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不念你了,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對了別忘記先接任務,早上的時候去提人,說完凡楊從儲物設備里拿出一輛跑車,然後絕塵而去。

Home - 未分類 - 好吧!我不念你了,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對了別忘記先接任務,早上的時候去提人,說完凡楊從儲物設備里拿出一輛跑車,然後絕塵而去。

「王波這時有些傻眼了,他這樣是不是太過份了一些,居然一個人開車,就這樣走了,留下我們自己走路,感覺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啊!就在王波感嘆這話時,突然又有幾人從儲物設備裡面拿出車,然後學著凡楊那樣,絕塵而去。」

是不是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帶上我們啊!凡楊也太過分了,不但凡楊,而且老校長他們也這樣,他們這樣害傷了我,還一笑而過,比凡楊還過分,本來以為我和他們是一路人,結果發現只有我們倆是一路人,等我有錢后,我也去買這樣一輛車,在他面前好好的顯擺一下,哈哈哈哈。

就在王波得瑟大笑時,突然有人說道:「小波仔你為什麼在這裡,大晚上的,還在一旁傻笑。」

誰,不過當他轉過身看到一輛計程車時,整個人就氣勢就變了,然後有些弱弱的說道:老爸你怎麼在這裡。

「我一個跑出租的,在這裡很奇怪嗎!到是你們倆個孩子,為什麼會在這裡,不該好好的和我說道說道嗎?」

沒有什麼好說道的,我們才從凡宅吃飯出來,打算去街上活動活動,明天還要集訓呢!想先放鬆一下。

王波你這小崽子,不會是想出來偷吃東西吧!是不是在凡宅的東西不夠你吃,我這裡還有些錢,你先拿去用吧!我聽你一個同學說,你們現在跟他在學功夫,所以飯量大,沒有吃飽也可以理解的,你本來飯量就大。

「老爸不是這樣的,我雖然也想出來吃飯,但是真不是因為沒有吃飽,只是習慣性的想吃一點東西罷了!」

哦!閃兒,告訴叔叔王波說的是真話嗎!他這孩子說的我有些不相信,你說的我就信。

王叔,王波說的是真的,我們這是出來有事呢!是有任務的,是有錢拿的。

「胡鬧、你們才這樣小,出來賺什麼錢,能管好自己就不錯了,大晚上的兩個孩子在外面,讓我怎麼放心,特別是最近晚上總覺得有些怪異。」

爸,你在什麼地方看到怪異的事情了,你能和我們說說嗎?

你們對這事感興趣,不會是專門找這種事情的吧!

「你還真猜對了,你兒子現在可厲害了,你可不要小看我哦!要不我給你老露一手,我給你說哦!如果查實了是有錢拿的哦!」

這個我知道啊!昨天晚上你那同學不是也給包子店老闆送了錢了嗎!我們做出租的都知道這事了,所以大家都在想著發現怪異的地方呢!

不過我說兒子,這樣的事情最好還是少粘惹的好,對你沒有什麼好處的,你從小膽子就不大,要是看到這個,指不定還會做惡夢,或者嚇得尿床呢!

「爸,那都是什麼時候的事了,鬼我都見過了,還有什麼好怕的,您老別拿老黃曆說事行嗎!不過爸你這是打算去什麼地方,為什麼這會是空車。」

「哦,我才從歌愉山上下來,剛才送了兩女一男到歌愉山精神病院,不過他們到是看著有些怪怪的,但是進精神病院的,不怪的才嚇人。」

爸他們本來就很嚇人好吧!不過這樣的話王波是不會說出來的,他知道自己老爸送的人就是申屠他們,那幾個人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主。

「雖然他們現在的能力沒有了,但指不定什麼時候暴起殺人呢!殺普通人,就算是他們沒有修行也是可以殺的。」

想到這裡后,王波提醒道:「爸以後精神病院的單子不要接,他們的精神都不正常,並且打人了還不犯法,所以最好是不要接的好,王波不能直接說出來,只能這樣提醒。」

你這孩子,哪有這樣的事,他們也不是什麼壞人,只是有些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罷了,哪有你說的這樣嚴重,行了你也別說了,你老爹我,可也是很厲害的。

「爸!你就別吹了,你能有多厲害,你難道還會功夫不成,要要是會功夫,也不會讓我媽追著打了!還手都不敢還,我媽可沒有功夫的。」

哦!這裡還有外人在呢!你就不能給我留點面子!

爸這裡有外人在嗎!王波向了一下四周,就只有他們三人,沒有外人在啊!發現沒有三人以外的人後,王波有些無奈的說道:爸你不會說的是閃兒吧!我們兩家的事,她有不知道的嗎!用不著的。

叔叔,你拿閃兒當外人嗎!你明明說很喜歡閃兒的,現在居然拿我當外人,我好傷心啊!叔叔要不送我們一段,緩解一下我這受傷的小心靈。

要搭順風車就早說啊!說得像我能丟下你們自己走一樣,不過在上車之前,你們得證明一下你們說的話。

證明我們說的話,我們說的什麼話。

要不我們過兩手,看看你學到了多少,為什麼身上的肉不見少,反到有些多了起來。

爸你行不行啊!別一會讓我給嚇住了,王波像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說完這話就哈哈大笑了起來,那樣子要多賤就有多賤,看得王父氣不打一處來。

王波正在YY自己的幻想世界,結果突然感覺到一股勁風傳來,就要拍在自己身上,王波本能的向旁邊一閃,躲過了這次攻擊。

看到攻擊自己的人後,王波有些無語的說道:「我說爸,你是不是什麼地方老化短路了,為什麼突然打我。」

我只是想讓你醒醒,你這樣子太賤了,讓別人看到,我老臉都沒有地方擱了,都不好意思說你是我兒子,你說你胖也就算了,我和你媽就當你是品種變異了,可是你這賤笑的樣子,太招人打了,不信你問問閃兒。

「王波叔叔說得對,你剛才的樣子,真的我都差點忍不住出手了,別說是叔叔,還有叔叔剛才說的事,你在叔叔面前露一手吧!不然我們這樣在外面他可不放心。」

閃兒放心好了,這樣的事他才不會真在意呢!對我,他從來都沒有不放心一說,算了還是給你露一手吧!說完就見王波手上起了一道小龍捲,反手向旁邊的大石塊一丟,就見那大石塊快速的風化,直到變成了沙粒。

「兒子,你這個有點厲害了啊!沒有想到你還有這樣一手,行吧!你們上車,要去什麼地方我送你們。」

我說爸你都不驚訝的嗎!不覺得很神奇嗎?王波有些不解,為什麼自己老爸看到自己的能力后,會這樣平淡,一點都沒有驚奇的感覺。

有什麼好驚訝的!昨天地府的事我都聽說過了,你這樣的能力有地府的事來得更稀奇嗎!別認為你爸像沒有見識的人一樣,你爸還是知道很多事情的!

「到了指定地點后,王波二人下了車,王父沒有多說什麼,直接開車就走了,這讓王波有些搞不懂自己父親了。」

王波我覺得叔叔有些不一般啊!感覺有些太平淡了,就像這些事情本來就該是這樣的一樣,總感覺有些不太對,覺得王叔是個有故事的人,而這時王父開了一段距離后,突然將車停在了一旁,然後拿出一支煙,用力吸了一口,然後念道:該來的還是來了。

小主人,這就是你昨天修復空間的地方嗎!感覺沒有什麼特別的啊!只是這裡好像一股特別的氣息,但是現在很淡了,不注意的話,都感應不出來。

恩,這樣的氣息感覺有些熟,但是一下就是忘記在什麼地方見過了,貓小妹你知道這氣息在什麼地方見過嗎!

小主人我想我記得在什麼地方見過,這時狗子突然說道。

好像是哦!這種事情應該問狗子才對,一時忘記了,平時晚上都是貓小妹和我一起的,習慣了。 「皇帝,你不能喜歡他,你怎麼能喜歡他?」

太後娘娘顯然還沒有從陸庚京說的這一句話裡面回過神來,滿眼不敢置信的看著陸庚京,一直在搖頭。

那樣的感覺讓陸庚京覺得怪異,他知道太後娘娘不會喜歡言清喬這般的人,畢竟離她心目中標準的皇后實在太遠了,這麼些年裡面,太後娘娘給他留意的那些皇後娘娘人選都是溫婉賢淑的,絕對不像言清喬這般跳脫,又有自我主見的。

但是他感覺太後娘娘此時此刻的目光十分複雜,好像遠遠不止對言清喬單純的不喜歡,不是屬於不瞞未來皇後娘娘人選的那種失望。

「你怎麼能喜歡她?」

太後娘娘喃喃自語。

而後難過的坐在地上,突然掩面哭泣了起來,什麼話也說不出。

平日里,陸庚京若是有什麼忤逆太後娘娘的地方,太後娘娘對付他的方式,便是一哭二鬧三上吊,到了最後所有的論調都是勸說她在為陸庚京好,為他這個皇帝之位好。

但是這次就是覺得不同。

自從陸庚京承認自己喜歡言清喬之後,太後娘娘的神情便開始恍惚了起來。

陸庚京也察覺到太後娘娘今日今時與往日大不相同,愣了一下,看她哭得實在不像樣子,畢竟是自己的親娘,雖然控制欲強了些,但是這麼多年對於他,從來都是什麼都給好的,他走到了太後娘娘的面前蹲了下來,頓了一下,輕聲的勸慰道。

「母后,不要哭了。」

或許這件事情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可說到底,只不過是陸庚京的單相思而已。

「母后你不用擔心了,言清喬根本不喜歡我。說到底,只不過都是我一個人的想法,或許我的想法對於你,對於她來說從來都沒有重要過。」

陸庚京此時此刻早就沒有了任何的帝王儀態,他直接往太後娘娘的面前一坐,勸慰太後娘娘的同時,也在輕輕地自嘲。

說到底,他像一個瞻前顧後的懦夫,因為想緊抓一樣東西,所以放棄了另一樣東西。好像他很喜歡言清喬,但是對比於江山,對比於榮坤這個天下,他又放棄了言清喬。

連爭一爭的勇氣都沒有,他確實是一個懦夫。

他娶不到言清喬,所以太後娘娘此時此刻哭的意義也沒有,他不會娶言清喬,或許以後誰是皇後娘娘的這種事情也不太重要了,換個角度來看,這或許對太後娘娘來說,反而是個好事情。

還沒等他想完,太後娘娘哭聲一頓,將手拿開,滿眼都是眼淚,眼眶通紅,卻面容猙獰。

「她不喜歡你?她竟然敢不喜歡你!」

太後娘娘看著自己兒子這張陌生又熟悉的臉,有一瞬間的恍惚,而後咬牙拉住了陸庚京的手。

「我不允許她不喜歡你,皇帝你喜歡她,你就要去搶她,不管她有什麼想法,都要把她弄到手!你別忘記了,你跟她身上可是還有婚約在的,到了最後,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 看見阿偉這個樣子,二狗表哥也不敢再往前了,而且那隻搭在阿偉肩膀上的手,白得發寒,讓他看着頭皮發麻,太滲人了!

二狗表哥這時候大喊,如果是粽子的話,就讓阿偉趕緊用黑蹄驢子塞進他嘴巴里,然後抓一把寶貝快逃吧!

可阿偉整個人僵住了,身體一動不動,只有表情越來越恐懼,兩隻眼睛慢慢發紅。

二狗表哥感到越來越不對勁,他連忙喊著阿偉,可就在這個時候,那隻手突然一用力,將阿偉拽進了棺材裏面。

「啊……」

阿偉發出一聲恐怖的尖叫,震耳欲聾,而且非常凄慘,幾秒不到就有很多血從棺材底下的縫滲了出來,一大片鮮紅。

隨着鮮血湧出來,阿偉的慘叫終於停了下來,棺材裏面沒了動靜,但是啪的一聲,那隻白色的手又搭在了棺材邊上。

「吱呀……」

隨着聲音的響起,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棺材裏爬出來了一樣,更加恐怖的是,棺材跟雪一樣,正在慢慢融化,噗的一聲,蠟燭滅了!

雞鳴燈滅不摸金,阿偉死了,火滅了,二狗表哥立刻知道不妙,連忙撒腿就跑。

棺材裏的東西好像沒有追出來,二狗表哥經常回頭看,都沒有看見後頭有人,這讓他不禁鬆了一口氣,只不過他感覺自己越跑越慢,越跑身體越重,不知道是自己累了,還是墓室裏面的空氣不足,讓他有點缺氧。

幸運的是,二狗表哥按照原路返回,然後順利出去了。

老烏見二狗表哥出來后,表情立刻變了,沒有高興,反而是害怕和恐懼,這讓二狗表哥非常不解。

可這時候老烏指著二狗表哥背後說,他的背後,為什麼趴着一個白色的女人?

可二狗表哥連忙回頭看,什麼都沒有看見,摸後背也沒有摸出來什麼,根本不像是有人,再說了,他後背趴着一個女人,他能不知道嗎?

二狗表哥讓他們別再開玩笑了,阿偉已經死了,幸虧他逃了出來,不然一起死!

老烏根本沒心思聽他說別的,一直驚恐的看着他後背,而且其他兩個也是,可他後背明明沒有人。

二狗表哥怒了,拿起旁邊的洛陽鏟就朝他們拍去,說了讓他們別開玩笑,別嚇唬他,為什麼就是不聽?難道三個人欺負一個,很開心嗎?

這三個是一開始的盜墓賊,他們是一夥的,而阿偉和二狗表哥,只是半路出家加入進來的,他們的感情,跟利益有關,但真沒什麼夥伴感情,看見二狗表哥這樣,只有害怕,什麼都不敢做,甚至想逃跑,不想再管二狗表哥。

可這讓二狗表哥非常憤怒,不知道為什麼,一股莫名的火衝上了大腦,他拿着洛陽鏟朝着那三個人追去,那三個人頭也不敢回,直接跑,他們不是怕二狗表哥,而是怕他後背上的東西。

可黑燈瞎火的,又是在山上,二狗表哥一個不小心,居然絆到石頭,摔了個狗啃泥。

這一摔還撞到了樹根,人直接暈了過去,等二狗表哥醒來的時候,他發現地上全是血,而領頭的老烏和另外兩個人,已經倒在了血泊中。

他們死的非常慘,三個人眼睛都瞪得很大,死不瞑目的感覺,他們七孔流血,渾身都是血窟窿,好像是兩顆長牙咬成這樣的,身上也不見了很多肉,特別是脖子,看上去好像是被野獸咬的一樣。

可如果是野獸的話,為什麼二狗表哥沒有事,難道是因為暈過去了,所以逃過一劫?

不對,如果是野獸的話,估計只剩下骨頭了,不可能還有完整的屍體,再說了,這七孔流血又是怎麼一回事?

二狗表哥不敢想太多,死了三個人,他得趕緊跑,而且他感覺事情越來越不對勁,憑老烏他們的本事,不可能死在野獸之口,能讓他們慘死的東西,肯定極其可怕!

幸運的是,二狗表哥順利下了山,還回到了家裏,不過他很不安,因為這次不但沒有撈到寶貝,還死了四個人,最邪門的是,他總感覺自己的背後好像很重,貌似被什麼東西壓着一樣。

可他頻繁照鏡子都沒有發現後背有什麼東西,只是一種感覺。

可事情沒有完,他經常會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來,比如拿梳子坐在鏡子前,跟個女人一樣,不停的梳着頭髮,還會半夜夢遊塗口紅,唱歌,但歌聲發出來的聲音,是女人的!這些都是二狗姑媽告訴他的。

二狗也盜了不少墓,結合自己身上的種種跡象,他相信了老烏之前說的話,應該真的有個女人趴在他的背上,然後跟着他回家了,他這是典型的鬼上身,晚上發邪,而且還是一隻女鬼。

這還是剛開始,如果再往後,估計邪越來越重,女鬼控制他去殺人都有可能,而且女鬼跟了他回家,那就很可怕,如果不消滅她,那他和媽媽就慘了。

就在二狗表哥想辦法怎麼對付女鬼的時候,突然……那隻女鬼跑二狗姑媽身上去了,而且趴在了二狗姑媽背上,很是詭異。

這一次,二狗表哥終於能看到這隻女鬼了,她渾身雪白,除了紅唇,就連頭髮都是白的,臉上白得跟麵粉一樣,手指甲特別長。

「嘿嘿嘿……」

女鬼不說話,就是對着二狗表哥笑,而這時候,二狗姑媽也跟着笑,非常詭異,二狗表哥立刻就明白,她控制了自己的母親。

為什麼女鬼跑到了二狗姑媽那裏去了呢?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威脅二狗表哥,如果他敢有什麼動作和想法的話,女鬼隨時會殺了他媽媽。

於是二狗表哥不敢輕舉妄動,拿着刀躲在了廁所里,那女鬼也不找他,不過他控制了二狗姑媽,還把二狗打電話找來,估計是想吃了他。

二狗表哥說完后,我有個疑惑,然後指了指他道:「為什麼女鬼不殺你?」

按道理來說,女鬼有千百次機會殺了他,為什麼不殺,要留他活口?之前我以為女鬼只能趴在他身上,可根本不是,女鬼能控制任何人。

二狗表哥搖了搖頭,說他也不知道,這事得去問女鬼了。

二狗聽了后可不樂意了,見到鬼都嚇死了,還去問她,嫌命不夠長嗎?二狗從來沒有見過鬼,自然是害怕。

我說這事不太好辦了,如果只是鬼纏着,那現在就可以做鬼紋,可那隻鬼控制了二狗姑媽,絕對不可能讓我乖乖紋身的,想紋身,得先將她趕走。

還有,二狗表哥和姑媽都得紋,不然的話,還會上他們其中一個的身,無法斬斷的「病根」。我之前還以為鬼只是纏着二狗表哥,沒想到這鬼很兇猛,不是普通的鬼魂。

「耗子,你別跟我開玩笑了,這鬼連盜墓頭子都給殺了,我們怎麼趕她走?」二狗哭喪著臉說道,好像鬼要吃了他似得。

我說你怕什麼,有我在,就算是墓中的千年女鬼又如何,我什麼猛的沒有見過?

按照老辦法,等下出去后,二狗去買黑狗血破了女鬼的邪再說,讓她離開二狗姑媽的身體,而我回去拿銅錢劍,如果要打起來,我也好有點底氣。

「那我呢?」二狗表哥問道。

我說你先在這獃著,如果她想殺你,早就殺你了,你拿把菜刀在這有啥用?所以你不用怕,苟住就行。

我和二狗打開門后,悄悄的跑了出去,然後悄無聲息的下了一樓,可讓我沒想到的是,大門居然關了,而且怎麼都打不開!

我氣得想拿東西來砸鎖,如果出不去,那事情就糟糕了,那女鬼好像想把我們困在這裏。

。 「狗蛋——」師父父的師父父開心的推開了山門,沿着山上的石梯,便能夠到達師父父的師父父的房間,那是一個小巧又精緻的房間,幾乎沒有什麼別的物件,因為整個般若般若山都是師父父的師父父所有的。

「你絕對想不到!我遇到了誰!」師父父的師父父兩隻手提着自己白如花兒的仙裙,快步的往前走,仙裙飄飄,讓師父父的師父父整個人都春風得意。

「師父父能夠活着回來,說明那場災難,被您輕鬆的破解了?」

李狗蛋從山頂的小房子裏探出頭來,頗有些感慨道:「啊……師父父果然福大命大……這都能夠躲過一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