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四百零八章想念 看到駐顏丹,胡瑤的眼睛直接亮了起來。

Home - 未分類 -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四百零八章想念 看到駐顏丹,胡瑤的眼睛直接亮了起來。

真的是駐顏丹!這可是每天無數人盯著的駐顏丹啊!

本以為薛維只是說著玩,但是沒想到現在薛維竟然真的給自己帶來了,要知道這玩意隨手一賣,那可是小一萬啊就到手了啊!

「薛先生…這我不能要。」

胡瑤壓抑了一下心中的激動隨後緩緩說到。

他們本來就是無意間認識,剛見面就送這麼貴重的禮物這怎麼可以呢?而且今天本來就是要請薛維吃飯,現在倒好,成了薛維來給自己送禮物了。

看著胡瑤一副糾結的樣子。

薛維直接拉過胡瑤的手將駐顏丹塞過去。

「給你你就拿著,這種東西對我來說一大把,好了我現在已經餓了,現在我們進去。」薛維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胡瑤有點懵逼。

這薛維有點太霸道了吧。

霸道總裁本霸?

胡瑤看著手中的駐顏丹心裡都有些微微顫抖,害,這下倒好,人情又還不清了。

海雲閣裡面的裝修裡面極其文藝,雖然整體裝修為藍金色,可是隨處可見的白雲浪花卻給人一種清新感。

四周則是用了圓形的玻璃櫃,裡面各種海洋生活不快歡快的遊動著。

現在是上午,海雲閣此時的人並不是很多,胡瑤訂的位置在靠窗的一側,透過窗戶便能看到一望無際的海洋,不得不說,海雲閣的設計師真的很有品位。

沒有幾分鐘,一道道海鮮美食被一群身著白色制服的服務員端上來,香氣不斷四處飄散著。

饒是薛維是修鍊者也不禁食慾大振。

上一次吃海鮮是什麼時候來著,好像是一個月前吃了一個螃蟹吧,薛維心裡默默的想著。

「薛先生,不管上次在飛機的時候真的很感謝您,如果不是您,恐怕我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還有這次,您竟然真的給我弄來了駐顏丹,這…還請讓我支付駐顏丹的費用。」胡瑤認真說道。

薛維擺擺手。

「不用,一枚駐顏丹而已,我要弄到駐顏丹輕而易舉,好了,胡小姐也不用這麼客氣,直接稱呼我名字就行,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都是碰巧。」薛維笑道。

「那您直接叫我瑤瑤就行,我朋友都這麼叫我」胡瑤那大眼睛露出一絲笑意。

看到薛維一副隨和的樣子,胡瑤心裡緩緩的沒有那麼拘謹。

畢竟都是同齡人,一會薛先生薛先生的叫好像是挺生疏的。

「瑤瑤,你一直在濱海區嗎?」

薛維抱著一個龍蝦漫不經心的問道。

胡瑤點點小腦袋。

「對,最起碼我的印象里是,我在濱海區的一家醫療機構上班,不過最近也剛辭職。」胡瑤嘆了口氣說道。

「辭職?工作不順心啊。」薛維有些疑惑的問道。

辭職的原因無非就是,工資太少,同事煞筆,老闆憨逼,無非就是這三個。

胡瑤的臉上不禁有了一些愁容。

「可以這麼說,很無奈,有一個客戶一直騷擾我,但是偏偏這又是一個大客戶,領導為了公司的業績說讓我犧牲一下,我當時一下就辭職了。」胡瑤的語氣儘是不爽。

聽到這話,薛維不禁瞭然,原來如此。

以胡瑤的長相,這直線媲美葉萱的長相,甚至那氣質都在葉萱之上,這種美女肯定會招惹一些非議。

尤其是做服務行業,這煩惱會更加大,薛維很能理解胡瑤。

「媽的,什麼破公司,這種公司不帶也罷,不過你都失業了,還敢帶我來這種地方吃飯,你是嫌錢太多啊。」薛維打趣道。

胡瑤白了薛維一眼。

「失業是失業,但是該請的還是要請的,如果只是請你去路邊的小店,那就真的太不當一回事了。」胡瑤堅定的搖搖頭。

薛維有些失聲一笑,真是一個率真的女生。

不得不說,在當今的這種社會,不畏強權,不畏錢財,只為真情的人真的不多了,不管男女。

這頓飯可以說有條不紊的吃著,將近快一個小時,這頓飯才進入了尾聲。

胡瑤外表雖然是一個高冷御姐,可是這飯量還真的不小,這和薛維都能五五開了。

但是讓人生氣的人,胡瑤身上還沒有一絲贅肉,那肉都長到該只長的地方了,這果然都是美女的特徵。

這頓飯也足足花了八百多,也幸虧他們沒吃什麼,不然這個數字還會無止境的上升。

「你現在要去哪?回家嗎?」薛維問。

胡瑤點點頭。

「對,本來我是住公司宿舍,但是現在離職了,我也該搬出去了,現在還要找房子,很無奈。」胡瑤聳聳肩。

找房子?

薛維冷不丁想到了自己那寬大的別墅。

偌大的別墅只住自己一個人著實有點空蕩蕩的啊。

如果要是這麼一個大美女住進自己別墅,或許會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一絲波瀾,不不不,老子有女朋友,快把邪惡的想法甩開。

好傢夥!這薛維果然是個老色痞。

「那個…….」

薛維敢準備說話,胡瑤的手機悄然響起。

「叮叮叮…..」」

「不好意思。」

胡瑤給了薛維一個歉意的眼神后便接了電話。

「恩恩,對,我是,恩?什麼?為什麼會這樣?你們稍等一下,我馬上就來,錢不是問題!我馬上就到!」

胡瑤的臉色一下變得無比焦急。

掛斷電話后,胡瑤滿是歉意的和薛維說道:「對不起,薛維,我現在要趕緊去一趟醫院,可能沒時間陪你了。」

醫院?這是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了?我送你去吧,別急。」

薛維直接帶著胡瑤來到停車場。

薛維一腳油門下去,那速度不斷增快,黑色的大g化作一道黑色的閃電不斷穿梭在公路之中。

「三個月前,我遇到了一個小女孩,她家歡歡,歡歡很可憐,因為父母雙亡被一個流浪漢收養,但是流浪漢不久前也身患絕症,死了,無奈歡歡變成孤苦伶仃一個人,不過學校很好,學校免除了歡歡的一切費用,甚至還募捐了一些錢讓歡歡的生活過的好一些。」。 「京城……本佛爺又來了!」

佛爺邁步走下游輪,嗅着略帶清新的空氣,帶着面罩只留出兩隻眼睛的臉上,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好在!

因為有面罩的遮擋,路人看不到他臉色的邪魅狂笑。

否則的話,還不知道要嚇壞多少人。

張全和白炫全部都恭恭敬敬的跟在佛爺身後,宛若是兩個小跟班。

現在張全的修為不光是已經恢復,更是已經達到皇級巔峰!

在看白炫!

這白炫原本就是一個普通人,沒有修行根底和基礎,可現在白炫也是皇級巔峰。

如果葉天傾在這裏,看到已經被他廢掉,淪為廢人的張全,已經完全就是白板一張,沒有任何修鍊基礎的普通人白炫,全部都變成皇級巔峰境界的話,不知道他會是何等的臉色。

佛爺帶着他們兩人離開,走到一處小衚衕,確定左右無人後,便是化作一團黑霧,帶着白炫和張全離開。

在出現的時候!

已經出現在一處價值過十億的豪華莊園內。

話分兩頭!

就在佛爺帶着張全和白炫,來到這處莊園的時候。

在京城機場!

百武會大長老陳祥,邁步走出機場。

陳祥死而復生!

只是他的孫子,陳天戰卻是真的死了,無法在活一次。

而現在陳祥也已經突破到帝級!

對於普通修者而言,想要突破帝級千難萬難,可是對於陳祥而言,因為他投靠九荒古族,在九荒古族的幫助下,他想要突破當真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葉天傾,現在老夫也已經達到帝級,而且是帝級一品巔峰。」

「九荒古族,也已經給老夫在京城,尋覓到一處風水寶地,老夫此番前來京城,便是來閉關的,到時候老夫出關,便能夠達到帝級二品!」

「等到那個時候,便是老夫去找你報仇的時候。」

「葉天傾,你殺我孫兒,老夫勢必要將你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陳祥冷聲呢喃著,眼神兇狠到極點。

離開機場!

陳祥病沒有進入市區,而是來到京城郊區的一處荒山,在荒山深處有一處早已經無人居住,廢棄二十多年的村落。

「暴遣天物,在那些凡夫俗子眼裏,這是道路崎嶇的山村,可是誰又知道……在這地底下,隱藏一條地脈。」

「老夫只需要在這裏閉館一段時間,吸收地脈,至少也能夠達到二品帝級。」

「葉天傾,等老夫出關之日,便是你生死之時!」

陳祥冷笑着自言自語,臉上是冰冷到極致的笑容。

他對葉天傾的恨,那真是一種滔天巨恨,恨不得要立即就將葉天傾找到,然後生死活剝,挫骨揚灰。

雖然他心裏是這般想的。

可是他也很清楚,現在他也葉天傾的實力還有很大差距,需要先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能夠去找葉天傾報仇。

同時!

陳祥也清楚,自己必須要儘快的提升境界,因為九荒古族還等着他破開禁忌,降臨人間。

只有他達到帝級五品,修鍊出領域!

才能夠破開禁忌的一條裂縫,讓九荒古族得已脫困,故而他現在必須要加快修鍊,因為他很清楚……自己有價值,九荒古族才會幫他不斷的提升實力。

他若是沒有價值的話!

那九荒古族,便會尋找新的奴僕,從而放棄他,到時候他若被放棄了,一身修為會被轉嫁到其他人身上,而他就只有死路一條。

故而!

他必須努力修行,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吸收這條地脈,按照九荒古族給我提供的心法,至多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可將其全部吸收,到時候我就能突破。」

「葉天傾,珍惜你人生當中最後的一個月時間吧。」

「一個月後,老夫便斬你頭顱。」

陳祥在深山當中,聲嘶力竭的死後出來,宣洩著心中的怒火。

話音落下!

他便進入廢棄村落,消失不見。。 「你……是誰?」

房間里安靜了那麼兩秒鐘之後,克萊恩吞咽了一口唾沫,他看著鏡子里黑髮黑眸,五官俊美,穿著簡易的襯衫與黑褲子的青年,問道。

值得注意的是,克萊恩這句話並不是用中文問的,而是用魯恩王國的通用語言問的。

顯然哪怕已經猜到了對方可能是老鄉的事實,但以克萊恩的謹慎依然沒有直接自曝的打算。

至於剛剛他的本能反應,說實話,如果林若不是提前知道,克萊恩是穿越者這一事實,他也無法通過克萊恩剛剛那瞪大了眼睛的反應,就去確認對方同樣是穿越者。

畢竟他的出場比較嚇人,克萊恩的表現完全可以用被他嚇到了來解釋。

不過林若可不打算讓克萊恩繼續捂緊他穿越者的馬甲,而且他也聽不懂克萊恩現在在說什麼,所以他露出了一個溫和又帶著點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我覺得既然是老鄉,還是用中文溝通比較好,不是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