一道劍氣直接激射出來,殺向葉寒。

強大的氣機鎖定葉寒,讓他無處可逃。

實際上,葉寒也沒有打算逃走。

他渾身內息運動,在體內發出隆隆之聲,就在這一瞬間,他的氣息攀升到了極點。

而後葉寒猛的出手,同樣是一道劍氣閃耀,劍光璀璨,與蕭無虛的劍氣狠狠碰撞。

轟!

一聲巨響,葉寒倒退幾步,蕭無虛紋絲不動,顯然這一擊之下,葉寒落了下風。

修真境和先天境的武者,完全是兩個概念。

他從未曾想過,葉寒居然能夠擋住他的攻擊。哪怕只是五成力量的一擊,也足以碾壓一切先天武者。

但是葉寒擋住了,僅僅只是後退了幾步,完全沒有受傷。

葉寒扭了扭脖子,取笑道:「不夠勁,再來,你難道沒吃飯嗎?

蕭無虛臉色一沉,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他冷哼一聲,向前邁步,氣息不停的攀升。此時,蕭無虛動用了八成的力量。

葉寒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但是他的笑容卻更加燦爛起來。

身體內的真元在瘋狂的運轉,抗衡住強大的壓力。

葉寒是那種遇強則強的人,面對壓力他沒有絲毫退縮,反而更加激進的朝前衝去。

下一刻,兩人都化作一道閃電,瞬間衝到了一起。

在眾人駭然的眼神之中,葉寒和蕭無虛交手,他們只能看到一道道殘影,除非先天巔峰的武者,才能夠看到兩人的動作。

胡爺等人無比駭然,這兩人未免太強大了。修真境的強者有這麼強,他們可以理解。

但葉寒不過先天而已,再強大也不過先天巔峰。他竟然也這麼強,真的有點說不過去了。

隨著兩人激烈交手,強大的內息形成一道道罡風,將周圍的東西都掀飛了出去。

胡爺他們趕緊從大廳逃了出來,否則極有可能被波及。一旦那樣的話,沒有先天境界的實力,他們絕對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嘖嘖,葉寒這傢伙更強了,蕭無虛的八成實力都拿不下他,真不知道這傢伙一旦邁入修真境,會是多麼可怕。」小貓非常感嘆。

竹葉青面無表情,像是沒有聽到這句話一樣。

見自己拿出八成實力都拿不下葉寒,蕭無虛更加吃驚。

葉寒雖然落入下風,但整個人如同磐石一般,難以撼動。這樣的情況,哪怕是他們再打幾個小時,怕是都分不出來勝負。

那個時候,只怕刀王會趕來此地。

雖然同樣是修真境,但楊崑崙比他們都要強。

想到這裡,蕭無虛終於不再留手,猛的爆發,全力出手。

十成十的力量爆發出來,整個天地都彷彿在顫抖。

一些實力較弱的人,被他氣息一激,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他們趕緊再退出一段距離。

此時,真的算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面對全力出手的修真境高手,葉寒瞬間被狂猛的攻勢淹沒。

哪怕他的實力再強,此時也擋不住。

葉寒幾乎想要激活貪狼之血,但他終究忍住了。

他眼神出奇的明亮,戰意絲毫不減。

此時,葉寒在依靠對方的壓力磨練自身。

他和修真境,只有一線之隔。

若是可以藉助強大的力量壓榨潛能,衝破那一線之隔,就能成為修真境高手!

這也是葉寒沒有遁走的原因。

實際上,他若是想要逃走,對方未必能攔得住。

小貓仔細觀察著戰局,突然眼睛一亮,說道:「這傢伙好大的氣魄,居然在利用蕭無虛磨礪自身,想要晉陞到修真之境。」

竹葉青的俏臉,微微有些動容。

她盯著葉寒,像是要徹底將他看穿一樣。

而蕭無虛也感應到了葉寒的想法,他眸子一沉,露出惱怒的神色。

葉寒的這種做法,顯然是沒有將他放在眼中。

「想讓我當磨刀石,你不怕磨斷你這把刀?」蕭無虛冷笑出聲,出手更為凌厲,每一擊都是殺招。

葉寒大笑,傲然說道:「我怕你沒有那個實力!」。 「你醒了,那既然如此,你們就先好好聊一聊吧。」

就在這個時候,袁夢也是從沙發上起身,看著汪蠻蠻,輕聲笑道。

說完這句話,袁夢頭也不會就走了。

「……」

汪蠻蠻懵了。

是真的懵了。

因為她從頭到尾都以為眼前的這個許林,不過是因為自己太過思念而產生出來的幻象而已。

可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居然真的是許林。

他,回來了。

一時之間,氣氛瞬間就變得無比寂靜起來。

汪蠻蠻的情緒瞬間變得無比複雜。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許林才好。

她該怎麼開口?

她要怎麼詢問他這段時間的情況?

好煩啊!

見汪蠻蠻一直沉默不語的許林也是心頭思緒萬千,她幹嗎都不跟我說話?難道她還在生氣嗎?我是不是應該先示好一下?

想了一想,許林覺得自己身為一個男人,還是應該要適當的放下自己的尊嚴和面子才行。總是讓女人遷就自己,這可不是一個事對不?

於是,許林的臉上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目光望向了汪蠻蠻,柔聲說道:「蠻兒,我……」

說著,許林就向前踏出一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