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越南侵入柬埔寨后,由於柬埔寨的實力不抵,有趕走越南人的心,但沒那個本事,所以,他們只能以游擊戰來對付。

Home - 未分類 - 自從越南侵入柬埔寨后,由於柬埔寨的實力不抵,有趕走越南人的心,但沒那個本事,所以,他們只能以游擊戰來對付。

目前的柬埔寨人對越南還真是沒有更多的辦法,只能是打了又打,恨了又恨,無可奈何地挨着這些苦日子過。

在趕走美國人之後,柬埔寨人準備過好日子了,可是,美國鬼子走了,又來個越南鬼子。沒辦法,為了保家衛國,柬埔寨人只得重新拿起槍與越南侵略軍抗爭。

不抗怎麼辦,時間一長,這裏就是殖民地,等到了子孫後代手裏,這裏就不姓柬而姓越了。

從這一點上看,柬埔寨人民恨越南侵略軍是太正常不過了。而此時,就是焦團長用槍斃了這個越軍也不為過。

等吳江龍回來時,對面的越南兵和岸上的焦團長都沒有說話,一個站着,一個跪着,雙方就這樣僵持着。

「老焦,過來幫幫忙。」吳江龍把一抱竹子放在地上,喊著焦團長。

「你這是幹啥?」焦團長有些詫異。

「我想扎個竹排。」吳江龍邊說邊動手幹活,「硬趟水是不成,只有借用竹排才能過去。」

「你還真想救這越鬼。」焦團長仍然持着疑問。

「救吧!不救他就得死在這。」吳江龍發着側隱之心。

「死就死唄!他不死在這也得死在戰場上。如果救活了他,不知道他還會作多少壞事。」焦團長帶着氣說。

吳江龍不慌不忙地把竹子攤開在地面上,又用草結成繩在上面捆紮。一邊干著活一邊對焦團長說。

「抗日戰爭時,中國有不少反日同盟,他們當中有很多人都是投誠過來的日本兵。如果我們把這越南兵救了,再進行教育,也許他能認識到越南政府的反動本性,或許能成為你們抗越的一股力量。」

「我看夠嗆,越南人狠著呢!他們不會認輸的。」焦團長不相信地說。

「試試,不試試怎麼知道。」吳江龍說,「我相信,他看見他們的部隊丟下他不管,沒有一個人來救他,難道就不想一想,那些都是什麼人,與這樣的人一起戰鬥,有什麼好結果!」

焦團長不再嗞聲,也開始動手幫助吳江龍幹活。

沒過多久,吳江龍真的用竹子紮成一個小竹排,和焦團長一起把竹排放入水中。

吳江龍跳上去試了試,還行,竹排能撐的住一個人身體。緊接着,吳江龍用一根竹桿撐著,把竹排划向那名越軍士兵。

在吳江龍和焦團長扎竹排的過程中,這個越軍一直驚恐地望着這兩個陌生人,不知他們用意何在。等看到竹排放入水中后,他興奮了,知道這倆人是真在想法子救自己,竟然高興地在草堆上扭動開了身體。

焦團長看見越軍所為,對吳江龍說,「看見沒有,這就是越南鬼子的本性,連條狗都不如,你要收留他,還真得多加小心。」

吳江龍沒有理會,他不相信被從絕境中救出的人會沒有一點人性,會反咬自己一口。

吳江龍還是把竹排劃了過去。

竹排劃到越軍站腳的草堆上,吳江龍示意他上來。越軍上來后,吳江龍又把竹排劃了回來,把他送到岸上。

焦團長見吳江龍沒有上岸,仍然站在竹排上,不解地問,「你為什麼不上來」

吳江龍說,「我看見水裏還有好多槍,等我把他們打撈上來。」

十多個越軍沉入進深潭后,他們的槍卻留在了水淖中。在岸上看不到,只有到了近前才能清楚地看見他們躺在水底。

吳江龍重新把竹排划向有槍的地方,然後彎下腰,一支一支地向上打撈著。

吳江龍只顧得撈槍了,卻沒有看到岸上發生了情況。

那名越軍上岸后,對着吳江龍和焦團長又是做揖又是感謝。吳江龍沒有理會他,返身駕着竹排去撈槍。

在吳江龍下水前,他把身上的裝備,包括那支狙擊槍全都放在了地上,隻身站在竹排上。

而焦團長呢!看見這個被救的越軍完全是一付很聽話的樣子,老老實實地坐在地上整理他那兩隻全是泥水的破鞋。因此,並未多留意他,把全部注意力放到了水裏,指點着吳江龍在水裏撈槍。

那名越軍把鞋裏的水倒出,又把泥扣掉,重新穿好了鞋,兩隻賊眼開始四處亂轉。

他看到了吳江龍那隻狙擊槍。再看看吳江龍和焦團長,兩人全都顧著撈東西了,沒有一個人防着他。

只見這名越軍悄悄拾起地上一根剩餘的竹棍,站起身,朝着後背向著他的焦團長腦袋猛地砸過去。

焦團長「唉喲」叫了一聲,人倒在地上。

這個越軍快步上前奪過焦團長手裏的AK衝鋒槍,又指向吳江龍。

吳江龍聽到焦團長喊聲后,把頭抬起來,看到的是越軍指向他的槍口。

吳江龍怔住了,真不敢相信眼前的境況,心裏在暗想,難道農夫與蛇的故事真在我的身上實現了。

沒錯,這就是一個現代的「農夫救蛇」故事。

眼下,吳江龍並不是那個農夫,他總有對付這條毒蛇的辦法。

看見槍口指向自己,吳江龍身體沒動,兩眼凝視着那個越軍。

這時,那個越軍可能是被吳江龍目光所震攝,竟然沒有開槍。其實不然,這個越軍是想立一個大功,想要捉兩個活的回去,活的比死的有重賞,就為這個,他才沒有開槍。

越軍說着越南話,用槍管點着吳江龍,讓他把竹排劃過來。

一聽他讓自己過去,吳江龍心裏有底了,只要他能到岸上,就有收拾這個沒良心的越南鬼子的機會。

這時,剛剛撈上來的一支槍滑向竹排邊,如果不及時出手,就有落水可能。吳江龍伸手去抓,越軍還以為吳江龍抓槍是要打他,所以不管不顧地朝水中開了一槍。

子彈擊入水中,攪起一團泥水,碰到吳江龍臉上。

吳江龍伸手在臉上抹了一把,根本沒在意越軍的恐嚇,把那支槍向上拽了拽,與其他幾支槍堆在一起。

岸上的越軍耐不住了,朝着吳江龍又是一陣嘰哩哇啦地喊叫。

其實,在竹排上堆著好多支槍,只要吳江龍隨便抓過任何一支,都能將這個越軍幹掉,可吳江龍不想這樣干,萬一槍聲把離開的越軍召回來怎麼辦!至於剛才那一槍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都說不好,再來上一槍,肯定會讓走出去的越軍聽見。所以他不能這麼干。

吳江龍從容地把竹排划向岸邊。

不等吳江龍將竹排上的槍拿下,那個越軍便湊了過來,用槍直指吳江龍,意思是讓他離開這些槍。

吳江龍順從地向一旁離去,就在他身體與越軍交錯的一剎那,吳江龍突然迴轉身,右手成掌,狠狠地朝越軍的脖子上砍去。

只聽卡的一聲,這個越軍腦袋便耷拉下來,隨即,他手裏的槍也掉在地上,緊跟着身體倒地。

吳江龍擔心越軍反抗,抬腿將地上的槍踢遠,這才靠近越軍,上前查看他是死是活。

此時的越軍已經閉眼,一動不動地窩在地上。

吳江龍伸手指在他鼻子上面試了試,氣息全無。

看見越軍死了,吳江龍詫異地望向手掌,心裏琢磨,這傢伙怎麼這麼不著打,我也沒想打死他啊!

吳江龍不知道,這股勁力完全是越軍的忘恩負義所至。從越軍用搶指着他那一刻起,在他心中就積滿了憤怒,「老子救你,你不但不謝恩,還想殺了我,這樣的壞種決不能饒了你。」所以他下了狠勁,只是手頭上沒有把持住分寸而已。

越軍死了,危險解除,吳江龍這才有時間過去看焦團長。

焦團長挨了一悶棍,又經過長時間的冷風一吹,漸漸蘇醒過來。

吳江龍到他身邊時,他正好睜眼。看見吳江龍便問,「是誰,是誰幹的。」

吳江龍把焦團長扶起,焦團長看見倒地的越軍屍體,頓時什麼都明白了,

「我說不讓你救他吧!你偏不聽,怎麼樣,讓我說着了吧!」

「老焦,把那些槍帶上,趕快撤離。」吳江龍沒有接話

焦團長走到那具屍體旁,朝上踢了一腳,

「媽的,偏易你了,老子真想扒了你的皮。」說完,焦團長一支支地去檢地上的槍。

吳江龍走到越軍屍體前,拎起屍體兩條腿,向泥淖邊拖。

焦團長阻止,「甭管他,走咱的,讓他喂狼。」

吳江龍:「給他找個安身之所吧!水葬也比丟在這讓蒼蠅啃了強。」

吳江龍把那具屍體拖向水邊,然後用力一甩,越軍屍體划著弧線落入水中。

吳江龍和焦團長把撿來的槍打成捆,一人一半,扛着離開了沼澤地。兩人向前走着,焦團長還拿吳江龍開玩笑,

「你說你,如果不把那龜兒子打死,這會咱不又多個勞力嘛!」

「別,留着他,說不定咱倆啥時就得吃黑槍。」吳江龍自嘲地說。

「你還想建什麼抗越聯盟,這會看到了吧!越南鬼子都是養不熟的白眼兒狼。」焦團長抓着把柄不放。

吳江龍搖搖頭,啥也沒說。

很快,倆條人影沒入森林的黑暗之中。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唐家主母姜氏攜兒子唐年跟林弱弱見了面,林弱弱開誠布公地跟他們講了關於雲滄港的控制權問題,除此之外,林弱弱詳細問了關於王家對雲滄港的掌握情況,以及王家在其他地方的勢力,唐家母子知無不言。

他們本來已經失去了能再次接觸到雲滄港經營權的希望,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機會,林弱弱給了他們足夠的許可權,採取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的管理策略,將事先擬定好的權屬利益規劃拿給他們看。

母子二人都很驚訝,這種情況如果是放到以前可能是大大的削弱了唐家的利益和勢力,可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的唐家恰恰需要這樣一個強而有力的靠山,看著是利益變少了,可後顧之憂也同樣少了,這一點,姜氏再清楚不過,看完之後一口答應下來,並簽字畫押。

王家不日迎來了一場滅頂之災,港口內所有船隻莫名起火,連通船上裝載的大量貨物都損失殆盡,一夜之間王家由巨賈變成了平民。

可就在他們想方設法地想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度平鎮的王家老宅突然傳出鬧鬼的消息,整個宅子里的人風聲鶴唳,幾天後的一天早上,一個小丫鬟聲稱親眼見到一個厲鬼將張媽掐死在床上,自那之後日日家宅不安,幾天後,王家舉家搬遷,但在搬家的過程中,裝載家當的車莫名起火。

經過幾次折騰,王家雖然人員傷亡不大,財產損失巨大,由大戶人家,變成了平民百姓,遣散了大多數的下人,而王夏蘭跟隨父母到堂叔父王洪治家投親,不想他們因損失港口生意,以及大部分生意受到同行打壓,日子也不甚好過。

見到王夏蘭模樣不錯,王洪治將她許配給了一個大戶人家的小兒子,為了能將最後的一點產業維持下來,王洪烈和王大奶奶也只能忍痛割愛。

端王說服太子起兵造反,從西南地區調兵,被陳乾一的影騎軍連同康王守軍攔截,太子在皇宮內還沒來得及逼宮,就被皇上拿下。

端王被貶為庶人,皇上念在太子受端王挑唆,本性純良的份兒上,將其貶為郡王,搬出東宮,無召不得入宮。

轉年,康王到陳國公府提親,求取陳家二小姐陳姝瑗為康王妃。

三年後,皇上染疾,立康王為太子,朝中上下無人有異議。

林弱弱通過這些年的經營,已經能夠掌握這個世界的商業運行規則,陳乾一為皇上養兵所需開支,國庫不充裕的情況下,林弱弱為其提供有力的資金支持。

御落衡在梁國的一系列運作終見成效,在康王和陳乾一的配合下,終於在梁國皇帝臨終前退位,御落衡趁機奪去皇位,成為梁國皇帝。

登基之後按照當初的約定與雄楚國修百年之好,互通有無,互不侵犯。

端王之亂平定之後,皇上親封陳乾一為右丞相,林弱弱因在戰亂中保護康王和康王妃有功被封為二品誥命夫人。

十年後,皇帝退位,康王登基,陳姝瑗為皇后。

……

「娘親,人死後就到另一個世界了嗎?」

「娘親給我們講的故事裡的人和我們一樣嗎?」

「……」

看著孩子們紅撲撲的小臉兒,林弱弱很慶幸,當初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那就是答應嫁給她家哥哥。 「當然!」顏洛雨鄙夷地看著顏所棲:「簡寧是我的目標,我也會像她一樣,成為設計界的大佬,而你顏所棲,根本不配提簡寧的名字!只配仰望我!永遠在我面前抬不起頭!」

顏所棲:「……」

不是吧,「簡寧」這名聲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響亮?

她好久都沒有關注了,看來要去更新一下設計界資訊了,不然還不知道自己的定位。

不然會以為自己是個萌新,結果是塔尖一顆星。

這還讓別人怎麼活?有實力也得低調點。

所以玩票還是得善後的!

顏所棲相當敷衍:「我真沒想到,你還有比肩簡寧的志向?」

「比肩簡寧這有什麼?」顏洛雨不屑的冷嘲了一聲后,接著惡意地盯著顏所棲:「讓你永遠在我面前抬不起頭,這才是我的目的!」

顏所棲就是簡寧,所以顏洛雨這些挑釁的話對她來說,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她甚至抱著一種看戲的心態,想著顏洛雨以後知道她就是簡寧,她一定會特別驚訝吧。

顏所棲有一點不理解:「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

「我說了,顏家只有一個女兒就夠了,不需要再多一個!」

顏所棲點頭,似乎挺贊同她的話。

一開口,直接往顏洛雨的痛點戳去,「確實,兩個女兒就會有對比,只怪我長的比你好看,比你聰明,比你有才華,所以你看不慣我也是很正常的。」

顏所棲笑:「誰叫我們是雙胞胎異卵呢,你長得像父親,我長得像母親,恰好我把所有便宜都佔了,同樣是姐妹,我卻比你優秀,而你把我當做你的威脅,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顏所棲一言,的確戳中了顏洛雨心中最大的痛點,想立馬撕碎顏所棲這個賤人的皮!

顏所棲嘴角一勾,無視顏洛雨怨毒的目光,在她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忽然靠近她,幾個晃悠,顏洛雨身上的首飾全被卸了下來。

顏洛雨震驚,怒吼:「這是我的,你把它還給我!」

「我記得,是我送給你的。」顏所棲打量著珍珠,還好,沒有破損。

「沈先生已經答應送給我了!」顏洛雨惡狠狠道:「我在電梯里偶遇過沈先生,我問過他首飾的事情,他說這就是我的!」

其實根本就不是這樣。

當時沈虞臣想著自己又不是舔狗,顏所棲把他的好意當做驢肝肺,顏洛雨忽然來問,沈虞臣要面子的人怎麼可能把首飾要回來,就說送給誰了,怎麼處理都不關他的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