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一個諾大的朝天門,這個利益其實已經很大了。

Home - 未分類 - 但是一個諾大的朝天門,這個利益其實已經很大了。

但是如果僅僅只有那麼一兩個人的話,想要吃下整個朝天門,可能性並不強。

所以,他們很可能會聯合。

當然,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查看寧昔玉的情況。

如果她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的話,這些人敢不敢行動,還是另外一回事。

但是他們現在能夠確定的一件事情,就是周秦應該沒有多少日子可活了。

畢竟這可是從一開始就有人說過,周秦中的東西,無解。

周秦現在還不知道,整個外面已經因為自己開始風起雲湧了,他這會兒正在往宮主寢宮趕,柳青說,剛剛看到的宋紫裕她們,全部都在那裡。

「聖子大人!您……沒事吧?」

有路過的人小心翼翼的詢問,甚至是還害怕自己問出來的這些問題傷害到周秦,所以語氣非常的柔和。

「大人?您知道是誰想要對您動手嗎?我們不會放過那些人的!」

周秦沖著這些人微笑點頭,但是什麼也沒有說。

那個傷害了自己的人相對來說的話,肯定是非常了解自己的,也非常了解寧昔玉她們。

所以說這個人是熟人的可能性是非常的高的,那麼,周秦現在看誰都像是壞人了。

沒有辦法,現在系統不在,他幾乎是沒有那種安全感。

有人看到他不吭聲,也就閉嘴了,畢竟看樣子周秦現在的這個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他們也不能夠一直在周秦身上撒鹽。

宮主寢宮這邊,仍然還是沒有什麼人,柳青就是把他送到這裡,然後我就靜靜的在外面等待了。

柳青剛剛已經明確的說了,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他都會在周秦的身邊照顧他,為他做一些掩飾,還有遮擋。

周秦整個人現在心裡多多少少是有那麼一點點興奮的,畢竟現在自己還有能夠活命的機會,這已經是最好的了。

他迫不及待的想把這個消息分享給寧玉昔她們。

只不過剛剛走到門口,還沒有推開房門的時候,從裡面突然就傳來了聲音。

「我想要回我的家族去看看,去看看有沒有辦法解除時間流逝的效果,他現在唯一能夠依靠的,也就只剩下我了。」

宋紫裕聲音很低,聽起來就不太開心。

「你一個人回去太危險了,我們不太放心。」

林玉說道。

「我可以幫你安排一些人跟著你一起,但是現在這樣的關頭,還是建議你一個人,並且不要告訴任何人你的去向。」

這是個寧昔玉。

可能是看到宋紫裕有些疑惑不解,寧昔玉再次開口。

「你們沒有感受到嗎?已經有人開始準備對朝天宮下手了,雖然我並不知道是誰,但是我已經能夠感受到那種惡意了,徒兒事情僅僅只是一個導火索,那些人就是想要讓他死。」

寧昔玉嘆氣。

。 相聚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刀王要回去,繼續研究自己新創的刀法,看看還有什麼地方是值得改進的。

同時他放出話來,尊主將會是他的獵物,誰都不許搶。

除非是尊主主動找到他們,這樣他就沒有辦法。

霸王則是回去修鍊,雖說他的年紀已經很大,但他心中還是有一顆修鍊的心,絕不會因為在武者世界已經難逢敵手而停止。

小七也在跟葉寒單獨相處一晚上之後,只能不舍的跟葉寒分別。

葉寒準備啟程,去解決那個神秘組織。

李白覺得挺有趣的,打算跟葉寒一道前往,看看那些人到底在研究些什麼。

以李白的實力,葉寒不擔心她會拖後腿。

相較而言,李白的加入,他等於是多了一個不錯的幫手。

而且李白也算半個修仙世界的人,一路上,葉寒也可以再問問修仙世界的事情,畢竟將來他肯定是要涉足其中的。

再有就是說不定,李白能夠明白,那些亂象究竟是怎麼回事。

得到葉寒同意之後,李白興緻勃勃的收拾換洗衣服,一些臨時。

她還考慮到,目的地有可能沒有網絡,把自己準備追的劇全部下載下來,以便觀看。

一個二百五十六G的平板,愣是被她塞滿了電影電視劇,還有很老的綜藝。

李白告訴葉寒,自己天賦不是很高,而且家裏重男輕女,李家的重擔落不到她頭上。

將來她也只不過是嫁人,相夫教子的命。

倒不如現在有時間,就多看看劇,多出去玩玩。

尋找殺害三叔兇手的時候,她是懷着悲痛的心情的,只不過現在,已經不同了。

她想多去幾個地方,多玩玩。

不枉費一世為人。

距離出發還有一天時間,昨天他們已經去過KTV。

今天葉寒就帶着李白,中午吃火鍋,下午到電影院體驗看電影,晚上吃燒烤,外加酒吧坐坐。

宵夜再來個蟹煲。

反正時間多的事,只要是李白想要嘗試的,他都帶她去吃去玩。

這也算是對她幫助自己的答謝。

下午,葉寒剛買完票,準備帶着李白去看電影。

誰知一架馬車,竟然停靠在門口。

葉寒推斷出,馬車是修真世界的,不然現在誰要用馬車載人。

裏面的人應該就是來接李白回去的。

李白偷偷將平板跟充電器電器藏好,還順走了一個充電寶。

這時候來到馬車前。

葉寒知道裏面的人,可能會比自己強很多。

但他還是對李白說道:「如果不想回去,就留下!」

李白瞬間一愣,傻傻的看着葉寒。

他知道葉寒是出於好意,想要讓自己自由。

裏面的人,她不用猜都知道有誰。

大哥還好說,堂哥更是向著自己。

但是還有一個人,是她暫時不能違逆的。

如果運氣糟糕的話,可能還有第四個人。

這個人就是一個醋罈子。

要是在父親面前煽風點火,葉寒保不齊就會被重傷。

李白謝過葉寒好意,故作瀟灑的說道:「不了!其實我也已經玩夠了,只是人玩起來,比較沒個輕重緩急。我差點耽誤家裏的大事,要不是我大哥跟堂哥來接我,我都忘記了。」

「那好!」

「很高興認識你!」李白說完,轉身離開。

她覺得自己是一個堅強的人,即便是三叔死,她都沒有掉眼淚。

可是跟認識沒多久的葉寒分別,她眼眶紅了。

回到車上。

她禮貌的說道:「大哥,堂哥,爹,讓你們擔心了。」

三人都還沒有說話,車上的第四個人已經開口道:「白白,你跑哪裏去了?我擔心死了!」

李白聽到這個話,就覺得一陣惡寒。

她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此人。

寧家少閣主,寧半城。

寧半城裝出很在乎李白的樣子,這讓李白很是作嘔。

「剛剛的人是誰?」父親問道。

李白強烈克制住自己的緊張,並沒有讓父親瞧出什麼端倪來。

她平靜的回答道:「普通世界裏,跟修真世界的新聯絡人,在普通世界裏第一家族的家主葉寒。」

「實力如何?」父親再次問道。

李白回答道:「練氣境八層。」

「哈!我還以為他那氣定神閑的氣魄,還以為他是聚氣境呢。」寧半城揶揄道。

不管葉寒是什麼程度,寧半城都要嘲諷他。

他那與生俱來的優越感,是別人無法理解的。

但是兩位兄長卻也說,此人平平無奇。

不過作為聯絡人,這種身份跟實力已經不錯。

李白很想替葉寒辯解,但是她忍住了。

畢竟這樣的辯解,對於葉寒來說並無任何好處可言。

而且這個時候,葉寒只需要埋頭修鍊,其他任何事都不應該管。

說到底,寧半城這樣的人物,也才聚氣境三層。

只比她高了一層。

可是按照年紀而言,寧半城大了自己一年半。

自己一年半就能超越他。

李白的天賦,不算家族裏最好的,最好的是她堂哥李無缺。

也就是三叔的兒子。

目前他已經到聚氣境五層。

年紀卻跟寧半城一樣,甚至還比寧半城小一個月。

大哥李無期則是聚氣境四層。

在李白看來,雖然大哥的年紀跟葉寒一樣,但是即便是李無缺,將來都會被葉寒超越。

更何況,葉寒修鍊的還是初級功法。

「這個人看着也不怎麼樣,具有第一家族的身份,普通人世界裏,要什麼資源沒有。卻只是到這種地步。」寧半城冷笑着說道。

李白心中冷笑。

只怕到時候,人家超越你,都懶得跟你打招呼。

李白陷入回憶之中。

她竟然沒有想過,自己跟葉寒同框出現,目光都沒有落在他的身上過。

唯有看電影時,她心中泛起的漣漪,使得她鬼使神差的將目光,落在葉寒身上。

就是這一抹記憶,使得李白好歹能夠在回去以後,能夠解相思之苦。

馬車駛出市區,便被真氣包圍,然後飛了起來。

常人根本看不見。

這就是為何,他們坐馬車,而不是是飛機。

因為修士根本用不着。

他們回到家裏的速度,也只需要半天時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