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 …………..

遠處西城下,李建成,李元吉看著城內被圍困的楚軍諸將,面露輕蔑笑意,眼眸中閃爍陰狠的殺意。

「劉大人果然料事如神,這李元霸就是魯莽匹夫,如此簡單的空城計就讓他中計,恐有一身武力又如何。」

「是啊,楚軍困在城內,他們還想突圍出去,這是準備作死的節奏!」

「大哥,是時候給他們上點真材實料了!」

「凌伐,凌屠傳本太子令,火銃隊上前炸死他們,另外讓五千死士帶上天蠶絲網上前,活捉楚國戰將,要是將李元霸,趙雲四將帶回龍唐帝國,父皇一定重重有賞。」

「本太子要告訴龍唐百官和百姓,征戰沙場,本太子也是很擅長的,絲毫不弱於李世民。」

話音落。

凌伐,凌屠轉身示意背後大軍,只見西城門火銃軍和五千死士已經出發,傳令兵信號彈再次綻放在夜空之中。

「殿下,微臣在秦王交給陛下的奏摺中看到過,李元霸乃是楚國西府趙王,趙雲,馬超是五虎上將之一,南宮長萬應該是楚帝最新收下的神將。」

「他們四人皆是秦王忌憚的存在,奏摺上李元霸的危險係數,遠比戰龍霸王項羽還要高,此人簡直就是殺神般存在。」

「太子殿下要是能將他們四人活捉,微臣願意勸降他們效命東宮,屆時太子只要許以高官厚祿,得到四人的效忠,殿下將如虎添翼,再也不用擔心秦王的威脅。」

「哈哈,劉大人之言,正合我意,此番前來戰龍帝國,就是本太子擴充實力的最佳時機,這四人都是李世民列為神將的存在,他們必須歸入我的麾下。」

李建成縱聲狂笑,周身上王者之氣綻放,完全一副穩超勝券的樣子。

「轟隆!」

「轟隆!」

虛空信號彈綻放,宛若煙花般燦爛,趙雲便知龍唐敵軍這是準備合圍攻擊,可他卻沒想到三面合圍而來的龍唐敵兵,幾人推著奇異的器械,一道道飛彈向他們攻擊而來,爆炸之聲震撼天穹。

「殺!」

「殺!」

「吃爺爺一錘!」

李元霸見龍唐敵軍用火銃攻擊,一道道西涼鐵騎身影倒地,震怒無比,掄起手中巨錘,直接拋出向正前方敵軍轟撞過去。龍頭鑽破巨浪,悍猛的撞在余歡巨掌上。

轟!

桀諾凝練到極致念龍,從龍首位置開始出現大面積龜裂,並蔓延至桀諾手臂。

他的氣更加凝練了,在余歡實力上升一個檔次后,在硬碰下居然沒有當場炸裂,要知道窩金跟余歡對撞,只是一瞬間就只剩下兩條毛腿。

稍後於他的西索,卡在指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五十二章:能吃頓飽飯不? 宋風之抿唇一笑,正要說些什麼,就聽到了摩托車的轟鳴聲!

他側眸,一輛摩托車正往他這個方向來。

林老五摘下頭盔,忙跳下來,站到宋風之身邊急切的問,「風哥,怎麼回事?」

「遙遙不見了,這邊有人報警,我來看看會不會有她,」宋風之愧疚,內心很自責。

他要是早一些,就能追到木遙遙。

在緊急關頭時,總有絆腳的石頭。

「我跟你去找。」林老五將頭盔掛好,整理一下捲縮的褲子,跺跺有些麻木的腳。

宋塵又和其他警官準備好工作,準備下山去尋人,就見這兩個不知打哪來的人,也要跟著下去,為了群眾安全,他不得不呵斥了一聲,「站住。」

「現在晚上不安全,你們跟著下去做什麼?」宋塵又面色平靜,邊戴手套邊往他們的方向走。

「我朋友也失蹤了,我找她!」宋風之眼裡閃過一絲落寞,說完深深地嘆了口氣。

宋塵又回眸看在護欄邊上站著的陳墨江,輕聲喊,「墨江,還有其他人嗎?」

「有,有,」陳墨江呆愣了一會兒,才支支吾吾的回答,他神色慌張,指著漆黑的山下,「是一個女人,她跳車。」

說起這個,陳墨江就怒氣沖沖。

「女人?」宋塵又蹙眉,戴手套的動作略微一停。

陳墨江沉默,不願意再多說,要不是這個女人發神經跳車,許慕周也不會去找她。

宋塵又面色平靜,疑慮的目光看向準備離開的兩個男人,想了想,還是多嘴一句,「走吧。」

他戴好手套,又看看沉默的陳墨江,抬手一揮,邊上站著等待命令的警員也緊跟著下去。

望著看不到底的山腰,林老五心裡有些懸,看向宋風之,「風哥,這……」

其實他真的很想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木遙遙是什麼身份啊,怎麼那麼多人想要得到她,得到她能有什麼好處?

林老五站在護欄邊上,睜大了眼睛盯著半山腰,數十名警察都已下去了,照明燈在林子里忽明忽暗。

他蹙眉,回眸看向沉默的宋風之,想要說些什麼,就見宋風之順著下坡慢慢下去了。

「風哥,等等我。」林老五忙跟著,小心的四處張望,這邊可是有不幹凈的東西。

之前好幾起命案都是在這邊。

深夜想這種問題,真的會頭皮發麻。

林老五放空腦袋,不再去想這些讓人膽寒的事情。

他跟著宋風之的蹤跡,隨後到了山底,這裡除了陰冷的寒風和枯黃的樹葉,什麼也沒有。

「風哥,」林老五聽到這樣奇怪的聲音,脊背一涼,忙站到宋風之身邊,小聲嘀咕著,「這裡不對勁啊!」

「嗯?」宋風之蹙眉,淡淡應聲,他環顧四周,除輕微發風聲吹動樹葉的響動,就沒了其餘的聲音。

他看向在一棵高大的樹下站著的宋塵又,見他在找什麼,緩慢上前,在他身邊,「宋隊。」

「什麼事?」宋塵又聲音很清冷,兩掌微搓,拿出照明燈,看向腳下的一個淡紅色的物體。

宋塵又眉心一皺,照明燈下,還有一個人的人影,他抬眸,看向宋風之。

「什麼事?」他再次問了一遍。

「我……」宋風之不知怎麼回事,瞧見宋塵又,心裡有了陰影,「沒事。」

「~」宋塵又站起來,個子比宋風之矮一點,加上宋風之的冷漠,帶來一種壓迫感,唇角輕勾,「你是宋風之?」

「嗯。」宋風之應了一聲,沒有去看他,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慢慢走向前方的密林。

從上方看起來只是一個小小的半山腰,下來之後竟是另外一種天地。

宋塵又舉著照明燈跟在他身後,「宋風之,我記得你。」

「那我很抱歉。」宋風之的聲音依舊沙啞清冷,他認真的在找,看看木遙遙是不是會躲在某個大樹背後。

現在距離天亮還有三個小時,要儘快找到她。

「噢~」宋塵又拖長了尾音,加快步伐,與宋風之肩並肩走著。

「宋風之,和我說說,為什麼要這樣做,別人都費盡心思想要逃離牢籠,而你,為什麼想要進去?」

宋塵又辦過多少大案子,什麼沒經歷過,卻是鮮少聽聞,有人要進那個黑暗的牢籠,一呆就是五年,一句怨言也沒有。

「宋隊,前面有條小道。」宋風之不願回答這個問題,抬手指向前方,一條看似長期走動而形成的小道,藏在一些枯黃樹葉下。

宋風之用腳輕輕踢開擋住小道的枯黃樹葉,剛要轉身,險些撞到了林老五。

「老五,」宋風之詫異,「你怎麼不出聲?」

林老五支支吾吾的,靦腆的笑了一聲,無奈的抓抓後腦,小聲說著,「他在,我不敢講話。」

他在?

這個指的是,宋塵又?

宋風之輕抿唇角,若有所思,來的時候沒有想太多,只想找木遙遙。

「老五……」

「風哥,我們去找遙遙,我看著這邊挺荒涼的,趕緊找她吧。」

林老五打斷宋風之的話,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很正常。

與徽城警方的警員站在一起,哪裡還能坦然自若。

林老五走到前面探路,也學著宋風之剛才的動作,掃開乾燥的樹葉。

果然,一條路面光滑的小道就出現在眼前。

「這……」宋塵又有很多疑慮,上個星期來過這裡,壓根就沒有什麼小道。

或者說,他來這個半山腰不下十次,可沒有一次看見這裡有小道路。

「宋隊,」吳與封撥開擋在眼前的樹枝,來到宋塵又身邊,附耳低語,「那邊有個寨子。」

「寨子?」宋塵又以為自己聽錯了,這荒涼的林子里,竟有寨子。

「嗯,我和南宮信去看了,雖零零散散的,不下百十個閣樓。」吳與封沉聲,說話間,眼神看向一邊同樣滿臉汗津津的南宮信。

南宮信頷首,抬手去擦掉臉上的汗珠,順便瞪了一眼吳與封。

「宋風之。」宋塵又輕喊一聲,順帶瞄了一眼在他身後大氣不敢出一口的林老五。

他抬抬下巴,唇角有一個淺淺的弧度,「你確定要跟著?」

「嗯,」宋風之面上一點怯意都沒有,伸手拽拽林老五的衣襟,給了他一個眼神,示意他等會一定要跟緊。

林老五重重點頭,他也對這裡出現寨子很是好奇,想要去看看。

宋塵又在前面走著,時不時提醒後面的人要小心,這荒林里,蛇蟲鼠蟻

居多,小心為上。

沿著小道往前走,清冷的月色灑下來,宋塵又鎮靜的站在一個寨門前,仰視著門樓上寫著:木灰寨。

木灰寨,可真是有趣。 「為……為何?」

眼見老巫師竟然貶損起了自己的職業,學徒也是驚訝萬分。

「無他,王上不再需要巫來替他溝通天神爾。」

老巫師嘆了口氣道:

「咱們這位王上乃是真命天子,可以直接獲悉帝嚳法旨的那種。對於他來說,巫什麼的不過是可有可無的陪襯罷了。你看我這段時間以來,可有被王上召去占卜吉凶?沒有!無論是去年的出征還是今年的修建水壩道路,王上都不曾問過我吉凶,但偏偏王上還真就把事情給做成了。你說,在這種情況下,王上還要巫作甚?而一個沒有作用的東西,你還會將其留在身邊嗎?」

「我畢竟是故國舊人,在國內也算是有一定的威望,因此王上還會對我保持最基本的尊重。但是你不同,你在國內沒有任何的威望,就算你將來因為我的面子成功地接任了巫師之位,王上也是不會重視你的,別說是像我一樣被封為國師了。將來你的俸祿,只怕也會直接被腰斬甚至是更多。」

「什……什麼!?」

聽到這裡,學徒終於是慌了。想當初他5歲的時候就離開了父母,跟在老巫師的身邊學習巫術,其目的不就是為了將來能夠接任老巫師的工作,進而成為一個人上人嗎?如今二十幾年都熬過來了,結果臨到頭卻被人通知此路不通,這讓學徒如何能夠接受得了?

毫不誇張地說,如果不是老巫師積威尚在的話,他現在只怕是早已發狂了!

「別慌。」

相較於學徒,老巫師則是要淡定地多:

「你畢竟跟了為師這麼多年,為師是一定會替你尋一條出路的。」

「多謝老師。」

聽到這話,學徒的情緒終於算是穩定了下來。不過他的目光卻依舊死死地盯著老巫師,大有你不開口我就誓不罷休的意思。

畢竟是跟了自己二十幾年的徒弟,老巫師也沒有讓他多等,當即開口說道:

「巫你是當不了了,教師將來的地位也不會太高,因此如今的你已經只剩一條路可以走了,那就是帶頭組建欽天監,替王上觀測星象。」

「欽天……監?」

學徒反覆念叨著這個詞。

「不錯,欽天監。」

老巫師點了點頭:

「王上需要有人幫他觀測星象,以此來確定曆法、節氣,因此準備設立欽天監……別問我什麼是節氣,我也不知道。總之根據王上的說法,欽天監的地位雖然不及三公,但是也遠要比一般的官員更高一些。你成為欽天監的官員,倒也不算辱沒了這些年的苦修。」

欽天監的主要任務就是觀測星象,而觀測星象又本就是巫師的主要業務,因此讓學徒去擔任欽天監官員倒也算是恰到好處。

「原來如此。」

眼見自己的前程有了著落,學徒心中的石頭也終於是落了下來。不過他心中還是有些疑惑,當即繼續問道:

「可是……這跟您帶我來這裡學習算數有什麼關係?」

「笨,星象運行本就是有律可循的,學習算數可以讓你更好地掌握星象運行的規律!若是你想在欽天監內有所作為的話,那麼就必須要跟著王上好好學習算數。否則的話,你這輩子將註定無法達到我這如今所處的這個地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