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嚓。」

Home - 未分類 - 「嚓。」

紙張碎裂的聲音讓阿爾莎的臉上露出訝然的神色,赫然是里昂已經撕毀了那份奴隸契約,這也代表著名為阿爾莎的少女往後不再會受到這份魔鬼般的契約約束。

「你自由了。」

里昂的面色依舊是那般淡然,只是他深邃的眼瞳中也閃過一絲放鬆。

也許對於他來說只是舉手之勞的一件事,對於眼前這個少女來說不亞於劫後餘生。

說完,里昂沒有停留,離開了這間房間,只留下阿爾莎一人蜷縮在柔軟溫暖的床鋪上。

阿爾莎青色的眼神中先是閃過一絲難以置信,然後是茫然,激動,喜悅。

最後她一直時刻緊繃著的身軀終於放鬆,眼角也留下了喜悅的淚水。

「篤篤。」

一陣輕柔的敲門聲傳來,阿爾莎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被子,帶著淚痕的雙眼猛然間緊張的盯著門口。

這是這段時間在那奴隸販子殘酷手段之中留下的陰影。

門被推開,一個穿著樸素的中年婦人輕輕走入,端著一盆清水。

望著床鋪上傷痕纍纍的少女,婦人先是面色一愣,然後好像明白了什麼,眼中閃過一絲憐憫。

「小姐你好,是剛才那名大人讓我過來幫助您清潔身體的。」

婦人輕聲開口到,彷彿害怕自己的聲音過大,嚇到床上的少女。

阿爾莎聞言緊張的神經再一次鬆懈,心中浮現出一股暖流,眼中也全是茫然的神色。

這個世間,真的有這麼好的人嗎?

剛才里昂離去的背影再一次浮現在少女的心中,在阿爾莎的心間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影子。

……

里昂站在酒館的頂層,向下俯瞰著街道上的場景。

雖然相比之前的集市人數少了很多,但也算的上人流擁擠,以北地城市中稀少的人口卻是無法比擬。

街上此刻更是一片祥和的景象,恐怕任誰也想不到,這麼平和的地方私下裡卻充斥著泯滅人性的奴隸交易。

據里昂了解,在王國十一個行省的地盤中,艾斯德羅斯只能算的上中等偏上,王國依然有這比其更加富庶的行省。

而巴南因為是一座海港城市,憑藉著來往的商人船隻貿易,經濟發達程度僅次於艾斯德羅斯行省的首府——海昏城。

里昂出神的望著腳下繁華的街道,心中思緒飛逝。

毫無疑問,站在全局的角度來看,貴族們無疑是腐朽的。

他們暴虐而又奢靡無度,只會揮霍民力不會治理領地,致使手下的領民都過著苦不堪言的日子,只有一部分貴族精英能剋制自己的慾望,讓領民過上穩定的生活。

但是收回貴族的權柄之後呢?表面繁華的城鎮中竟然出現了奴隸貿易!

要知道就是再昏聵的領主也不會把自己的領民當貨物販賣!

因為海默斯家族之前的反叛,此時的艾斯德羅斯行省中傳統貴族已經絕跡。

而眼下的艾斯德羅斯行省早已經全部納入王室的掌控,整個行省都是王室派遣的執政官在把持權利。

可現在他看到了什麼?奴隸交易竟然明目張胆的受到執政官承認,甚至又可能是庇護!

他竟然輕而易舉的在一座大城市的市場中找到了奴隸販賣的場所!

而且這樣的行為好像民眾們早已經見怪不怪,不論是商人還是平民,似乎都已經習慣了。

這更加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這其中蘊含著很多深層次的東西,甚至連里昂都不敢細想。

一個清晰的腳步聲來到了里昂的身後,里昂並沒有回頭,因為他知道來人是誰。

「少爺,我……」

此人正是請完醫生之後的薩爾斯。

薩爾斯望著里昂的背影,欲言欲止,最後只是捏緊了拳頭,不在言語。

里昂抬頭望了望天空,此時烈日才剛剛劃過天穹的一般,離黃昏還有一段時間。

轉過頭,里昂望向薩爾斯,與其對視了一眼。

在薩爾斯褐色的眼中,里昂看到了無法抑制的怒火。

「等夜深吧。」

里昂輕語,薩爾斯聞言面色一陣放鬆,一直緊緊捏著的拳頭也緩緩放鬆。

「是,少爺。」

隨即,薩爾斯轉身離開了。

面對薩爾斯的怒火,里昂沒有制止,甚至他心中又何嘗不是呢?

唯有在夜色中,一切的罪惡才能得到根除。

……

一名身材有致,面容清秀的少女此刻已經完全煥然一新,髒兮兮的身軀已經被洗凈,也重新換了一身簡單的衣裙。

原本裸露在外,隨處可見的傷痕也得到了妥善的處理,只是身體還是一如之前那般虛弱,透過有些枯黃的發色還是能看出稍微有些營養不良。

但是名為阿爾莎的少女此時眼神中只有堅定和感激,剛才情緒激動之間竟然忘了最基本的禮儀,面對從魔窟中將她拯救而出的恩人,竟然沒有道謝。

實在是有些失禮。

「麻煩您,能不能扶我起來。」

阿爾莎勉強著從床上撐起身子來,掙扎著想要下地。

而一旁剛給她擦完葯的婦人面色一變,連忙出手攙扶。

「孩子,你這是幹什麼,你應該好好休息才對。」

阿爾莎只是搖了搖頭,咬著牙就要起身。

忽然,房間的門被打開了,一個英挺不凡的身影走了進來,正是里昂。

里昂進入房間後向著床榻上望去,阿爾莎的身上仍然帶著疲倦和憔悴,但是這個姑娘身上卻始終帶著一種堅強的氣質。、

里昂這時也才第一次細看少女的外貌,細長的柳葉眉配上靈動的眼睛有一種別緻的柔和,嬌俏的瓊鼻下是一張殷桃小嘴。

因為營養不良所以導致少女的身形稍微看起來有些乾瘦,但是相比調養一段時間就會有所好轉。

之前因為髒兮兮的只能看吃這少女模樣清秀,現在稍微一收拾乾淨發現還是一個水準之上的美少女。

而且身上有一種堅強溫柔的感覺,就像是盛開在荒野中一朵別緻的小花。

……

「大人。」

見到自己的僱主之後,先是庵婦人與里昂打了個招呼。

里昂點了點頭就當做是回應了。

就在這時,少女阿爾莎掙扎著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重重的跪倒在了里昂身前。

里昂的能夠清晰的看到,少女被繃帶包裹著的小腿大約只有他手腕的粗細,看起來及其的削瘦。

「大,大人……」

「謝,謝謝…您救了我。」

阿爾莎的語氣有些激動,她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這份謝意,只能是用這種接近本能的舉動。

那婦人見狀頗有幾分眼力,悄然拉開門變走了出去。

而里昂面對阿爾莎的跪拜心中輕嘆了一下,不知還有多少人擁有與眼前少女類似的遭遇,卻沒並沒有得到幫助,然後仍然被虐待折磨。

這並不是聖母,只是人類在面對同類的不幸遭遇時,發自內心的憐憫與感慨。

里昂沒有說話,只是彎下腰,輕輕將少女環抱而起,放在了柔軟的床榻上。

「好好休息吧。」

里昂為阿爾莎蓋好被子,然後輕聲叮囑到。

阿爾莎毫無血色的俏臉忽然變得通紅,剛剛短暫的流連在里昂懷抱中的溫暖讓她腦內一陣空白,只覺得熱血不斷湧上面部。

「能和我說說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嗎?」

里昂對著少女輕聲詢問到,他想通過阿爾莎再多了解一些情況。

面對里昂的問題,阿爾莎沒有拒絕,而是輕輕地點了點頭,面色也忽然再次變得煞白。

這是因為想起了自己此前的遭遇。

名為阿爾莎的少女開始緩緩說起了自己的遭遇。

原來,阿爾莎原本是出身於一個商人家庭,幼年時一直生活穩定,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是也還算得上吃穿不愁。

而一切的一切都在幾年前改變,那是恰好是艾斯德羅斯行省內的貴族被不斷革除的時候,幾乎每天都有或大或小的貴族因為各種罪名被處死抄家。

這也引起了部分貴族的反抗,但是就像是大海中的一朵浪花一般,起不了任何作用,很快艾斯德羅斯行省的貴族就被肅清。

執政官們接手了艾斯德羅斯的一切權利。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庄塵有些煩躁的揉了揉太陽穴,走到門口看到是裘吟吟滿臉驚慌的模樣。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這麼著急?」

「剛剛我們接到慧慧操控怪物攻擊龍城,邱雪此刻已經衝出去了。」

庄塵臉上的神色大變,他沒有想到這個老狐狸這麼快就動手。

當即就踏著步子越過她的身子,焦急的說道:

「你們怎麼不攔著她一點?」

「她當時的模樣就像是發了瘋一樣,我們根本就攔不住她呀!

現在朱大哥他們帶著人跟隨在她的身後了。」

裘吟吟邁著細碎的步子低垂著腦袋,嘟嘟喃喃的回答著庄塵的話語。

「你就呆在農莊裡面等候。」

庄塵走到農莊的大門口,回過頭讓裘吟吟呆在這裡別到處亂跑,說完就飛速的離開。

一路上他都在低低的呢喃,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

對方操控了邱慧慧之後,首先就是去攻打他名下的龍城。

看來事情並沒有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庄塵的鼻尖微動了動,輕嗅到一抹陰謀的氣息。

果不其然。

他才離開農莊百米的距離,對方就迫不及待的衝出來包圍了他的去路。

庄塵看著熟悉的黑衣半喪屍,就知道這一切都是邱忠的手筆。

「早就料到你會從這裡經過,看來我們的埋伏是完美的。」

孫也從黑衣半喪屍的身後走出來,他的臉上有著一抹傲然,絲毫沒有把庄塵給放進眼裡。

庄塵看向他的目光出現了一絲的諷刺,他們與自己交手多次。

這個目中無人的陋習還是無法更改,看來他是註定要敗在自己手中。

「這一切都是你們的詭計吧,我早就已經看透了,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庄塵的話語讓孫也的心臟突突地跳動著,緊緊皺著眉頭審視著庄塵。

「你做這一切不會有愧於你的兒女嗎?還將自己費盡心血打下來的江山,就這樣拱手於人。

心甘情願的屈膝於他人身下。」

庄塵的話語針針見血,氣的孫也胸口在劇烈的起伏著。

看著他此時的反應,庄塵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瞭然。

他早就派人去打探了他,知道他這所有這一切有多麼的來之不易。

相信他的心中比誰都清楚。

「不要妄想來挑撥我,今天你註定是死定了。」

「你以為我要是不在了,你的孫女還能夠獨善其身嗎?

可不要忘記她的父母,都是為了救你才消失於人世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