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司馬懿剛準備走這才想起自己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做,便拿出一份詔書,道:「此乃大漢盟盟主詔書!」

Home - 未分類 - 「對了!」司馬懿剛準備走這才想起自己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做,便拿出一份詔書,道:「此乃大漢盟盟主詔書!」

話音剛落,東漢書院全體學生老師紛紛下跪,除了那三位有點不知所措外。

看到全體師生跪下后,司馬懿輕咳一聲,打開詔書,讀道:「天禧年間,盟主詔曰:今東漢書院命題大學士的命題筆被曹家的荀彧誣陷於貂蟬。

即日起,永久撤銷荀彧命題大學士一職,併流放至潁川郡一帶。

另外,東漢書院此次的命題大學士關羽因未妥善保管命題大學士的命題筆,特此撤銷關羽命題大學士一職,由曹家的郭嘉擔任。

以上乃本次的詔書內容,欽此!」

「謝盟主。」眾人朝著司馬懿磕了個頭后紛紛起身,唯獨鐵時空的那三位有些生疏外,其他都還好。

不過唯一的好處在於關羽這次的事件算得上是解決了一半兒了,至於另一半兒嘛!蔡文姬私底下解決了,至於怎麼解決的?妍無權知道。

為此,「命題大學士」的風波和「奪玉璽」的風波就此結束,這日子終於可以太平一點了。

然而不到最後一刻,你永遠都不知道生活到底有多累。

某天,眾人去曹家的密室里探望王允,在曹操打開密室里的電視時看到了一條新聞:王允校長被天上天下追緝令給通緝了!

曹操和關羽之前不是沒有體驗過,一旦被這個通緝令通緝,天下便再無容身之處。

王允微嘆一口氣,神色黯然,頗為無奈的說道:「沒想到董卓這個傢伙這樣子心狠手辣,看來這一次我在劫難逃了。」

貂蟬倒是看的很開:「爸!你別這麼說嘛!至少你現在醒過來已經是一件好事兒啦!至於這個追緝令,我們再慢慢想辦法嘛!你說是不是阿長?」

關羽的臉又不爭氣的紅了,除了脩,孫尚香,妍和冥四人外,其餘人都被秀了一臉。

如若是以前的貂蟬肯定會把所有的心事全部都埋藏在心裡不跟大家說,現在的貂蟬幫大家排憂解難甚至是鼓舞大家,這樣性格的貂蟬,也終於是讓王允放心了不少。

面對新聞報道,妍則是順手接過曹操手裡的遙控器把電視機給關了隨即轉身正視面前的那群人,道:「好了!各位,別再愁眉苦臉了嘛!貂蟬說的也不是不無道理啊!追緝令我們又不是沒有辦法解決。」

聽了妍的話,冥也點頭附和:「妍說的有道理,只要我們能夠拿出董卓打傷王允校長的證據,就能取信於御史台,他們也會派人調查這件事情哦!」

「可……話雖如此,關鍵是我們現在沒有證據啊!」甄姬說著又撅起了小嘴。

一時間,曹家密室陷入了一段沉默,誰也不做聲。

突然王允激動的驚呼一聲:「對哦!我怎麼沒有想到!連董卓都不知道,在原來的校長室裡面,有一個隱藏的監視器。」

「監視器?」在場的所有人頭上都冒出了一個問號,同時面面相覷。

就連學生會會長曹操也是同樣的不理解:「我怎麼都不知道校長室有監視器啊?」

王允會心一笑,道:「你們不知道是正常的,這個是高度機密的事情,是只有校長才知道的。

而且所有的監視影片,都直通秘密資料室裡面的電腦,只要能夠找到的當日董卓打傷我的檔案,下載出來,即可獲得影片,那就是證據。」

眾人一聽,紛紛豎起大拇指,校長不愧是校長,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行事衝動的五虎將眾人當即就決定殺去原來的校長室里拿到視頻。

結果五人剛邁步,王允就一臉無辜的說道:「但是你們現在去了校長室也拿不到視頻啊!」

五虎將聽王允這麼一說后硬生生的停住了向前邁的步伐,隨後轉身看向王允齊聲問道:「為什麼?」

王允默不作聲,因為他知道在場的那麼多人當中肯定會有人明白他的用意。

「啊!」一旁的妍突然大叫一聲,嚇得五虎將眾人一激靈。

「妍,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了?」一旁的冥出聲詢問。

妍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道:「其實我也不太確認,不過我可以確認的是,它既然是機密文件那麼肯定不會在校長室那麼顯眼的地方。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王允校長口中的視頻有可能在一個我們都不知道的地方!對吧?校長?」說完這一切的妍雙眼放著光期待的看著王允。

王允聽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貂蟬:如果爸有鬍子的話肯定要被他摸沒了!)滿意的說道:「因為那個資料室啊!不在校長室,在一個很隱秘的地方,而且那門的開啟,要經過我的聲波比對,通過以後,門才會打開。」

脩聽后算是長見識了,心中對這個銀時空異能行者的老前輩又多了幾分讚歎:「難怪董卓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這個秘密資料室,原來還有這一層機關啊!」

曹操也佩服地說道:「就算找到隱藏監視器,也找不到資料室,這真是個周全的設計啊!」

相比之下,鐵時空的高層人事或是異能行者的老前輩似乎一個比一個懶而且好吃,尤其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行者老前輩,因此他的盟主徒弟也養成了這麼個好吃的個性(小聲:尤其是雄哥的菜。)

一旁的冥看到眾人此時的表情后,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了一個小本本和一支筆,道:「既然目標已經確定了,那我們好好的計劃一下,看如何要護送校長回資料室取得證據吧!」

————當晚·某間廢棄倉庫————

這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孫尚香因為有事情悄悄回到江東調查了,甄姬和小喬留在曹家保護貂蟬,剩下的人則是鬼鬼祟祟的跟在王允身後來到了一間廢棄了很久的倉庫里。

曹操小心翼翼的挪著步,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不但昏暗而且還有些地方結了不少的灰塵和蜘蛛網,看到這裡,曹操不禁誇獎道:「校長,原來你的資料室,是在倉庫里啊!」

王允聽到曹操這麼說后也不自覺的驕傲了幾分:「那是當然,這地方連工友都不會來,入口就在這裡。」說著就指向了面前一個堆積了不少雜物的捲簾前。

看到捲簾的那一刻,走在隊伍最後面的妍心裡油然而生一股不好的預感,因為她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魔息,而且……是不亞於雄霸的那種魔息。

一旁的冥也是如此,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踏入這裡之後,就一直有股讓人渾身不舒服的感覺充斥著這裡,而且……就在那捲簾後面。

其他人並未感覺到任何不對的地方,王允也在其中。

為此,他便指著面前的捲簾前的雜物,道:「諸位先幫我把這些東西清開。」

脩微微頷首,隨即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四虎中的黃忠,道:「忠,戒備。」

「是!」黃忠抱拳領命,隨即瞬移到入口處,並下載了御天弓戒備著。

見黃忠到位后,脩又看向了張飛和馬超,道:「飛,超,清開。」

「是!」馬超和張飛也抱拳領命,二人走到雜物前,以最快的速度且最輕的力度把眼前的雜物全部清開了。

在雜物全部挪開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台類似於電視機一樣的聲波比對裝置。

之後嘛……自然就開啟了聲波比對,至於這個過程……妍並不想回憶。

她只記得當時被裝置的聲音嚇得一激靈,然後不停的給王允打手勢示意他安靜,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聲波比對成功,倉庫的捲簾也緩緩上升。

「哈嘍!我等你們好久啦!」

讓眾人意想不到的是,大門打開后並沒有讓人期待的證據,而是看到讓大家受了驚嚇的董卓!

看到正在發愣的眾人,董卓自然是不給任何機會,直接運功打了四虎一個措手不及。

張飛等人的反應還算快,立即運功撐起防護罩,曹操和王允見狀也是加入了這個行列里。

但六個人的功力依然敵不過董卓,即便五虎將在冥的指導下武力指數拔高了將近3000多點,但還是不足以對付董卓。

黃忠看到兄弟們受苦自然是於心不忍,便飈出14000點的武力指數射出兩箭冰魄箭。

但是14000點的武力指數對於董卓而言就是鳳毛麟角罷了,兩箭冰魄箭在剛接近董卓身體的時候就被董卓強大的氣場給打散了。

黃忠看到兩箭都落空了也是咬緊了牙關,同時暗自懊悔自身的實力過於薄弱。

董卓念動黯黑真經的口訣,眼裡溢出紫色的光澤,手上的魔功也因為他念動口訣而變得強大起來。

四虎,曹操和王允被這股力量壓的喘不過氣來。

脩,妍,冥三人站在他們的身後,同時也是感受到了這股強大的有點離譜的董卓不禁咽了口沫。

要知道,他們都是在鐵克禁衛軍基地脫穎而出的優秀禁衛軍,同時他們也參與了大大小小的大戰,見過形形色色的魔和不同的魔化人,連狄阿布羅他們都正面對戰過。

那個時候,他們都從未感受過壓迫,依然履行著禁衛軍的職責英勇的奮戰著。

但這一次的董卓給了他們很大的壓力,也是讓他們三個第一次體會到了恐懼,絕望。

即便用盡全力,甚至動用鐵時空的異能術,他們都沒很大的把握能贏董卓。

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脩於心不忍的看著苦苦支撐的五虎將,他還是下定決心出手。

同時,他看向身旁的妍和冥二人,發現他們也用一樣的神色看著自己,並舉起了佩戴著Siman的手腕。

「戰吧!如若在這個時候做縮頭烏龜,這麼些年和魔對打時的血可就白流了。」冥說話的時候,嘴角微微上揚,神色也格外的堅定。

妍也是如此,她作為鐵克禁衛軍里唯一的女生,也是四大團長之一,更沒理由退縮了。

三人的意見達成共識,並同時按下Siman上的按鈕下載了武器即樂器。

一道光閃過,『小黃蜂』,『月影』已經掛在了脩和妍二人的肩膀上,二人的右手上還分別拿著神風匹克和影月匹克。

冥也坐在架子鼓前,他轉了轉手裡的伊利亞特雙星,擺出了打鼓的準備姿勢,異能指數也在緩緩飆升。

剎那間,神風匹克,影月匹克分別劃過『小黃蜂』和『月影』的弦,伊利亞特雙星也有節奏的擊打著鼓面。

大哥他們出手了!四虎心中安息,並調整內息,放鬆身體,讓音樂進入體內。

壓迫感沒有那麼強烈了,四虎,曹操和王允漸漸挺直了身板。

身後的脩和妍二人彼此對望一眼點了點頭。

「攝心術/攻心術,嗚拉巴哈!以戰止戰!」脩和妍二人同時飆升異能,並施展呼延覺羅家的攝心術及關瓜爾佳家的攻心術。

一個橙色的光球出現在了四虎的正上方,而我方的異能指數也因為他們的緣故而達到了從未突破過的巔峰。

「戰(陽)!烈(灼)!焰(靈)!風(凩)!殤(璃)!奪(魄)!廻(輪)!神(風)!」

脩每念一個攝心術範疇的字,妍就會緊跟著脩念一個攻心術範疇的字,且每一個字都惡狠狠的敲在董卓的腦門上讓他的戰力大減。

再加上二人身後的冥也在持續性的施展自己的電的原位異能,把夾雜著風的力量的攝心術和攻心術又提高了一個檔次。

黃忠眼見董卓的力量節節敗退,便快速的把御天弓換成了驚天射日弓,並再度飆升武力指數射出兩箭冰魄箭。

冰魄箭途徑妍等人正上方時,冰魄箭瞬間裹上了一層風的力量朝董卓衝去。

力量得到了加持,董卓狼狽的躲過了第一箭,卻未躲過第二箭。

夾雜著風力量的冰魄箭深深的扎在董卓的右肩上,也是這股力量迫使他吐出了一口黑色的淤血。

看著面前內息詭異的妍,脩,冥三人,董卓默默的記下了這筆賬,得虧這支箭射在了他的右肩上,若是再往下一些,他可能就會當場不翼而飛。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次就先放過他們,下次就不會這麼簡單了。

想到這裡,董卓收回功力,瞬移離開了。

眾人紛紛收回功力(異能),望著董卓離開的方向,妍不禁有些后怕起來,自己的功力雖然在鐵時空甚至是十二時空已經是個逆天的存在了,但沒想到還是被董卓壓著打,看來這個魔化人真的不好對付啊!

若是現在都已經不好打了,那麼……安魂曲之戰該怎麼辦?或是最後和董卓的那一戰該怎麼辦?豈不是更難打了嘛!

曹操第一時間調理好了內息,看著面前疲憊不堪的眾人後問道:「校長,大家都沒事吧?」

王允也調理好了內息,並朝曹操擺了擺手:「我沒事。」

四虎也調理了一下內息,不顧頭上快要落下的汗水,紛紛朝曹操擺手:「我們都沒事。」

脩和冥二人也收回了自己的武器,相互攙扶著走到曹操身邊,道:「如果董卓調捍衛隊來,就麻煩了。」

「二哥此言有理,諸位,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回去從長計議吧!」妍也是出聲勸解著,雖然有了鐵時空版的『所見環』也就是Siman,他們可以無視時空秩序的壓制使用異能。

但是,即便是在自己的時空,若是過度使用異能也會勞累過度的,更別說是跨時空使用異能了。

現在大家如此的疲憊,武力,異能如此透支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再戰一場了。

「既然這裡被發現了,那麼證據就沒有希望了。」王允聽到妍這麼說后不甘的看了一下秘密資料庫,微嘆一口氣,便隨曹操一起離去。

【連呼延覺羅家的戰曲都快對董卓無效了,真不知道今後又該怎麼了。】回去的路上,脩頗為無奈的和身旁的冥和妍傳音入密。

【既然以戰止戰對董卓無用,那麼我們可以改進以戰止戰的所有缺點重新編製,把它變成一個新的戰曲,你們看怎麼樣?】妍提出了一個建議,想想最後的《弒魂之詩》都是改進了洗魂曲所有的缺陷,那麼同樣的道理,像以戰止戰這樣的戰曲也一定可以。

【如果真的可以,我希望他的名字是《終極三國》!】冥在一旁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終極……三國嗎?脩聞言眸子里閃過一絲的光澤,輕笑一聲,現在的銀時空……用終極三國來形容,的確是最適合不過了。

根據原來的故事改進了很多地方,我在這裡劇透一下哦!後面打黑山分校第六支隊的故事,還有袁紹出場的故事等等都會和原來不一樣,敬請期待一下吧!

。 黃天祥橫槍縱馬,前行中槍似飛龍,左右翻飛穿刺,馬前無一合之敵,龍驍軍遇到他皆是退避三舍。

一時間。

沙場上,黃天祥方圓百米之內,竟無敵軍一人,馬蹄踏雪,少時出現在李玄霸和冉閔鏖戰之地。

一點寒芒先至,槍如驚鴻,破空擊中在李元霸雙錘之上,轟隆一道炸天聲傳開,冉閔大驚失色,側目向黃天祥看去。

「這小將好強的戰力,一擊將秦王擊退!」

冉閔喃喃自語着,面露疑惑之色,他發現黃天祥居然和黃飛虎有幾分相似,心下暗自猜測兩人的關係。

此時,系統傳來黃天祥的屬性信息,楚帝側目向一旁信息欄看去。

「姓名:黃天祥!」

「稱號:天罡星!」

「年齡:二十歲!」

「來自:楚國!」

「修為:九品武聖境巔峰(可成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