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猛目前還只是御氣期,肉體只是相對於同齡人無解,但並沒有強大到無與倫比的地步,一旦熊猛的肌肉無法凝聚靈力,肉身就失去了強大的防禦力和攻擊力,那就意味著他就是一個比別人胖點的普通大胖子,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Home - 未分類 - 熊猛目前還只是御氣期,肉體只是相對於同齡人無解,但並沒有強大到無與倫比的地步,一旦熊猛的肌肉無法凝聚靈力,肉身就失去了強大的防禦力和攻擊力,那就意味著他就是一個比別人胖點的普通大胖子,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他只修鍊肉身,注重防禦和力量,但速度非常慢,面對項北飛的拳頭,不可能反應得過來!

「有這天賦,還需要入學考核?哇哈哈哈!」

駱老頭越來越興奮,越想越高興,看項北飛的目光越看越中意,手中的瓜子磕得更起勁。

——

訓練地觀眾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葉長風就一個人坐在那裡,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龍淵劍就浮在他旁邊,劍身微微輕鳴著。

「他居然有御氣後期的修為?所以他是一個SR覺醒者了?」龍淵劍詫異道。

「那拳法所蘊含的靈力,不是御氣後期的,而是御氣中期的。」葉長風微微一笑,隨即又說道:「不過我覺得他天賦肯定不是N級那麼簡單。」

「御氣中期?他靠著御氣中期的實力,一拳打倒了御氣後期的修道者?」龍淵劍越發地詫異,「我們那天居然都沒有看出他的修為來!」

葉長風伸手抬了一下眼鏡,無奈地道:「我早該想到的。」

「你想到什麼?你那天都看不出來!」

「就是因為看不出來……」

「少來這一套!直接說你不知道不就得了?」龍淵惱火道。

葉長風被自己身邊的龍淵劍嗆了一下,也只是笑而不語。

半晌,他轉向了正在人群里嗑瓜子的駱老頭,說道:「我想,他又要搶人了。」

龍淵劍也望向了那個穿著保安衣服的駱老頭,似乎對這個修為只有開脈後期的駱老頭頗為忌憚:「很正常,項天行的兒子來了,他怎麼都不會放過的。也許你可以去和他爭一爭。」

「我不敢惹他。」

葉長風笑了笑。

他明明修為在開脈期之上,但就是不敢去惹那個只有開脈期的老頭。

因為這老頭平常都無聊到去當學校保安了。

這老頭什麼無聊的事情都做得出來,而且無聊起來,還極為可怕。

——

項北飛被這麼多人看著,依舊不慌不忙。

駱老頭說得很對。

在精英大學,只要拳頭硬了,其他人就閉嘴了。

梁州大學據說有三萬多個在校學生,到場的也就這區區兩百人左右,真正腦子靈光的精英學生,平時都很忙,更願意把時間花在修鍊上,而不是來刁難他。

在場的甚至連一個開脈期的學生都見不到。

只有一些沒有實力、無法與那些優秀的人對比的學生,才會在論壇里叫囂著,並特意在這個比自己低級的N級覺醒者身上尋找存在感。

項北飛很清楚,這群人代表不了精英大學的學生,不可能指望他們去保護人族的未來。

現在挺好的,一拳就讓他們變安靜了。

熊猛的防禦或許很強悍,很多人都對他十分頭疼,但是在項北飛眼裡,缺點也太明顯了。

肌肉需要快速震顫來鑄造防禦力,那麼自己只需要一個「戛然而止」讓他的肌肉停止動彈,然後一拳就解決了。

簡單粗暴!

項北飛漫不經心地朝前面走去,經過陶金身邊,停住腳步,看著陶金。

「你也不想看到我嗎?」項北飛認真地問道。

「我……」

陶金被項北飛看了一眼,嚇了一跳,往後倒退了兩步!

接著又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居然被一個N級覺醒者給嚇退了,臉頓時漲得通紅!

這對他而言簡直是個恥辱!

但——

這真的是恥辱嗎?

陶金無法確定,因為如果自己不主動後退的話,等下也許就是被動往後飛了!。 看着被王玥斬斷的手,不管是龍姬還是逢海日永的表情都有些陰沉。

龍姬是因為逢海日永那個手裏什麼東西都沒有,並且現在還被一個女人找上了。

「聽說當初你很照顧我們家孩子?」

聽到對方差點導致小智代出事,墨韻的表情難得的笑的特別不走心,微笑中帶着冰冷,小智代可以說是這些小輩里最喜歡的孩子中的一個了,乖巧,懂事,並且還聰明。

墨韻因為這個不知道羨慕了王玥多久,上次會蓬萊還為此好好操練了一番墨萊,甚至連白琪白霖兩姐妹都沒有逃過墨韻的魔爪。

「我說。。。。」

龍姬看着面前這個似乎變得同樣極度危險的女人,心裏雖然還是略帶警惕,但嘴還是笑着問,

「我們真的一定。。。。」

只是話還沒說完,墨韻就突然出現在龍姬面前,一個漂亮的鞭腿把她直接從會議室踢飛了出去,並且自己也立馬跟了上去帶着龍姬不知道跑哪裏去了。

不過就情況而言,龍姬應該不會太好過就是了。

至於逢海日永嘛,計劃一件又一件被破壞你讓他能還一直保持那副德高望重的冷靜表情實在是有點為難他了,況且他還受了不輕的傷。

更重點是面前這個男人似乎現在一點交涉的意思都沒有,一門心思的就是想搞死自己。

因為等墨韻剛把龍姬帶走,王玥這邊就毫不猶豫的對他甩出了一道水刀,目標直指逢海日永的脖子。

看着那飛速射來的水刀,逢海日永的目光也有些發狠,下一秒水刀就削斷了逢海日永的脖子。

「就這麼簡單?」

面對這麼輕鬆就被自己搞事的逢海日永,哪怕是王玥也難得的愣了愣,撓了撓臉有些尷尬的轉頭問,

「這貨真的死透了?就這?」

「我不知道。」

似乎因為龍姬和救人的事情,河城凌取對王玥略有些不滿,扭頭看向一邊拒絕回答王玥的問題,

而八雲紫則笑了笑說,

「按照對人類的角度來說,這種程度的傷口是救不回來的,所以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你這麼說我反而不安心了。」

王玥有些無語的吐槽,

「要知道這貨能贓我這麼多手明顯不是一般人,你這樣讓我很慌啊。」

說着又是甩出幾道水絲把逢海日永的屍體切的碎碎的才罷休,

「這樣我就安心多了。」

面對王玥那奇怪的謹慎態度,哪怕是八雲紫多少也有些無語。

為了確保對方死的不能再死,王玥直接把對方切成了平平整整的小塊,這就算了,還打開貪食之口把對方吃了,就這樣還只是「安心多了」,而不是「安心了」。

一字之差卻完全不是一個意思。

「那現在我們做什麼?離開么?」

看着似乎已經處理掉的逢海日永,八雲紫微笑的看着王玥問。

「走吧,哎,這虎頭蛇尾的,讓我多少有點難受。」

這種情況王玥也只能無奈的接受了這個結果,虧自己還在想對方撐過了小核摔炮后如何應對對方撞死裝逼還有搞事的二階段來着。

誰知道剛開始就結束了。

這讓王玥說不難受那才是假的。

摸了摸鼻子后,王玥鬱悶的扭頭就走,一邊走還一邊嘟囔著「自己就是瞎準備」,「故事都不會編的臭弟弟」之類誰都聽不懂的話。

從進入到離開里會這棟建築其實沒有花多少時間,畢竟花費最多的時間就是在路上罷了,如果不是還要等墨韻揍完龍姬回來,王玥甚至可以直接讓八雲紫把自己傳送會夜行的位置。

看着王玥出來的那麼快,墨村正守的表情也略為有些詫異。

「大人,您好快啊。」

「我感覺你在罵我。」

王玥面無表情的看着墨村正守,

「你才快,你全家都快槍手。」

在用靈力好好的清理了一下身上的「塵埃」后,反過頭看着這棟毀了一半的巨大建築對河城凌取說,

「這地方有毒素污染,我要是你就給那群人一個痛快的,然後聯繫你們的首相大人把這地方給封起來,具體原因可以讓他派些專業人士來勘察一下,他會明白的。」

「還請交給我吧。」

墨村正守誠懇的看着王玥說,

「既然來了,我想我還是應該做點什麼。」

「喲?你居然還有這麼好的覺悟?」

王玥有些驚詫的看着墨村正守,這傢伙什麼情況?看到機遇就整個人上頭了?

不過反正自己也已經說明了這地方的危險了,對方還要送上去,那也不怪王玥了。

只能欽佩的看着墨村正守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你是個勇士,我突然。。。開始。。。」

話還沒說完,王玥看着帶着詭異笑容的墨村正守和自己逐漸模糊的意識,最後的想法是,

「靠。。。。中招了!」

逢海日永是一個很神奇的傢伙,從小就擁有強大精神力的他在很小的時候就掌控了控制敵人的方法。

並因為這強大的能力,在幾百年前,逢海日永被稱為「操偶師」,因為他的能力讓逢海日永變得防不勝防,今天可能是你的好友愛人,明天就可能被逢海日永所控制在你背後毫不猶豫的來一發真愛背刺。

甚至為了讓自己更強大,逢海日永還開發出了一個同樣強大的意識「逢海月久」,更不可思議的是,這種可以說本來毫無用處的騷操作卻真的讓逢海日永的精神力暴增不說,還另外又掌握了一種能力。

如果說逢海日永的能力是控制對方的身體,意識,甚至能力的話,「逢海月久」的能力就是製造一個讓對方無法抵抗的夢。

通過這個能力,逢海日永可以更好的操控敵人,控制對方的能力,甚至直接整個精神入侵對方的身體雀占鳩巢。

這也是這麼多年來逢海日永為什麼還活着的秘密。

當然逢海越久的能力並不是無敵的,想要做到這一步,必須要達到幾個條件,第一,對方觸碰到自己。第二,對方有足夠大的執念把對方拖入夢境。

因為逢海月久本不是一個正常的存在,它甚至無法控制並知道夢境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所以說起來其實並不算那麼可怕。

只不過面對王玥的雷厲風行,逢海日永也暫時沒有什麼很好的選擇。

無奈之下只能把自己的魂靈隔空轉移到本就準備好的備用體,烏鴉上。

但逢海日永當然不甘心就這麼離開,況且他還發現王玥身上有普通妖怪所沒有的東西。

名為執念的東西。

這份執念,讓逢海日永對王玥動起了歪腦筋。

先是依靠烏鴉的偽裝成功的控制住守在外面的墨村正守,並不斷的依靠語言誘導王玥觸碰自己。

最後,他成功了,在王玥觸碰自己的一瞬間,逢海月久就十分流暢的把王玥的意識拉近了夢裏,而逢海日永也成功的佔據了王玥的身體。

只要再給他一小會時間,他就能完美的接受下王玥的一切,並成為新的王玥。

當然想法是好的,只不過作為只操控過人類的逢海日永,在進入王玥身體的一瞬間就瘋掉了,飢餓,暴怒,坦然,狂暴,野性,一切的一切瞬間吞噬掉逢海日永的意識,把他化成了一頭只想不斷吞吃的野獸。

而與此同時王玥的身體也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瞬間變回原型,一陣如同狗的吠聲后,帶着赤紅的雙眼一頭鑽進了里會的大樓大塊骨朵起來。

「什麼情況!」

看着突然變化的王玥,河城凌取愣了一下,而這事拿回身體控制權的墨村正守脫離的軟到在地上,但還是在焦急的說,

「快阻止他,那不是王玥,那是逢海日永。」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