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二人不禁面漏不屑,隨即嘲諷道:「這是戰場,死人是沒有資格講公平的!」

Home - 未分類 - 聞言,二人不禁面漏不屑,隨即嘲諷道:「這是戰場,死人是沒有資格講公平的!」

「殺了他們!」

話落,空中其餘五人一併落下,朝着千人衛衝殺而來,絲毫沒有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見此,莫驚春怒上心頭,掙脫一旁裴婉清攙扶的手臂就要躍起與之一戰。

正在此時,一道重重的呼吸聲傳來。

「呼~~~」

沉重的呼吸聲清楚的傳到了眾人耳中。

只見位於千人之前的夏凡,沉腰弓步,單手持槍舉過肩頭,呈投槍狀。

猛的發力,一股濃郁至極的氣血之力透體而出,腳下地面方圓一丈之內地面猛的下陷三寸自他腳下爆碎,並且快速蔓延。

體內十六處竅穴震動,後背脊柱大龍被拉伸到了極致,咔咔作響,手中長槍輕顫震鳴,一股恐怖的氣息蔓延開來。

這股悍然的氣息讓衝下來的七位化海異族身形一震,眼神之中有着不可思議之色,同時感受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氣勢在攀升。

「錚~~」

一聲錚鳴,宛如琴玄斷裂之音響徹,眾人只瞧見一道一桿長槍形如赤蛟一般掠出。

玄骨而紅鱗,表面之上附帶這濃郁的氣血之力翻湧,直奔為首的四目而去。

這一聲錚鳴之音,好似重鎚一般直直的砸在眾人心頭,尤其是直面這一擊的七人更是如此,而在最前方的四目此時四隻眼睛瞳孔猛的縮成針尖大小,臉上一陣驚慌。

「喝!」

下一秒,四目身旁的噬金爆喝一聲,全身金屬般的皮膚快速黑化,宛如精鋼一般,真正意義上的銅皮鐵骨。

「鐺~~~」

一聲金屬碰撞之音傳來,黑紋長槍被噬金雙手握住了槍頭,然後只見他原本如金屬一般的皮膚,自手臂之處開始泛起波紋,形如液體蔓延至全身。

「砰」的一聲輕響,噬金雙臂爆碎,整個人如炮彈一般向空中洞穿而去,沿途所過之處,異族死傷不在少數。

隨即夏凡身影暴起,一個跳躍,一把握住黑紋長槍,周圍肌肉開始隆起,猛的一揮,剩餘六人驚訝之餘連忙反擊,但卻被一槍抽飛三十丈。

「砰」的一聲,夏凡重重落地,回頭看向莫驚春道:「你去前面頂着,我去宰了這幾個雜碎!」

反觀四目,他們剛才反擊的神通術法皆被這一槍抽的粉碎,看着自己顫抖的手臂,不由呢喃道:

「蠻…蠻力?」

語氣之中充滿了不可置信。

要知道他可是王族,尤其是一旁的噬金,那更是異族中以肉身見長的種族,居然被他一槍震碎了雙臂,這如何讓他不震驚。

見夏凡不回話,四目仰天長嘯,發出一個古怪的音節,隨即遠處兩道身影破空而來。

「四目,喊什麼?」

「你居然也會求援?」

來的兩道身影居然也是人形,其中一名身材矮小,但雙臂極為粗壯,尤其是雙拳,那真的是砂鍋大的拳頭,宛若兩個流星錘一般。

另外一個背生雙翅,翅膀呈半透明之色,薄如蟬翼,鋒銳如刀。

「夏公子小心,是王族,蟻族和翼族!」裴婉清出言提醒。

三位王族,加上五位普通異族一共八人,一瞬間夏凡這邊的壓力驟然增大,哪怕沒有對其餘之人出手,但其威壓依舊令周圍的蝟卒膽寒。

見此,李觀棋周圍浩然正氣大盛,覆蓋在周圍蝟卒身上,這才讓他們避免了這種震懾。

見此,四目不由笑道:「發現了出有趣的地方,你瞧這些人,可都是好手,宰了一個,生吞其血肉都夠咱們破境的了!」

人域修士殺異族,可得天地獎勵,而異族之人斬殺人域修士生吞其血肉,也同樣能夠大有益處。

此時他們三人為王族,但身後還有五位幫手,而下方之人,莫驚春被噬金重傷,短時間內發揮不出什麼戰力,只剩下夏凡與裴婉清二人。

至於李觀棋,金丹十鑄那也是出塵境,他們又不是第一天入化海,只能當一個順帶的。

「夏兄,有沒有把握?」李觀棋問道,但卻沒有多少慌張,他們都知道夏凡是有着請神在身的,真想的話,這些人還真是不夠看,但還是習慣性的問上一嘴。

他們這邊看似有四人,實則就一個半,李觀棋與裴婉清需要排兵佈陣,維持陣法,莫驚春因為受傷只能算半個,一旦他二人親自下場,那這支千人衛的戰力會下滑一大截。

而剛才他們又十分強勢,周圍匯聚的異族比別處多得多,一旦沒了他們倆的輔助,這些蝟卒很快便會死傷慘重,甚至會全軍覆沒。

夏凡自然是聽出他的意思了,不過他現在並不能動用請神,因為不知道他夫人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要是這般的話,哪怕是他,這些人一起他也不一定能撐得住,不對,是大概率撐不住。

因為這三位王族並不是簡單化海境,都有中期以上的修為,氣息比當初的血妖還要強出不少。

同境之中,王族不比人域修士差什麼,要是族中天才的話,甚至要更強,當然,前提別遇到人域這邊的天才。

深吸了一口氣,夏凡沉聲回應道:「我試試!」

聞言,李觀棋面色一沉,不對勁,他很少在夏凡身上看到這種表情,也知道麻煩了。

「老夏,我幫你拖住一個!」蕭鳳山捂著胸口朗聲道,他知道自己的情況,想要幫他拖住一個王族。

正在此時,空中傳來雷霆之力噼啪作響,隨即傳來了一男一女的聲音:

「凶穢消散!」

「道氣長存!」

「八方威神!」

「使我自然!」

「五雷正法,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敕!」

兩道身影於空中激射而來,化做雷光,在空中編製成了一面雷網,直奔空中八位異族而去。

淡紫色的雷霆之力匯聚,宛如麒麟一般來回跳躍,速度之快,讓人眼睛都跟不上,僅僅一眨眼,兩道雷光穿過上空眾人,立於夏凡左右,最後化為了一男一女兩道青衫道士,正是青靈青君二人。

只不過此時青靈身上的氣息已經到了化海境,就連青君身上的氣息也是暴增,隱隱的出塵巔峰境。

不過氣息都有些不穩,很明顯,都是在剛才的廝殺中破境,畢竟這種大戰可不常有,只要不死,總會有天地獎勵降臨。

「夏兄,又見面了,師兄前來助你!」清靈輕笑道。

說話的同時還傳音道:「兄弟,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師妹就真嫁不出去了,她嫁不出去,我就完啦!」

夏凡:……

這人什麼毛病,身為道士怎麼這麼嘴碎,當初他遇到的玄合道人,道清真人,哪個不是仙風道骨的,難道道士里也有哈士奇?

「牛鼻子真不要臉,你什麼時候成老夏師兄了!」蕭鳳山壓下傷勢上前一步,很顯然,此時他不能退的。

聞言,青靈看了一眼莫驚春不屑道:「我師妹與他有着婚約,我作為師兄,自然也是他的師兄嘍,我可不像你那麼沒用!」

說話間,空中一名異族陡然沒了生機,屍體直直的砸在了地上。

龍虎山,五雷正法!

僅僅一擊便斬殺了一名異族,雷法至陽,龍虎山的五雷正法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威力自然不俗,擊殺一名普通異族化海境還是綽綽有餘的。

見此,莫驚春頓時漲紅了臉:「你放屁,按你這麼說,老子師妹還和他有婚約呢,我也是師兄!」

夏凡:……

青靈:???

裴婉清:(╯‵□′)╯︵┻━┻

……

。孟放一個爆射來到高級靈魔的面前,一拳轟出。

靈魔伸手想要擋住這一拳,但是卻完全扛不住這一拳,被震退了十幾米才停了下來。

靈魔怒目孟放,手臂已經被轟爛,但是有快速恢復的能力,手臂很快就完后如初。

孟放看到后微微皺眉,因為靈魔只有七階才有快速恢復,六階有快速恢復一般來說都是被同化的靈者。

「小子,秘法很強大,但我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靈魔冷冷道,然後主動沖向孟放,氣勢爆發把周圍的地面給震裂。

《刀與王座》第二百三十八章:竭盡之戰 剛才還囂張不可一世的陳虎,此時瞬間慫了,宛若霜打的茄子一樣,焉了吧唧的跪在地上,身體在不停的顫抖著。

燕北最近在花都的情況,陳虎可是清楚的啊。燕北的身份地位,就算劉家都要小心翼翼,更何況是他陳虎?

嘶!

周圍圍觀的人群全都傻眼了,有些人已經認出了劉偉。

四大豪門之一的劉家二當家都這樣對燕北下跪,很顯然,這一次藍宇和陳虎招惹了一個了不起的大人物。

「還愣著干雞毛?還不給我跪下!」陳虎眼睛掃了一眼旁邊的藍宇和藍濤父子兩,此時恨不得生吃了兩人。

這兩個傢伙,搞雞毛啊!

想死不要拉上勞資啊!

「燕少……我……」藍宇的臉一片蒼白,因為懼怕都扭曲變形了!

噗通!噗通!

藍宇和藍濤父子兩人雙腿一軟,幾乎是不受控制的跪在了燕北面前。

噗通!

噗通!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跟著陳虎一起來那一幫混混,全都齊刷刷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葉清雅站在燕北身邊,心中終於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個燕北,總是在關鍵時候製造奇迹!

燕北冷冷掃了一眼在場眾人,目光最後落在陳虎和藍宇兩人身上,「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哼!」

「小人以後再也不敢了!」陳虎身體一顫,忙不迭的回應了一句。

藍宇也是滿臉沮喪,「燕少饒命,是我狗眼看人低,我再也不敢了!」

藍宇眼睛從燕北身上移動到葉清雅身上,心中一片苦澀。

這個葉清雅,隱藏的也太深了。早知道葉清雅身邊的燕北居然是劉家都不敢招惹的大人物,給藍宇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對燕北動手啊。至於葉清雅要翡翠原石,藍宇自然是有多少就會給多少。

可是,現在這事鬧得!

劉偉在旁邊一臉虔誠的道,「燕少,屬下正準備前來讓他們安分點,但沒想到還是晚了半步,請燕少贖罪!」

燕北嘴角抽了兩下,掃了一眼在場的這些混混,冷冷道,「去準備一百個練習本和簽字筆吧!」

「好!」劉偉雖然有些疑惑燕北想要這麼多本子和筆幹什麼,但依舊呵斥著身邊的保鏢趕快行動。不過兩分鐘,一百多份的紙和筆便已經到位。

燕北沉聲道,「今天念我是第一次碰見你們為非作歹,就罰你們將小學生守則抄三百遍,一邊抄一邊背誦,誰若是不會,就等著蹲號子吧!」

「啊?」燕北的懲罰措施,讓領頭的陳虎不由一愣。

抄寫小學生守則?

這個燕北是幾個意思,還要抄寫三百遍?

這不是為難人么,陳虎這一幫兄弟,好多可是小學都沒畢業,連漢字都認不全,寫字都有問題啊。

但眼前的情況,讓他們根本沒有什麼選擇。

燕北一看就有足夠實力讓他們進去蹲著,誰也不願意進去啊。

「兄弟,守則的則是怎麼寫的?」

「我也不會啊,要不你用拼音?」

……

「我要做一名光榮的小學生,我要尊老愛幼!」

……

於是,古玩一條街上,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五六十個肩膀上滿是紋身的壯漢全都跪在地上,一邊抄寫小學生守則,一邊大聲背誦起來。

「好!幹得好!」

「做的漂亮!」

周圍人群估計被這群人荼毒太長時間了,看到陳虎等人如此一幕,全都高聲喝彩!

燕北雙手背在後背,對著劉偉道,「你負責監工,有任何人偷懶,我唯你是問!另外,劉家現在的產業,也未必需要這些人了吧?從明天開始,我不希望再看到這樣的惡勢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