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亥道。

Home - 未分類 - 胡亥道。

嗯!

丫的!

忍不住,胡亥又捏了幾把。

太TM的性感!

呂雉面帶桃花,俏臉上韻味殘留。

不過,呂雉看上去,比昨天貌似漂亮了不少,看來滋潤才是美容劑啊!

……

再說高順、黃忠。

黃忠帶着四萬步騎,馬不停蹄到了壺關,在壺關上讓手下士兵休息二天。

出了壺關,一路對着趙地城池碾壓過去。

遇到城池,黃忠讓人推出投石車出來,朝着城牆上轟上幾輪,然後,派人去勸降。

一個個城池上的官吏,看到秦軍攻城武器太強大,城牆承受不住狂轟爛炸。

無可奈何之下,打開城門,向秦軍投降。

有了一座城池投降,會有第二座、第三座城池放下武器投降,象得瘟疫似的。

會傳染!

一下子,趙地的百姓,看到秦軍不象宣傳上講的凶神惡煞,反而是駐紮在城外,不騷擾百姓。

短時間內,秦軍獲得趙地百姓認可。

秦軍所到之地,城池紛紛打開城門,歡迎秦軍到來。

各個縣城官吏,也沒有好的辦法。

兵力不足,沒有援軍,如何抵擋。

張耳只通知說是死守,可是不派兵馬支援,不是拿他們各城池官吏當炮灰么。

誰也不是傻子。

大勢還是看得出來的。

秦軍勢如破竹,收復一座座城池,叛軍已經自身難保,在這種情況下。

誰還會傻乎乎拚命啊!

順大流、遵天命。

在黃忠出兵后,高順也帶六萬大軍出了懷縣,朝着朝歌撲過去,一路橫推各縣城池。

隨軍文官忙得不可開交。

速度太快了。

文官根本來不及考核舊官吏,只能派出一些人輔助,讓原來的官吏繼續任職。

朝歌呢?

一個個壞消息傳來,讓張耳憂心忡忡。

各地縣城紛紛投降秦軍,完全出乎意料,搞得張耳懷疑人生。

最令張耳生氣的是,劉邦悄無聲息閃人離開了,還帶着劃歸劉邦指揮的一萬兵馬。

偷雞不成蝕把米。

張耳虧大了。

把劉邦祖宗十八代狂噴無數遍,也平息不了心中怒意。

劉邦這個王八蛋、大騙子。

張耳接到劉邦跑路后,心裏憤怒無比,把廳中好多名貴傢俱砸碎,下人一個不敢出聲。

跑得遠遠的,生怕遭殃。

劉邦呢?

此時已經離開朝歌城,帶着三萬兵馬朝南而逃。

一路上,依然採取不正當手段,對地方上城池進行敲詐勒索,不給,直接打下城池。

此時呢?

張耳也沒精力追殺劉邦,只好把氣憋在肚子裏。

劉邦活得很瀟灑,一路上慢騰騰的,到什麼城池停下來,掠奪一番。

把城中錢財拉走,不理會官吏叫嚷。

一路象鬼子進村似的。

悲摧啊!

不僅是張耳悲摧,與趙地接壤地區的梁地、齊地,同樣悲摧,也被劉邦掠奪過。

一個月後,劉邦回到了小沛。

項羽、范增聽說劉邦又回來了。

一下子又緊張起來。

對這個劉邦,范增徹底無言,建議項羽將其斬殺,可是,項羽說是結拜兄弟。

不好得動手。

「羽兒,劉邦絕對不能留在小沛,一旦局勢出現變化,劉邦會從後面捅刀子。」

范增道。

其實項羽心中也明白劉邦是什麼人。

只是限於結拜一場,不方便出手而已。

加上項羽剛愎自用,很少聽進范增的話。

「亞父,要不把劉邦調到前線來,他手上不是有數萬兵馬嗎?讓他來當炮灰。」

項羽道。

「羽兒,據老夫得到消息,劉邦不僅從張耳手中騙到大量兵馬,還一路上,

在沿途徵招了不少士兵。僅去一封書信,劉邦很可能不會聽命。除非讓5000鐵騎出面威脅劉邦,

才可能讓他乖乖聽話,服從命令行事。」

范增道。

「讓龍且帶着5000鐵騎去請,劉邦膽敢不聽命令,直接消滅,不給其機會。」

項羽道。

「羽兒,劉邦這次犯下逃兵重罪,還拐騙了不少士兵跟着。一定要治其罪,

順便把他手中兵馬剝奪。不能讓劉邦再掌控兵權,否則,還會生出麻煩。」

范增道。

項羽心中也在思考。

劉邦確實是個不穩定因素,一定要在戰前處理好。

項羽點點頭。

……。

再說張耳。

急啊!

氣啊!

想要開啟血戰,貌似手下士兵鬥志不高,士兵沒決死之心。

朝歌城中是有20萬兵馬,問題是戰意全無、士氣低落,如何對抗秦軍。

關鍵是,一年來,通過錦衣衛在各地大量宣傳,秦帝國各方針政策好多百姓知道了。

那些個政策,絕對是符合百姓利益。

象什麼稅收帝國只收取10%,租賃他人土地時,最高租金不得超過10%。

對百姓太有利了。

特別那個,免費分配土地給百姓,以後不允許土地私人買賣,確保了土地不被大家族、土豪劣紳、官宦之家侵佔。

好多百姓聽到那些政策,心中歡喜無比。

還有那個什麼紅薯、洋芋、玉米種植,能讓產量大大提高,是原來作物的數倍高。

一旦歸為秦帝國管轄,那些政策會實施下來。

張耳手下士兵,絕大部分是百姓家的子弟,明白秦帝國的政策是為百姓好。

在這種情況下,讓士兵去抵擋秦軍。

嘿嘿!

那不是斷士兵家的生路嗎?

只有傻子才會與秦軍拚命。

等秦軍拿下朝歌,百姓就會有好日子。

張耳手上可沒有那麼多的好處給百姓,也不會管百姓的死活,只想自己的前途。

二相一比較,誰高誰低一目了然。

一支沒有士氣、戰意的軍隊,如何對抗士氣高昂、戰意滔天的秦軍士兵。

唉!

張耳長長嘆了口氣。

知道失敗是肯定的,抵抗只有死路一條。

面對高順、黃忠二支大軍的南北夾擊,朝歌城中人心惶惶,抵抗意志薄弱。

秦軍殺到朝歌城下。

數百輛投石車推出來,對着城牆擺好。

「開火!」

高順一聲令下。

轟隆隆!

漫天石塊轟砸在城牆下,只有少數砸在城牆上,站在城牆上的張耳微鬆口氣。

下一刻,第二輪投石車又開火了。

嘭嘭嘭!

無數大小不一的石塊全砸在城牆上,一些叛軍士兵遭到滅頂之災,被砸成肉泥。

啊!

慘叫聲響起。

張耳被手下親衛保護著,朝城牆下退走,不敢再站在城牆上。

轟隆隆!

秦軍其實只打了五輪,目的是嚇唬一下張耳,讓他識趣點,開城門投降。

一名舉著白旗秦兵走上來。

「城牆上的張耳、叛軍士兵聽好了。我們將軍不想大屠殺,咱們都是炎黃子孫,

要團結合作,一致對外。大草原上的匈奴人才是我們炎黃子孫的敵人。

給你們一個時辰時間,再不知悔改,城破后絕不饒恕,好好考慮下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