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者?

Home - 未分類 - 異能者?

無論是什麼人,他都惹不起。

唐宇居高臨下的看著磕頭的虎哥,眉頭緊緊的皺著。

看樣子,虎哥並非是在撒謊。

「你打電話時,為什麼確定我會來?」

唐宇冷冷的開口詢問。

「我不知道您會來呀。」虎哥被問的一怔,見李旭像是拖死狗似地把刀哥拖過來,他就連忙道:「刀哥說您是武者,只要我說請來武者為我報仇,您就一定會來……我還沒來得及說,您就痛快的答應下來,還把電話掛斷了。」

刀哥被電的直翻白眼,身子還一抽一抽的。

這個狀態,無法給虎哥作證。

李旭頓時撓頭,神情尷尬。

他過去時刀哥正搖晃著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些,他怕自己不是刀哥對手,急忙就捅了一電棍,沒想到刀哥這麼不經電,一電棍就電抽抽了。

唐宇看了眼刀哥,而後看向廠房,「你過來。」

躲在廠房裡的青年,正探頭張望,與唐宇的目光碰觸,身子就不禁的一顫,哪敢不聽話,連忙單腿蹦躂過來。

「唐爺,虎哥說的全都是真的。」

青年的聲音發顫,緊張的直吞口水。

他打著石膏的右腿伸直,昂首挺胸的看著唐宇。

姿勢略吊。

他倒是想和虎哥一樣跪下說話,可跪不下去呀。

「唐爺,我沒撒謊。」虎哥抬頭看向唐宇,楚楚可憐,「您太看得起我了,我也就是能打個架鬧個事,綁架這種事不敢幹。」

青年也連忙點頭附和。

唐宇沒說話,皺眉走開幾步,拿出手機打給趙欣雅。

依然是關機。

唐宇就只能聯繫租車公司,很快就確定了車子的位置。

綠都小區。

唐宇眉頭頓時緊皺,再次打給趙欣雅。

這次竟然打通了。

剛響一聲就被接通,聽到趙欣雅說了句『阿姨,你不用給唐宇打電話,他已經打過來了』,隨後就又聽到趙欣雅淡淡的說道:「我到家了,你怎麼還沒有回來?」

唐宇問道:「你怎麼才到家,去哪了?」

「我忘記今晚要和同事們聚餐的事情了。」趙欣雅淡淡的解釋道:「手機沒電,給阿姨發了簡訊就自動關機了,沒想到簡訊沒發過來。」

「你……」唐宇有種開口怒罵的衝動,老子晚飯都沒吃就四處找你,還特么差點就陰溝翻船,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可你竟然和同事聚餐吃好的喝好的,還能更過分一些嗎?

深吸一口氣,他壓下內心中的怒火,咬牙說道:「你不知道簡訊發沒發出去,就不能借用同事的電話給我媽,或者給我打個電話?」

「你能記住我的手機號?」趙欣雅沉默幾秒鐘后開口反問,聲音中透著幾分憤怒。

唐宇脫口就說出趙欣雅的手機號。

從認識的那天起,他和趙欣雅就一直用著現在的這個手機號。

哪怕是身在曲州也沒有換號。

他閉著眼睛都能背出趙欣雅的手機號。

趙欣雅沉默了。

「早點回來。」

片刻後趙欣雅淡淡的說了句,而後結束通話。

「看什麼看,不想要眼珠子了?」

唐宇收起手機后見虎哥正看著他,他就瞪眼低吼一聲。

「……」虎哥。

他心想,你在老婆那裡受氣,拿我撒氣不算好漢。

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后,唐宇點上根煙才看向虎哥,問道:「九紋龍知不知道你今晚找我,他有沒有參與這件事?」

虎哥下意識的就要搖頭,可腦袋微微一晃,就縮了縮脖子。

噼里啪啦……

電棍聲響起。

虎哥嚇得一激靈,連忙閉眼,身子也不由得繃緊。

撲通……

站姿略吊的青年翻著白眼倒地,身子抽搐不止。

「???」青年滿肚子疑惑,為什麼要電我?

「……」虎哥。

李旭關了電棍后,用電棍敲了敲虎哥的光頭,「問你什麼就說什麼,別自找苦吃。」

「我說……我說……」虎哥身子一顫,不敢再有所隱瞞。

原本他以為九紋龍,並不知道他請刀哥幫忙報仇的事情,可剛才他看到和唐宇面對面相視的那個女人,才知道九紋龍不僅知道,還有派人過來幫他一把。

「女人?」唐宇眉頭一皺。

他並未看到那個人的面孔,只看到一雙深邃的瞳孔。

現在想想,翻牆而去的那道黑影,的確像是個女人。

虎哥以為唐宇是不相信他的話,連忙說道:「對,是個女人,綽號九尾狐,我們都以為她是九紋龍的女人,叫她狐姐,剛才看她翻牆的身手,應該還是九紋龍的保鏢。」

「九尾狐?」唐宇眉頭皺的更緊了,從手機里找出一張六扇門通緝的修行者照片,而後將手機遞到虎哥面前,「是這個女人嗎?」

「是她,就是她。」虎哥連連點頭,非常肯定。

唐宇收起手機,又問了幾個問題,這才搞清楚虎哥為什麼找趙欣雅的麻煩。

趙欣雅所在的保健品公司叫美麗永駐,前任項目總監張威負責新建廠房,用的是賴躍景提供的沙土,趙欣雅來到公司就接替張威的職務,發現沙土有問題就換了個沙土供應商。

賴躍景財路被斷,就找虎哥幫忙威脅趙欣雅。

虎哥第一次來廠房工地鬧事,就被唐宇給廢了右手。

因為給賴躍景辦事前,虎哥沒有和九紋龍打招呼,再加上九紋龍判斷出唐宇是個武者,就把虎哥臭罵一頓,讓虎哥自己惹得禍自己擦屁股。

虎哥被廢一隻手,自然是咽不下這口氣,就暗中調查趙欣雅,查到趙欣雅來自溪海,也就查到趙家棄婿,想找趙家棄婿的手機號並不是什麼難事。

之後虎哥就聯繫上專幫人解決麻煩事的刀哥。

刀哥在業內口碑極好,不亂收費,也從沒有失過手。

虎哥以為刀哥出馬,必定是馬到成功,可沒想到竟然奈何不了唐宇,更沒想到口口聲聲說不管這件事的九紋龍,竟然暗中把九尾狐派了過來。

把九紋龍賣了,虎哥滿臉愧疚之色。

唐宇卻是冷笑道:「你以為九尾狐是過來幫你的?」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他的執著

墨錦城回頭一看,發現顧戰正站在他身邊。

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但是視線卻一直落在他身上。

應該是關心吧?

墨錦城要伸手將他的胳膊推開。

可顧戰卻不肯鬆手。

墨錦城皺眉,「我沒事。」

有了這三個字,顧戰這才鬆開了手,往後退了一步。

因為他心裡一直就記著顧小諾跟他說過的話。

不光要保護小諾,還要保護小諾的家人。

墨錦城雖然嘴裡說著沒事,但是胸口還是有尖銳的刺痛隱隱約約,似乎有發作的跡象。

他低頭,擼起袖口。

能夠看到手腕上已經有淡淡的青筋鼓起了。

時間過得好快。

又一個月了么?

他的怪病又要發作了?

墨錦城隱忍著身體的不適,走了出去。

他在酒店的監控室裡面,待了很久。

依舊沒有查到關於顧兮兮的線索。

期間,陸行目光銳利的發現墨錦城手臂上隱隱顯現的青筋。

「三少,您的病是不是……」

墨錦城冷冷的掃了他一眼,似乎不許他接著說下去了。

畢竟這個時候,什麼事也沒有找顧兮兮來的重要。

陸行硬著頭皮,「三少,您昨晚一夜未眠,要是今天還不去休息的話,病情只會發作的更快。到時候更加耽誤事情,您放心,一有小顧醫生的消息,我肯定第一時間通知你。」

墨錦城臉色十分難看。

連日奔波,身體疲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身上的病發作了,他哪裡還有精力去找顧兮兮?

就在墨錦城猶豫不決的時候,汪正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小顧戰,你怎麼來了?」

墨錦城他們紛紛回頭朝著門口那邊看了過去。

只見一個單薄的身影正站在門口,不是顧戰又是誰?

他凌厲的目光落在墨錦城的身上,瞬也不瞬。

「……」墨錦城皺眉,這個小傢伙,是不放心他才跟下來的?

汪正走了過去,想要拍他的肩膀,「小傢伙,這裡用不上你,你趕緊上樓去。」

顧戰很利索的躲開了。

他執拗的站在門口。

汪正的手撲了個空,「你這孩子,防備心怎麼這麼重?你杵在這裡也幫不上忙啊!」

顧戰像是聽懂了。

他走到了墨錦城的身邊,暗啞的開口了:「休息。」

陸行和汪正兩個人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這小傢伙,是過來讓三少去休息的?」

墨錦城皺眉。

他不喜歡這種被一個小屁孩管著的感覺。

「不是說讓你別跟過來了嗎?」他不悅的開口。

顧戰很執著,「小諾,你,休息!」

「……」雖然不明白他具體要表達的字面是什麼,但墨錦城隱約明白了。

顧戰的意思就是,這件事是小諾交待的。

顧戰說完,走到了監控面前,指了指自己,「留下!」

陸行腦袋轉了一下,「三少,要不然您還是上去休息一下吧。我們雖然沒有監控,但是有顧戰就足夠了。如果有小顧醫生的消息,他一定會第一時間察覺,還不會驚動其他人。」

墨錦城沉吟了片刻,最終點了點頭,離開了。

回去之後,兩個小傢伙還沒有睡醒。

墨錦城回到自己的卧室,躺下休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