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曦若聽到這話,險些哭出來,淚不斷的落下來,心裏很是自豪。

Home - 未分類 - 藍曦若聽到這話,險些哭出來,淚不斷的落下來,心裏很是自豪。

她的孩子們,已經長大了……

雖然,她一直都不能給他們提供一個安穩的成長環境,這一點,她一直很愧疚。

艷姬的攻擊已經下來,這一擊,絕對不是兩個孩子能承受得住的。

「艷姬,你居然還有臉來!」一個爆喝從兩個孩子的身後傳來,強勢的靈力迅速的將攻擊擋回去,一個身影立在他們面前,劍閃著寒光。

「夜華傲,你終於出來了!」艷姬笑着,再次催動靈力,「蕭狂雲的命,我要你血債血償!」

夜華傲忽然大笑:「艷姬,事到如今你還不醒悟嗎?是你親手殺死了蕭狂雲,你才是兇手。而且,是你一直口口聲聲說愛的不是他,而是我。也是因為這件事情,你傷了我家若兒多少次,難道你都不記得了!」

他的語氣很嚴肅,幾乎能將對方凍成冰渣子。

艷姬的身子一顫,忽然大怒:「你胡說!」

胡說?

夜華傲直接催動靈力,長劍刺過去,迅速的落下。「艷姬,你最好能看清楚你現在的處境。」

艷姬慘叫一聲,直接跌坐在地上。

兩個孩子看着氣息強勢而無情的夜華傲,忽然有種從來都沒有清楚的認識過他一樣。

艷姬的聲音慘烈,她連連後退:「夜華傲,你的兩個孩子還在這裏,難道你就不怕給他們留下心理陰影嗎!難道你就不怕他們會怕你嗎!」

她知道自己已經無路可退,只能開始打親情牌。

夜華傲回頭看了兩個孩子一眼,笑笑:「我相信他們。」然後手起劍落,乾脆利落,有慘叫聲傳來,有鮮紅的液體濺出。他甚至沒有眨眼,而是迅速的到了兩個孩子面前,捂住了他們的眼睛。

「乖,不要看。」

夜華傲的聲音溫柔下來。

兩個孩子的身子顫抖了一下,心裏已經開始動搖起來。

他們……是不是,從一開始就誤會他了?

「不用問這個女人要什麼蠱毒的解藥之類的東西的,她那麼恨若兒,絕對不可能鬆口。而且……就她恨若兒的程度,研製出來的東西,也一定不可能有解藥。」

兩個孩子忽然開始害怕起來。

他們的娘親,他們的娘親不會真的要……死了吧?

「娘親現在身體內的蠱毒在吸取她的生命力,恐怕撐不了一個月了,怎麼辦……」夜白璃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說到底,他們還是孩子,對於死亡的未知,對於娘親的不舍,足以壓垮他們了。

夜華傲的心也一陣抽疼:「放心好了,我不會讓若兒有事的,即使……犧牲我自己。」他信誓旦旦的發誓,然後抱住夜白璃。

夜白璃沒有反抗。

爹爹的懷抱好溫暖好安心,似乎有他在,真的什麼都不用擔心了。

夜白赫也落淚了,他主動抱住夜華傲:「爹爹,對不起……」

一聲爹爹,叫的夜華傲也落淚了。這麼久的矛盾積壓,這麼久的疏遠,終於……終於……終於緩和了……

「放心好了,一定沒事的。」他安慰兩個孩子。

藍曦若看着這一幕,心裏暖暖的,卻再次昏了過去。

很難受,很疲憊,已經堅持不住了。

這個時候的冰茉微忽然想起什麼,她看着龍王,開口:「龍王,我……,對不起,我要離開了。」

龍王正在倒茶,手一抖,滾燙的茶水就倒到了他的手上。可他似乎感覺不到疼痛般,猛地抬頭:「你說什麼?」

冰茉微走上前,先用了治癒術幫他的手療傷,然後抱住他:「對不起,我要……去救曦若了。」

龍王不明白:「救?你怎麼救?」

冰茉微笑笑,然後很認真很認真的看着龍王:「我本神就是靈體,有無盡的生命力。現在,只要我犧牲自己的本體,靈力全部灌注到曦若的身體里,這樣,她能學會第九式,也……能抱住性命。」

龍王大驚,阻止的話就在嘴邊,但是……卻說不出口。

他能阻止嗎?

不能!

藍曦若對他們那麼好,他再阻止,那真叫沒良心了。可是……他也捨不得冰茉微。

冰茉微沒有告訴龍王的是,如果她將所有的靈力和生命力都灌注到藍曦若的體內……她就再也不可能重生了,不管多少次,都再也不可能了。

。 北原蒼介推出的政商聯合企劃並非空穴來風,在他決定暫時支持細川護熙時,這份草案便已經在他心裡悄然擬定。

只有魔法才能打敗魔法!

宮澤家和千野家的勢力肯定還是遠超北原投資的,如果他們決議要讓自己舉步維艱,至少在京都,北原蒼介還真就難以招架。

可隨著事態的不斷發酵,日本經濟的最終崩塌無法避免,上一任海部內閣已經因為股市房市和海灣戰爭而完蛋,這一任的宮澤內閣也好不到哪裡去,不僅沒能如期挽回損失,還在不斷承擔著泡沫經濟破裂帶來的傷害,隨後四大京都會社的內部問題曝光成了點燃這一切的導火索,他們還在掙扎,可北原蒼介心裡清楚,在之後,就是徹底摧毀他們的重大事件——

金融行業的崩壞。

現在依靠大藏省和日銀的強力鎮壓,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還暫時沒有出事,可那席捲整個銀行業的金融風暴最終依舊無法阻止。

作為先知者的北原蒼介選擇下一任細川內閣也是基於這個理由,不管是細川護熙還是緊隨其後的羽田孜,他們至少是站在宮澤喜一的對立面,暫時能作為盟友一起。

而缺乏強力商界大佬支持的新黨自然也對北原蒼介拋出的橄欖枝非常珍惜,其中牽線搭橋的是橋本龍太郎,這個新聯盟的穩固就是以三大支柱產業的崛起為基石!

北原蒼介出資支持新黨,而新黨向國會提議新的金融扶持企劃,互利互惠,就是這一份政商聯合企劃的核心,有了國會的支持和新黨的大力維護,他就不會再懼怕在京都政壇已然失勢的千野家。

這份算盤,是在去千野家之前就打好的,只不過北原蒼介希望能不動用就不動用,因為一旦撕破臉皮,就是徹底的不死不休了。

看完這份企劃,京都分行的金融精英們不傻,都能看出副行長北原蒼介的真實用意,他是決定一意孤行,以京都為基點大力推行他看好的三大支柱行業了。

先不說如今還是宮澤內閣當家,新黨提交的新企劃只是通過了國會的批准,正式施行還需要地方各個部門還有機構的配合,能不能得到配合就得看他們新黨的話語權。

而新黨和自民黨之間的差距,就像是街邊商販和北原投資的差距一樣,宛如鴻溝般深厚。

因此,對新黨要大力推行的三大支柱行業,很多人依舊持觀望態度,這個時候要京都分行先一步入局,他們心裡也很恐怖和不安。

這是選邊的戰鬥啊,萬一選擇錯了陣營,結局就是滿盤皆輸,不得好死!

會議室里一片寂靜。

北原蒼介耐心等待著答覆,這本就是一次他針對京都分行的篩選。

過了片刻,他看所有人都思考得差不多了,便悠然說道:「這只是我個人的意見,無論同意與否,我都不會追究,暢所欲言吧。」

「我贊同北原行長的企劃。」第一個表忠心的便是此前剛和北原蒼介交流過的加藤惠子,她端坐在位置上舉手。

被北原蒼介控制的融資部、人事部和營業部內許多管理層職員都紛紛跟隨加藤惠子表態,他們已然被綁定在了北原蒼介的那艘大船上,就算不認同,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

北原蒼介掃視了一圈,終於出現了第一個表示反對的人。

是財務部的部長,本身是總行副行長平岩敬一所屬會社派的骨幹成員,現在年紀大了,沒有機會再進一步,想著在京都分行養老,最後能榮退就好,他求穩,自然不願意跟著北原蒼介再衝擊新的不穩定業務。

在他之後,接連又有十幾人表示了委婉的不認同之意,還有更多人則是保持緘默,雖然不說話,但眼神里的意思也很明顯,他們不敢直說。

北原蒼介核算了下心裡擬定好的名單,微微點頭,和自己估計的出入不是很大,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表示反對的各位,是覺得這份企劃施行起來比較困難吧?」北原蒼介笑了笑。

財務部長點頭,沉聲說道:「沒錯,北原行長,您的企劃確實十分有吸引力,可不切實際。在京都府,悠遠的文化傳統和實體產業才是核心,當地居民和富豪們對外來物的排斥有目共睹,而開發旅遊業就意味著要和當地禪宗、寺廟、佛教等教派起核心衝突,這一點,連千野家都解決不了。只要這些問題一直存在,您提倡的所謂高科技和旅遊就展開不了,至於娛樂行業,恕我直言,那不過是最底層的產業,我們銀行都很少和娛樂行業合作。」

「是啊,娛樂行業是非多,圈子混亂,和他們搭上關係,會讓我們金融業變得污穢不堪。」有人悄悄附和了一句。

北原蒼介點了點頭,笑著問道:「那如果我說我能解決掉你們擔憂的問題呢?」

「即便如此……我還是不看好您的這份企劃,況且,北原行長,這些問題長期存在於京都,根本無法立即解決,您也是……人,不是神。」

財務部長儘力說得委婉一些,不敢觸怒北原蒼介。

北原蒼介不住點頭,似乎很認同他的說辭。

他在此之前已經詳細調查過這個財務部長的底細,雖說是會社派的骨幹,但實際上膽小如鼠,穩如老狗,今天帶頭反對自己也是因為不想被這份新企劃影響到自己的退休待遇,沒有什麼人指使他搞鬼。

可其他人之中有沒有內鬼,他就不太清楚了,但這些都沒關係。

「我確實不是神,所以我很能理解你們,我說了不會追究,你們也可以暢所欲言。」北原蒼介繼續說道,「那麼,你們還有什麼意見嗎?」

聽到他這麼說了,其他人也漸漸打開了話匣,將心裡想的一些東西如實說了出來。

這些人也是難得的金融精英,只是在京都分行管理層待久了,難免有些屁股思維,東一句西一句,無非是擔心北原蒼介不能帶起三大行業,反而讓京都分行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半小時后,北原蒼介看著他們,悠然問道:「現在,都說完了?」

眾人點了點頭。

財務部長忍不住小聲問道:「那北原行長,這份企劃具體該……」

他觀察了下,有四分之一的管理層不太贊同這份企劃,可若是北原蒼介一意孤行,就要實施下去,那京都分行的人該怎麼配合?

總不能支持的人如火如荼開展業務,不支持的人天天坐在辦公室喝水吹牛吧。

「當然是實施下去啊。」北原蒼介看了他一眼。

「那我們……」

「當然是全部流放。」

「???」

北原蒼介的話音一落,大會議室就像炸開了鍋一般。

「不然我留著你們過年???」北原蒼介猛地拍了下桌子,「你們不聽我的話,又不願意給我的企劃出力,那我留著你們在分行幹什麼?看大門?掃廁所?」

「可是北原行長,您剛才還說……」

「是啊,我說不追究責任是指不追究你們質疑我這份企劃的責任,暢所欲言當然是要有的,我怎麼可以剝奪你們的發言權?可你們說什麼,我聽不聽,那是我的事情。你們不同意,那好,就給我滾蛋,這不是很正常?」

北原蒼介看著他,聲音逐漸高亢,隨後露出一個戲謔般的笑容,

「我要留下的是能做事的精英,而不是沒有腦子的廢物!該不會真有人認為能在我手下騙吃騙喝吧?」

7017k 林天霄感覺自己睡了好長好長的一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長。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裏似乎有兩個人吵架,聲音一直在腦海中回蕩。

「睡吧,你累了,該好好歇歇了。」

「不要睡,你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呢。」

「睡吧,事情無窮無盡,永遠沒有做完的時候。」

「不要睡,睡了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

「不要睡了,你忘記你為何墜入伏魔谷嗎?難道你就這麼算了?還有你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嗎?另外,你不是還要去找靈兒了嗎?你就這麼睡了,誰去幫你找呢?」

到此,林天霄一驚。

對啊,我還有還多事情沒有做呢。

那個靈魂明明被自己滅掉的呂疏君,卻是活了過來,那赤紅的雙眼他似乎有些印象。

流雲派,凌天宗,林家眾人的面孔,白琴雙,玉清,還有靈兒……

思緒斷斷續續。

終於,在艱難的掙扎之中,費勁了九牛二虎之力以後,林天霄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光線有些昏暗,但是林天霄的目力很好,所以倒是影響不大。

一個白色的腦袋映入眼帘,一雙靈性的眼睛看着自己,裏面似乎充滿喜悅。

緊接着一條長長的舌頭從白色的腦袋上伸了出來,還帶着有些讓人作嘔的口水,向林天霄的臉上舔來。林天霄見此本能的欲要躲開,卻是發現根本動彈不得。

陰陽脈雖然修復了他體內的筋脈,但是還沒來得及修復受傷嚴重的身體,說到底還是這裏靈力匱乏。

雖然有哪些靈果,但是那些靈果的靈力只夠陰陽脈勉強用來保住他的心脈,修復斷裂的玄脈,卻是不夠修復他受傷的身體。

況且他身上的傷口可是多得很,只能靠其慢慢恢復。不過還好身體沒有再繼續流血。只是身體恢復的相當緩慢而已,十幾日過去,也就比小狼初見的時候好一點。

真的就好了一點,如果真的要比劃的話,伸出手,食指和拇指之間的那段距離,而且是兩指貼在一起,留着一點點的縫隙吧。嗯,也就那點距離來形容吧。

身體不能動彈的林天霄,眼睜睜看着那滑溜溜的舌頭,結結實實地舔在自己的臉上,隨後又是好多下。讓他有種抓狂,殺人的衝動。

這舌頭就像他以前看那漆匠手中用來上色的刷子,而此時他的臉就是那漆匠要上色的浮雕。隨後被這麼被一上一下地刷了個遍,留下了漆料,而這留下的漆料就是噁心的口水。

還好這噁心的口水似乎並沒有什麼臭氣轟天的味道,要不然林天霄真的覺得自己會瘋掉。

他此時倒是有些後悔自己醒過來了,如果知道一醒來就是遇到這樣的情況,他寧願一直昏迷著。

由於距離太近,也不知道這白色的腦袋是何鬼怪。

白色的腦袋舔了一圈以後,心滿意足地抬起了頭。此時林天霄方才看清,原來是一隻白色的小草狗。不過這毛還真是白,眼睛中的靈性光澤倒是有些像只靈獸。

林天霄眼中的白色小草狗,當然就是那隻鍾情於狼啃泥的小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