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姐!」

Home - 未分類 - 「是,小姐!」

紅家的金丹真人擋在紅亦然面前,見狀,兩方紛紛向前,劍拔弩張。

「動手!」

木非凝實在看不慣紅亦然那囂張的嘴臉。

即使知道可能有詐,她也忍不了了。

紅亦然等的就是她這句話。

雙方默契的金丹真人對金丹真人,築基對築基,練氣對練氣。

奚淺無語。

這麼默契,一看就打習慣了。

「怎麼辦?姐!」

她聽自家的姐姐的,如果她看不慣紅家的人,出手幫對方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她也沒什麼原則!

「……」呵呵!

「看看再說!」玉晚煙清冷的開口,以她對紅家人的了解。

這紅亦然絕對留有後手。

紅家人一向很無恥。

「好!」

隨後,兩人津津有味的看起戲來,偶爾還評論一兩句。

紅亦然的對手是那個圓臉的少女,少女軟萌的外表下,居然是強悍的體修。

奚淺「……」這世界是怎麼了?

可不對呀!

為何她沒有雄壯的肌肉。

木非凝:「……」就許你有奇遇,我就沒有嗎?

「砰!」木非凝還是不敵紅亦然,被她的靈力狠狠甩出去,咂斷了三棵樹才停下來。

「咳……」瞬間吐出一口氣。

「小姐——」

「小姐——」

「非凝——」

木家人大驚失色!

奚淺暗自驚嘆,這紅亦然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最新章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幺、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全文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txt下載、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免費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幺

桃之幺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

。 蘇小荷落寞的坐在草坪上,她下午還有課,但已經無心去上了。

心,空落落的。

腦海里全都是安千然虛弱的面容。

「那孩子,就象小時候的你,也可憐。」就為安千然的這一句,她流淚了。

不知道是為曾經的自己,還是為陶靜怡。

她還是無法把小三這個名詞與安千然聯繫到一起。

她想找人幫忙,再去查清楚安千然與陶嘉麟的事情。

卻發現,她根本找不到可以幫忙的人。

能幫到她的,只有齊墨川和齊墨川的朋友。

而他們絕對會因為齊墨川的關係,而不幫她。

不幫她,就是不幫安千然。

她無法預知風家的人會怎麼對待安千然。

這一坐,足足坐了一個多小時。

一道陰影擋在了身前。

一股熟悉的氣息飄過來,蘇小荷下意識的抬頭,「齊墨川……」

她怔住,沒想到居然是他。

真的是他嗎?

或者,是齊墨晨吧。

不然,電話里,這個男人那樣冷聲的拒絕了幫助她。

是的,她還沒有向他求助,他就拒絕了她。

男人不說話,只是低頭俯視着她。

「你是齊墨晨?」她一定是認錯人了。

齊墨川是不會來這裏看她的。

他的聲音那麼冷,冷的即便是過去了兩個多小時,但她只要一想起,就還是會不由自主的顫抖和無助。

這一聲,齊墨川身子一滯,隨即蹲下身來,與蘇小荷平視着,「蘇小荷,你居然把我認成了墨晨?」

蘇小荷秒愣,「你……你怎麼來了?你不是不幫……」

齊墨川伸手一帶,便將蘇小荷帶入了自己的懷裏,一起坐在了草坪上。

蘇小荷在他的身前,他輕輕俯首時一張臉正好蹭在她的發間,嗅着她的發香,他在她耳邊低啞的道:「這個世上,最讓人憎恨的就是小三,你懂的。」

蘇小荷用力的點頭,「我懂,我都懂。」她自己的童年,就是在小三的陰影中度過的。

可安千然是她的閨蜜,那些年她被徐曼珍欺負的時候,從來都是安千然安慰她,帶給她家人般的溫暖,安千然是那麼的善良,她不相信安千然是那樣的人。

「小荷,我不是不幫你,而是,不想去幫一個小三。」齊墨川再次低聲的說到。

霍叔連給他打了三個電話,他才知道她從醫院裏出來,連飯都沒吃,一直在醫院外的草坪上傻獃獃的坐着。

到底還是放不下,他放下手上所有的工作趕來了。

甚至於,也沒有用午飯。

蘇小荷蜷縮的靠在他的懷裏,「齊墨川,我媽就是被小三逼着離婚的,我在徐曼珍的陰影下生活了十二年,那十十年是我生命中最煎熬的日子。

然然知道我最痛恨的就是小三,所以,我數次詢問她她男友的事情,她一句也不肯透露給我。

我總以為她是交往了一個大人物,對方的身份太神秘,所以,她暫時沒有辦法告訴我。

卻不曾想,原來她是交往了一個有婦之夫。

你告訴我的那一瞬間,我也怪她怨她,可是在看到她聽到她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后,我卻怎麼都沒辦法心狠的不管她。

就算是定了她是小三的罪,我也想弄清楚她和陶嘉麟交往的前因後果。

這世上,有些人,有些事,常常事與願違,有些人是想而不得,有些人是想甩也甩不掉。

等弄清楚了,如果她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小三,我從此跟她絕交,我蘇小荷不需要一個身份是小三的閨蜜。

但如果真的是有原因的,那又另當別論。

所以齊墨川,你幫我查,好不好?」說到這裏,蘇小荷轉身她靠在了齊墨川的臂彎里,仰頭看着他的眼睛。

一時間,四目相對。

蘇小荷在齊墨川的眼睛裏看到了自己,無助沮喪的樣子,寫意的就是她了。

這一瞬間,空氣都彷彿凝滯了一般,呼吸都不可聞了。

唯有心跳,跳得那般的厲害。

她在等他,等他給她一個答案。

她在求他。

這也是他們領了結婚證后,她第一次求他。

還,居然是為了一個家庭以外的成員。

齊墨川微微動容,只為蘇小荷的這一段話,他不能不動容。

那時她打電話詢問過來的時候,他以為她要包庇安千然的小三行徑,卻是現在才知道,她只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這世上,不止是他恨小三,她也亦恨。

每一個被小三染指過的家庭都充斥了苦澀的味道,那是不論走過多少經年,都無法驅散的一種親人間的殤。

哪怕是想要彌合曾經錯亂的親情,可親情卻象是開裂過的鏡子,那一道裂紋再也無法消去。

「好,我答應你。」齊墨川輕聲應,嗓子卻沙啞的厲害,微微俯首,額頭抵上蘇小荷的額頭,只想蹭去她額際的那一抹冰涼。

好似心都冷透了而傳至四肢百骸,讓他的心莫名的一悸。

什麼時候開始,居然這樣的在意她的感受了?

他竟是此刻才知。

蘇小荷小嘴一咧,笑開。

他能答應她,真好。

一顆心,這麼片刻間就踏實了許多。

「咕嚕……」沒想到這麼甜蜜的時候,她的肚子居然大煞風景的叫了一聲。

齊墨川這才回神,「去吃午飯,乖。」

他抱着她起身,再把她放在身前。

居高臨下的看着她還有些蒼白的小臉,「想吃什麼?」

「吃什麼都好。」蘇小荷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由得垂下了眼瞼。

「那不如,吃我。」齊墨川忽而開口。

蘇小荷愣了足有兩秒鐘,才反應過來這男人小色的話語,「你滾一邊去。」

她現在,雖然不抵觸齊墨川的碰觸,但是,只要一想到那方面的事情,就會不由自主的悸怕。

齊墨川捉住她的手抵在心口,「不吃也行,感受一下我的心跳,快嗎?」

蘇小荷微闔上了眼睛,認真的感受着他的心跳,一下一下,強而有力,「不快。」

「你……」齊墨川無語。

「要是真的快了,豈不是有心臟病了?那我豈不是嫁給一個病號了?」蘇小荷笑,才不配合他呢,居然還想她吃他,他想都不要想。

「蘇小荷,你真是史上最懂得煞風景的女人。」齊墨川咬牙切齒的說過,可是唇,卻輕輕的落了下去……

。 這個解題方式,正是顧綰綰會做的那種方式。

顧綰綰眯起眼,嘴裏吐出一口濁氣。

第二種方式,慕夏不可能想得出來吧?

然而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就看到慕夏微躬起背,再次在黑板上寫了起來。

顧綰綰眼底彷彿有什麼東西碎裂開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