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來,還是失敗。

Home - 未分類 - 還來,還是失敗。

一次失敗以後就乾脆是惱羞成怒的進入到了這連番不斷的攻擊狀態。

隨後呢?

自找羞辱。

這就是個自己給自己找羞辱的是事情。

「你特么的,特么的!」

來魔的怒火已經是蹭蹭蹭的就起來了,特么的,怎麼會這樣?這是個什麼樣子的狗東西?

一次比一次要來的快一點,一次跟一次是一樣的就差這麼的一點點,這是個什麼情況?讓人的情緒都不是很好了。

「要是真的是沒有成功的可能,不如就是放棄了算了,真的,何苦這是非要這麼的苦苦堅持下去呢?又不是有著堅持成功的可能,對不對?」

「不對,不對,就不對!」

「勸說辦不成功那就算了,我肯定是用心良苦,奈何,你也不聽我的呀」

「我要讓你見識見識並不是人的攻擊。」

對方的雙手經合十了起來。

隨著這對方的雙手一合十,這感覺,好像是對方的身體多少是有點不是很對勁一樣。

的確不對勁,對方身上的骨頭別截取了出來一段一段的,這一段一段的骨頭這體型就跟子彈一樣的。

此刻這攻擊也就像是子彈一樣的。

然後,這攻擊帶著勁風,這麼的嗖嗖的就來了,覆蓋了上來,目測來看,這感覺簡直就是不給你避開的這麼一種可能哦。

既然沒有辦法避開,那,主攻吧。

葉浮生也是在瞬間的功夫就考慮完成。

在考慮完成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攻擊可不就是展開了么?

在攻擊展開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就聽見叮叮叮得到聲音那是持續響起,這是以攻為守的這麼一種狀態之下將對方的攻擊給避開了,在將對方的攻擊避開了以後,這不,這感覺就是在瞬間靠攏了對方。

然後呢,在這一瞬間的功夫就刺穿了對方的身軀。

不管你是什麼樣子的一個鬼,你的最終結果,那都是一個樣,不合是有好果子吃,肯定。

怎麼會這樣呢?

這簡直就是給人特么的都是整難受了啊,相當的難受啊。

隨後,當著這些人的面前,直接就是將這個搞偷襲的給碎屍萬段了。

隨後,這是在這些惡魔錯愕的目光之中,直接就是朝著這些惡魔沖了過去。

這些惡魔一看這個大魔王來了,這還能是有絲毫的遲疑?跑,跑啊!

一定是要從這裡逃離了才行。

誰要是跑得慢一點,惡魔都得是要盯上你,一旦是盯上你,那恭喜你了,你的下場,那就是個死無全屍。

死,那都不怕,連個全屍都已經是不能給了么?這,這是相當相當的氣人啊,這麼的搞下去,這簡直就是讓人相當的是抓狂啊。

大家就是不想混到死無全屍,所以就避開了葉浮生。

大家避開,那葉浮生可以主動地朝著大家靠近啊。

也就是因為葉浮生主攻的靠近,大家更為的抓狂了。

在這抓狂的要死又是沒有一絲絲的辦法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大家的心情,簡直就是糟糕透了。

這不,葉浮生走了一圈,這一圈的惡魔瞬間就是後退到了距離城牆五米的地方。

葉浮生就這麼的來來回回的走,都很想鼓勵互相不要害怕了葉浮生,就這麼的朝著他衝過去,但是,都不想當這個衝鋒的人。 裴謝堂的瞳孔微微一縮,終於,她火了。

她彎腰撿起地上的香火,重新插回去,等孤鶩要伸手來拂時,一把抓住孤鶩的手掌,隨後,啪地一耳光重重的扇了回去。

院子裏一時安靜無聲。

道士停住步子,愕然的看着他們。

「繼續念!」裴謝堂氣勢很大的指揮那兩道士,等他們開始走,她才繼續扭頭看着孤鶩,冷笑一聲:「堂堂七尺男兒,就這般認不清現實、分不清黑白、道不明真偽嗎?你這麼在乎,你怎麼不去死,下到地下去陪她?裝什麼捨得,又演什麼心肝寶貝給誰看!給她看嗎?她就是一個死人而已!」裴謝堂指著棺木,聲色俱厲:「孤鶩,你有沒有腦子?」

「你怨籃子前來承平寺救我,覺得是我害死了她!是,我承認,她是為了我死的,可我倒是要問問,是誰沒看好她,沒保護好她?是你放了她跑出去的!」

「她為何不顧危險跑出去?她傻嗎?不是,是因為她得知,你的好主子想要讓我魂飛魄散,特意來通風報信的!」

「她為何要替我擋了毒箭?哼,那也得問問你的好主子,為何昨天陳淵會出現在那裏!陳淵是我喊來的嗎?不是,是他!」

裴謝堂指著朱信之,說話間,她的語氣也跟着激動了起來。

她冷冰冰的說:「你與其恨我,還不如去恨朱信之!可是你不敢恨你的主子,所以,你就不分青紅皂白把一切都記在我的頭上!孤鶩,你就是個膽小鬼!」

孤鶩被她數落得連連後退,等聽到裴謝堂說他是個膽小鬼時,終於崩潰了,哇地一聲哭了出來:「是,我就是個膽小鬼,是我沒保護好她!籃子啊,兄長對不起你,你是不是很怨我?你怨我沒早去找你,你怨我沒有告訴你,我其實並不是覺得你就是我妹妹的……」

這邊院子裏的爭吵早就引來了周圍人的注意,此時,門外圍了不少人,聽見向來強悍的孤鶩痛哭成這樣,不少人都心中戚戚然。

裴謝堂冷著臉,至始至終站在那兒,仍舊覺得不夠,冷冰冰的嘲諷:「這會兒覺得後悔有什麼用?孤鶩,你別把我的籃子不當人。昨天我就不同意讓你帶她回府,要不是看在她心中有你的份上,你以為今日這靈堂輪得到你撒野嗎?籃子還活着的時候對你如何,是不是把你當成兄長,你心中就沒點數兒?你一邊享受着她對你的好,一邊對她說,我只把你當成我的妹妹看。你惡不噁心?你不噁心,我還覺得噁心呢!」

「她如今走了,你除了坐在這裏傻乎乎的哭,對旁人冷嘲熱諷,你還做什麼?」

「沖着我吼,沖着我罵,你覺得你報仇了?可笑,可笑至極!堂堂王府一等侍衛,四品帶刀侍衛,你就這點本事?」

「我的籃子什麼都好,就是眼睛不好。」

「她眼睛瞎了,才會一心一意那麼喜歡你!」

裴謝堂的每一句話都如同鋼刀扎心,痛得孤鶩的臉幾乎扭曲,等裴謝堂著最後一句話說完,他再也剋制不住自己激動的情緒,猛地跳了起來:「她沒瞎!她沒瞎!我就是喜歡她——」

他哭着吼。

裴謝堂就站在他跟前,他這猛地一跳,將裴謝堂撞得一個趔趄,她身後就是做到場用的一個木架子,腳扳在上面,猛地一扭,整個人撲在了地上。

「阿謝!」

一聲大喊,裴謝堂隨後就被人抱了起來。懷抱溫暖,鼻尖是他身上特有的香味。裴謝堂只覺得腦袋暈乎乎的,眼前的一幕幕不停的轉動,又聞着他的味道,不知怎的,一股酸味從胃裏涌了上來,便覺得一股噁心。她一把推開朱信之,轉過身就乾嘔了幾聲。

朱信之臉色青白。

她……竟然真的厭惡他到了這等地步,碰一下都會吐了嗎?

然而,不等他多問一句,裴謝堂也覺得自己過分了些許,回頭想同他說句什麼,忽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來人,請郎中——」

昏迷前,只聽見耳邊有人驚慌失措的大聲喊。

等裴謝堂再次醒來,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屋子裏點着一盞燭火,除了桌子邊,遠一點的地方就什麼都看不清了。裴謝堂覺得口舌發渴,心中又起了浮躁之意,睜開眼睛清醒了片刻,就想起來倒水喝。方撐起半邊身體,不知從哪裏竄出來一個黑黢黢的影子,一下子衝到她的身邊。黑暗中,一雙發亮的眼睛就那麼專註又惶恐的看着她。

「啊!」裴謝堂給嚇得叫了一聲。

她努力定了定神,才發現衝過來的人是朱信之。

那張熟悉的臉孔上,變化著多種多樣複雜的情緒,嘴角要笑不笑,似在抽搐。

「嚇到你了?」他的喉哆哆嗦嗦片刻,才終於擠出幾個字。

沙啞,沉重,又有種別樣的亢奮在裏面。

裴謝堂傻了片刻,忽然就明白過來了。

她在籃子的靈堂上昏倒,昏迷前,朱信之叫了郎中來……那麼,身孕的事情瞞不住了!

她閉了閉眼睛,一時間,竟不知道如何面對朱信之才對。

朱信之沒有喊人點燈,他方才一直在床前守着,守了很久,從郎中走後就一直在。他就這樣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握着她的手,時不時的伸出手摸一摸她的脈搏,感受着指尖的跳動,這顆心才能平穩下來。他時不時的看她一眼,又將掌心貼在她的小肚子上,他簡直不敢相信,那裏竟然有了一個新的生命,一個屬於他和她的孩子……

他瘋了一樣,緩不過來,就這般欣喜若狂的看了她一個下午和半個晚上!

他原本以為,他和她直接已經走到山窮水盡,她恨他,不會再願意留下,可現在不一樣了,他找到了新的出路。

裴謝堂不是一個會為了孩子犧牲掉全部的人,或許在她心裏,覺得離開對這個孩子和自己都好,可有了這個孩子的存在,他和她之間的關聯就永遠都不可能斬斷。

永遠不可能!

朱信之想到這裏,傻乎乎的笑了起來:「你醒了,餓不餓,渴不渴,要不要吃點東西……」

「我想喝水。」裴謝堂先是愣了愣,隨後垂下眼眸,遮蓋住眸中的一切情緒。她一開口,才覺得自己嗓子很啞,她也確實是需要。

朱信之哎哎的應了幾聲,快步走到桌子邊,給她倒了一杯水。

裴謝堂端著抿了一口,竟是溫水。

她又一愣。

猛然間,她心口有些發酸,腦中突然就想起好久之前,她剛成了謝成陰的時候,她總是千方百計的使喚他,他要是不樂意了,就纏着他撒個嬌,他就用那種又無奈又頭疼的眼神看着自己,可身體很誠實,總是先他的表情做出動作。

那一次她受了傷,她哄着他喂水,她窩在他的懷裏,覺得很安心。

裴謝堂吸了吸鼻子,停住了動作。

「怎麼了,燙嗎?」朱信之小心的問。

裴謝堂搖搖頭,喝了水,將杯子遞給他,便沒有再說話。

不是不想說,而是不知道要怎麼說。她努力的醞釀了半天的情緒,心中想,這下好了,要想讓這個人放手根本是白日做夢,這是他的第一個孩子,他必定十分捨不得。難道,真要留在王府,將孩子生下來才能走?可真生下來,她要是看了一眼,十之八九是走不成的。她很喜歡這個孩子,一想到孩子以後可能會有個後娘,還不知道那後娘對孩子好不好,她就有點心塞。再者,她萬萬捨不得這個孩子,可又有什麼辦法能讓朱信之不要這個孩子呢?

難啊!

她心裏有點難過,莫非,真讓她撒謊,告訴朱信之這不是他的孩子?

好像,也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行得通……

朱信之瞧着她凝神的姿態,本是雀躍的心忽而一沉。他握住裴謝堂的手,她沒有抽回,只是抬頭看了他一眼。

朱信之立即就無端的恐慌了起來。

「郎中說,孩子還小,不足兩月,你現在不能想太多,也最好不要亂跑,怕動了胎氣。」朱信之說着卻仍不住勾起唇角:「你在屋子裏休息,外面的事情有我。」

「那不行!」裴謝堂抬頭:「我得去救高行止。」

「我會去救。」朱信之說。

裴謝堂噗嗤笑了,搖了搖頭,很是緩慢的說:「他,只能我去救。你要是去了,他看到會不高興。」她的另一隻手放在被子裏,手心都是汗,她說得很慢:「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是,我只能很抱歉的告訴你——孩子,不是你的。」

朱信之握着她的手,仿若石化。

她繼續說:「殿下,我說了你會不高興,但我也不能不說。是,我承認我從前很喜歡你,喜歡到恨不能將全世界都捧給你。人人都說我糾纏了你六年,是個沒臉沒皮的下賤女人。他們都錯了,我是裴家人,我也要臉面。從裴謝堂在宣角樓斷氣的那一刻起,那個愛慕你的女子就死了。我死了又活過來,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世上誰才是最愛我的人。這個人萬萬不會是殿下,他是高行止,他陪着我七年,守了我七年,哪怕我要頂着仇恨嫁你為妻,他也無條件讓步了。他為了我犧牲了很多,我若再不回應,才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

。 二族長臉上略有凄然,低頭沉思良久,慢聲道:

「說來話長啊!王氏先祖在前清朝乃是聞名大巫之家,也就是江湖巫蠱界有名的『王蟲蠱』。王氏祖傳下來一道『蟲蠱九訣』,與我族有用。我鳥族絕期己近,近十年來,族內不斷有人毒發,毒發之時,由王氏祭一道『蟲蠱九訣』便可再活九個月。因此,我們全族投靠王氏,實屬無奈之舉!」

「蟲蠱九訣?王氏族人里,哪個主咒這蟲蠱九訣?」張凡急問。

真是深藏不露,王氏隱瞞家族的毒學祖傳之事,為的是在背地裡對商業對手下笊籬!

不叫的狗,才會咬人!

張凡此前只知道王氏不是什麼好人,沒料到竟然是江湖毒巫之後!

「主咒之人,王氏每代只傳一人。

前幾年是王老爺子主咒,這兩年王老爺子年紀大了,把主咒之職傳給了王少。」

「王少?」張凡又是一個沒料到。

王少看上去就是一枚花花公子,只知吃喝玩樂不務正業,不料在毒學巫術這方面,卻是天賦異秉,早早成材了!

真特么是老鼠生兒會打洞!

「對,正是王少。這王少跟他老子、老老子一樣惡,掌握著我鳥族的命根子,對我們是肆虐無忌呀!不但對我族男人視為豬狗,說虐就虐,就是我族內少女,他也不放過!」

「什麼意思?」

「我族內少女,每發育成熟一個,王少必然先拉去祭壇一個。」二族長一臉苦相,眼裡似乎有淚花在閃,可見他說到了痛處!

「祭壇?難道他把少女殺了做祭祀?」

「不不,」二族長搖了搖頭,「他沒有那麼傻。他把少女拉去,就在他家巫壇之前給幹了……」

「啊?」張凡又是一個沒料到。

人家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這個王少,把窩邊草啃得一個不剩!

「前前後後,我族內有十名少女的清白,毀在王少身下!我全族人敢怒不敢言!」

「沒有一個少女能倖免?」

「沒有一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