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蕊突然轉醒,看著雷凌慌張的提醒。

Home - 未分類 - 花小蕊突然轉醒,看著雷凌慌張的提醒。

「他們應該不會有事。」

「別忘了,茅十八可是捉鬼大師,應該遠比我們更加暗算才是?」

雷凌蹙眉。

花小蕊擔心的事,他何嘗又沒有想到?

可他知道,那邊有茅十八在,問題應該不大。

「天殺的雷凌,你給道爺滾出來!」

就在雷凌剛剛說完,突然門外傳來茅十八的叫罵聲。

雷凌臉色鐵青,茅十八的破嘴讓他早就很想修理了。

噗通!

雷凌轉身朝房門走去時,突然門外撲來一個人影,雷凌迅速躲避,只見人影之類趴在地上。

「這……?」

屋內蘇夢、花小蕊,看到趴在門口地上的人,竟然是一具陌生男子的屍體,這嚇的二人花容失色。

雷凌眉頭緊皺,一具屍體怎麼會闖進來?

。 「楚江,幾千年不見,你的實力確實又增長了不少,老夫我很佩服,如果繼續打下去,老夫也知道,如果繼續打下去,恐怕老夫一定會栽在你手裡。」空相柳齋淡淡說道。

面對如此情景,空相柳齋竟然還能保持臉色不變,這得需要多麼大的心裡素質?

楚江冷冷一笑。

抬起了手中的煞仙劍。

「老頭,你既然知道,那就給本君乖乖受死!今天,空相家族必定滅亡!」

空相柳齋露出了一個十分陰險的笑容。

「是嗎?我空相家族滅亡?如果能將閻君的女兒拉上做墊背,似乎那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空相柳齋的語氣充滿了挑釁。

「老頭,你真的是不斷在挑戰本君的底線。」楚江面無表情的看著空相柳齋。

咔嚓!

咔嚓!

咔嚓!

三道紅色的雷電頓時劃過天空,昏暗的天空彷彿一個巨獸不斷怒吼咆哮。

恐怖的威壓不斷朝著這片世界爆發。

吼!吼!吼!

在倉荒峽谷伸出,一陣陣不知名恐怖的妖獸怒吼著,刺耳的吼叫聲不絕於耳,那是來源於內心深處的恐懼。

楚江內心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咔嚓!

一道暗紅色的雷電從天而落。

那方向正是胡瑤的方向!

楚江眼睛怒瞪,整個身體直接暴起,那速度之快宛如一道流星一般直線朝著胡瑤的方向衝過去。

空相柳齋也沒有絲毫猶豫,直線朝著楚江追過去。

「要救你的女兒嗎?楚江,老夫會讓你看著你的女兒在痛苦中死亡,同時,你也活著離不開這裡,一開始老夫還不知道該怎麼把你引入太和界,但是誰知道你竟然自己送上門。」空相柳齋陰險的說道。

嗖——

頓時,一道巨大的劍芒直接出現。

金色的劍芒徑直朝著空相柳齋衝擊過去。

「雜碎!給本君滾開!」楚江怒道。

這一劍可以說足足用出了楚江八成的實力!

金仙大圓滿的八成實力啊!那該是多麼恐怖!周圍的空間肉眼可見的顫抖,道道漣漪如同水波不斷朝著周圍擴散。

恐怖的靈壓將周圍的枯樹巨石直接碾成粉碎。

空相柳齋的眼睛都不禁怒睜。

面對如此恐怖的劍氣,他竟然沒有把握能夠接下來!如果自己挨上這麼一下,恐怕不廢也得殘。

「該死!」

「炎火地獄!」

漫天火焰從天而降,那恐怖的紅色火焰彷彿要將世間萬物毀滅一般。

但是楚江完全不在乎,他看向空相柳齋目光宛如看向一個死人一樣,完全不充斥任何感情。

又是三道劍壓朝著空相柳齋襲來。

後者完全不敢硬碰硬,不得已連忙閃開,當空相柳齋看了一下天空和倉荒峽谷之時,臉上那猙獰的笑容直接凸顯。

「哈哈哈哈哈!時間剛好!楚江!接下來就讓你嘗嘗,上古大陣——暗雷魔火泯滅誅邪大陣!」空相柳齋直接狂吼道。

咔嚓!

很快,空相柳齋的聲音隨之被漫天雷電覆蓋。

此時的天空猶如沸騰的熱水一樣不斷翻滾,暗紅色的雷電和火焰像是人內心深處的慾望蠢蠢而動。

峽谷之中那黑光也根本不受控制。

一道道黑光衝天而起,如果仔細看去,那黑光是一隻只體型龐大的妖獸!

每一個妖獸都體長數十米,完全就是龐然大物,尤其是那猩紅色的眼睛簡直給人無窮的壓迫感。

「楚江!!!」

煉獄妖龍看著楚江朝著雷電中央衝過去不禁大吼。

可是剛準備朝著楚江飛過去就被空相浮竹攔住。

「小蟲子,想要過去可要先過我這一關。」空相浮竹嘲諷道。

只要楚江進入了俺類魔火泯滅誅邪大陣,哪怕這傢伙是太乙金仙也得玩完!

「該死的雜碎!本王吃了你!」煉獄妖龍怒吼一聲。

此時的煉獄妖龍渾身散發著恐怖的紅光,身上的氣息不斷節節攀升。

一條紅色龍魂忽隱忽現。

轟——

巨大的龍息猛然爆發,這一道龍息遠遠比之前強大數倍!

空相浮竹瞳孔一縮,這個龍腦子也瘋了嗎?

果然,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坐騎!

楚江是瘋子,媽的坐騎也是一個瘋子!不過今天楚江玩完了,你也逃不了。

薛維和澹臺上豐也在這時感到了倉荒峽谷。

看著猶如末日一般的倉荒峽谷,薛維內心只有震撼,這宛如末日一般的情景不斷震懾著薛維幼小的心靈。

「這就是傳說中暗雷魔火泯滅誅邪大陣,傳說中上古陣法之一。」澹臺上豐一臉沉重。

「上古陣法?」

想到之前按個老頭說的,要知道這個陣法連大羅金仙在裡面都有可能玩完啊!

更別說楚江了。

看向楚江那身影,薛維內心十分複雜,他也想做點什麼,但是實力不允許,以他的實力,連添亂的能力都沒有,更不要說妄圖改變這個戰局。

「暗雷魔火泯滅誅邪大陣在曾經可是一次性誅殺過上百隻始魔,上百隻妖王,不過這時候不同往日,那時候天地靈力非常濃郁,暗雷魔火泯滅誅邪大陣可以發揮出全部實力,但是現在這大陣所散發的實力雖然恐怖,但是達不到滅世的程度,恐怕這個陣法也是殘缺的,加上靈力的不足,威力肯定會小,但是這樣也不是閻君大人能夠抵擋的住的。」澹臺上豐一臉沉重的樣子。

楚江可不在乎那麼多,以楚江的速度幾乎轉眼間就來到了胡瑤面前。

胡瑤瞪大眼睛看著楚江,這個男人真的好熟悉,但是為什麼自己總是想不起來他是誰?

兩行清淚逐漸從胡瑤的眼角流出。

尤其是胡瑤的心臟,更是不斷的跳動著。

楚江一下摟住了胡瑤的小腰。

本來嚴峻的面龐也如同冰山笑容。

一股暗金色的能量瞬間將楚霜寒包裹住,楚江朝著遠處一撇,那個方向可正是薛維的方向。

體內的靈力瞬間爆發,胡瑤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半空之中,此時的胡瑤如同一道流光一樣迅速朝著薛維衝過去。。兩人看了時間回去了,閔詩聯繫了慕道長,跟他把前因後果都說明了,慕道長思考著回答。

「第二次歷練安排的時間已經確定了,害怕又讓你敗興而歸,所以沒敢告訴你。

你現在想聯繫大家,把背叛師門的人給予處罰,這件事情還是得你親自跟大家接洽比較好,畢竟你參與了,更能有說服力。」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198章好主意 好了,好了。

葉子凌拍了拍她的肩膀,「抱就抱你別用力好嗎?我這小身板可經不住這麼大力氣,再抱下去我就成人肉餅乾了。」

聽后林梓寒立馬鬆開了他,歉意的說:「對不起。」

「啊?你說對不起?我沒聽錯吧?」

葉子凌故意裝作很震驚的樣子,用不可置信的語氣說道。

自家那個行事霸道的老婆今天居然跟他說了聲對不起。這可真是大姑娘…不,良家男上花轎,人生頭一回啊!

本以為聽完他的調侃後會變得臉色通紅,沒想到穿著一身LOL職業服的林梓寒聽到葉子凌這麼誇張的語氣后,表情還是一成不變。

依舊是保持著那種風華絕代的霸道總裁風範。

「怎麼,我說的話有什麼奇怪的嗎?」她有些疑惑的問道。

「額!沒有,是我拍戲拍的神經病犯了。」

……

就這樣,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到了買賣賭石的地方。

一個攤位上的老闆盯著兩人眼裡冒出精光,心中暗暗思量:「以這兩人的氣質和穿著打扮來看,一定非常的有錢,要是能騙他們高價買我的原料……」

想到這裡,她連忙上前堵住兩人去路,笑著問道:「兩位是來這裡玩賭石的吧?小人我這裡的原料出貨率很高的,價格實惠,要不要來看看?」

聞言葉子凌粗略的打量了一眼女老闆的攤位,原料裡面幾乎除了幾塊普通的玉根本沒有好貨,沒有搭理她。

而林梓寒連一個正眼都沒有瞧她,語氣森然的道:「識相的給我滾開,別擋路!」

女老闆明顯是臉皮子練到了境界,聽到林梓寒叫她滾她也沒有惡語相向,反而更加熱情起來:「這位客人您就發發善心吧,我這裡的貨是真的價格公道,上次有個客人買了我的料子,直接狂賺了十億,不信您打聽打聽。」

聽女老闆說的有理有據的,葉子凌倒是來了一點興趣,問道:「那位客人上次切出來的是什麼樣的玉種啊?」

女老闆裝模作樣的搖了搖頭,「那位客人叫蕭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仙法,就好像能看透我的料子一樣,買了數十塊,切開一看全都是冰種翡翠,還有一塊價值數億的紅翡,羨慕的我一晚上睡不著覺。」

「蕭淺?」

兩人聽到這個名字齊齊愣住。

下一秒。

葉子凌轉頭偷偷的看了看林梓寒,見她臉色如常才鬆了一口氣,不過說起來自從上次分別後,葉子凌還有點怪想念她的了。

「那你也說了,人家有仙法才能賺錢,我們是凡人就不摻和了,有空我們再來光顧你的生意啊,有緣再見。」葉子凌語速極快的說完,然後拉住了林梓寒從旁邊走了過去。

女老闆被說的一愣一愣的,等她反應過來兩人早就離得她遠遠的了。

「這……這就走了?」

她也沒想明白,聊的好好的,怎麼不打一聲招呼就走了呢!

看著自己攤位上的一堆破爛石頭她越想越氣,費了半天口舌,貨沒賣出去白白挨了一句罵,錢沒賺到回家又得忍受跪鍵盤的極刑了。

想到這裡女老闆氣的直跺腳。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