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彌諾陶洛斯見多識廣。

Home - 未分類 - 但彌諾陶洛斯見多識廣。

它一看到一雙踵具,頓時臉色大變。

看似只是一雙散發不詳氣息的踵具,實則不然。

這踵具彷彿是夾心的一樣,能夠感受到裏面涌動着,濃縮到近乎液態的戾氣。

這股戾氣是怎麼回事?

這只是一件六星聖遺物而已。

六星聖遺物是什麼?

在高端局裏面,六星聖遺物:就是垃圾!

可這股戾氣,卻是任何一件十星聖遺物都沒有的。

彷彿……

彷彿它根本不是聖遺物,而是某個太古魔神的器官。

雖然身體死了,但這器官卻期望着能夠復活。

然後再看楊嘉手上戴的蚩尤遺願。

那雙籠手居然也在散發這種氣息??

共鳴?

不,是套裝嗎?!

聖遺物還有一種套裝效果。

即同時佩戴6件同款的聖遺物,可以激發套裝效果,獲得額外的加成。

造型很接近,這雙踵具和蚩尤遺願是套裝?

「這雙踵具叫蚩尤踐踏,也是成長型聖遺物,只可惜不是准七星,只是個普通的六星,而且沒有永不磨損,技能和加成也不如蚩尤遺願。」

果然。

楊嘉親切的解釋,驗證了彌諾陶洛斯的猜想。

這套聖遺物不對勁。

一件的時候沒感覺,只是覺得蚩尤遺願有點超模而已。

但楊嘉如今煉出了第二件,彌諾陶洛斯明顯感覺到,這套聖遺物……好像有生命。

那是一個戾氣十足的生命體。

僅僅擁有三分之一的生命,就足以讓身為八層boss的自己感到顫慄。

蚩尤?

不,那只是一個三流神。

以神明的眼光看,身為東方神系的戰神,它確實很強。

但放在黃金時代大事件里,還有更早之前的天道爭奪戰里,它本體那點實力撐死也只能算三流。

大概,也就比我稍微強一點吧,更不可能散發出這等戾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咚咚~

長期盯着蚩尤套裝的彌諾陶洛斯,感覺漆黑的意識深處,突然睜開了一雙血紅色的眼睛。

心臟猛的一陣絞痛。

彌諾陶洛斯頓時痛苦的捂著胸口向後退出兩步。

「老牛?你怎麼了?」楊嘉見它突然冷汗直流,不知怎麼回事,連忙關心的上前問道。

「沒…沒什麼。」彌諾陶洛斯氣喘如牛,身上毛髮轉眼被冷汗浸透。

嘴巴上說着不要緊,心裏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剛才那個…是什麼?!

那個殘破的意識。

那個誓要毀掉世間一切般的戾氣。

再看向蚩尤套裝,彌諾陶洛斯心底震驚無比。

小老大,你到底煉製出了什麼東西?

這套聖遺物,不簡單啊。

要說嗎?

不,應該不用。

人類的技術無法五星聖遺物,更別提六星了。

這世上有能力煉出六星的人類,恐怕只有楊嘉一人。

而想要光靠自己煉製,湊齊一套聖遺物,那可能性之低幾乎是個天文數字。

現在鯤鵬一戰在即,還是讓他注意眼前的對手為好。

想到這裏,彌諾陶洛斯決定了,還是保持沉默。

「好了,小老大,既然最後的踵具你都煉成了,那麼,你準備好去九層了吧?」

彌諾陶洛斯深吸幾口氣,重新露出了以往開朗的模樣。

楊嘉用力點頭:「藥劑師升lv4了,解鎖了好多新配方,包括HPMPAP的中級恢復藥水,還有許多船新的強化藥水。

這幾天我做了很多備貨,現在聖遺物全了,我還收集了許多魔水晶,以防需要修理。

九層的話,我覺得我可以去了。」

「哈哈哈,那好!」彌諾陶洛斯大笑道:「走,我親自下廚,給你倆弄頓好吃的,算給你們踐行。

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出發,我送你們去九層。」

「老牛下廚?」幽瑩一聽這話,開心的蹦了起來。

楊嘉一聽,也是有些垂涎欲滴。

別看彌諾陶洛斯長得五大三粗的,它其實是母的。

聽說是因為彌諾陶洛斯一族,公的母的長得都一樣。

而且,它廚藝特別好。

至少楊嘉搜遍兩輩子的記憶,就沒有能出其右的存在。

只不過平日裏它比較懶,不願意做而已。

來八層一年,它總共就下過四五次廚房而已。

「好,多謝老牛,那我先去洗澡。」

說着,楊嘉拉上幽瑩,興高采烈的衝進了屋子。

望着少年少女歡快的模樣,彌諾陶洛斯也衷心覺得高興,扛起斧頭,跟了上去。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韓家背後最神秘的男人,聽說手底下的產業遍佈全球,富可敵國。

聞卿滿意的掛斷電話。

面向不說話的眾人,對付人類不能用妖精那套,得用人類的方法打敗他們。

現在一個個都閉緊嘴巴弱雞的不說話。

尤其是米芮,憤憤不平的看着她。

有些人啊!就是什麼都不用做就已經贏在起跑線上。

她在看聞卿頂多就是個暴發戶的傻白甜千金。

沒有能力,沒有智力,靠着家族。

也不知道郁時盛看上對方哪裏,那張臉?

那可真是膚淺。

人吶!總是會為了補全自己的錯誤不停的找借口。

聞卿覺得沒意思,還不如院裏的太子好玩。

眾人沒在她那裏討到什麼好處,一個個的偃旗息鼓。

有長輩要和郁時盛說話,有婦人要拉着郁榕聊天,全然沒有先前的劍拔弩張。

郁榕心裏有些不舒服,說不計較是假的。

交談期間被問到關於聞卿的事情。

全然不顧家族面子。

「卿寶啊!哪裏都好,對郁時盛好對我好。前段時間時盛遭人陷害卧床不起,她也一直不離不棄守着。郁寒要奪位,時盛差點就要一無所有她也不嫌棄。還在我生日的時候送了我一條價值連城的項鏈。」

那條項鏈有不少人都知道,女人之間比來比去就那些,穿着打扮、珠寶首飾。

聞卿送給郁榕那條項鏈可讓郁榕風光了好長一段時間,圈內的太太們都來詢問。

世界上僅此一條,還有人說那是古董呢。

聞卿拿出來的,不是古董是什麼,都不知道幾百年還是幾千年前的東西。

聽說還有鑒寶專家登門拜訪。

不過這些聞卿都不知道,送給郁榕的東西是經過她精挑細選的,不過不代表她手裏就沒有其他的了,哪一個拿出來都能震驚世人。

歐哲陪着聞卿在院內,家裏來了人,作為主人的郁時盛和郁榕不得不兼顧其他人。

「聞小姐你別多想,那些人就這樣。逮著一點可以放大的理由就會無限拉扯,也就是嘴上過點嘴癮發泄一下羨慕嫉妒恨的內心。當初夫人要嫁人的時候,袁總也被這樣對待過。」

袁霆這人雖然混蛋又渣,當初怎麼着也是富家千金看上窮酸小子。

袁霆身為男人,羞辱的程度直接高了好幾個度。

那時還沒郁時盛呢?可想而知郁榕是頂着多大的壓力結的婚。

郁榕是這樣說,歐哲也是這樣說。

「過過嘴癮。」

「當然了,他們只能嘴上說說,影響不了任何結果。郁家就是這樣,誰都不能對當家人的婚事指手畫腳,郁家不需要掌權人犧牲自己的幸福,這也是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

不知何為,聞卿又想到了祠堂里的男人。

許是自己的感情過於悲劇,祖訓里加了一條。

太子撒歡的跑到聞卿面前又蹦又跳,聞卿擼了一把狗頭,太子搖著尾巴可歡了。

聞卿有些口渴,讓歐哲進屋給她拿水。

人還剛走沒多久,一道影子在她的目視下緩緩靠近,聞卿勾唇,看來這是沉不住氣啊!

。 這林氏的林傲天,是個聰明人。

他沒有當面提出反對,但是,林傲天提出這樣的要求,其實已經是很不配合了。

不過沒關係,只要他沒有明確拒絕幫助炎國戰部,那就夠了。

李初晨和林傲天約定好,並且錄音作為證據。

然後,他們就乘坐垂直起降機,離開林氏所在的山頭,趕去另一個勢力。

李初晨接下來趕到的宗門,是陳氏。

陳氏在天海這一帶,只能算得上是中等水平,整體實力一般般。

但是,陳氏的人卻很囂張。

得知李初晨的來意之後,陳氏的人,直接破口大罵。

他們完全沒把炎國戰部放在眼裡。

李初晨都被他們激怒了!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炎國戰部在保衛國家這件事上,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