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李黔聽了兩人的對話之後,便是明白了藍羽的想法,不過這種事情楊先生的選擇他也埋怨不起來。誰家能沒有個捨不得的孩子,自己捨不得李酉,那楊先生就能舍下自己的小師叔了?

Home - 未分類 - 「唉!」李黔聽了兩人的對話之後,便是明白了藍羽的想法,不過這種事情楊先生的選擇他也埋怨不起來。誰家能沒有個捨不得的孩子,自己捨不得李酉,那楊先生就能舍下自己的小師叔了?

「多謝兩位道友!」李黔將李酉背在了背上,朝著楊先生和藍羽一拜,便要背著李酉離去。

「這事兒先放一放,畢竟我們不是劫主,還是等那小子回來之後我們將其中的厲害講明白讓他自己選擇吧。他的路,不是我們能干預的。」藍羽雖然對於李黔和李酉的事情並不怎麼放在心上,但這度過大道雷劫的機會他並不想讓青木若何錯過。

「不成!」楊先生的臉直接板了下來,當場就拒絕了藍羽的提議。

「有些東西,不是我們這些常人能理解的了的。就好似這頭上的大道雷劫,按常理來說我等終其一生也不一定能見到一次。可那小子現在就遇到了,我們現在和他已經不再算是一路人了,這一切還是按照他自己的意思來做為好,讓一切水到渠成。」藍羽看著天上的紫色雷雲,毫無波瀾的自顧自講到。。 「有點。」施澤點點頭,「我給你買了金嗓子喉寶,先含一片吧,去躺著發發汗,我一會做好了叫你。」楊梓暢回廚房忙碌著。

「疙瘩湯?燁磊好像愛喝這個,對啦,這次算是實踐,做好了改天去找燁磊,做給他讓他嘗嘗自己的手藝。」楊梓暢心裡想著,滿意的點點頭還不忘心裡誇自己機智。

「嘶……哎呀。」楊梓暢輕呼一聲,西紅柿沒拿穩,菜刀又鋒利,再加上自己分心楊梓暢成功的切到了食指,血止不住的往外流,她立刻打開水龍頭沖洗,楊梓暢從包里找到了創可貼,還好自己平時準備了,再次為自己的機智鼓掌,搖頭晃腦的繼續回廚房奮鬥。

楊梓暢抄起一把洗好的小蔥在案板上剁了起來,「施澤吃不吃蔥,吃不吃香菜呢?」自己在猶豫要不要灑在疙瘩湯里呢,還是決定去問問他吧。

「喂,施澤,疙瘩湯里要不要給你放蔥花和香菜。」楊梓暢想又不是很熟,去人家卧室不好吧,而且萬一人家睡著了沒聽見自己敲門呢,於是自己有點惡趣味的乾脆給他打電話。

「啊?」施澤在電話那段明顯被問得愣住了。

「喂,你可以直接問我啊,幹嘛打電話,要知道廚房跟卧室的距離不過幾十米而已。」施澤揉著頭從卧室出來一臉看神經病似的表情看著廚房裡的楊梓暢,不過這樣的她,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心裡不免有些開心。

「怕你睡著了,聽不見我敲門,到底放不放?」楊梓暢指著案板上的蔥花和香菜。

「放!」施澤無奈的搖著頭,轉身做到了餐桌前。

疙瘩湯在鍋里冒著泡,楊梓暢熄了火,給施澤盛了一碗,撒了些蔥花和香菜,紅綠黃相間看起來很有食慾,房間里充滿著食物的香氣。

「給,喝吧,喝完把葯吃了。」楊梓暢把一碗疙瘩湯放在施澤面前,覺得自己馬上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你不喝點?自己做的不嘗嘗嗎?」施澤看著站在旁邊看著自己的楊梓暢。

「唔……我也嘗嘗吧,嘿嘿,要是好喝回去給我朋友做。」楊梓暢躍躍欲試的也給自己盛了一碗。

「你這是拿我練手?」施澤一臉病態又受傷的看著她。

「嘿嘿,有點燙,我先去把你的廚房給你收拾乾淨啊。」楊梓暢被他揭穿,搞得很不好意思,下意識摸了摸鼻子。

「你手怎麼了?」看到楊梓暢的右手食指貼著創可貼。「傷到手了?剛才傷的嗎?」

「啊,你的刀太鋒利了,一不留神西紅柿沒拿住,就劃了一道,沒事,不深,你吃你的。」楊梓暢去廚房收拾戰場。

從廚房出來,施澤還在慢條斯理的喝著,「好喝嗎?」楊梓暢也坐了下來,慢慢的攪動著自己眼前的疙瘩湯。

「不錯,可以做給你的朋友們做了,很開胃,作為『小白鼠』我喝的很滿意。」施澤點點頭,額頭上不了一層薄汗。

「哎,是你自己說要喝疙瘩湯的,我又沒做過,不過我還真是蕙質蘭心,做的確實不賴。」楊梓暢自己喝了一口不忘誇讚自己一下,不住的點頭,「你趕緊吃,一會把葯吃了,你現在都出汗了,吃完趕緊回去躺著。」

楊梓暢看著施澤吃了葯,過了半小時又給他量了體溫,沒有那麼燙了,才放下心來。

「對啦,冰箱里還有一些疙瘩湯呢,你要是喝用微波爐加熱一下就可以了,我先回雜誌社了啊。」楊梓暢拿起包,對卧室里的施澤說道。

「知道了,你回去吧,今天謝謝你。」施澤聽見她要走於是從卧室里出來,把她送到玄關處,看著梓暢消失在門口,心裡突然有種空落落的感覺,施澤看了看空蕩蕩的房間,搖了搖頭回卧室繼續躺著……

「哎,你捨得回來啦。」王帥笑嘻嘻的看著楊梓暢。

「什麼叫我捨得回來了?雜誌彩樣給印廠了嗎?」

「放心吧,給印廠師傅了,我知道你照顧生病的施澤副主編了哦,跟盛理一起去的,盛理回來也沒見你,我就問了一下,她說施副主編病得厲害,她留你在他家照顧一下。怎麼樣你們兩個來電嗎?」王帥一臉賤兮兮的樣子,他覺得這兩個人有可能在一起,於是八卦的問道。

「去去去,什麼亂七八糟的,他幫過我,我作為感謝照顧他一下,怎麼就來電呢?你腦子裡整天在想什麼呢。」楊梓暢回到自己的位置。

兩人得閑聊被梓暢的電話聲打斷,梓暢看了演號碼,用眼神示意王帥閉嘴,不許鬧了,便接了起來。

「今天加班嗎?不加班的話,一會我去接。」邱鵬想著自己這幾天沒有去楊梓暢那,也不知道她習慣不習慣。

「不加班,你今天很閑?」

「沒有,但是我好幾天沒見你了,你不想我?」邱鵬哪裡知道他沒去梓暢家的這幾天,梓暢別提多自在了,還不用吃稀飯和他親的醋。

「對了,你吃疙瘩湯嗎,我get了新技能,要不要試試?」梓暢得意忘形的,開始躍躍欲試了。

「疙瘩湯?行啊,還挺難得吃你做的東西。」邱鵬還挺詫異梓暢怎麼突然想要下廚了?

當下班梓暢走出寫字樓時,便看到邱鵬的車停在那,上車后楊梓暢說在距離公司不遠處的超市停下車,順便可以去買菜。

「你的手怎麼了?」回家的路上邱鵬問她,剛剛在超市裡買菜時他就發現了。

「今天在施澤家裡弄得。」楊梓暢隨意的答道。

「你去他家幹什麼?」邱鵬有些驚訝於楊梓暢白天不上班去他家幹什麼,上回在醫院,李陽的話他聽的一清二楚的,如今再提到施澤,讓邱鵬很是忌憚。

「嗨,今天雜誌下廠印刷啊,主編不在,需要施澤簽字確認可是他又病了在家,我和盛理就去他家找他簽字,盛理看他病的挺厲害的,就叫我給他做了點吃的,一不留神我就傷到手了。」

「盛理這女人在想什麼,要你給他做吃的?」邱鵬眉頭微蹙。

「盛理的意思估計是施澤之前幫過我,叫我還他個人情,當作感謝他吧。也沒什麼嘛,都是同事可以互相幫助的嘛。」楊梓暢對著邱鵬笑了笑。

「真不小心,我都不捨得讓你做飯,卻在外面給別人做,給他做了什麼,是不是疙瘩湯?」邱鵬吃味的問道,想想她都沒給自己做過飯呢,免不了有些吃醋,自己都很少有享受到楊梓暢做飯的待遇,哼。

「嘿嘿,對呀,他是『小白鼠』,你不知道給他做時我就在想,要是做的好吃,我以後可以常做來吃嘛。」

回到家楊梓暢讓邱鵬在客廳陪稀飯,自己待在廚房:「今晚我來做,你去陪稀飯玩,或者看會電視。」邱鵬看著圍著圍裙梓暢,心頭的不快竟然緩解了不少。

「對啦,幫我給稀飯開個罐頭吧,好久沒給它吃了呢。」楊梓暢在廚房說道。

「好,來稀飯,給你開個罐頭,也開開葷。」稀飯聽見有罐頭吃便緊緊跟在邱鵬後面。

楊梓暢在廚房裡切著西紅柿,「又是西紅柿,這回我得小心點。」楊梓暢心裡想著,不想手指再被切到。

「哐當!」楊梓暢正專心的切著菜,就被客廳的響聲嚇了一跳。急匆匆的跑出去。

「怎麼了,什麼東西掉了?」就看見邱鵬蹲在地上,稀飯罐頭裡面的食物掉在地上,走近一看邱鵬的右手捂著左手。

「怎麼了」楊梓暢急忙抓起他的手,

「疼。」邱鵬聲音低沉的說,好像很痛苦的感覺。

「哪裡疼,是划傷了嗎?」楊梓暢緊張的翻看著他的手。

「這裡,這裡難受。」邱鵬拉起楊梓暢的手,覆在自己的心口。

「啊?心臟嗎,我去打電話,你等一下。」起身就要去打電話,卻被邱鵬一把拉住了。

「不是,你就能治,可是你總是不為我治。」邱鵬把楊梓暢摟進了懷裡。

「邱鵬,你……你想嚇死我嗎,到底是手還是哪裡傷到了?」

「都說是我的心難受,你為別的男人做飯,我心裡難受。」邱鵬的表情寫滿疲憊,受傷跟委屈。

「他病了,我剛好趕上,而且我是為了感謝他幫我,你想如果不是他拉了我一下,我可能就進醫院了。」楊梓暢看著一臉委屈的邱鵬,覺得好像,怎麼跟個吃不到糖的小孩似的。

「我也是會吃醋傷心的,所以下不為例,還有我確實是劃到手了。」邱鵬慢慢把手指頭伸出來給楊梓暢看,劃了一道不深不淺的口子。

「這樣我們就是兩口子了。」邱鵬一臉得意,想起前幾天林凱給他看的土味情話,當時自己還覺得傻,如今還真讓自己用上了。

「啊!」梓暢被邱鵬的土味情話雷的外焦里嫩的,「你是不是腦子壞了,你剛才是不是還傷了腦子?」

「不解風情。」邱鵬負氣的嘟囔了一句。

「磨蹭什麼呢,快去用水沖一下,然後塗些藥水,包上創可貼。」楊梓暢無奈的拉著邱鵬到洗手池邊輕輕地給他沖洗。

「我去接著做疙瘩湯,剩下的你自己處理。」

楊梓暢繼續去切西紅柿沒再理邱鵬。

「我等著吃。」邱鵬處理好擺擺手。

「還有把客廳的罐頭清理一下,再給稀飯另外開一個,地上的不衛生。喂,稀飯不許吃啊。」楊梓暢正說著就看到稀飯去吃地上的罐頭,罐頭肉已經被甩在地上,楊梓暢急忙去清理地上的食物,避免稀飯吃掉。 由內而外得爆發前所未有的潛能。

大魔法師轉世在遠處施加天賦魔法,打破戴忘覺體內固有「限制器」、短時間內開通身體尚未發掘的限制機能。

宛如禁錮在體內的層層枷鎖被瞬間粉碎,天裁者剎那間感到無數力量湧入己身。

他大致明白髮生了什麼。

畢竟思考加速還在,讓意志能在獲得新生的時刻仍然保持清醒。

雖說知道很可能在這場戰鬥后,這副瀕臨極限的殘破身軀極可能土崩瓦解。

但為了不辜負眾人的期望,還是起來繼續未完成的決戰吧。

戴忘覺從出生開始,就被父族教導要學會低調和謙卑。

因為它不是正統意義上的狼人,更不是能在公開身份后和周圍相處融洽的人類。

作為狼人與變形者私自誕下的異端,它必須時時刻刻保持警惕,防止被來自狼人和人類的勢力肅清。

可惜當年年輕氣盛的它並未完全將父族的話聽進去。

在獲得一把聖皇教會賜予的長劍、被教皇強制要求擔任銅紋護教后,便控制不住地展現出遠超常人的實力。

短短一年時間內走完了別人可能要花十年才能看到的路,成為聖皇教會隨駕金紋護教。

這種殊榮自然引起很多人嫉妒。

戴忘覺不止一次和那些前來挑戰的金紋甚至銀紋護教交手,皆以絕對的實力碾壓。

半狼人給他帶來的不僅是力量,還有能在不知不覺間與常人拉開差距的變形者能力。

正式成為人們口中幾乎能比肩帝國之劍的天裁者,戴忘覺更被教皇器重,數次重大活動點名讓他跟隨。

實力的日漸成長和名望的與日俱增,讓半狼人在幾年來忘卻了父族和母族的囑託。

即使每年會請幾次假去聖皇教會影響範圍的偏遠地帶看望它們,猶還是放不下聖皇教會內那被人重視、信任的責任。

哪怕在聽說父母族被來自教會內部勢力暗殺時,戴忘覺壓制住幾次想直接和教會決裂的衝動,在教皇的安撫下繼續出任天裁者。

這種被人重視的感覺,是他從出生在孤獨開始就一直所渴望的。

父族教導「他人即是地獄」,母族認為「孤獨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不過在看到聖皇教會及人類社會的繁榮后,原本註定藏匿於黑暗的半狼人瞬間萌發出接觸世界的想法。

他想得到其他人的肯定,作為他人的依靠存在於這世上。

可越是深入了解這個世界,越發現諸多身為亞人無法理解的地方。

自從伊阿烏爾掩護教皇離開、前往卡偌凱門的那段時間裏,他聽說了教會原來和貝格烈皇室處於極為緊張的關係。

聽說聖皇教會出於信仰的原因,需要不斷派遣戰力去進攻神佑森林裏的智慧種族。

聽說本應派出去守護民眾不被魔物蹂躪的護教們,在各自守衛的區域內橫行、肆無忌憚。

這樣的教會還值得自己去付出,讓施暴者有所依靠嗎?

特別是在羅克郡城碰見大魔法師轉世、那位傳說里的人物后,他又開始嚮往擺脫束縛、自由自在的生活。

曾經被自己討厭的孤狼生活對久經磨礪的他產生極大吸引力,驀然回首間卻發現很多事已經不是他能主宰的了。

單憑教皇作為義父、還幫助他報仇的一點,就讓戴忘覺無法心安理得離去。

總是在尋找機會,報答完教會的恩情。

想着今後再憑藉半狼人遠超人類的壽命到世界各地追尋父族和母族的足跡。

結果到頭來,還是要為當年的衝動付出相應的代價。

若是小時候聽從父族的教誨,在聖皇教會默默無聞地成為一名銅紋護教並提前退休,現在會身處何方呢?

像是同時斬斷了內心的束縛,面對眼前逼近的藏影冥刺,天裁者艱難地提起手中火焰稍微削弱的光明皇帝。

就以此一劍作為斬斷過去的束縛、從今以後和聖皇教會兩不相欠了罷。

與其被捆綁在這座教庭內、幫助教皇做出那些難辨是非的事,倒不如稱為吟遊詩人口中的遊俠,路見不平浪跡天涯。

他依舊期待能相應他人的呼求和依靠,但絕對不再僅限於日益腐朽的聖皇教會。

當光明之劍落下時,身軀緩慢移動的藏影冥刺突然也爆發出迴光返照般的速度。

只見那原本還是錐刺的手臂在迎著光明皇帝落下的瞬間,幻化為人類正常的手臂。

不過它做出了正常人根本不敢嘗試的動作——直接用手掌藉助了鎮魔器的鋒芒。

暗宗宗主明顯也到了拚命的環節。

用左臂死死握著金色劍刃,右邊任然保持錐刺狀態的臂膀抬起、並朝戴忘覺猛地刺去。

手持雙劍的天裁者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金色劍刃隨着力量迸發,將藏影冥刺整條手臂震得四分五裂。

順勢往下劈砍而去,將刺客整條手臂斬落於陰影中、並被腳下的烈焰吞噬。

漆黑之劍儘力上抬,以思考加速的敏捷捕捉到錐刺的軌跡,用較為合適的角度進行阻擊,把差點奪命的錐刺阻攔在外。

是時候該分勝負了。

光明皇帝灼灼鋒芒將藏影冥刺胸膛撕裂,但很快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癒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