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雲詫異的看著他。

Home - 未分類 - 封雲詫異的看著他。

他竟然放過自己,還給他機會重新開始?

「我給你一個機會,堂堂正正的活在陽光下,而不是在我的陰影里。你願意嗎?」

「我願意,我努力了那麼久,不就是為了這樣活著嗎?只是我可以嗎?我的臉現在已經是這個樣子了,我套在你的條框里出不來,我還可以有全新的生活嗎?」

「全都忘了,重頭再來。」

他深深地說道。

唐柒柒已經做過催眠術,把他們所有的一切都忘得乾乾淨淨。

如果封雲肯配合的話,說不定也能成功。

把所有的痛苦全都抹去,將他繼續變成一張白紙,讓他有權力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雖然不是百分百公平,但總比死亡好,現在是最好的結局。

「好!我願意,你現在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封雲情緒激動喜出望外。

他有一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我醒來的話,還會遇到你嗎?」

「你想遇到嗎?」

「不,不想,你是我的噩夢。我想和你們封家斷得乾乾淨淨,我可以給自己重新取一個名字嗎?我怕到時候我忘了。」

「你想叫什麼?」

「風信子的花語是忘記過去,重新來過,我可以叫風信嗎?不是封君的封,是一陣風的風。」

「好。」

「謝謝。」

封雲由衷的說道。

很快醫生過來給他打了麻醉機,封雲沉沉睡過去。

。 當鬼子的飛機打光了子彈后,終於是搖晃了一下翅膀就此的飛走了。

在臨走之前,他還以貼著樹梢的高度,無比囂張的在人群上空飛了一圈;這個過程中,大家甚至能看清鬼子飛行員那一張囂張的臉,那叫一個肆無忌憚。

是啊!為了這一場大會戰,果軍幾乎是投入了所有的空中力量。

可惜除了前幾天的時候,果軍還能憑藉著必死的報國之心,獲得了幾次小型空戰的勝利之外。

等到鬼子的支援艦隊抵達,海航也紛紛加入了戰鬥后之後。

迅速的消耗,讓這個農業郭嘉的飛機是戰損了一架少一架,到了如今只能收縮起來,保衛有限的重要空域了。

淞滬的天空,也徹底被這些塗裝了膏藥旗的飛機給佔據了……

『我呸~』的一聲中,胡彪撿起了掉在了手邊的駁殼槍。

就在剛才,他還是在巨大的憤怒中,做出了用駁殼槍打飛機的蠢事出來;沒辦法!當看到戰士們被天上的飛機,一串串放倒的瞬間胡彪眼睛就紅了。

以胡彪的槍法,一口氣干出了30發子彈,要說一槍都沒有打中也是不可能。

但是這樣的擊中,以及手槍彈的威力沒有造成任何實際的戰果,反而是將一架99式輕型轟炸機的飛行員給激怒了。

他在空中掉頭后,就向著胡彪掃射了過來。

於是,胡彪就慫了,仗著身體的靈活度在無比的驚險中躲過了一劫。

提著撿回來的駁殼槍從地上爬起來之後,胡彪都顧不上自己被擦皮的臉蛋,當即就是對著一眾網友們吆喝了起來。

這些人由於被楊東籬等老鳥重點照顧,緊急的疏散了開來,倒是傷亡不大的樣子。

但是補充營中的其他人,現在可是地上倒了好幾十個。

雖然在川崎99式輕型轟炸機上,只裝了3挺7.7毫米口徑的航空機槍,但是被這玩意擊中后同樣不好過。

若是沒有人去搶救他們一下,因為各種的併發症、裡面可能沒有人能活下來。

因此,就算胡彪心中明明知道很多東西,比如說:趁著現在鬼子的飛機剛走,馬上爭取一點安全時間,多趕路一點才是一個最佳的選擇。

另外,他們攜帶的阿司匹林和青霉素,在這年頭其實都是等值於黃金的好東西。

後續他們說不定真能找到一個機會,在魔都這個大都市弄到一筆驚人的財富,帶回去讓他們這些窮逼鹹魚翻身。

畢竟這是一場詭異的戰爭,一場雙方居然式有意避開了租借區,讓數以萬計人員可以從容觀戰的戰爭。

但是胡彪沒有任何的遲疑,還是吆喝出了救人的命令。

或許是他實在無法無視,無視這些不久之前還在一起吹牛打屁的戰友們,就死在無助、哀嚎、絕望中死去。

而在聽到了這麼一個命令之後,楊東籬等老鳥們雖然遲疑了那麼一下下。

主要是這跟他們上次的會議精神,很是有些違背的厲害,但是最終還是行動了起來。

在最近的30天里,他們還是多少學習了一點理論上的戰場急救,配合上手裡的藥品應該能有不錯的效果。

就這樣,大家抓緊了時間開始忙活了起來;只是很快之後,胡彪就聽到了耳邊遠遠的傳來了一句:

「老胡,趕緊的過來一下。」

因為聽出聲音是安屠生這個骨科醫生髮出的,意識到可能出了什麼大事的胡彪頓時不敢耽擱,連忙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一路小跑了過去……

一溜煙的跑到了地方之後,胡彪的腦殼一下子就是『嗡~』了起來。

只見在緊挨著大路邊的地方上,也就是一條大概1米多深的水溝之中,胡彪本次任務的頂頭上司朱營長,連同著他棗紅色的大馬都倒在了那裡。

在一人一馬的身下,早就是積累了一灘血液。

將水溝中不多的一些積水,徹底染的猩紅一大片。

身上中了多槍的戰馬還能不斷的抽搐,但是攔腰被打成了兩截的朱營長,早就是死透、死徹底了。

同時,在距離著不過百來米的位置上,黑中醫正用著生疏的動作。

拚命的在給一個倒地的人員,做著心跳復甦的胸部按壓。

那是在十來分鐘之前,還在與他聊天的那位丁二狗小哥;只見在他胸腹間的位置上,密集的出現了好些的槍眼。

以至於讓丁二狗在這個時候,依然死死的捂住了自己右胸的位置。

那裡不僅是中了一槍,還放著他從家鄉帶來的泥土和老母親的一縷白髮,甚至還有一個還剩3根香煙的煙盒。

那應該是他短短不到二十年代人生中,所接觸過最奢侈的東西。

拚命的按壓了好久之後,面對著除了不斷從嘴裡冒著血沫子以外,卻沒有半點其他動靜的丁二狗小哥。

黑中醫這麼一個中年油膩的老爺們,忽然間就是嚎啕大哭了起來。

這一刻,他覺得生命是那樣的脆弱和珍貴……

******

之後的時間裡,這一段遇襲后的公路上沒有人說話,整體的氣氛甚至是能說的上安靜的可怕。

老鳥、菜鳥、土著,補充營的上下再也沒有了最初那種涇渭分明的距離感。

他們不分彼此的混在了一起,一起忙活著救人,希望能多讓一個同袍可以活下來。

往往是發現了依然倖存的傷員之後,在這麼一個死寂的戰場之上,就會想起了充滿驚喜的一句:

「軍醫、軍醫快來啊,這裡有著一個還喘著氣的了。」

而聽到了這樣的一聲命令之後,骨科醫生安屠生、又或者是黑中醫就會提著裝滿醫療物品的背包,飛快的狂奔了過去。

值得一提的是,黑中醫能這麼快的就恢復了心情,可以投入到救人的工作中去。

那是當初胡彪去催促著他救人時,結果連叫了幾句都沒有反應后,當即就是一腳將其踹翻在地后,上前就是一頓大腳底板子的猛踹。

然後,然後黑中醫就表示著自己好了,能開始工作了。

至於胡彪這樣粗暴的溝通方式,事後會不會被黑中醫記恨的這一點,他一直堅信著這麼一點:

才是加入系統的菜鳥,只要不是有意進行人格上的侮辱,出於讓他們放棄之前矯情的習慣,被揍上一頓沒有一點卵事。

相信只要時間一長,經歷更多一點的死亡,他們會理解的。

約莫是忙活了大半個小時之後,被空襲后的爛攤子總是被初步的收拾完畢了。

經過刀客的統計,補充營上下當場死亡17人,重傷15人,輕傷19人;這麼一個具體的傷亡數字中,算是一眾網友里的只有一個。

那哥們還是在慌亂狂奔的時候,不小心扭傷了自己的腳腕。

不得不說,胡彪他們還是挺幸運的。

問題是,當得知了朱營長慘死當場,一連長斷了一條腿后因為大失血而昏迷,二連長因為嚴重的腦震蕩直接一直醒不過來。

自己居然成為了補充營當前最高長官的胡彪,心裡卻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看著在腦中虛擬的屏幕上,那一個只有3個半小時的任務完成限制。

胡彪知道現在不是墨跡的時候,嘴裡果斷的發出了命令:

「一連留下3個人照顧傷員和戰死兄弟的屍體,等待後面的民夫們過來匯合,剩下的人跟我走。」

發出了命令之後,胡彪原以為一、二連的班排長們一定還會有什麼異議,為此他還做好的翻臉的準備。

如今事態緊急,他也沒有那麼一個閑心來好好的做這些人的思想工作,先打服了再說。

結果了?一二連的那些低級軍官們,對於胡連長的命令一點異議都沒有,紛紛帶上了手下剩餘的戰士們,帶著武器和不多的行頭,默默的跟著胡彪他們出發了。

到了這個時候,算上了隊伍中的輕傷員,這一支從南通出發是滿員是426人的隊伍,只剩下了163人。

而這163人就算是成功的抵達了魔都,最終又能有著幾人能活下來。

正如這場戰爭中眾多的例子一樣,一支支又一支操著各地口音的部隊,通過汽車、火車、雙腿跋涉了上千里后,僅僅是為了這個郭嘉的命運戰死。

意識到了這麼一點之後,胡彪有著一股強烈的衝到。

無比衝動的想將系統商城中的一些單兵導彈給兌換出來,不說什麼兔子家前衛19、飛弩6、飛弩16這些先進的貨色,來一點前衛1這些老舊款式也好的。

前衛1這玩意再系統商城中,只要700點一具,他們剛好是能會兌換3具。

這樣一來,鬼子的小飛機過來那就是一個送菜。

只是一想到了,這些系統點數還需要好好留著,兌換更為關鍵的一些物資后,胡彪只能是無奈的放棄了。

第一次,他對於郭嘉工業實力的重要性,有了如此清晰認識。

感謝百年以來無數先烈的付出,讓時間線到了現代位面的年代,這個郭嘉已經是早早的站了起來

。 「這是……」

海邊爆發出的驚天能量頓時引起了黎澈的警覺。

此時他正在遠海海面上巡視。

為了不讓人類的船隻貿然闖入這片海域,以免打擾到正在閉關的母上大人,他可謂是煞費苦心——

漫無邊際的迷霧、重重疊疊的礁石、洶湧莫測的暗流將這片海域嚴密包裹。

不僅如此,他還將沉睡在海底的古老船隻打撈上來,讓它們如同鬼魅般漂蕩在迷霧裏,宛如詛咒般時刻警醒著世人。

總之,這裏天氣之兇險,環境之惡劣,人心之險惡,堪稱惡魔海域中的典範。並且足以讓任何過往船隻聞風喪膽,亦或者發自內心地對這片海域敬而遠之。

如此精心地守護著這裏的一切,海灣里發生的異動自然也逃不過黎澈的感知。

衣角同月光色的碎發輕輕翻飛著。他站在海面,如履平地地慢慢轉過了身。

湛藍雙眸定定望着海岸的方向。

「是源的氣息……」

「難道說這股能量暴動來自母親?」

「也好。」不知他想到了什麼,臉上的凝重被一抹欣慰所取代,「雖然目前看起來仍是無法掌控的樣子,不過也要讓母親大人意識到她身體里潛藏的能量究竟有多大。」

「若是不好好嘗試控制,就算回到了人類世界,恐怕也會給那裏帶去災難。」

「所以——」

遙遙朝着海岸的方向溫柔一笑。

「在徹底掌控源之前,母親大人還是老老實實待在這裏好了。」

……

能量風暴過後,海灘一片狼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