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息怒,其實是這樣的,根據探子彙報,在毒霧沼澤地生活的亞人族群最近好像正在被一支魔獸群獵殺,所以逃散過來的亞人比以往多一點,我們覺得反正都是亞人受災,也就沒有向您彙報!」

Home - 未分類 - 「將軍息怒,其實是這樣的,根據探子彙報,在毒霧沼澤地生活的亞人族群最近好像正在被一支魔獸群獵殺,所以逃散過來的亞人比以往多一點,我們覺得反正都是亞人受災,也就沒有向您彙報!」

面對這位將軍的震怒,其他人連忙稟告道,只是在心裏卻暗暗腹瀉他小題大做,他們黑岩要塞可是很牢固的,兵力也充足,多年來都沒事,哪裏用得着擔心。

「是哪裏來的魔獸族群?」

思索了片刻,何塞敏銳地察覺到了不對勁,黑岩要塞可是鎮壓毒霧沼澤地的關口,隔斷南北,那麼一支足以攪亂沼澤的強大魔獸群出現,他們不可能沒注意到才對?

「這…我們也不清楚,只知道好像是一群蝠族,數量並不多,可能是哪個旮瘩角落蹦出來的吧!」

這位騎士神色一苦,很無奈,這不是為難他胖虎嘛!毒霧沼澤地那麼大,還危險,誰又知道裏面具體都有什麼啊!

「這樣嘛,最近要塞上加固巡邏防守,還有派哨兵繼續查,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聽到這何塞放心了不少,毒霧沼澤並沒有多少強大族群,而他作為天位騎士,就算真出了什麼事,他也有能力鎮壓,不過以防萬一,還是吩咐了一句。 公主府不起眼的小馬車,晃晃悠悠又駛回了慶興街。

因已日上三竿,一夜好睡的安陽王世子蕭仁,也難得早起了些。

而一出房門,就聽兩個正灑掃的小丫鬟,邊幹活兒邊說笑道:

「……真親眼看到的?不會看錯了吧。」

「怎麼會!我可不僅看到那一老一少兩乞丐被抬下郡主的馬車了,還與他們同行過一段兒呢。」

另一個聽熱鬧的小丫鬟,還是不信,搖頭道:

「這不能啊。郡主真與乞丐同行?身邊還跟着紫竹?那可真是見鬼了。我年前去齊雙閣傳話,不過是用了茉莉香頭油,就被攔在門外。說味道太沖,怕熏到郡主。難道香味兒,還……」

但還不等她的話說完,蕭仁已忍不住匆匆上前,興奮道:

「你們說什麼?表妹親自帶了兩個乞丐回公主府?」

這可是好大的新鮮事兒!

他這幾天在這公主府已養好了身體,也越發獃的無聊。可無論是和丹陽去說,還是私下找周嬤嬤等人通融,都沒得到出府的許諾。

而姑母清和長公主又正養胎,他再胡鬧也不該此刻去多打擾。一來二去,蕭仁只覺都快被憋瘋了。

兩個小丫頭正說得興起,突然出現的蕭仁,可把她們嚇了一大跳。

「世,世子!」

「您怎麼……」

因兩人說話的語氣和神態,無一不透露著幸災樂禍與對丹陽郡主的嘲諷,最初挑起這話題的丫鬟,一回神后,立刻拉着同伴兒撲通一聲就跪在蕭仁面前。

「世子饒命啊!求您千萬別把剛剛的話,說給郡主知道!求您!」

另一人也很快反應過來,也跟着一起撲到蕭仁腳下,「求求您了!」

蕭仁正急着去看熱鬧,哪管別人家的閑事?

再說,在他看來僕從的抱怨,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雜事兒。丹陽最近又在折騰,咳,梳理府中庶務,難免會得罪些人。

因此不等兩人多說,就點頭道:

「行!只要你們告訴我,那一老一少都被送去哪兒了。本世子就不和旁人提,你們剛剛僭越的那些話。」

兩小丫鬟面面相覷后,只能暫且順着蕭仁的意思。

兩人怯怯將知道的,一股腦都說了出來——丹陽郡主將兩人都帶去了前緣的客房,還找人去請了大夫,並廚下也吩咐備好易克化的吃食,備在灶上。

興沖沖的蕭仁,聽到具體的位置后,不等兩人把話都說完,就已匆匆轉身,飛奔而去。

他只怕走慢一步,就會被丹陽放在他身邊的「看守」捉住逮回去!

反正是在公主府內走動,安全上也沒什麼可擔心。真是用不着每走一步,都在帶着那兩個膀大腰圓的「看守」。

而被留在原地,還愣愣跪着的兩小丫鬟,也很快回神。其中之一立時拉起另一個,迅速溜出了這個小院。

「鳶兒姐姐去哪兒啊?咱們的差事,可還沒完事兒……」

鳶兒來不及停下多說一句,只邊拉着人飛奔出角門兒,邊低聲急促道:

「咱們被抓了個現行啊!若不立刻離開那地方,難道等世子去和郡主說完,等人來抓咱們不成?」

「可是,世子不是說,不會告訴旁人的。」

「這種一時興起的話你也能信?咱們要趕快,去找人幫忙,最好今兒就能調出世子的院子。反正咱們都是低等的灑掃,如今府里各處也都亂著。」

鳶兒邊說,邊腳下不停的飛速往前院兒奔。眼下雖是事發突然,但她腦中還真想出一個人來。上次曾幫了她一個大忙的豆兒,也許這回還能幫她們一把?

……

蕭仁一路上幾乎腳下不停,雖只是從公主府後院兒走到前面這幾步路,竟都有種久違的自由的感覺。

甚至,若不考慮擔驚受怕與伙食的話,最近這些日子簡直讓他覺得,好像又被關入宗正寺。

所以這會兒去找丹陽,可不止是為了看熱鬧。他還要為了日後美好的每一天,跟丹陽好好「商量商量」!

「表妹?楠表妹……」

蕭仁踏入人來人往的小院兒后,為了節省找人的時間,直接就撤開嗓子喊了起來。

此時,丹陽正在屋中聽大夫看診后,對這一老一少的診斷。

「……還是餓的太狠了。這小的還好,仗着歲數小,好好將養一段時日,怎麼也能恢復底子。可這位老哥兒,食不果腹,還如此縱性飲酒,身體是傷到根本了。」

丹陽雖聽到院兒里的騷動,卻不為所動,一直認真聽到大夫全部說完,才轉頭吩咐一旁的紫竹道:

「去將世子請到西廂,別讓在他院裏嚷嚷,吵得人心煩。」

老大夫聞言,抬手輕捋著鬍鬚,贊同的點着頭道:

「郡主所言極是。這小少年和這位老哥,可都是該靜養的人。」

丹陽再次聽到才剛不惑之年的徐清,被年過半百的老大夫稱為老哥兒,忍不住苦笑着暗嘆一聲。

雖然心中覺得不妙,但該問的還是要問啊。

「那請問大夫,這位年長的,最多還能撐幾年?」

別真是她上輩子,聽說對方的那一年吧。

丹陽在心中如此祈禱時,老大夫怪異的看了她一眼,才略不滿的捋著鬍鬚道:

「若是好好調養的話,雖壞了根本,但也不是說一兩年就要斃命的。」

話到此處,老大夫終是憋住心裏的話,沖丹陽郡主語重心長道:

「郡主殿下您既然好心對這祖孫倆伸以援手了,就請不要半途而廢。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丹陽如何也沒想到,自己會聽到這樣一番話,一瞬哭笑不得,倒真有點兒「無語凝噎」的感覺了。

紫竹恰巧此時折了回來,一腳門裏,一腳門外。

雖只隱約聽了個大概,但她也聽出自家郡主是在被仍責備!因此都不等剛邁出的那隻腳站穩,就立時氣沖沖向老大夫惱火道:

「王大夫怎能,如此說話?!」

邊說着,她邊飛奔向老大夫,同時繼續炮仗般繼續道:

「聽說您醫術是很不錯,但怎能只憑臆測,就斷定我家郡主的不是?這豈不就是,你們看診不摸摸病人的脈象,就要施針下藥一樣!」。逐日行走,乃是星空界之中,元丹之境人人都要修鍊的一門神通。

畢竟,星空界實在是太大了,如果遁速沒有超過光速,那飛行一輩子,都很難抵達最近的日星系。

因此,修鍊逐日行走這門可以讓自己長期保持在光速的神通,就非常有必要了。

追日行走這門神通共有三重境界。

一重可

《修仙,從凡人修仙開始》第一百八十九章逐日行走,境界劃分2.0版。 助理只能將電話里得到的消息全部和衛國忠傳達。

衛國忠突然頭疼欲裂,然後,眼前發黑,直接朝着地面上栽了下去。

「衛董,衛董。」

助理喊著,急忙和司機一起將人扶上車,送到醫院。

蕭遠山聽到外面衛家人走了,這才拿起手機,給遠在東甌的蕭言打電話。

蕭言站在鄭家大門外,一臉冷肅,看到蕭遠山的電話,揉了揉臉頰,讓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才把電話接了起來。

「爺爺。」

「蕭言。」

老爺子的聲音老態龍鍾,語氣里的威嚴已經讓人不由自主的生畏。

「衛家的事情,你知道嗎?」

蕭言一點也沒有瞞着老爺子,「那些證據,我讓人送上去的,這幾年衛家的胃口太大了。」

老爺子冷嗤一聲,「說的冠冕堂皇的,你敢說不是因為衛家人動了樂樂那丫頭的原因?」

蕭言沉默了。

「哼,臭小子,還和我來這一套,這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也是衛家自己做的孽。現在,咱們說說你小子和樂樂的事情,你們這一起也幾年了,什麼時候帶樂樂回來給我們見見。

而且,你在外面的時間已經夠了,也是時候回北市了吧。而且,樂樂的廠子想要做大,還是要到北市謀發展啊。」

蕭家就蕭言這麼一個孫輩,想要延續蕭家的榮耀,蕭言就必須要付出很多。

蕭言自然知道老爺子說的是對的,樂寶電器廠一旦簽下華國電廠的競標項目,就有了走向全國的第一步。

但是想要走向是更高層的一步,卻不是那麼容易的。

而在北市,這個機會就會更多一些。

「爺爺,這個事情我會和樂樂商量,不着急。」

「呵,猜你小子就還沒有搞定樂樂那丫頭,就你這本事,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抱的上孫子啊,嘖,和你爸簡直一模一樣,看來,還要我們出手啊。」

蕭言一驚,表情有些龜裂,「爺爺,你別鬧,這事情我會辦好的。」

「今年過年,我邀請林家和鄭家一起到咱們家來過年,到時候,你要是還沒有把樂樂搞定,你就不用回來了,免得我們看了心煩。」

說着,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蕭言看着嘟嘟被掛斷的電話,再看看大門緊閉的鄭家,頗有種無可奈何的感覺。

而鄭家,鄭圓圓和鄭耀趴在窗戶口看着外面。

「走了嗎走了嗎?」

鄭圓圓因為個子矮,只能在鄭耀的壓制下蹦躂著跳着看,而鄭耀,卻是可以輕輕鬆鬆看清楚外面的情形。

「沒呢。」

鄭圓圓呲牙,有些不悅的蹙眉,「怎麼還沒走,姐都快醒了。」

鄭樂樂這次是受了驚,林昭專門找了老中醫給她抓了安神的中藥,這個葯喝下去,最大的特點就是嗜睡。

鄭圓圓趁著鄭樂樂睡着的時候,去她的卧室將電話線扒了,然後手機偷偷的帶了出來。

當蕭言來電話的時候,直接給掛斷了。

這次的事情,雖然最後鄭樂樂一點事情都沒有,但是他們還是不由自主的怨起了蕭言。

尤其是鄭圓圓。

衛薇薇可是蕭言招來的,要不是蕭言,衛薇薇怎麼會對她姐起這麼可怕的心思。

雖然追根究底,還是衛薇薇的責任,但是,憤怒的時候的連帶責任,可是一點道理都不講的。

於是,蕭言就這麼被拒之門外了。

「二姐,你說我們這麼做,要是讓大姐知道了,她會不會生氣。」

鄭圓圓將原本就圓溜溜的眼睛瞪的更圓了。

「怕什麼,我才不相信姐會重色輕妹。」

林昭從廚房出來,聽到鄭圓圓的話失笑,不過,卻也沒說什麼。

從廚房的窗戶,她自然看得到外面的蕭言。

只是這次,林昭也沒有幫蕭言說話。

人心都是偏的,也是肉長的,她的確很喜歡蕭言這個孩子,但是再喜歡,也是樂樂更重要。

若是蕭言和樂樂沒有那層關係,她絕對會比疼樂樂圓圓更疼那孩子。

但是,蕭言現在還是樂樂的男朋友,要和樂樂相伴一輩子的人,作為父母,對女婿的要求自然不一樣,她沒有辦法眼睜睜的看着女兒受一丁點委屈了。

蕭言看着屋子窗戶後面竄動的人頭,就知道後面藏着誰,他拿出手機,給鄭樂樂的號碼撥打電話。

鄭圓圓見電話一響,瞬間接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