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伸出手,輕輕的探入小月的腰帶上。

Home - 未分類 - 想到這裡伸出手,輕輕的探入小月的腰帶上。

小月感到腰間一陣巨麻,臉上一紅,輕輕的推了張凡一下,但是馬上又把身子靠了過來,顫聲道:

「這樣也好,如果你要了我,我回去回復桃花仙子,就說我侍候你很好,她也就不會怪罪我不救你了。」

說著,一騙腿,上到床上,背對張凡,自己動手,把外衣、內衣一件一件地脫了下來。

。 蘇倫操控八條蛛矛一路狂奔,速度飛快。

這地窟邊上可不比遺跡城裏,高聳陡峭的岩壁就是蛛矛最好發揮的地形。

攀岩而上,蘇倫很快就在白天藏身的洞窟頂上,拿到了懸掛在半空中的隱形活屍和黑鐮。

大殺器在手,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現在蘇倫也沒着急跑了。

他在原地等了等,設計了一個伏擊陷阱,原本想看看有沒有追兵上來,好收割一波經驗。

現在他的實力雖然還不算強,可黑鐮+蛛腿,能打能逃,來個一兩個二階職業者基本都是送菜,來大部隊圍剿,也能撤入複雜的地窟中。

不過等了好片刻都聽沒到追兵的動靜,也就作罷了。

蘇倫轉念一想,或許是那個莎碧娜根本就沒有召喚城衛。

畢竟她自己在旁人眼中的人設就是一個嬌滴滴的柔弱女子,要是說大半夜去旅館親自夜襲一個通緝犯,好像也說不過去。

距離清晨時分還早,蘇倫也沒打算到處跑了,畢竟和十九號還有一些小約定。他就用絲線把自己掛在岩壁上,打算等到天亮去東城看看。

閑下來,蘇倫也回憶了一下之前的戰鬥。

不得不說,還是不能小覷其他職業者,特別是傘組織那種收攏了各種奇奇怪怪的特殊能力者能力結構,

說不定就有克制自己能力的人。

今天這個莎碧娜,就是個例子。

精神系的職業者本就萬中無一,像是她那樣還有【魅魔】天賦加成的二階職業者,還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不說二階職業者,沒有防禦精神力控制的特殊手段,三階職業者都不見得能奈何她。

要不是蘇倫自己精神力非凡,哪怕是有黑鐮在手,面對這種敵人,恐怕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他甚至懷疑,這女人既然有這般手段和心機,那蒸汽黨的老大還真不見得是「屠夫」班納,說不定這心機女人才是手握實權的人。

再一想她是傘組織的中將情報官,一張讓人窒息的情報網幾乎籠絡了整箇舊靈敦外城。

黑塔對舊靈敦額掌控力,可見一斑。

…….

「那女人應該是修鍊了精神秘法的…」

雖然之前的交鋒看上去沒有吃虧,可蘇倫依舊心有餘悸。

之前莎碧娜入侵他神志的一瞬,他們兩人就像是兩個坦誠相見了,各自都清晰感受到了對方精神力的強弱。

從體量上來看,那個女人的精神力不見得比他強,可就是施術的一瞬間就讓蘇倫中招了。

給蘇倫的感覺就像是,他自己的精神力像是一盤沙子;而莎碧娜的,像是一堵精心修築的堡壘,能攻能守。

蘇倫今晚領教了精神力手段的厲害,也越發覺得精神秘法的修行迫在眉睫。

他還記得當初在暴風莊園,佩斯托婭用精神力絲線輕鬆控制了他和光頭伊萬的場景。

他覺得而自己把「詭偶師」玩成了提線木偶師,打開的方式肯定是不對的…

否則空有這身龐大的精神力,非但不是戰力,反而是負擔。

蘇倫也很清晰地感受到了,收割的靈魂碎片多了,那種壓抑情緒的隱患越發明顯。感覺讓人有種想瘋狂放肆一把的衝動…

想着想着,思緒有些飄遠。

蘇倫在懸崖上吊著,不時拿着望遠鏡觀察遠處的營地,想看看有沒有什麼大規模調動的跡象。

看着那燈火通明的的營地,他心中突然想到了十九號。

「也不知道她計劃想要做的事情成功沒…」

蘇倫倒沒多少的擔心。

畢竟這裏不是守備森嚴的舊靈敦,自己都能輕鬆出城,十九號肯定也行。

雖然之前沒問,他倒確實是有些好奇,能讓那個神秘「第三方組織」在意的任務到底是什麼。

是刺殺某個特別目標?

還是搶東西?

十九號雷厲風行的性格,一旦確定目標就會立刻動手…

或許是今晚?

大概說來也巧。

就蘇倫想到這裏的時候,突然,意外陡生!

「轟隆隆~」

槍炮聲突然炸響。

遠遠傳來,音波震得岩壁上掛着的蘇倫身形一陣晃蕩。

「咦…出事了?!」

蘇倫立刻來了精神,拿起望遠鏡朝着營地方向看了過去。

居高臨下這一看,突然就看着營地里突然就炸了窩,槍炮聲大作。

而且從槍炮火光漫延的方向,可以清晰地辨別出火力網是從山坡上的暴風莊園,一路飛速朝着追城牆亮了起來。

像是有個人被一路圍追堵截,然後沖着城牆跑了過來。

蘇倫看着火光,立刻就猜到是十九號。

能弄得營地雞飛狗跳的,也只有那位這位SS通緝犯了。

然而,還沒完!

就在蘇倫以為十九號能逃出營地的時候,突然傳來了一陣像是防空警報的低沉了轟鳴聲。

「一級戰備?」

蘇倫很清楚這轟鳴代表着什麼。

也就是營地裏面臨了生死存亡的「特級怪物攻城事件」的時候,才會發出這樣的警報。

這警報鳴響,也就意味着全城的所有獵荒者都必須參與城防守衛任務。

現在看着情況,是打算全城堵截十九號了?

果不然,警報聲一起,整個城池都像是沸騰起來了一般,隔得老遠,都聽着有人扯著嗓子在大喊。

「來人啊,快抓SS通緝犯了!」

「兄弟們,快起床發財了…」

「抓住她,賞金一億!」

「…」

這一吆喝,全城人都參加了圍追堵截。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營地里還藏有其他通緝犯,這一喊,城裏到處都聽見了槍炮聲。

然而,就是這警報響起之後,蘇倫看着之前那個疑似十九號的「目標」像是被攔住了,突然就轉向了,調轉去了另外一面城牆。

然後,又被堵住了。

房屋一棟棟轟塌,戰鬥的動靜極大。

「她是遇到頂級強者堵截了?」

蘇倫看着,心中琢磨到。

倒也沒覺得十九號會吃虧。

畢竟機械戰士的是合金身軀,不懼刀槍,而且擁有超強的推進加速系統,哪怕是頂着槍林彈雨,也沒人難得住她。

何況,她也不是一個人。

…….

果然。

看着那戰鬥沒僵持片刻,突然那房屋倒塌的街道上轟然就炸起了一團小型蘑菇雲。

看上去使用了什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然後,追逐又開始了。

這一次,蘇倫從望遠鏡中看到了一個人影從城牆上輕盈地一躍而出,赫然就是穿着黑皮衣十九號。

然後,緊接着,他又看到了一個人緊追不捨,從城牆上跳了出來。

「獵荒者工會的副會長,三階強者「風雷劍王」尼祿·雷德格雷夫?」

蘇倫一看那持着大劍的紅鬍子追兵,瞳孔微微一縮。

怪不得這麼生猛,一道劍氣數十米,原來是這位。

不過,看到這裏,蘇倫反倒覺得十九號沒什麼危險了。

近戰職業者確實跑的快,但劍客對上超級機械戰士,根本不談任何職業克制的優勢,反而還要吃虧。

再一看,十九號手裏抱着的那個大黑盒子,蘇倫也明白她去幹什麼了。

「原來是搶東西去了?」

他心中嘀咕了一句,同樣也好奇十九號到底搶了什麼出來。

不能放儲物空間而抱在手裏,也就意味着必定是一件超階物品。

封禁物?

蘇倫挑了挑眉

能讓那種能去遺跡中環「進貨」的強大組織都想謀奪的東西,肯定不是普通封禁物那麼簡單。

…….

蘇倫在懸崖上看戲,心中毫無起伏。

都出營地了,結局就註定了。

可就這時候,蘇倫突然看着狂奔中的十九號突然朝天空中發射了一顆信號彈,然後朝着他這個方向跑了過來。

「她是要我接應一下?」

蘇倫瞬間明白了什麼。

這是他們之前就商量好的退路,萬一遇到特殊情況,而正巧他們雙方有人在城外,就相互接應一下。

看到這信號,他想都沒想,解開植裝,操控著活屍就爬下了岩壁。

頂級職業者就那麼一些,手段辨識度也很高,再如何隱藏,一出手也容易暴露身份。黑先生他們肯定也有人在這附近,但也是為什麼他說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出手的原因。

而蘇倫手裏有黑鐮,正好有幫忙的能力。

這個忙,幫的幾乎沒任何風險。

蘇倫下了岩壁,直接去了預定的伏擊地點。

轉眼功夫之後,那一追一逃走的人也跑了過來。

蘇倫看準了時機,便毫不猶豫地操控活屍揮動了黑鐮斬下。

很可惜,空間裂縫雖然悄無聲息,但活屍揮動黑鐮的細微破風聲,還是讓那「風雷劍王」尼祿給感知到了。

那傢伙發現了異常,一個閃身就離開了之前的位置,恰好避開了蘇倫預判的斬擊線路。

不過,看着有人偷襲,尼祿追擊的速度也明顯慢了下來。

黑鐮出手,他自然猜到了出手的是誰,臉上也浮現了凝重。

環顧四周,還擔心有別的伏擊者。

看到對方能避開空間裂縫,蘇倫倒也不意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