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 ……

經過一天的忙碌之後,內田悠太帶著滿身的疲倦回到了他們的住處。

「母親,櫻。」走進那四處漏風的「家」,悠太第一時間就是想要看到親人的身影。

「悠太回來了!」母親看到悠太,努力的想要站起來迎接。

「哥哥,你回來了!」一旁的櫻倒是很快的就跑到了悠太的跟前,好似一點兒也不累一樣。

「我回來了!」悠太抱住撲過來的櫻,隨後就這樣帶著櫻快步的走到他的母親跟前,急忙道:「母親,您歇著吧,我去領明天的糧食。」

他從海面的工地上擠滿趕回來,見到親人都安在後,便大大的鬆了一口。

「哥哥,那你早點回來啊!」櫻和裕子兩人對此早已經習以為常,也都知道悠太在擔心她們倆。

待到悠太走出去后,裕子這才看著悠太離開的方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想她的長子悠太才不過是十四歲,就要挑起整個家來……

如此忙碌了一段時間之後,隨著防禦工事越來越完善,悠太的心卻同樣一天天的提了起來。

如此完善的防禦工事,不知道的還以為要再一次的應對世界大戰呢。

但就算如此,聯邦國的軍官們也還不滿意,一天天的催促著加固、加牢。

「不行,的趕快想個辦法逃離這裡才行!」

悠太再次在心中下定了決心,準備遠離海邊。

「食物儲備的差不多了,路線也選好了,今晚就走!」

悠太下定決心后,當天晚上就準備帶著母親、妹妹再次離開那簡陋的家。

「悠太,我們能逃出去嗎?」在臨近出門的時候,裕子還是有些擔憂。

「母親,放心吧,這些天我已經選好路線了,保證沒有人能夠發現。」

悠太回答了裕子的擔憂后,轉頭對著有些小興奮的櫻,囑咐道:「櫻,等一下可不要出聲,跟緊我還有母親。」

「哥哥,你就放心吧!櫻知道的。」櫻在說這話的時候兩眼直放光,好像是在玩什麼刺激的遊戲一樣。

隨後,悠太便離開了家門,看了看外面靜悄悄的夜晚,和家人一起消失在了夜幕中。

。不過。

葛長老還是先把顧長生獎勵給提供者一定貢獻值的方法給說了出來,併當場拿出五本秘籍,表示願意放入雲口峰新建的藏書閣內。

五本秘籍到是沒什麼,這個獎勵秘籍提供者的方法讓其餘長老有些震驚。

只要比例合適,就是他們也想拿出自己的私藏秘籍放入藏書閣,就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御屍大道》第101章【佛門秘籍】 「黃毛在醫院裏,吊的點滴被注射了毒物,初步懷疑是某種神經毒劑。」

聽到武斌的話,我心裏一涼。

這可不是小說,什麼絕世奇毒招手就來。我平時聽到的毒物,也就是敵敵畏之流。

神經毒劑,這可是殺手專用。

「我認為你的這個直覺也是正確的。」武斌突然說,「這樣猜測:黃毛被某人攛掇來殺你,不成功又被抓了。背後的人害怕警察追查到,就把他給殺了。」

這個猜測雖然簡單直接,目前來說卻也最有可能。

黃毛的案件還在分局,武斌不能直接插手,現在只能先等初步調查結果和屍檢報告。

所以,他依然留了下來。

技術人員很快就到,打了聲招呼后,我和武斌就先下樓。

一來在那裏也只是礙手礙腳,二來現在已經下午三點多了,我們都還沒吃東西。

還有,有些話我想單獨和他說。

剛下樓,就看到早餐店的老闆在大堂外坐着,見到我立刻迎了上來。

「你找我?」我有些驚訝。

他點點頭,又看了武斌一眼,示意我們借一步說話。

將我們領到他的早餐店,見到還有饅頭豆漿,我們就順便吃了。

這裏已經打烊,剛好清凈可以說話。

「今天一大早,天還沒亮,我在店門口揉面,看到……」他神神秘秘地說,頓了一下,又先轉到另一個話題,「你昨天不是問我有沒有見到什麼鬼鬼祟祟的陌生人嗎?今天就注意了一下,果然我看到了。」

我和武斌互視了一眼,又看向前者,聽他繼續說了下去:「我一眼就覺得那不是個好人,就跟上前去。」

聽到這裏,我內心一抽,心想,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就敢這麼跟去?

沒想到接下來的話簡直驚掉了我的下巴。

「那個人功夫不錯,被我打傷之後,還能跑得掉。」他說着還嘆了口氣,「幾年不切磋,功夫有些生疏了。」

我一口饅頭粥差點就噴了出來!

你這樣還是個武林高手?

反倒是武斌一臉平靜。

似乎這個高手早就看出對方的行藏。

「你天天揉面,難道練的是太極?」我忍住震驚,問道。

「楊氏太極,楊克勤。」他抱拳,行了一個十分標準的江湖禮。

我:……

原來還是名門之後,怪不得這麼厲害。

行完禮,他依舊雲淡風輕,接着剛才說了下去:「他的功夫沒有套路,但是每一招都快狠准,只傷要害,看得出是多年實戰,而且拳帶殺氣,手下肯定出過人命。」

我翻出手機相冊,將那天在公安局拼的圖像找出,放給這位隱世高手看,問他是不是這人。

他點了點頭:「就是他,一直吊著雙眼。」

吊眼男肯定是沖着黑色木牌來的,只不過木牌一直被我帶在身上,就藏在背包里。

那麼問題來了,他到底是怎麼知道我的住址的?

「你傷他重不重?」武斌這時問道。

「雖說習武之人當以強身健體為宗旨,切不可隨意傷人。不過我見那人非善類,就隨手教訓了他一下,應該被我打斷了幾根肋骨,內傷也不會輕。」

楊克勤扶了一下眼鏡,一本正經地說。

我扯了扯嘴角,不知應該是笑還是不笑。

讓警方都一時無力的吊眼男,竟然被這個麻桿一樣的早餐店老闆隨便教訓了一下,就打成重傷?

武斌也是一臉無奈,不過看向楊克勤的目光,變得有些火熱。

我拍了拍武斌的肩膀,用眼神跟他說:我覺得你不是他對手,還是算了吧。打警察的罪名,他可擔不起。

楊高手一臉茫然。

我哈哈一笑,然後回到剛才的話題,對武斌說:「那個吊眼男既然被楊老闆打成重傷,在這方面可能會有線索也不一定。」

「嗯,這個我知道,待會就親自去查。」他點點頭,說着話鋒一轉,「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我把夜市裏出來阻止我的那個光頭說了一下,讓他看看能不能查到什麼。

黃毛死了,警察或許會查到光頭身上,但是如果不重點照顧,說不定會錯過什麼。

「你今晚還要去擺攤?」他若有所思,問。

「沒意外會去。」吃了一個晚上的癟,怎麼可能忍得住,必須要回去找場子,如何也要勻出去幾件。

雖然,現在我又有點錢了。

「那我抽時間和你一起去。」武斌說,「這樣說不定有收穫。」

我想了想,覺得有道理,如果真的還朝我下手,正好逮個正著。

吃完說完,我們就告辭離開。臨走時武斌讓楊老闆在店裏等一下,待會有警察和他補錄口供。

我也沒問老闆他堂堂一個功夫高手怎會在這裏揉饅頭賣早餐。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我又不八卦,相反,我一直都是個話不多的人。

不然,也不會認識幾年,我連他的名字都沒問過。

武斌打了個電話,說明情況,然後告訴我說,市局已經決定併案。

這時刑偵的技術人員正好勘察完現場,我的房間也就撤去了警戒線。

不用武斌建議,我也決定暫時不住回這裏,反正有錢了,找個便宜的小旅館湊合一下。

我到小區的數碼商店裏,買了個微型的監控探頭,連上家裏的網絡藏好之後,隨便收了幾套衣服和洗簌用品塞進一直背着的包,就將門反鎖,下去和阿勇打聲招呼,讓他多留意一下。

最後到楊大高手那裏,這次互留了電話,以便有什麼事可以隨時聯繫。

我出了小區,坐公交車去以前去過幾次去的一家咖啡館。

時間還早,瑰夏店裏沒開門,而且,現在我也不敢貿貿然去她那裏。

不然,我就乾脆直接去找間旅館住下了。

雖然說那個吊眼男已經被重傷,短時間內可能不會再出現,可是,攛掇黃毛來殺我的人呢?

按照猜測,他很可能就是讓殺手毒死黃毛的人,或者他就是殺手本身。

那麼如果這個人真的存在,為什麼又要和我一個普通小市民過不去呢?

總不會……其實我是某位跨國集團公司、百億資產的繼承人?

一直被藏在民間磨礪,現在差不多到了回歸集團、強勢掌控百億資產、成為霸道總裁的時候。

於是,有人眼紅了?

。 大雨傾盆,廣場上興奮地要看魔術的那些人已經不知所蹤。雪,全都消失不見。大雨,讓一切都變得既透明又模糊。

梁晏的繼父,如今的惡鬼,叫楊羅。他是邪惡的,因本體的邪惡力量過於強大,死後直接變身惡鬼,繼續為禍人間。

那晚,梁晏殺死楊羅的那晚,梁雪親眼看到了,他們在樓后的角落裡,楊羅是如何侮辱梁晏。梁晏那樣一個冷酷自私的人,在酒精的助力下,依然嚇得面目猙獰,不停尖叫。他在嘶吼,楊羅為什麼會找到他,為什麼要找到他,為什麼不肯放過他,為什麼一定要糾纏他。楊羅像看著一隻瘋狂的野狗一般注視著梁晏,他高大英俊,儒雅柔和,但在他睥睨著梁晏的時候,他恐怖地像是沒有皮膚五官的一團吃人的血肉。

梁雪看到了楊羅抽出梁晏的腰帶,抽打他,梁晏蜷縮在角落,將嗓子哭啞了。就在梁晏無法再嘶吼出聲時,楊羅再次羞辱了他。梁晏終於再無法承受,他撲上去要殺了楊羅,可楊羅對付他就像對付一隻殘疾的野狗,梁晏根本沒有能力殺了楊羅。

就在悲劇讓人將要窒息而亡時,一個人默默地經過。那個人丟給了梁晏一把刀,梁晏撿起刀,用盡全身力氣,將刀捅進了楊羅的心臟。

不知是不是天賦異稟,梁雪看到了那個丟刀給梁晏的人,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楊羅和梁晏似乎都沒有看到他。那是一個男人,褐發金瞳,美麗的嚇人。

那個美麗的男人抬起頭,與梁雪對視,淺淺地有些憂鬱的笑了笑。梁雪看到他的嘴唇動了動,他在道歉。他說,對不起,他借她爸爸的手,殺死了他的分身。

分身……

梁雪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指著楊羅再次解釋給她聽,楊羅,是閻羅的諧音。而他,是原來的閻羅王。是他的錯,造成了她這一生的悲劇。

男人認真地看著梁雪,在走之前,叮囑道,他叫金樹,他會等著她來報仇。那是他虧欠她的。他的分身中,有的信佛,有的信魔,成了信徒,就代表要用全部的生命,來供養,信仰。

男人走了后,梁雪下樓,將梁晏拖了回來。楊羅的屍體已經被許多小鬼吃掉了。

金樹的出現像是一場幻夢,梁雪並沒有太記掛於心。她早已習慣,活在她那不再寄希望於任何人的象牙塔里,熬到心變成鐵的那一天。只是,她實在沒有她認為的那麼強大和好運,她到底沒能等到那一天的到來。

楊羅死後還是不肯放過他們,他死後,還要糾纏梁晏。甚至就在梁晏死後,依然不肯罷手。他將梁晏的魂魄禁錮在身邊,繼續承受他的折磨。

玄貓不是楊羅的對手,楊羅將玄貓踩在腳底下。不管玄貓如何企圖控制夢境將楊羅趕出去,楊羅始終可以自如行動。玄貓終於了解,是因為梁晏。梁晏是梁雪的親生父親,他們之間,夢境是相連的,這樣來算,玄貓才是外來者。楊羅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擁有了梁晏自如進出梁雪夢境的能力,無法被壓制。

三思回到廣場上時,零夢,梁雪都已經奄奄一息。楊羅變回人類時的模樣,抓著梁雪的頭髮,將她提了起來。

楊羅剛想說兩句彰顯他能耐的廢話,突然發現手上提的,變了個人。變成了三思。三思笑得陰森,「都說王八蛋禍害遺千年,你個噁心的老鬼,GOFUCKYOURSELF!」

楊羅有些吃驚,他冷目掃視了一圈,沒發現梁雪。他緊緊捏著三思的脖子,將她高高地提了起來。冷幽幽地笑了出來,「你是誰?」

三思笑得無畏,有點可怕,「姑奶奶是你媽!」

小吳言緊張地望著三思,在大雨中,他就像一隻渴望被撿回家的小狗。

姐姐她,在這夢裡,根本無法自如行動,她怎麼還敢去激怒那隻惡鬼……

零夢費力地站起來,她蹙眉望向三思,她剛剛看到,那個魔術師帶走了梁雪,並將三思送到了惡鬼手上。但她太虛弱了,沒能阻止他。那個魔術師真夠卑鄙的!

楊羅一隻手提著三思,另一隻手從心窩中掏出一把刀,然後笑著,將刀捅進了三思的左眼。三思在夢裡是真身,她如果被殺了的話,是真的會死的。小吳言渾身顫抖,他不能再怕下去,他得去救她……

一隻手拍上了他的頭,「別怕,她死不了,最多就是疼一會兒。」

那個聲音,是右斯。

「哎,都說了,在雙羅領域得靠我。雖然我不是夢領域中的惡魔,但在雙羅領域,沒人打得贏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