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魂書,人魂塔,天魂燈。

Home - 未分類 - 地魂書,人魂塔,天魂燈。

這三樣魔門至寶放在一起,可以起死回生。

但前提必須是,這個人的三魂七魄完整。

而千年血蓮心……

是修補破損靈魂,最好不過的天材地寶。

唐霜被這件事情,震驚的久久不能回神。

居然是這樣……

唐霜倒吸了一口冷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目光緊緊追隨着場中修羅的身影。

她就知道,她絕對不會看錯人。

修羅大人居然願意付出如此之重的代價,去挽救一個死人,妄圖逆天而行,起死回生!

這等氣魄,這份情誼,豈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在這一瞬間,唐霜那些所有因為活閻王這個名號,對修羅心生的芥蒂,煙消雲散。

修羅大人,居然是這樣的一個人。

比她想像當中的,都要好上千倍,萬倍不止。

而與此同時,殿中。

九幽魔君和秦風過了幾招,身形飄然向後退去。

「好哇,好哇,真是沒想到啊……」

「本君,還真是小瞧你了!」

九幽魔君氣喘吁吁,但對面的修羅也好不到哪去。

雖然神色依然淡定,但是汗水已經滲透了衣衫,甚至將頭髮絲都給沾濕,沾在自己的額頭上緊緊貼著。

秦風沒說話,用手捋了一下頭髮,掀開擋住眼睛的劉海。

與此相反,不知道為什麼,九幽魔君看上去,竟然有幾分狼狽了。

或許是因為憤怒,九幽魔君此刻,再也維持不來以往的那些風度,雙眼氣的猩紅不已,氣喘吁吁,死死地盯着修羅。

如果目光能夠殺人,修羅恐怕已經死了千次萬次!

只可惜,不能!

就算是宗師之上的強者,能夠輕而易舉,領悟目光如電這一招,但真正面對實力等同的宗師強者,亦或是比自己實力高的武者的時候,目光如電,不過是廢招。

所以九幽魔君倒也沒白白費力。

九幽魔君此刻緊緊盯着秦風的臉,伸手狠狠抹去下巴上一滴要落不落的汗水:「好啊,好啊!」

「真好啊!」

「這麼多年,能比我出劍的,也只有你一個!」

「今日,能夠死在我的劍下,算是你小子的榮幸了!」

九幽魔君說着,伸手摸向腰間。

「碧血盤蛇鋒!」

隨着九幽魔君口中的一聲暴喝,噌地一聲,寶劍出鞘!

那寶劍的劍刃並不光滑,圍繞着一圈一圈的蛇紋,如同整把寶劍都是盤蛇而成!

寒光森森,隱約魔氣環繞!

秦風地瞳孔猛地一縮!

作為曾經的天策戰神,可以說,除了秦風之外,這天下恐怕都不會有第二個人,如此了解各路兵器。

因為秦風天策戰神的身份,整個大夏的所有藏書閣,無論是明裏的還是私底下的,皇宮的或是民間的,全部無一例外,對秦風開放。

秦風曾經有不短的一段時間,沉浸於其中。

所以,可以說整個大夏,甚至全世界,都沒有人比秦風更了解各路兵器。

就像是眼前,九幽魔君所使出來的兵器。

除了魔門之外,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未必會一眼認出其身份。

魔兵!

也是魔族當中的至寶。

如同在外界,俗世當中亦或是隱世宗門當中,所藏的各種各樣的神兵。

魔兵剛好對應神兵。

神兵,乃是正道武者為之狂熱,為之瘋狂的不二寶物。

而魔兵,就是魔門中人為之癲狂的利器,殺器!

眼前這一把碧血盤蛇鋒,乃是一把寶劍的形狀,不知道歷代的使用者用這把兵器,殺了多少人。

上面已經完全被煞氣和魔氣所包裹,甚至已經看不出底色了,只有寒光透現,彰顯着它的鋒利。

秦風深深吸了一口冷氣。

想想也是,要知道,九幽魔君可是魔門當中,至高無上的存在,如果連九幽魔君都不曾擁有魔兵的話,那麼其他人更加不配了。

但在最初的震驚過後,秦風也很快回過神來。

畢竟,即便是魔兵,他也沒有什麼好畏懼的,他手裏同樣有着堅不可摧的神兵利器。

軒轅劍。

秦風幾乎是不再猶豫,當即抽出了腰間的軒轅劍。

事到如今,軒轅劍已經與他心意相通,秦風想要霸氣凌然軒轅劍就霸氣凌然,秦風想要他黯淡無光,那麼軒轅劍就黯淡無光,如同一把凡鐵。

無論如何在魔門當中祭出軒轅劍總歸是麻煩事一件,秦風不願意引來太多的麻煩。

大家可以當他是無惡不作的活閻王,可以當他是正邪雙修的天才,可以當他就是修羅。

但至少此刻,秦風不願意在九幽魔君面前暴露,自己就是大夏的天策戰神。

劍身黯淡,毫無光澤。

九幽魔君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爆發出了一陣狂笑。

「哈哈哈!」

「你小子,拿着一把破鐵刀,也想和我的魔兵碧血盤蛇鋒媲美?!」

「你怕不是瘋了不成!」

九幽魔君仰頭朝天,突然無可抑制地癲狂大笑了起來。

。方一鳴離開會場回到自己的房間接受採訪的時候,林曉正在另一個會場里昏昏欲睡。

具體這裡是什麼地方,林曉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暈頭轉向的被漢斯帶著上飛機,睡一覺下飛機,聽了幾個小時的彙報,然後現在又想睡覺了。

又一次會議間隙,咖啡時間的時候,漢斯過來拍林曉:「林,你太

《亂穿是一種病》第二十三章複製 思索良久,黃雪梅微微一嘆,推門而出。

「黃長老好!」

「黃長老有禮!」

周圍的弟子,見到了黃雪梅之後都是紛紛行禮。

「黃長老,盟主出關了嗎?」

迎面來了一人,看到黃雪梅之後,立刻迎了上來。

「原來是魏長老啊,盟主依舊在閉關之中,暫時沒有回應!」

黃雪梅搖了搖頭。

這當然只是她的推脫之詞,實際上她根本不想阿弟出關冒險。

畢竟茅子元當初就是死在了顧沖手裡,他絕對是白蓮教首要針對目標。

現在顧沖閉關的位置只有她一人知曉,絕對安全,就算白蓮教有碾壓武盟的能力,也休想找到他。

「這……」

魏無量眉頭微皺,武盟現在面臨的可不僅僅是白蓮教的威脅,魔教和朝廷之人也一直虎視眈眈,現在更是聯手上門,要武盟對過去的恩怨給個交代。

現在是白蓮教、魔教和朝廷聯手向武盟施壓。

外加一個牆頭草天山派。

顧沖不出現,讓他心裡始終沒有主心骨。

等到走到門外,黃雪梅見到外面那高懸的一面玄色為底,上書綉金「梁」字的大旗后,心情瞬間又是一沉了。

「還想算賬?我武盟三大天榜高手,真當好欺負不成!」

黃雪梅眼裡冷光一閃。

縱使如此想,但她還是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這一次的劫難如若度不過去,阿弟辛苦建立的武盟可能就此煙消雲散了。

「黃長老,各大勢力的代表,以及本盟的諸位長老、執事,都已經在議事廳之內等候了!」

這時,一名武盟弟子來到黃雪梅身後,輕聲稟告道。

「我這就去!」

黃雪梅看著迎風招展的「梁」字旗,不由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武盟議事堂內,蕭勿忘、任遠等宗師長老,還有執事已經赫然在座。

甚至,還有噬心老人這個魔教代表,以及鎮南將軍於漸,作為朝廷代表。

連將南方三大分派全部遷到北方的天山派掌門——天山神掌何道青也來了。

除了白蓮教缺席,天下排的上號的勢力,基本都在此了。

當黃雪梅來到議事廳時,眾人正在激烈爭辯什麼,見到黃雪梅這個武盟話事人與魏無量這位老牌天榜高手到來,場上頓時安靜下來。

「梅兒,不要繼續受那顧沖蠱惑了,現在回歸聖教,教主對你的所作所為可以既往不咎……」

噬心老人抿了口清茶,柔聲道。

噬心老人百歲高齡,在魔教也是元老級別的人物,黃雪梅曾經就多次受過他的指導,算是他的半個徒弟。

黃雪梅決意脫離魔教,加入武盟,為顧沖效力后,魔教曾私下多次派人接觸她,讓她返回魔教,可是都無功而返。

這一次魔教派噬心長老前來,就是希望依靠這絲香火情分,讓黃雪梅迷途知返。

畢竟黃雪梅突破大宗師,是天下少見的高手,為了魔教的利益,能爭取過來肯定要努力一把。

因此,他輕咳一聲,道:「此時魔門大軍和朝廷大軍壓境,而且白蓮教也同意一起出手,武盟休想保住這南方基業,梅兒,這是我聖教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你可不要在任性胡鬧了。」

「好大的膽子!」

對面武盟的長老紛紛呵斥,噬心老人有著魔教靠山,自然凜然無懼。

「何掌門,你們天山派是什麼態度?」

黃雪梅妙目一轉,盯到了何道青身上。

顧衝殺了魔教四大尊者,又接連打死白蓮聖王和大梁太子,和這三家基本有著無法化解的仇怨,遲早必有一戰。

但與天山派卻並無太大恩怨糾葛。

而何道青又是幾方到訪勢力中,唯一的天榜高手,他的態度就尤為重要了。

「這個么……」

何道青本來是比較傾向於朝廷和魔教的,畢竟對方勢力雄厚不說,嚴格說來顧沖更是與他天山派有仇,天山派將南方三大分派遷走,就是迫於顧沖淫威。

但何道青人老成精,更是圓滑,知道兩邊不得罪的道理,聞言只是一笑:「老朽今日前來只是當個見證人而已,諸位只要達成一致,老朽絕無二話!」

「這隻老狐狸!」

噬心老人和鎮南將軍於漸,看向何道青的眼裡卻帶了一絲不滿,來此之前可是說好了要一起向武盟施壓,這傢伙還是改不了見風使舵的習慣。

不過比起噬心老人的咄咄逼人來,何道青是兩邊不得罪的牆頭草,縱使當此風雨飄搖之際也對武盟保持了底線的恭敬,讓人挑不出錯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