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目標是我!你要的是王蟲,我給你就是了!」

Home - 未分類 - 「你的目標是我!你要的是王蟲,我給你就是了!」

雪舞望着鳳溪扭曲的妖冶的面容,眸中閃過一絲恨意的道,「但是我要勸告城主一句,多行不義必自斃!你這樣以毒練功,遲早會自食惡果。蛇母就是你的第一個報應,你等著吧,今日就算是我死了,今後也會有人用你的鮮血,來給我祭奠!」

鳳溪原本青黑的臉,瞬間蒼白一片,「原來,你盼著本座死啊!」

「你我本無瓜葛,可你卻要我的命!讓我做了你舉兵反叛,屠殺百姓的罪惡工具!」雪舞朝着鳳溪怒吼道。

鳳溪的身子虛晃了兩下,垂下了眼眸,再抬起是,又是一片雲淡風輕。

「本座以為,救了你,你會心存感激。」

「我也曾對你心存感謝過,也乞求過你,但是你卻選擇了徹底的毀掉了我的希望。鳳溪,你我註定了是敵人!」

雪舞說着,手中的長劍已經執起。

雪舞說過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在鳳溪的傷口上撒鹽。

情緒激動之下,鳳溪的周身都散發着繚繞的毒氣,猶如有狂風在呼嘯,周圍雪花圍繞。

藍姑已經擋在了雪舞的面前,但是卻被鳳溪一掌擊飛在了城牆上,再緩緩落下。

「藍姑!」雪舞在風中凄楚大喊,看着藍姑暈倒在地,心中揪作了一團。

「鳳溪!」雪舞抬手就將手中的劍劈了過去,但是卻被鳳溪一把擒住了雙手,然後帶着她騰空而飛。

「雪舞!」

白笙見狀,毫不猶豫的便跟着追了上去。

雪舞此時尚未恢復功力,加上之前受了幾枚毒釘,此時根本就掙脫不開,只能任由鳳溪將她擄走。

直到到了月城的萬蛇窟面前,鳳溪才緩緩地落下。

白笙一路焦急的追了過去,眼看着鳳溪帶着雪舞落下,手下一掌毫不猶豫的便攻擊了過去。

但是臨近之時,鳳溪竟然是勾唇輕蔑一笑然後好不驚慌的將雪舞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白笙硬生生的在距離雪舞一尺之處將掌力收回,然後胸口因為受力反噬而起伏不定。

「白笙!你沒事吧?」雪舞擔憂的道,可是卻死活也掙脫不開鳳溪的桎梏。

白笙微微一笑,告訴雪舞自己沒事。

「鳳城主,沒想到你竟然也是這樣的一個卑鄙小人!」白笙的眼中似乎是要噴火。

他竟然敢拿他的阿昭做擋箭牌!

一雙如月般的雙眸,帶着凜冽的殺氣。

「本座向來是不折手段,你奈我何?」鳳溪在雪舞的身後哈哈大笑。

氣得白笙一窒。

。 王語嫣終於成就了武道金丹的境界。

此時此刻,她才感覺到先前的自己是多麼的渺小與不堪一擊。

她有一種感覺,現在的自己可以一把捏死還未成就武道金丹的自身。

武道金丹,為成道之本也。

只是踏入了這一步,她才明白一切才剛剛啟程。

如今的她,身軀內外都保持著一塵不染,已經可以不依靠丹藥,不依靠各種糧食,人間煙火,都可以維持自身生命,完完全全是奪天地之靈氣,采日月之精華。

這便是武道金丹的境界,與天地同長久,與日月同光明。

王語嫣只感到體內生命氣機蓬勃,似乎在冥冥之中打破了一種界限,隨手一擊,便可以撕裂虛空。

她眼下的生命層次也發生了進化。

當她真正步入這一層次的時候。

她才明白自身的生命精氣也更加雄渾。

生命層次進化,氣血以及戰力通常也要比同等境界下的對手更勝一籌。

時至而今,王語嫣也隱隱生出一些明悟。

諸天萬界為何都要追求生命層次的進化發展。

甚至一些已經長生不死的生命存在,就是要在同等生命境界,不斷打破生命層次的極限。

這種積澱之下,等同於一種更深層次的生命蛻變。

擁有這種積累,一旦晉陞,生命再次進化,所能獲得的好處,在這種生命層次的基礎上,將遠超想象。

說的簡單一點,生命層次進化等同於同階無敵,甚至可以逆行伐仙。

時間流逝,朝陽初升,王語嫣緩緩起身站立。

「呼!」

氣流微微震顫,她神識內觀己身。

成就武道金丹后。

她此時的身體,比起來到風雲世界強出極多,而且,還在不斷的變得更強。

呼~

她一步踏出,在虛空中踏步而行,遙望山河,身下山川江河渺渺,更不見一絲人煙。

看著遼闊無垠的大地山川,她回過神來,端坐山崖之巔,靜靜閉上雙眼,心神沉浸其中。

呼!

王語嫣進入到道珠空間之內,將光華環繞的道珠取下,捧在手中。

仔細觀看。

「隨著我實力境界的不斷提升,道珠吸收了凌霜劍的玄妙之後,可以自主選擇世界了。」

王語嫣在空間內微微沉思,靜靜思考著:「接下來要去什麼世界,必須好好思考一下了。」

如今的她成就武道金丹境界,更有著太玄心印妙經在。

所以,接下來的世界倒是不用著急一舉晉陞更高境界。

靜靜的修行積蓄己身,體悟不同世界的修行之法,然後取其精華,才是目前最為需要的東西。

「武道金丹之後,接下來的路便是體悟不同世界的修行之法,爐養百經,積蓄力量最後一舉晉陞更高的境界。」

王語嫣漸漸明悟日後的道路。

這一路走來,她都是真身穿越世界,如今道珠可以使她靈魂穿越,倒是可以做一個實驗。

看一看真身穿越與靈魂穿越的區別之處。

如此看來,下一個世界倒是需要找一個不同於修鍊武道的世界了。

不同於武道的世界,才可以讓她體悟各個世界的風采大道。

不同世界修鍊體系的碰撞,才可以讓她的道路更為的廣闊。

才能擦出最為璀璨的火花。

「道珠,開啟下一個世界。」

王語嫣盤膝而坐,眼眸明亮,識海之力溝通道珠,讓其搜索出異於武道修鍊的世界。

她本來想著下一個世界準備前往仙道世界,然後一舉晉陞更高的境界。

但目前看來倒是不用太著急,她需要見識不同世界的修鍊體系,然後下一步才能更好的踏出。

嗡!

道珠光華大作,黑暗空間頓時明亮照人,在空中嗡嗡顫抖不休。

「正在搜索合適的世界。」

呼啦啦!

道珠上的光華緩緩內斂消失,瞬息之間便停止了顫抖,在她面前懸浮不動。

「搜索結果完畢,請宿主查看。」

王語嫣微微一笑,將懸浮在面前的道珠握在手心當中,細細觀看。

「軒轅劍之天之痕,將夜,斗破蒼穹,大主宰,武動乾坤,陽神,花千骨,倩女幽魂,凡人修仙傳人界篇,古劍奇譚……….」

王語嫣眸光微微閃動,心中暗暗思忖著。

仔細觀看之後,令她心動的世界不在少數。

單單是陽神世界便令她心動不已,這方世界以武道與道術兩種法門修行為主。

武道的粉碎真空與道術的陽神境界,舉手抬足之間便有無窮偉力。

其粉碎真空就是打破真實與虛幻之間的界限,粉碎一切概念,超脫而出,可以轟破大千世界,消滅鴻蒙宇宙。

陽神境界靈魂修鍊的最高境界,其純陽法體,無上之身,渾圓如神,至高無上,先天太極大圓滿。念有四億八千萬,每一念都是一個完美的世界,神通廣大,不可思議。

陽神世界,每隔十二萬九千六百年輪迴一次,將生靈全部滅絕,再重新衍生新的生命!

每隔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天地大破滅一次,所有生命全部滅絕!

不能超脫,就是死!

她緩緩壓下了心動之意,這方世界對於她修行太玄心印妙經最為合適不過。

「不著急………」

王語嫣輕輕呼出一口長氣,她要再經歷幾個世界之後,等到了陽神世界再一舉突破。

到時候她要直接晉陞粉碎真空與陽神的境界。

既然如此,那邊搜刮道數,見證不同世界的修鍊體系吧。

王語嫣默默思考著,揉搓著手掌中的道珠,心中已經有了決斷:「靈魂穿越………選擇………」

「斗破世界………」

道珠微微顫動,瞬息之間光華大作,將王語嫣籠罩其中,玄妙不已,令人不可逼視。

嗡嗡嗡!

道珠在掌心間嗡鳴震蕩,在空間中盪起層層漣漪。

緊接著,王語嫣渾身一震,一縷神魂破空而去。

「宿主選擇斗破世界,靈魂穿越。」

無聲無息,破空而去。

………….

唰!

光影流轉,王語嫣只覺眼前一花,便到了另一個世界。

然後緩緩睜開雙眼。

嗯?

王語嫣剛剛睜開雙眸,就覺察到了一絲不對勁。

她聽到了一句前世再為熟悉不過的話語。

「納蘭小姐,看在納蘭老爺子的面上,蕭炎奉勸你幾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紫筆文學 許慕周在邊上看著這叔侄二人的對峙,總覺著哪裡不對,可一時半會兒也看不出來什麼,他就斜倚靠著門,保持著很平靜的狀態看他們的表演。

周辰更為納悶,這叔侄二人是吃了槍·子了?一見面就吵,還拿家規借題發揮,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家規這一說?

「三叔,我不想成為你的對手,也不想讓你再犯下錯誤,」宋風之的耐心有限,不想和宋林叟解釋什麼,越解釋越覺著自討沒趣。

「呵呵,」宋林叟再次笑出聲,輕蔑的看向宋風之,這個敢於與自己抗衡的痞小子,「阿之,這麼說,你真不願意告訴我遙遙在哪裡?」

不管事態如何,不管怎樣的面紅耳赤,還是又回到了這個話題。

宋風之望著從來不將一件事或者一個人的名字視為重要的宋林叟。

如今,一次又一次的說出遙遙二字。

木遙遙,真的對他那麼重要?

那麼,那一晚他就該自己動手將人帶走,而不是事後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來和一個不知情的人要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