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林覺得自己快要瘋了,果然,女人真的是不好哄啊!

Home - 未分類 - 許林覺得自己快要瘋了,果然,女人真的是不好哄啊!

而這個時候。正朝着遠處走去的汪蠻蠻沒有聽到身後一點腳步聲,心裏不由得暗暗着急,想道:「這個傻子,怎麼還不追上來?他該不會是沒有追上來吧?」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汪蠻蠻決定轉身看一看,果然。她真的看到許林是真的沒有追上來,像一個傻子似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這氣得她直跺腳,怒聲說道:「你還愣在幹什麼?還不趕緊給我過來!」

真的是,對別的女人就那麼殷勤,怎麼到了我這裏就那麼的缺根筋呢?

聽到了汪蠻蠻的叫喊,還一直在猶豫的許保安臉龐上頓時露出了討好的笑容,屁顛屁顛的湊到了汪蠻蠻的面前,嘿嘿笑道:「不知道老闆有什麼指示?」

見許林一副諂媚的模樣,讓汪蠻蠻真的是又氣憤又好笑,偏偏她還得板著一張冷臉,不能夠有任何的失態:「說!你為什麼要跟夢夢摟在一起?」

汪蠻蠻質問的音調非常大,而且那冰冷的眼神,就像是刀子一樣鋒利,看得許林眼睛生疼,他總感覺,要是自己不好好回答的話,恐怕他以後就別想要有好日子過了。

一想到這裏。許林的臉上就露出了可憐兮兮的樣子,對着汪蠻蠻說道:「這還不是因為被她逼迫的。」

「她逼迫你?」聽到這話,汪蠻蠻頓時冷笑起來,「你覺得我像是那種純真小姑娘嗎?」

開什麼玩笑?袁夢能夠逼迫得了你?一個弱女子逼迫你一個男人去摟她?你就算是要撒謊也好歹撒一個合理的吧?這算什麼?是把她當猴耍嗎?

許林臉上露出了認真的神色,說道:「不,我說的都是事實,剛剛她是在利用我!」

「利用你什麼了?」汪蠻蠻雙手環胸交叉,冷冷地看着許林,寒聲說道。她倒是想要看看這個死色狼會說什麼理由來?

聽到汪蠻蠻的話,許林的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反問道:「難道你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發生什麼事情了?」汪蠻蠻的秀眉微微一皺,問道。

「不是,你剛才不是在賭場上嗎?你難道沒有看到我跟人打架了?」汪蠻蠻的話,讓許林錯愕不已,心說着不是吧,剛剛都打得如火如荼,她居然不知道?

「剛剛我看到你們摟在一起。我就氣憤不過,轉身就走了……」汪蠻蠻低聲說了一句,而後又是緊皺起了秀眉,冷聲怒道,「現在是我在問你,你趕緊說。不要磨磨唧唧的!」

「是是是,」許林縮了縮脖子,露出了一副畏懼的表情,連忙說道,「剛剛是有人想要對袁夢小姐動手,她當然是不願意了,所以才拉着我當她的擋箭牌,幫她吸引戰火,之後我還在賭場跟人打了兩架呢!」

「真的假的?」汪蠻蠻滿臉狐疑地看着許林。冷冷地說道,「你該不會是在騙我吧?」

「這有什麼好作假的,你不信的話可以去賭場問一問。或者去問游輪的工作人員,看看剛剛賭場是不是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可憐的我啊。本來好好的呆在房間里練功,結果偏偏被她拉出來當擋箭牌,我才是最委屈的那個人好不好?」許林滿臉委屈地說道,彷彿他像是真的受到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一樣,看得汪蠻蠻忍不住再一次翻了翻白眼。

「行了行了,少在那裝可憐了,你難道就不會拒絕嗎?」汪蠻蠻沒好氣地說道。

她才不相信什麼擋箭牌呢,我看你根本就想要佔人家便宜!

「我哪敢拒絕啊?她是你的閨蜜,她說我要是敢拒絕她的話,她就要去你這裏告狀,說我欺負她,到時候。你肯定是會問責我的,我可還不想要失去這份工作,所以我只能夠被迫得答應了她的要求了。」許林扁著嘴說道,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彷彿真的煞有其事的模樣。

我信你個龜,你這個糟老頭壞得很呢!

汪蠻蠻聽到這話。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把這個死色狼拍死!

你的真實身份,大家都已經心照不宣了好不好?哪裏還有什麼強迫不強迫,你找理由就不能夠好好的找一個讓人難以反駁的理由嗎?

偏偏,汪蠻蠻卻實在是不能多說什麼,儘管她已經心知肚明,眼前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偏偏他們最後一層紙都還沒有捅破,所以如果你真的要直接大喊大叫的問責的話,那肯定會讓整個場面陷入更加尷尬的境地。

汪蠻蠻心裏清楚,許林就是仗着他們沒有徹底捅破這層窗紙,所以才敢這麼肆無忌憚的說出這樣的理由。

真的是,真的是,氣死人了啊!

汪蠻蠻頓時就有一種像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內心充滿了怒火,卻又是十足的無奈。

當下,汪蠻蠻只好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精緻的臉龐上突然露出了非常溫柔的笑容,說道:「是嗎?那豈不是說,這是我的錯了?那真的是不好意思啊!」

見汪蠻蠻突然變得這麼溫柔起來,許林頓時瞪大了雙眼,心想着這娘們不會是吃錯藥了吧?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溫柔?好毛骨悚然啊!

許林咽了咽口水,連忙擺了擺手,說道:「沒,沒什麼,能夠為老闆你分擔,是我的榮幸啊!」

「哎呀,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呢,你說,我該怎麼好好的補償你呢?」汪蠻蠻雙手背對着,柔聲笑着慢慢靠近許林,問道。

「那啥,真的是不用了,不用補償了,這都是我應該的,我應該的。」許林連連擺了擺手,嘿嘿笑道,心裏也是非常的警惕,暗暗想道,汪蠻蠻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 這個話讓喋喋不休的其他人安靜了下來。

都看著上面的老頭!

「一群廢物,不用我親自出手,自然會有人去。」老頭看到大家以為他會親自出手的蠢樣,冷哼了一聲。

大家面面相覷,但是都沒說話!

因為他們不想去送命!

三個月後,奚淺的傷勢全部都恢復了。

更甚者,她對陣法還有了全新的感悟,特別是才使用的這個陣法。

可以改變的地方還挺多的!

既然有了心得,奚淺也不急著出去了,她在空間里研究陣法。

除了幽熒,其他人都去修鍊,這一次的追殺,讓他們更加明白,實力非常的重要。

修鍊起來更加的不要命!

與此同時,崑崙派,姬如玉臉色蒼白的從禁地里出來。

他眼神冷淡,眼底猶如深淵,根本看不出來裡面是什麼!

「見過長老!」

「見過長老!」

「拜見姬長老!」

一路上,都有些在拱手拜見,點頭問好。

姬如玉始終淡淡的。

大家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隱藏情緒是高手,別說和他修為差距大的人,就是差不多的,也基本看不出來。

回到了自己的地方,關上門后,姬如玉終於忍不住!

「噗!」他臉色更加蒼白,一口血就吐了出來!

「咳咳……」

「主人!」他靈獸空間里響起了擔憂的聲音!

姬如玉若無其事的把嘴角的血跡抹去,眼神微淡,「不用擔心,我沒事。」

話雖如此,但是他的妖獸怎麼可能感覺不到!

現在的姬如玉,只是表面用力的撐著。

「那死老頭,怎麼……」

「閉嘴!」姬如玉眼神一動,冷喝了一聲!

他的妖獸悻悻的,閉上了嘴巴。

姬如玉深吸一口氣,淡淡的坐下來,黃昏,金黃色的霞光從窗戶里照進來,給地上,還在姬如玉的身上,都鋪上了一層霞光!

不過,這本該看起來溫柔和煦的場景,竟然多了兩份孤寂和落寞。

不過,這感覺也就是瞬息之間,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姬如玉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他端起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口,清風從窗戶里吹進來,他突然感覺到手上傳來了一陣涼意,低頭。

剛才的茶水灑落在手上!

他定了一會兒,然後突然輕笑了一聲,手上的水漬瞬間蒸發。

他眼底深處極致的冷漠突然起了變化,風起雲湧!

崑崙派的事情奚淺不知道!

她在空間里研究陣法,就忘了時間!

等反應過來,陣法修改成功后,已經過了三年。

這三年,戮仙門找她就像是瘋了一樣,沒有她的一點音訊。

很多人就遭殃了,原本戮仙門沒什麼想法的,都順便把人帶到了戮仙門。

靈界少了多少天賦還不錯,血脈特殊的修士,戮仙門就多出了多少。

戮仙門的弟子一直在增多!

雖然不明顯,但是誅邪聯盟的人還是察覺到了蛛絲馬跡!

不過,聯盟成立還是有好處的。

戮仙門除了修為高深的,其他的弟子也折損了不少。

戮仙門和誅邪聯盟針鋒相對,靈界小門派,小家族和散修,都在不斷的加入誅邪聯盟或者是戮仙門。

不出所料,選擇戮仙門的人不在少數!

特別是天賦普通,修鍊速度不快的人。

他們就是在賭,如果憑藉他們自己的天賦和修鍊速度,那這一輩子,可能某不會有飛升的機會!

現在終於有了一個這樣的機會,很多人都是願意冒險的。

戮仙門弟子數量又增多的消息的送到了誅邪聯盟的時候。

大家臉色都不好看!

明之淵兩年前就過來坐鎮了,他看著玉簡上的數字,眼神微沉。

其他人眉頭都皺了起來!

「再這樣下去的話,戮仙門的弟子數量就會越來越多,而且他們的修鍊速度奇快,整體實力會很快增強。」

「本來現在戮仙門的實力就不低,我們都不敢強來,再任由他們這樣發展下去……」

「可是,我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根本就阻止不了其他人加入戮仙門。」

大家都嘆了口氣!

「唯一的辦法,就是保護血脈特殊和靈根不錯的修士。」

這樣一來,戮仙門就沒有新鮮的血液可以換。

哪怕有修士加入,他們也沒那麼快提升實力!

不過,這個也不算是辦法,這是他們一直在做的事情。

但是修士也不可能全部關起來,所以總會有人中招。

實際上,最好的辦法,就是快速提高整體的實力,一舉殲滅戮仙門的修士。

但這個,做起來十分的難。

只能慢慢的來!

戮仙門深不可測,還有很多底牌都是他們查探不到的。

他們就怕得不償失!

「特殊血脈的人和靈根不錯的人都有限,如果集中保護倒不是不可能,而且,把他們集中起來,他們修鍊,增加的,還是誅邪聯盟的實力!」姬如玉沉吟了許久,開口說道。

「這個提議可以的,只是前面很難!」

「那現在還有其他的辦法嗎?」姬如玉淡淡的反問剛才反對的人。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而且還是能勉強一舉兩得的。

首先,就是減少了戮仙門得逞的機會!

其次,會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誅邪聯盟的實力。

大家都在沉思,最後不得不認同,姬如玉說的確實是一個好辦法。

「那萬一有人不願意呢?」有人說道。

「不願意就算了,我們不強求!」

他們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如果真的有人不願意,那就算了!

他們還沒有那麼多的精力!

「只要保護需要保護的人即可,而且,血脈特殊和靈根不錯的人,如果成長起來的,都是戰鬥力不錯的,其他沒有成長起來的,呢值得保護!」明之淵開口。

誅邪聯盟雖然是以殲滅戮仙門為主,代表靈界的修士和戮仙門的人對抗。

但不是收容所!

如果別人不願意,他們不會強求!

「當然,他們不願意,自己有勇氣闖蕩那沒關係,但是,如果他他們找准機會轉頭加入了戮仙門,那我們呢不必客氣,能提前解決的,就提前解決,也不用顧念什麼情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