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正常,富家公子嘛,總是有些脾氣的。」

Home - 未分類 - 「這也正常,富家公子嘛,總是有些脾氣的。」

趙信抱着肩膀噙著笑意,「倒是你,我還挺驚訝,你怎麼會來找我。」

「趙先生,上回您對我說的話,我一直記在心裏。」姜行趕忙站了起來,「不管怎麼樣,我以後都不會再跟您為敵。」

「長記性,很不錯。」

趙信看似滿意的點頭,旋即手用力的拍在桌上。

巨大的聲音讓在院子裏啃魚乾的青璃,還有跑圈的橘六九都看了過來。

「姜行,你覺得我很好唬么?」

「趙先生,您何出此言啊。」姜行咚的跪在地上,眼神中充滿了恐懼,「我沒有唬您。」

「我怎麼那麼不相信,你會來給我通風報信。」趙信眉宇輕鎖。

「趙先生,我真的……」姜行頭頂的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自從上回您處周燁之後,我真的發誓,以後絕對不會跟您為敵。我不敢,我真的不敢了,請您相信我。」

顫抖的聲音中流露着真摯,趙信打了個哈氣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輕鬆,跟你開個小玩笑。」

跪在地上的姜行頭都不敢抬,渾身顫抖的喘著粗氣。

「那砸我酒吧的人你聯繫了么?」

「我還沒有聯繫。」姜行用力的搖頭。

「行,那就聯繫吧。」趙信低語,摩挲着手指,「找點狠人,給我酒吧砸的徹底一些。」

「啊?」姜行怔住。

「你聾么?」

「我……趙先生,您是說要砸您的酒吧?」姜行眼中縈繞着驚恐,「為什麼要這樣做啊。」

「讓你砸你就砸,哪兒那麼多廢話。」

「好。」

「快起來吧,跪在地上做什麼,地上涼。」趙信抬手將姜行扶了起來,示意他重新坐下。

姜行小心翼翼就搭了個椅子的邊,眼神中流露着恐懼。

哪怕是趙信自己都沒想到。

上回收拾周燁,能對姜行造成這麼大的影響,難道說上回的手段太殘暴了?

給這位小夥子的心裏留下了陰影?

「你現在來找我,算是選擇了我么?」趙通道。

「是的。」姜行點頭,「我不認為他會是您的對手,我答應繼續給他做事只是權宜之計。」

「你找我,不怕被裴世知道?」

「不會的。」姜行眼神中流露着肯定,「他在洛城這不認識什麼人,我出來也是跟他說去聯繫人,他不會懷疑,而且這個人自大的很,他以為他昨天給我嚇住了,根本不會想着我來找您。」

「是嘛,那他……」

正當趙信還準備繼續詢問的時候,趙信的手機上收到一個陌生的來電。當着姜行的面將手機接聽,很快趙信眼眸中就流露出笑容。

「你去安排吧,我現在有些事情要處理,等我忙好會聯繫你。」

「好。」姜行趕忙站了起來,小心翼翼道,「趙先生,我跟他真的沒有半點關係,請您到時候不要遷怒到我。」

「放心,回去吧。」

看着姜行離去,趙信就趕忙回到別墅將臉蒙住又扣上帽子匆匆離去。

徐氏集團。

梅治商站在大門前。

「要來?」

「要來!」梅治商的回答言簡意賅。

「怎麼來的這麼快?」

「我怎麼知道。」梅治商撇嘴,「之後交給你,我不管。」

「你到底是多怕沾因果。」矇著臉還扣著黑帽子的趙信低語,「我跟你說,有的事兒你越怕他反而他來越快。」

「呸呸呸。」

梅治商朝着地上啐了幾口。

「別亂說話,反正我該做的都做了,不要再跟我多接觸了。」

話音落下,梅治商就跑了回去,好似生怕多說一句話,就會多沾上一份因果似的。

「至於么?」

趙信抱着肩膀站在外面。

他反正不是信佛的,可能不太理解這些信佛的人,對因果論的執著。

找了個地方坐下。

大概十幾分鐘后,趙信就看到集團外還真冒出來個形跡可疑,將臉捂的嚴嚴實實的傢伙。

還真來了!

這麼一看梅治商還真有兩下子,蒙面人什麼時候來都能算出來。

偷偷的跟在蒙面人的身後。

趙信就看到他來回看了兩圈,縱身一躍就跳上了三樓的窗戶。

我去!

還是三樓。

要是趙信沒記錯,這不就是上回蒙面人來的地方么?

位置都不換一下。

頭這麼鐵!

在蒙面人跳上去之後,趙信也跟在後面縱身一躍。

趙信現在都懷疑來的人還是上回的那個傢伙,就看到順着樓梯往上跑,到九樓的時候又停了下來,取出地圖看了半天。

大概半分鐘左右,他就跟上回來的人一模一樣取出紅色束帶。

「幹嘛吶?」

趙信湊到蒙面人的身後,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還在捆紅束帶的蒙面人被嚇的不輕,人都差點坐在地上。

「你你你,你誰啊?」

這也太像了吧!

要不是說話的聲音不一樣,趙信都懷疑上回和這回的就是同一個人。

「你說我是誰?」趙信低語。

「你也是來干這活的?」蒙面人遲疑了半晌,從地上將紅束帶撿了起來,「沒聽說還有別人要來啊。」

「特派!」

趙信又故作高冷。

還不等蒙面人開口,趙信就跟變魔術似的取出一枚橙色束帶系在胳膊上。

「這回明白了么?」 炎黃祖星上,星武總院內。

在最深處的古老大殿裏,十位總院大佬已然全部坐在各自的位子上了。

不過氣氛卻是有些壓抑!

好一會兒之後,總院院長鄭天海出聲了。

「葉辰失蹤已經兩月了,還沒有他的消息嗎?」鄭天海顯然已經知道了葉辰失蹤的事情了。

畢竟星武總院與聯邦軍部有着合作,對於自己院內的學生出現失蹤一事,他自然要重視起來。

而且,這失蹤的學生,還是他看重的,自然更加要重視了。

這時,一旁的大院老也說話了,他這麼道:「回院長,還是沒有葉辰的消息。」

「哼!」

鄭天海冷哼一聲,遂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從他的語氣中就知道,他對此很不滿意。

「那個影族的混蛋,還真是好膽,聯邦中的那些個混蛋,竟然會給他入境許可證,真是愚不可及!」鄭天海寒聲道。

面對院長的怒火,一旁在座的九位院老都不敢有絲毫的聲音。

「大院老給我向北辰星域的所有星球上的分院發送消息,凡是見到葉辰的,立馬彙報過來。」很快,鄭天海平息下了怒火,朝身旁的大院老吩咐道。

「是,院長!」

「對了,院長。我剛剛查詢了下葉辰的身份,讓我很驚訝!」大院老這時又道。

「哦?什麼身份連你都感到驚訝?」鄭天海一聽頓時好奇了起來。

「院長應該知道葉楓吧!」大院老賣起了關子來。

「嗯,葉楓……到是有點印象。」鄭天海點頭,道:「這葉楓乃是聯邦軍部的高層將領之一,與我星武總院倒也頗有來往。」

大院老點頭,說道:「是啊,葉將軍是難得的一位有理智的將領,可惜了!」

喟然一嘆,他繼續道:「葉辰就是他的兒子。」

「葉楓和韓玉纖的兒子?」鄭天海愣了下,隨後這才瞭然的點了點頭。

「可惜了!」他亦道了一聲可惜。

顯然,鄭天海對於葉辰父母也是了解的不少的。

「既然是他倆的兒子,那勢必要儘快找回來。」

「是,院長。」

……

視線轉回葉辰那兒。

一道銀白色的流光,以極快的速度,筆直地沖向了一個方向。

其內,葉辰正坐在控制位上,翹著二郎腿正閑的發慌。

「小歪,你不是說半個月便可以到的嘛,怎麼現在都還沒到啊!」葉辰有些抱怨道。

滴!

「主人你別急,我已經經過最嚴謹的計算了,只要在花上三分鐘,炎黃祖星就能看到了。」小歪安撫著葉辰,回答道。

「好吧,那就在等上三分鐘~」

很快,三分鐘的時間就這麼過了,果然在葉辰眼前的投影畫面上,一顆壯觀的星球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炎黃祖星,終於是到了啊!」葉辰見狀,頓時感到欣喜。

終於不用一直看着這無聊的宇宙景色了。

「小歪,加速前進!」葉辰語氣高漲的大喊道。

「是,主人。」

轟!

白蓮號動力陡然大增,瞬間就向著炎黃祖星飆射了過去。

……

一塊空曠的地面上,陡然一架銀白色機甲豁然從天而降。

轟!

轟鳴聲中,銀白色的人形機甲,安穩的落在了地面上。

「啊,總算是回來了啊!」從白蓮號中出來的葉辰,看着周遭的一切,心情頓感愉悅。

「趕緊回總院去吧,省得讓他們操心。」有了這想法后,葉辰也不遲疑,收起白蓮號徑直朝星武總院趕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