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蠻紅著臉說道,「哥,我記得我還在泡澡,怎麼就跑到房間里睡覺了?」寒月微涼,頭頂的群星搖曳著微光。

Home - 未分類 - 蘇小蠻紅著臉說道,「哥,我記得我還在泡澡,怎麼就跑到房間里睡覺了?」寒月微涼,頭頂的群星搖曳著微光。

冷風一陣陣地吹在身上,源稚女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寒月,那寒月忽然就閃出了詭異的光芒。

黑暗之中現出幾道漆黑的人影,他們帶着般若之鬼的面具,和之前出現在美國的惡鬼一樣,是煉金造物。

「呵呵,試探我的實力嗎?」

冰冷的月光在源稚女的

《龍族之重生源稚女》第二百一十七章獵人獵物? 金烏西墜,昏黃的光輝灑遍大地,藍電霸王宗內,玉仲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臉的疲憊。

兩年前,玉仲白是意氣風發的雷獄斗羅,是藍電霸王宗最炙手可熱的新星,甚至一度撕裂了武魂殿在封號斗羅層次對其他勢力的絕對統治,風流恣意堪稱天驕,但現在,玉仲白像是突然蒼老了十幾年一樣——倒不是說玉仲白的長相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只是玉仲白給人的感覺,再也不是當初那個狂放的雷獄斗羅了。

玉仲白一如兩年前一般俊逸英武,只是多了份歲月的滄桑,眼中帶着無力和疲憊,鬢角甚至已經生出華髮!

這兩年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最讓玉仲白牽掛的,還是雲錚那個臭小子!

突然消失不說,還一句話都沒留下,好不容易又現身了,又劫持了千仞雪,將武魂殿放在火上烤,現在又捅了邪神一脈這個馬蜂窩!

這臭小子,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什麼事情都敢往自己肩上扛!?

十幾歲的年紀,就想與天下人為敵!?

砰!

想到這裏,玉仲白便猛地一拳砸在身前的桌子上,一聲巨響之後,整個書房狠狠一震,千年古木雕琢而成的書桌瞬間崩碎,化作齏粉!

「哎!」宣洩一通之後,玉仲白長嘆了一聲,煩躁的揉了揉眉心,頹然的坐在位置上——自己這個師尊未免太失職了一點。。。

咚咚咚——

又過了一會兒,玉仲白房門被敲響。

「進來吧!」玉仲白早就知道門外有人了,收起眉宇之間的頹色,重新恢復了雷獄斗羅的氣度。

得到玉仲白的許可之後,玉天恆方才小心翼翼的推開了玉仲白的房門,走了進來——實際上,玉天恆早就已經過來了,只是他遠遠的就聽見了玉仲白書房傳來的那聲巨響,心知自己這位族叔現在心情欠佳,這才在門外等了一會兒,直到屋內恢復平靜之後,他才壯著膽子敲門的。。。

如今的玉仲白可不似當年那把和善,作為藍電霸王宗內唯二的封號斗羅,玉仲白管制宗門用得可都是雷霆手段!

但也正是因為玉仲白的血腥手段,才讓藍電霸王宗得以在這風雨飄搖之際不至於分崩離析。

即便前些日子,爆出武魂殿要對藍電霸王宗動手的消息,藍電霸王宗也沒有陷入混亂,足可見玉仲白之狠辣。

不過也正因此,讓玉天恆對自己這位族叔從當初的敬仰,變作了如今的敬畏。。。

「可有那混賬的消息?」玉仲白也不虞於讓玉天恆看到被自己砸成齏粉的書桌,斜眼看了玉天恆一眼后,沉聲問道。

面對玉仲白的問題,玉天恆連忙答道:「族叔!自從神。。。自從雲錚在天斗城揭穿武魂殿的陰謀、劫走千仞雪作為要挾之後,便消失了一周有餘,一周前,雲錚在天斗帝國與星羅帝國邊界處的鬼石城現身,滅了色慾一脈的一個分支,殺了一名魂聖。」

玉天恆本來脫口而出就要說出神孽兩個字的,但他很快便剎住了車。

在玉仲白面前,可不能提那兩個字。

別看玉仲白對雲錚一口一個混賬的,但實際上,也就只有他自己能說而已,其他人若敢在他面前說雲錚半句不是,他真的會動手的!

藍電霸王宗本家的一個長老,就因為這個原因,被玉仲白當着玉元震的面暴揍了一頓。

最後要不是玉元震阻止,玉仲白怕是連武魂真身都能拿出來!

不過好在玉天恆反應及時,玉仲白也只是眯了眯眼,並未因此動怒。

「說些我不知道的!」正當玉天恆鬆了口氣的時候,卻有聽見玉仲白瓮聲瓮氣的低喝道。

玉仲白不敢怠慢,連忙道:「在那之後,雲錚又消失了四天左右的時間,直到三天前,雲錚再度出現在星羅帝國的奧爾城,誅滅傲慢一脈的一個大分支,兩名魂聖聯手,皆死於他手,兩天前,雲錚回歸天斗帝國,於北地滅盡暴食一脈!」

「之後,雲錚就沒再出現過了,直到現在為止。。。」

「你是說,那混賬僅用一天時間,便能來回於星羅帝國與天斗帝國?不曾被何人所察嗎?」玉仲白聽完之後,瞳孔頗為驚疑的縮了縮。

玉天恆聞言,沉吟了一會兒后,回答道:「據傳,雲錚疑似擁有開闢異空間的能力,與七寶琉璃宗的骨斗羅前輩差不多。。。」

聽到這句話,玉仲白再度沉默了。

在玉仲白的眼中,玉天恆看到了一絲欣慰與自豪,但很快,就又變成了擔憂和惱火。

「暴食一脈總共有七名魂聖,他一個四環魂宗,不要命了嗎!?」只見玉仲白先是恨聲罵着,旋即又對玉天恆問道:「兩日不曾現身,他可是負傷了?」

「這個。。。」玉天恆看到玉仲白對雲錚那絲毫不加掩飾的關切,訥訥道:「族叔恕罪,天恆實是不知!但云錚行事謹慎,北地一戰又屬實慘烈,不出意外的話,想來他該是傷得不輕。。。」

以最近雲錚的活躍程度,若不是身負重傷,又怎麼會沉寂兩天?

玉天恆此言一出,玉仲白眸光複雜百變,良久之後,方才長嘆道:「也罷!也免得他繼續胡作非為了!」

「去吧!再有那混賬的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

說罷,玉仲白便揮了揮手,讓玉天恆退下了。

可玉天恆卻依舊站在原地,眸光凝重!

玉仲白見狀,皺了皺眉,抬手關上了房門,又用魂力封禁四方之後,這才對玉天恆問道:「還有何事?」

「族叔。。。」玉天恆沉吟著從袖口中取出了一張小心摺疊的白紙,遞給玉仲白,小心翼翼的說道:「這上面所寫之事,天恆不知真假,來者說,只需讓族叔一觀,自有分曉!」

在玉天恆看來,對方既然點名道姓,肯定和玉仲白關係匪淺,甚至有可能是玉仲白在外安插的暗樁,所以玉天恆拿到這張紙之後,便第一時間來找玉仲白了。

玉天恆如此鄭重其事,玉仲白愈發困惑了,眯着眼從玉天恆手中拿過白紙,打開一看,登時渾身一震,瞳孔都縮成了針孔狀!

這張紙上沒有署名,只有一行字——玉羅冕是武魂殿的姦細!

玉羅冕,玉元震的親弟弟,就連玉仲白見了他,都得恭敬的叫一聲族叔,堪稱藍電霸王宗除了玉元震之外,最位高權重的那個!

若此事為真,則藍電霸王宗早已經淪為武魂殿掌中萬物!

但這並不是讓玉仲白震動的原因,此事真假,在他看到這行字的瞬間,就已經確定了,只因為這行字,出自雲錚之手!

玉天恆從未見過雲錚提筆寫字,自然認不得雲錚的筆記,但玉仲白作為雲錚師尊,雲錚寫字的手法甚至都是玉仲白教的,絕對不會認錯的!

整個藍電霸王宗內,唯有四個人認得出雲錚的筆跡——玉仲白,玉晴兒,寧風倩和陸韻。

這張紙,並不是什麼挑撥離間,更不是玉天恆所想的暗樁,而是雲錚寫給玉仲白的啊!

既然是雲錚說的,那玉羅冕姦細的身份就已經沒的洗了,畢竟雲錚手中可是有千仞雪這個武魂殿天使聖女的,雲錚從千仞雪口中獲得點什麼武魂殿秘辛並不算奇怪的事情。

但相比之下,此時的玉仲白更想知道,雲錚在哪?

念及此處,玉仲白一把抓住了玉天恆的肩膀,迫切的問道:「這張紙,你從何而來!?」

「額。。。」玉天恆也沒想到,玉仲白會如此激動,一時無措之下,下意識的回答道:「這張紙,是天恆從一名稚童手中得來,那稚童不過三歲光景,其背後之人是誰,天恆也無從得知!」

「稚童嗎。。。」玉仲白聞言,失落的喃嚀了一聲,這才放開了玉天恆的肩膀。

。自從孩子狀態好了之後,那婦人雖然不再焦急,卻顯得坐立難安。等景琦瑜從她身邊路過的時候,突然被她一把抓住,然後撲通一聲跪在了她的面前。

「小大夫,我謝謝你救了我兒子的命,可我……可我沒有那麼多錢,我給您磕頭了,您千萬別敢我們走好不好?我求求您了……」

如果這家醫館把她兒子趕出去,怕是再沒有醫館願意救她兒子的命了。

景琦瑜趕緊把人給扶起來。

起來……起來……

扶不起來……

景琦瑜一陣無奈,這古代動不動就下跪的習俗,她還真是有點受不了。「

《暴富秘籍:我養的男主開掛了》第一百一十章劉老大夫的好勝心 由於君傾冉沒有子嗣,女皇對她很是放心。

因此女皇從未動過除掉君家的念頭,除了凌冉無子嗣的原因,還有便是女皇對君傾城是真的寵愛。

後宮三千人形同虛設,她只愛君傾冉一人,宮裡的孩子幾乎都是君傾城一個人生的。

女皇甚至想過繼子嗣給凌冉,被凌冉拒絕了。

她對女皇說。

她這一生有蕭風的陪伴,足矣。

在君傾冉三十歲生辰的時候,女皇微服出訪為她慶祝生辰,卻不想消息泄露。

四皇女賊心不死,暗自回京,在相府埋伏刺殺女皇。

凌冉拚死救駕,好不容易女皇脫離危險。

結果卻發現有一條漏網之魚想要傷害蕭風。

她想都沒想,就替他擋了那致命一箭。

凌冉最終還是死了,死在了他的懷裡。

蕭風哭成淚人,「你怎麼那麼傻啊,為什麼要替我擋那一箭……」

凌冉笑著想要擦掉他的眼淚,卻蹭了他一臉血。

可笑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替他擋那一箭……

「若有來世,我還想再遇見你……」

她深深的望了他許久,想要記住他的樣子,可終究視線還是變得黑暗……

「傾冉!!!」

【恭喜宿主,攻略反派成功,支線任務已達成。】

……

宿主:凌冉

任務等級:B

女配心愿完成度評分:S

支線任務評分:S

任務總評分:S

功德:2600

(600+2000任務獎勵)

【宿主,你這次回來有些不一樣唉……】

凌冉:「哪不一樣?」

【額……說不上來就是感覺,就是感覺你莫名的沉穩了許多……】最重要的是格局變大了,不因為拿點功德值跟它斤斤計較了。

凌冉喃喃自語:「是嗎?」

【是的呢~】系統點頭。

「……」

系統:奇怪宿主怎麼不搭理它了?

不行,它不能尬聊,它要找話題。

【宿主,你想看看你離開上一個位面后的劇情發展嗎?】系統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它總覺得不說話的宿主有些安靜的可怕……

系統趕緊補充道:【宿主,你放心這次反派沒有黑化呦~】

凌冉想了想,笑了。

「看,我要看看他……」

她想知道那個人,是不是真的非她不可?

她死後,他就那樣抱著她,抱著她那具冰冷屍體許久許久……

就連女皇親自勸他,他也不放手。

他將頭埋在她的脖頸處,蹭了蹭她。

可是她毫無反應,沒有給他一絲回應。

以往他若是這樣沖她撒嬌,她總是會對他千依百順,可是這次她卻一動不動……

他在她耳畔喃喃道:「你怎麼能先我一步呢?不是說好了,要一直在一起嗎?」

眾人看著他這般瘋魔的模樣,無一人敢上前一步勸說,眾人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抱著一具屍體說話。

他目光閃過一絲執拗和癲狂,他笑了,可笑著笑著眼角便溢出了淚水,「你怎麼可以離開我?不可以!誰都不可以讓你離開我……」

說著,他抓住刺穿她身體的利箭,狠狠地用力,鋒利的箭刺穿了倆人的身體。

「真好,可以永遠和你在一起了……」。 山峰之巔有着陣陣寒風吹拂,黑霧卻是沒有瀰漫至此,而那股威壓也淡化不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