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祥雲寺,姑娘們下馬車都是帶着幕籬,垂下來的紗遮住了女子們的容顏,但是窈窕的身姿還是令人心往神馳。

Home - 未分類 - 到了祥雲寺,姑娘們下馬車都是帶着幕籬,垂下來的紗遮住了女子們的容顏,但是窈窕的身姿還是令人心往神馳。

婦人帶着姑娘們前去上香,浮光也只是意思意思了一下,上香也沒有其它念頭。

倒是其他姑娘一個個的說着找個如意郎君的話。

浮光起身,婦人在外等候,一眾姑娘出來,婦人便說道:「既然都出來了,那就都去玩玩,記得時間,差不多就回來。」

看似隨意說的話,其實都是安排好的。

其它姑娘都是屈身行禮離開,浮光則是輕輕點頭,然後就離開了。

【小姐姐!位面第一個任務!敗它幾十個億。】

【請小姐姐花一百兩,限時一個小時,計時開始!】

浮光:我覺得我做個鹹魚沒什麼不好。

【小姐姐,我是敗家系統,我為敗家而生!!!】

———

。 第七十九章狐狸精

廚房裏。

楊大志夫妻倆從張瑜的嘴裏,聽說了自己的親娘居然又帶着楊老二過來的時候,臉上的錯愕無論如何都遮掩不住。

「怎會如此,之前不是說過短時間內他們是不會過來的嗎?」

其實張瑜也是這麼想的。

可誰能想到,在楊家村那邊居然發生了這樣的意外,如今這一幫人一心只想從楊大志身上撈到錢。

賭坊的存在,對於早就已經一窮二白的楊家人來說,早就已經不再具有這麼大的威懾力了。

「不管怎麼說,你們之前有沒有商討出什麼結果?」

就算是想要想辦法攆走了這兩人,也總得先知道了楊大志夫妻倆的態度才行。

夫妻二人彼此對視了一眼,聽到張瑜這麼說起的時候,楊大志有些頹敗的嘆了口氣。

好不容易挺直的腰桿,這個時候看起來似乎有微微的有些彎曲了。

「掌柜的,我們也不知道……之前我和我媳婦也曾經想過,可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法子。」

楊大志一邊說着,一邊疲憊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臉,之前聽到張瑜說起要把整間甜品店交給他們來打理的喜悅,在這個時候蕩然無存。

就算張瑜心地善良,在夫妻二人看來,若是這家裏頭的人,三天兩頭的到甜品店裏頭來鬧。遲早會影響到了鋪子裏頭的生意。

到那個時候,原本這鋪子裏頭好好的生意,就因為他們夫妻二人,被攪和的冷冷清清,不管怎麼樣,兩人的心裏都過意不去。

「掌柜的,要不我們還是收拾東西回去吧……」

聽到這兩人心中萌生了退意,張瑜在一旁重重的嘆了口氣,倒也能理解兩人現在的想法。

「回去之後,你們打算怎麼辦?」

「我可聽說當初分家的時候,家裏頭有的東西一點都沒有留給你們,如今被這倆人給賴上,你覺得你們這一段時間在這裏攢下來的家底,能夠讓這倆人嚯嚯多久?」

聽着鋪子外頭隱約傳來的吵鬧聲,張瑜抬頭看着滿臉擔憂的夫妻二人:「且不說你們二人現在是怎麼想的,你們有沒有考慮過?如果你們帶着自己的女兒回去了,之前分家,是因為這老太婆差點偷偷害死了你女兒。」

「你以為這一次回去之後,他就不敢了嗎?在那樣的環境裏頭,你女兒要是真出了什麼事情,當心你後悔都來不及!」

孩子對於夫妻二人來說,是個死穴。

聽到張瑜的一番分析,兩人原本動搖的心思,這個時候也開始逐漸的遲疑了。

也沒打算在這個時候把人給勸服,張瑜只是伸手輕輕地拍了拍楊氏的肩膀:「不管怎麼說,先出去看看這兩人過來,到底想做些什麼,到時候隨機應變吧!」

「這話說起來,大約你們心裏頭會不舒服,可是好不容易離開了火坑,為什麼又要帶着你們女兒重新跳回去呢?」

楊大志眉頭狠狠一皺。

夫妻二人默不作聲地跟在了他的身後,從廚房裏走了出來。

來到了甜品店外頭的時候,看着周圍過來買東西的客人已經圍了一圈。只看着裏頭的楊老太太正哭嚎著。

楊老二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跟在張瑜身後的楊大志,瞧著好不容易把人給叫出來了。

這一段時間沒能夠吃飽飯,甚至睡也睡不安穩,楊老二最後還在家裏被衝進來的那家人狠狠地揍了一頓。

眼看着好不容易能下地了,迫不及待的就搓竄著楊老太太,來到了縣城。

這一段時間連吃的都已經快要撈不到了,他好不容易從老太婆手裏摳出來的東西,也被那些人給搶走了。

一想到楊大志一家在縣城裏吃香喝辣,楊老二心裏頭就憋不住。

心中本來就曾有怒火,如今看着楊大志走出來的時候,身上的衣服變了,就連楊大志身後的那個女人都變得白嫩了不少,一看就是紅光滿面,被養的過上了好日子!

從小到大一直像個少爺一樣壓在了楊大志頭上的楊老二,這個時候心態突然就崩了,還沒等張瑜開口,就看着楊老二指著楊大志的鼻子破口大罵。

「你就是個畜生!可是你親娘,我是你親弟弟,我們在村子裏頭都快要餓死吃不上飯了。你居然還有本事在這個地方吃香喝辣!」

「來到了這種地方這麼長時間了,也不見得你回去看看!我看你這個畜生不如的東西就是不孝!自己發達了,就想甩開自己的親娘和親弟弟了,是不是!」

楊大志沒吭聲。

老太太順着楊老二的話,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淚:「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呀?怎麼就生下你這麼個白眼狼!」

「你老娘在村子裏頭飯都吃不上了,你居然還能在這個地方跟這個狐狸精廝混!」

「我看,自從分家以後,你就再也沒有把我這個老娘放在心上了,是不是?」

眼看着這老太婆的聲音越來越大,張瑜確認了一下這人指的方向不是楊氏,而是自己的時候,微微的挑起了眉。

之前從小六子那邊就已經聽說了自己和楊大志的風言風語,沒想到這老太太也清楚,就是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誰傳出去的。

張瑜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冷眼看着面前的人說道:「把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都已經在外頭打理甜品店,這麼長時間了,張瑜身上本來就有氣勢,如今更是讓老太太不由得一愣。

聽到這話的時候。蠕動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老太太沒敢再吭聲,倒是一旁已經急紅了眼的楊老二惡聲惡氣的說道。

「說又怎麼了,你就是個狐狸精!之前就已經聽說你已經嫁過人了,沒想到居然還敢在外頭拋頭露面的,整天跟我大哥攪和到了一起,你說!你這種女人不該被浸豬籠,該做什麼?」

「我可告訴你,你這隻狐狸精,別想進我楊家的門!」

似乎是篤定了張瑜在糾纏楊大志。

聽到這人說的鏗鏘有力,張瑜差點就笑出了聲。

之前她還在糾結要怎麼來趕走了這兩人,如今楊老二這番話,倒是給她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

。 「這,這怎麼可能?」

望着自函谷關內源源不斷開出的虎賁鐵騎,永寧副都護赫特乾澀出聲。

其面孔之上寫滿了不可置信之色。

他實在是想不通一個人族的邊鄙小國是如何在短時間內打造出比天族軍隊還要強上一個檔次的部隊的?

這有些太魔幻了吧?

就在他沉浸於極度震驚之中時,三萬名神情淡漠的虎賁鐵騎已經列陣完畢了。

手持銀槍,身騎白色戰馬的黃天祥縱馬馳出陣外,一雙如寒星般的眼睛掃向了對面畏畏縮縮的蔡國輕甲步兵:「爾等好大的狗膽,竟敢侵我漢國境界?」

「汝等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黃天祥的聲音宛若炸雷一般炸響在了軍心浮動的蔡國輕甲步兵們的耳中。

「我們不可能打過他們。」

「跑吧,留在原地就是等死。」

僅僅只是一番話語,便輕易擊破蔡國輕甲步兵們那脆弱的心臟。

他們的陣型開始散亂,居於後方的軍士已經開始潰逃,演變成大規模潰敗不過就是時間問題而已。

「果然都是一群廢物!」

縱馬馳於陣前的黃天祥搖了搖頭,其面容之上閃過了一絲失望之色。

屠殺豬玀這種事,一次,二次可能還很有趣,時間長了可就膩歪了。

「眾將士,盡情的去屠殺豬玀們吧。」

膩歪歸膩歪,人還是要殺的,仗也是要打的。

命令下達,三萬名只暴露雙眼於外的虎賁重甲騎兵齊齊應諾,而後他們倒持着鋒利至極的彎刀,駕馭著坐下奔騰咆哮的烈馬,向位於前方的蔡國輕甲步兵衝殺而去。

「踏,踏,踏!」

馬蹄的轟鳴聲踩碎了蔡國輕甲步兵的最後一絲幻想。

三萬重裝鐵騎一同衝鋒之時,大地為之顫動,天空為之變色。

「跑,跑啊!」

虎賁重甲騎兵還未殺至,蔡國輕甲步兵們便已經開始了大規模的潰散。

一場戰爭從一開始就已經結束了,剩下的只是屠殺而已。

數個呼吸的功夫過後,三萬名虎賁重騎兵突入了潰散的蔡國輕甲步兵軍陣之中。

「嘭,嘭,嘭!」

那一瞬間,有數之不盡的蔡國軍士被奔騰的烈馬撞的倒飛了出去,或者被捲入馬蹄之下,踐踏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馬賽克。

「噗嗤,噗嗤,噗嗤!」

突入蔡國輕甲步兵軍陣之中的虎賁重騎兵們並沒有停止衝鋒,於原地砍殺蔡國軍士,而是依舊猶如一頭衝出牢籠的洪荒猛獸一般向前衝鋒而去。

衝鋒之時,他們倒持的彎刀化身成了殺戮的不二利器,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大量的蔡國軍士被彎刀割碎軀體,驚恐的倒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之上。

「啊,啊,啊!」

慘叫之聲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彎刀劃破了血肉,馬蹄踏碎了幻想。

十五萬名蔡國輕甲步卒就跟十五萬頭豬玀似的,伸長脖子等著虎賁鐵騎的宰殺。

從頭到尾,他們都在逃避,拚命的逃避,而後被追上來的虎賁重騎兵一刀結果,他們從始至終都沒有想過正面反抗。

開戰僅半個時辰,三萬虎賁鐵騎便打穿了蔡國軍士的軍陣,數之不清的蔡國軍士飲恨於彎刀馬蹄之下。

十五萬之眾的蔡國軍士僅僅只是被打穿了一次,便再也聚集不起來了,戰鬥力徹底喪失。

「這,這!」

「媽的,這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類,竟然連時辰都沒有撐住。」

蔡國人潰敗的太快了,快到永寧大都護加爾木都沒有任何的反應時間,待其反應過來之時,蔡國人已經兵敗如山倒了。

而且他也馬上意識到了一件更為嚴重的事,即潰敗的蔡國人一窩蜂的湧進了聯軍大營之內,此刻聯軍大營之內肯定是混亂無比的,若是這個時候那三萬人類鐵騎衝殺進去,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赫特,快,你快讓齊國人和炎國人撤出大營,並於後方列陣迎敵。」

這是加爾木能於短時間內想到的最好方法了。

「我知道了。」

神色同樣焦急無比的赫特應了一聲,而後其就準備向聯軍大營飛去,但接下來的一幕讓他的心徹底涼了,因為他看到了那三萬名彪悍到不像話的人類鐵騎已經打算向聯軍大營內沖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

平日裏自詡智謀出眾的赫特,此刻頭腦是一片的空白。

「等等,還有救,還有機會。」

忽然,他的眼中迸發出了強烈無比的精光,隨後其向在虛空之中待命的一萬名天族重甲戰騎道:「天族的勇士們,我們若是想贏,就要不惜一切代價攔住那支人族重騎兵半個時辰,記住是不惜一切代價。」

赫特的主意是讓天族軍隊給人族軍隊爭取反應時間。

若是平常的話,他敢出這個主意絕對會被一眾天族活活打死,但現在他只能這麼做,因為一旦人族聯軍全面潰敗,那麼漢國鐵騎的屠刀馬上就會降臨到天族的身上。

一萬名裝備精良,手持銀白騎槍的天族重甲騎士聞令過後,沒有二話,當即就向勢不可擋的虎賁重騎迎了過去。

天族軍隊的軍事素質是要普遍強於人族諸國軍隊的素質的。

「呦呵,這群鳥人竟然還敢來送死?」

縱馬衝鋒於最前方的黃天祥,神色有些驚異的望着向自己俯衝而來的萬餘名天族重甲戰騎。

「我在這些鳥人的身上聞到了討厭的味道。」

「他們……他們是西方那群鳥人的後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