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么?」蘇葉一聽,想著這孩子不會是發現了什麼不對勁吧。

Home - 未分類 - 「嗯?是么?」蘇葉一聽,想著這孩子不會是發現了什麼不對勁吧。

「失憶后的姐姐變更厲害,更勇敢了,還很溫柔,小哲好喜歡這樣的姐姐,姐姐答應小哲,以後要是恢復記憶了也要這樣好不好,失憶以前的姐姐小哲也喜歡的,只是以前的姐姐悶悶的都不愛說話。」蘇哲說著說著眼神不由的黯淡了下來。

小孩子的心靈都是純潔的,也是直率的,還不會拐彎抹角。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都會直接的說出來。

看著蘇哲這一副有點小彆扭的樣子,蘇葉心中一動:「姐姐答應小哲,以後姐姐都這樣,不會再像以前一樣了,好不好。」

「真的嗎?」蘇哲一聽,臉上一喜,眼中滿是期待的亮光。

「真的。」蘇葉也不由的被蘇哲的歡喜給感染了,笑著重重的點頭。

「姐姐真好,咳,咳咳。」蘇哲說著突然的就咳嗽了起來,瞬間咳得滿臉通紅。

蘇葉連忙的給蘇哲拍了拍後背,拿起從空間帶出來的那碗水遞到蘇哲的嘴邊著急的說道:「快,喝口水,怎麼突然的就咳嗽了。」

蘇哲就著蘇葉踢過來的碗,只把碗中的水喝完了才緩過氣來,只是那臉色還是一幅別憋得通紅的樣子。

看著蘇葉那緊張的表情,蘇哲有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那個姐姐,我沒事的,就是一激動,不小心自己嗆到自己了。」

原來是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害得蘇葉以為這小子怎麼了呢。

「你啊,怎麼那麼笨。」蘇葉有點無奈的說道。。 空間夾層,神國層。

一片片巨大的空間碎片在白羽的眼前飄蕩而去。

這些空間碎片速度無比的驚人,即便是白羽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閃躲著。

像是眼前這片萬億公里的空間碎片,如果直接撞上一位宇宙尊者,估計那宇宙尊者,在這爆發的衝擊力下,也得瞬間湮滅。

「還是小了一點,直徑至少要比體內空間大幾倍才行。」白羽看著眼前的碎片搖了搖頭。

一萬億公里的直徑,也就剛剛好容納他的體內世界,還不如找一片更大面積的,也省下接下來還需要花費時間吞噬其他的空間碎片的一點時間。

再往裡面飛行了一小會,白羽終於是找到了合適的目標,一個直徑5.7億公里的大小的空間碎片,足以容納體內世界的安放,也足夠體內世界短時間的擴張了。

「去吧!」白羽念頭一動,一個無比巨大的世界開始出現在空間洪流之中,快速的朝著那一枚選定的空間碎片飛去。

一大一小,一真實一虛幻,兩大世界快速的融合在一起,最終融為了一體,不分彼此。

神國,也就此誕生!

……

「終於成了。」白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從最弱小的普通人開始,到如今的不朽神靈,足足花費了數萬年的時間。

如今,總算是達成了。

白羽念頭一閃,便進入了神國之中,之前的體內世界已經完全的融合進了神國之中,而神國的邊緣也在快速的擴張著,相信不久就可以完全的覆蓋整個空間碎片,到時候想要繼續擴張,就需要吞噬周圍的空間碎片了。

「不過,現在的神國環境需要改變一下了。」白羽看著下面的汪洋大海喃喃道。

之前因為是體內世界,雖然可以做出改變,但是改變之後也沒有什麼作用,但是現在神國一成,已經是可以容納大部分的生命在裡面生存繁衍了,自然不能再單調的水世界了。

「大陸!衍生!」

剎那間,一座無比巨大的大陸就在汪洋大海之中憑空出現,佔據了一小半的海洋世界。

「山川!河流!森林!草原!沙漠!……」

種種地勢開始在大陸之中自行的演化出來,根據白羽的心意不斷的變動著方位。

這裡是神國,他就是掌控一切的神靈,在這裡他可以做到言出法隨,做到造化萬物。

當然了,造化生靈的話還是做不到的。

「神殿,立!」白羽巨喝一聲。

大陸的中央的最高峰中,一座無比龐大的神殿在山脈的頂端演化出來。

神殿是整個神國的核心位置,也是神國的關鍵所在,如果想要毀掉其他人的神國,第一步就是要毀掉對方的神殿。

而在神殿的另一側,一根巨大的樹枝從天而降,落入到一個深坑之中。

隨後便是無盡的神力,以及大量的寶物往深坑之處澆灌。

原本只有百米長度的樹枝竟然也開始衍生出新的生命,開始生根發芽,緊緊的駐紮在大地之中。

「竟然真的成長為了生命樹!」白羽有些驚訝的看著深坑裡面,發出幼苗的樹木。

這一顆樹木的幼苗氣息雖然微弱,但是真的重新活了過來,而且還是另一個品種,帶著一部分世界樹的威能。

當生命樹生根發芽后,白羽就感覺自己的神國竟然真的穩固了一絲絲。

如果他不是神國的主人,還真是察覺不到這一點點的變化。

不過,這樣來,生命樹的效果肯定是有的,只需要繼續的不斷培養成長起來,就可以讓神國更加的穩固。

對於生命樹的培養,白羽也不吝嗇寶物,各種培養植物的寶物朝著生命樹傾泄下去,要知道太虛坊市內,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寶物,大量的寶物給送到白羽的神國之中,然後澆灌到生命樹上。

而生命樹也快速的生長著,很快就從原先的數百米的長度,直接增長到數萬公里的高度。

不過到達了這個高度,它的生長速度就慢下來許多,需要常年累月的不斷培養,才能繼續增長下去。

但是單單這樣高度的生命樹,對於神國的加持和幫助也是非同凡響的,竟然讓白羽的實力在神國之中提升了十多倍,再加上九幽之海分身和神國結合后帶來的加持。

現在白羽和神國合二為一后,實力上面直接漲了數十倍。

如果真的有宇宙尊者闖入到他的神國裡面,即便是不使用至寶,重寶以及完美天賦秘法,他也能夠做到輕鬆的擊殺對方。

「生命樹都有真強大的效果,如果換成真正的世界樹,又能夠達到什麼層次呢?」這個念頭在白羽的腦海裡面一閃而過。

剛剛培養出來的生命樹,都能夠讓白羽在神國裡面的實力提升十幾倍,將來培養完成了,至少能夠增幅到數百倍的程度。

如果是世界樹鎮壓住神國之中,恐怕效果還會更好。

「世界樹雖然沒有,但是它的天賦秘法卻是可以使用,現在倒是可以嘗試一番。」白羽眼裡閃過一抹精光。

雖然說平時的時候,白羽讓始祖樹分身模擬的都是輔助修鍊的天賦秘法,但是戰鬥時候使用的秘法,也是可以先嘗試一番的,尤其是這世界樹的掌控時空,對神國的加持是否有這麼大的作用。

白羽念頭一閃,始祖樹分身就開始運轉秘法,解除了其中一項天賦秘法,開始模擬世界樹的掌控時間。

片刻后,始祖樹分身就成功的模擬了世界樹的天賦秘法。

「掌控時空!」

始祖樹分身上面閃過一道綠光,它感覺在這一剎那周圍的整片時空都盡在它的掌握之中,不僅僅如此,掌握時空后,它對神國的加持瞬間就增強了上萬倍。

準確的說是10081倍。

「強大!實在是太強大了!」白羽握緊了拳頭,一臉的興奮。

如果說現在有一位宇宙之主敢闖進他的神國之中,他也有自信能夠把對方打死。

一萬多倍的加持,再加上始祖樹分身本身的實力,即便是宇宙之主也擋不住始祖樹分身的攻擊。

當然了,也就能夠媲美普通的宇宙之主,更強一些的估計就不行了,除非白羽能夠跨入到宇宙尊者這個境界。

不過,一般敵人也不會這麼的傻,敢進入到別人的神國之中進行戰鬥。

畢竟敢引誘敵人進入神國戰鬥的人,肯定都是有一兩把刷子的。

「不愧是宇宙第一大的植物生命!天賦秘法果真是強大無比!」白羽不由的感慨道。

當然,這個天賦秘法肯定是不會常駐在始祖樹分身上面的,平時的時候還是使用輔助秘法,戰鬥的時候使用戰鬥秘法,只有在遇到不可力敵的敵人的時候,才會考慮使用這個秘法,然後把敵人騙入到神國之中進行鎮壓擊殺。

最後看了一眼還在緩慢生長的生命樹后,白羽就直接離開了。

神國現在一修建好,他也算上正在的跨入了不朽的境界,而且還是封王無敵的層次了。

畢竟白羽對於本源法則的感悟本就極高,已經非常接近宇宙尊者的級別,而法則融合獸神之道方面,更是超越了部分宇宙尊者,他自稱封王無敵估計沒有人能夠否認。

不過,雖然白羽跨入了不朽的境界,神國這邊也安定下來,只需要不斷的培養生命樹即可,但是接下來需要做的事情還是很多的。

首先就是秘法方面的參悟,既然他已經決定了不暴露和始祖樹分身的關係,又需要始祖樹分身爆發出超強的戰鬥力。

那麼,最強天賦秘法混沌湮滅就只能讓始祖樹分身使用了,而他自己,包括鯤鵬身體以及燭龍分身,都不能使用這一道秘法,除非能夠鎮壓或者靈魂奴役住對方。

畢竟,殺死了敵人,對方還能夠通過逆轉時空復活,到時候他使用這一個秘法的消息還是會泄露出去。

而宇宙間,能夠用時擁有這種超強秘法的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說一旦有人復活,就很容易把白羽和始祖樹分身的關係暴露出去。

所以說,除非白羽不動用自己的軍團力量,要不然,最後還是不動用最強秘法,不暴露跟始祖樹分身的一絲一毫的聯繫。

軍團力量一旦使用后,絕對會引起整個原宇宙的震驚,上億的金角巨獸,估計整個金角巨獸一族甚至整個星空巨獸一族都沒有這麼多的數量。

絕對會引起各個種族的調查,所以使用軍團的力量,必須要慎之又慎,如果不保留和始祖樹分身的聯繫,也最好不暴露。

所以說,現在白羽自身包括鯤鵬身體以及燭龍分身,都缺少一門強大的攻擊秘法。

另外,關於身體振幅秘法,也需要修鍊到完美的層次,也就是一百倍的程度,才能跟那些頂尖宇宙霸主拉近差距。

最後就是至寶和感悟了,這兩個一個看運氣,一個更是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來修鍊。

「先自創一門強大的巔峰秘法再說,這樣好歹能夠發揮自己的全部力量來。」白羽思索道。

自創秘法對於白羽現在來說,倒是簡單了許多,必須領域越深,自創秘法也就越簡單,這也是白羽在之前沒有去花費時間去創造秘法的原因。

畢竟,在弱小的時候,即便是自創了秘法,也使用不了多久的時間,而且這花費的時間效率還不如去多參悟一會法則來到效率高。

「不過,這件事情,還得去找老師才行。」白羽眼睛一轉,便回到了祖神教內。

自創秘法的事情,需要藉助虛擬宇宙的力量,而不管白羽身處在什麼地方,都是可以使用虛擬宇宙的,所以回到祖神教內,一般讓幾具分身參悟獸神之道,然後分出一部分的精力去虛擬宇宙創造秘法。

……

虛擬宇宙,雷霆島。

「老師。」白羽恭敬的道。

「不錯,你終於跨入不朽了。」冰峰之主滿意的點了點頭。

之前在界主境界,不管天賦再高,一旦壽命耗盡隕落或者被靈魂奴役,那就真的無法挽救了,即便是逆逆轉時間也沒有作用。

但是現在白羽跨入到了不朽的境界,再加上他那分身的超強天賦,即便是在一般的宇宙之主面前也能夠有自保之力,再加上他本身的實力也不會弱於一把的宇宙尊者,也算上能夠讓他放心的讓白羽去自由的闖蕩了。

畢竟,真正的強者是需要經歷生死戰鬥,才能夠有更大的進步。

「你現在既然已經成為了不朽,按照規矩也該這雷霆島上面選擇一處居所了。」冰峰之主說道,「按照你分身的實力,現在應該是相當於一位宇宙尊者了,所以你可以選擇在山腰處選擇建造自己的宮殿,另外和其他的宇宙尊者一樣,你也會擁有自己的位面空間作為領地。」

雷霆島,居住的自然是虛擬宇宙公司所有不朽境界之上的人。

島上的所有宮殿居住的是不朽層次的人,而中央的唯一一座山的山腰的位置居住的是宇宙尊者級別的人,只有山頂居住的是那些可以媲美宇宙之主的宇宙霸主,以及宇宙之主。

冰峰之主這麼安排,自然是認為他的弟子擁有宇宙尊者的實力。

畢竟,單論分身的話,白羽就已經擁有了宇宙尊者級別的實力。

「不過……」冰峰之主轉過頭看向山下茫茫的宮殿,「你之前在界主之後,就一直低調行事,所以想要真正的在山腰的位置住下,就需要展現出你真正的實力來,只有這樣才能證明你能夠享受宇宙尊者的地位。」

確實,白羽雖然天縱奇才,甚至是虛擬宇宙公司,乃至人類族群最有天賦的一人,但是之後卻也沒有任何的事迹。

雖然冰峰之主能夠靠著自己的權利,讓白羽住在山腰的位置,但是想要得到其他宇宙尊者的承認,就必須要展現出自己的實力來。

「明白了,老師。」白羽點了點頭,「老師,這一次我來是想先自創一門秘法。」

之前,冰峰之主就有詢問過白羽,可以在虛擬宇宙裡面創造一個合適的空間,來輔助白羽自創秘法。 老實說,以前言景祗雖然對她動手動腳的,但也沒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大概是因為他身邊不缺女人吧,和女人之間的互動他該是常有的。

但今天的言景祗好像有點不一樣,他眼中的情慾很濃,好像要將自己都給包裹進去。盛夏有些害怕,擔心他會對自己做些什麼。

她用雙手護在自己胸前,做出了一副戒備的模樣。

言景祗輕笑了一聲,一隻手撐在她耳邊,另外一隻手將盛夏的手拿開,讓兩人之間的距離近了幾分。

盛夏有些緊張,心跳得飛快。以前不是沒有和言景祗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過,但這一次她好像格外緊張,心中好像也不拒絕,並不反對言景祗的靠近。

「言景祗,你到底想做什麼?」盛夏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言景祗要是再這樣逼她的話,或許她真的會做出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來。

言景祗挑了挑眉,一張臉離她是越來越近,灼熱的氣息噴在了她的臉上。他輕聲道:「我想要做什麼,你不明白么?」

「不明白。」盛夏皺了皺眉頭沒有看他。

言景祗沒有說話,看着她的眼神中忽然浮現了一絲失望。隨後他俯下身子一個輕柔的吻落在了她的眉心。

盛夏心跳加速,像是在打鼓一樣,這一刻她愣住了,也沒想到要去拒絕。她獃獃地看着言景祗,好像對他的主動靠近帶着幾分詫異。

看她這獃獃地模樣,言景祗心情莫名變好了起來。他抱着盛夏親了起來,吻從她的眉心漸漸的落在了她水潤的唇瓣上。他的動作很輕柔,好像抱着的是個絕世珍寶。

盛夏沒有拒絕,在言景祗靠過來的時候,她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身體其實對言景祗是不抗拒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道他為了幫自己而做到這種地步,還是因為其實在她的內心,她是喜歡言景祗的。總而言之,她沒有抗拒。

現在她什麼也聽不見,只能聽見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這一刻,她是不想承認自己的心,但又不得不承認。

當初她和言景祗結婚的時候,她也曾拿出了自己的一顆真心。後來發現言景祗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她那顆心漸漸的就沉寂了。

她曾經無數次的勸過自己要和言景祗保持着距離,她是要和言景祗離婚的。她選擇的兩個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她不能動心,否則的話第一段感情是如何收尾,以後她又會落入那樣的境地中。

但心動不動不是由她自己掌控的,畢竟她和言景祗有三年的婚姻。三年,這麼長的時間裏,她如何保持能對言景祗不動心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