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的一座界城屬天罡城,按照神識之中的定位,此城竟然在一處無人之地,是唯一沒有城主的界城,光憑鎮守一己之力鎮壓了數位君主!

Home - 未分類 - 最強的一座界城屬天罡城,按照神識之中的定位,此城竟然在一處無人之地,是唯一沒有城主的界城,光憑鎮守一己之力鎮壓了數位君主!

而且,界城存在的時間也可以追溯到遠古,具體是怎麼來的,沒有記載!

只知道,上古大戰的時候,界城就是一方勢力,不參與任何勢力的爭鬥,也不允許任何勢力的戰火蔓延至界城,否則三十六界城鎮守就會出世殺敵!

林天成細細的體悟著,感知著這一切,得到的消息越多,心中的驚駭就更多。

當他得知了城主的權利,比如能開啟城內的房門,以及控制城門的關閉開合,甚至能清晰的定位城內的所有生靈的位置,並且隨意的將死氣分佈到他們的身邊,逼迫他們一起幫忙煉化……

當然,承受更多的還是城主和鎮守,二人就要承受一半的死氣,其他的才能分割出去,否則就是違背規則。

至於違背了規則會如何,大印沒有記載,但是從第一任城主接任開始,就無人會去違背規則。

可想而知,這規則有多恐怖,否則不至於讓歷任城主如此忌憚。

當林天成明白了城主的權利和義務的時候,外界的天再一次黑了下來。

城內的死靈再次一頭頭的浮現在各個街道之上,林天成也明白了,這些死靈的出現其實就是死靈界的一種報復,就是為了讓鎮守和城主,以及生靈們的陽壽能更快的消磨。

唯有如此,失去了鎮壓,他們才有希望從哪暗無天日的死靈通道中出來,然後大肆享受擊殺生靈的快感。

當然,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城主和鎮守堅持不住,承受不了死氣的折磨的情況之下。

若是城主和鎮守,以及城內的生靈分攤了死氣,死靈通道根本沒有足夠的死氣支撐的情況下,是上不來多少死靈的。

「原來如此,這些鎮守可以說是生靈的守護神啊,要不是他們一直鎮守死靈通道,現在哪還有萬族?」

現在林天成明白了界城存在的目的以及職責,頓時明白了為什麼界城會選擇中立。

因為,界城真的沒有多餘的實力參與萬族群雄割據的遊戲當中,當然……這並不代表萬族就有能力吞併界城,一旦界城失守,死靈蜂擁進入生靈界,那才是真正的災難。

所以,生靈界對於鎮守的態度也是又敬又恨,雖然看不慣這些鎮守的存在,但是也不敢真的對其下黑手。

否則,到頭來吃虧的只能是自己!

界城內的所有居民,包括守護者們在內,唯一的作用就是幫助城主和鎮守一起化解死氣,只有這樣才能讓死靈無法凝聚足夠的死氣加固通道。

活著,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蒼生!

雖然,居民會被轉換成為死靈,也算是天道彌補死靈被壓制的因果。

「這麼說,要是城裡的人全部死完了,死靈界滲透出來的死氣,都要我一個人來承擔了?」想到這裡,林天成懊悔不已,早知道就不弄這麼大動靜了,現在活著的人可比之前自己進城的時候少太多了!

雖然說死的都是一些弱者,但是頂不住他們基數大啊,自己這麼一弄,現在好像要自食苦果了!

實際上,林天成作為城主,完全可以將所有的死氣盡數吞噬,畢竟逆轉三焦之下,相當於是個無底洞,死氣再多,自己也能盡數吞噬了!

只是中和起來的時候會比較浪費仙石和天才地寶就是,城內的眾生基本上都不用額外承擔死氣,和常人無異!

然而,林天成可沒那麼傻,我為人人這件事情在他這是不現實的,不坑殺城內生靈,這已經是他能做的最好的了。

而他現在也明白,鎮守們為什麼都喜歡化作石雕,算是隔絕死氣侵蝕的一種法門和手段!

時間飛逝,當林天成徹底煉化了大印,整個天傷城都震動了一下,彷彿在宣誓林天成的繼任!

下一刻,城內的死氣就蜂擁向林天成,嚇的他急忙逆轉三焦,生怕被死氣吞噬給轉換了。

「卧槽……嚇死我了!」林天成驚呼出聲。

原本以為繼任城主之後還能風光一下,沒想到差點剛開始就結束了,成為繼任后卸任最快的界城城主。

畢竟其他的城主繼任,那都是有鎮守護道的,只有自己,冒冒失失的直接繼任了,一點準備都沒有。

天傷鎮守……他在坑我?

林天成急忙聯繫天傷鎮守,然而天傷依舊一言不發,彷彿睡著了一般。

林天成有些無奈,其他的城主和鎮守都聊天聊的火熱,只有自己家的這位鎮守,好像睡死過去了一樣,一點動靜都沒有。

天傷此刻在後殿,也是一臉壞笑的看著鬱悶至極的林天成。

「小子,讓你嘚瑟,這幾天你把我城主弄死了,我可累壞了,現在,你也給我分擔幾天,就當是給我放個假了,反正你也不怕死氣!」

帶著一些怨念,林天成依舊是傳音天傷,「多謝大人認可,我以後一定會全力以赴協助大人!」

然而,天傷依舊沒有回話,林天成也只能放棄繼續溝通了,反正現在自己已經成了天傷城的城主,以後也算是有一方勢力庇護的人了。

不對……嚴格的來說,現在自己有幾個身份,也就是不能同時出現,身後不知不覺就已經拉攏了兩方豪強勢力,聖城以及幽冥族! 只一瞬,丹陽已壓下怒氣,半闔了眼,冷笑道:

「閣下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韓青嵐不等丹陽說完,立刻抬手輕擺,極親和的道:

「稍等,郡主可別誤會,且容我再多說一句。無論今日我與郡主間的同盟,是否能順利達成。韓某願以自己性命擔保,昨日之事絕不會對旁人多提一字,且眼下也無人知曉。」

丹陽聞言,不僅沒因此變友好,反倒越發戒備。

她邊眯起眼,認真審視著對面人,邊嚴肅的,並一針見血的問道:

「哦,為什麼?又或,我該問你的是,閣下想與我合作后,究竟要做什麼?」

放棄到手的底牌,且還有勝券在握的底氣。

若非這人過於自負,或早做好信口開河,欺瞞哄騙一時的打算。那就是認定了,他能給出的條件,她聽後會欣然應允?

呵,有意思。

一念及此,丹陽挑起一邊眉梢,雙手環在胸前,興緻勃勃的看向韓青嵐。

銳利並徹底審視的目光,讓韓青嵐一瞬不由自主的,輕撫在桌下袖中的小臂。

但微微瞠目了一息,他就已一笑,坦然迎視回去,並堪堪道:

「在下的目的很簡單,不過是為幫朋友奔忙,免其受牢獄之災。但對於郡主您來說,我能給出的條件,應該還很合算。」

「你是在說,洪澤,洪將軍?」

丹陽眉頭微不可見的皺起一瞬,又很快鬆開,搖頭道:

「顧左右而言他,你的砝碼是什麼,快說!」

雖然,在談判中最忌,就是心浮氣躁。

但這一瞬,丹陽莫名的,不想跟眼前這人拖泥帶水。

也許,是因這人面具太厚,讓她本能的討厭?

韓青嵐見狀,卻只無聲勾起唇角,淡淡道:

「在下雖無意冒犯,但之後我要說的話,也許會不中聽,還請您體諒一二。」

這回,丹陽眉頭皺起的,已毫不掩飾。

韓青嵐卻只溫文爾雅的一笑,侃侃而談道:

「據坊間傳言,丹陽郡主您雖驕縱胡鬧,且得多方縱容。尤其是當今陛下,對您更是疼愛有加,寵縱程度遠超各位親生的公主。在下甚至還聽說,您兒時能自由出入御書房?」

丹陽雙眼微微眯起,語氣不善道:

「你想要說什麼?」

韓青嵐聳肩,輕笑道:

「您放心,我向來言而有信。只不過,有些好奇。」

說著,他看向丹陽的目光,明顯有了變化。鋒利如刀般的,又如天羅地網般,撲向丹陽的一瞬,接著道:

「您為何能在案發後的第一時間,找去被三皇子密告的安陽王世子的雅室?」

丹陽被盯的後背發緊,卻仍不甘示弱的回瞪過去,同時不答反問道:

「你昨日被我趕走之後,沒有真的離開對不對?」

她先前還奇怪,自己何時暴露的身份,韓青嵐又是何時發現的。

卻原來,這混蛋竟在偶遇后,就一直暗中跟蹤她的!

也就是說,他必定曾看到自己偷溜入安陽王世子的雅室,並偷了東西出來……

捋順這一點的瞬間,丹陽后脊樑剎那間冒出一層冷汗。

嘖,沒想到,局勢已這般不利了。

但還不等她做下,最後的決定,韓青嵐已跳過這個話題,直接亮出最後的底牌道:

「所以,為了血案的真相,您與我兩方聯手,才是最好的選擇。」

這樣前後風馬牛不相及的跳躍,任是丹陽一瞬都沒反應過來。

「……嗯?」

略定了定神后,丹陽嘗試復盤韓青嵐話中的邏輯。

「你之前不是在說,我和安陽王世子是同謀嗎?怎麼忽然就說要與我聯合,查真相了?」

韓青嵐點頭,又搖了搖頭,並輕鬆的笑道:

「您與安陽王世子的關係如何,我並不關心,也不在乎。但從事實上看,您的舉動起碼與案子的真兇不是一夥兒,且還想救助安陽王世子,這就足夠了。」

丹陽聽到這話時,困惑的微眯了眼。

「你怎麼知道,我偷拿東西,不是為了陷害世子?而且,聽你的口氣,好似認定安陽王世子沒有嫌疑?為什麼?」

她拋出的一連串兒的問題,開始並沒讓韓青嵐有更多反應,只在最後的一句,面色稍顯尷尬。

但也僅只一瞬,他就已恢復如初,並避重就輕的回答丹陽道:

「郡主有所不知,昨日你我離開梨香園后。我在洪將軍的請託,以及運氣使然下,又回了一趟那間雅室。而之後在下的所見所聞,是否要和您詳述。這就要看您是否願意,與我結成同盟了。」

丹陽只略猶豫了一瞬,就點頭,利落應允道:

「可以,但要約法三章。」

其實,韓青嵐原以為還要再遊說一輪,才能說動丹陽。卻不想,對方竟這般爽快的就點了頭。

也因丹陽的助力,對查探此刻撲朔迷離的案情尤為必要。所以,對她的要求,他自然是無有不應。

「好,您說。」

丹陽聞言,以手支頜,邊想邊說道;「其一,因我可用的人不多,你們要做我的眼耳和手腳。」

韓青嵐對此已早有預料,因此毫不猶豫就點了頭。

「可以。」

丹陽很滿意韓青嵐的爽快,面色終於有所緩和,並繼續道:「其二……」

————

就在公主府中,丹陽與韓青嵐密議之時,另一波,造訪公主府的不速之客,已長驅直入到內院的,小垂花門處。

精雕細琢,並被錦緞,銅鈴,以及四角垂下的塗金縷花銀薰球,點綴的桐油小馬車,剛穩穩在垂花門前停住,馮嬤嬤已快步上前,請安道:

「大夫人有禮,老奴來迎的遲了。」

話音落地時,隨侍在車后的僕婦與丫鬟,已放好腳凳,打好車帘子,都無聲靜等著車內人,款款邁出熏香瀰漫的車廂。

但眾人屏息等了半天,車廂內才閃現一個身影。

但卻只是,一身著嫩粉色丫鬟服的大丫鬟,先一步從車廂內出來。其迅速爬下馬車,恭敬的低頭伸手等著車上的正主,向外挪步。

到這時,姍姍來遲的鎮國公府的大夫人,如今的鎮國公夫人,才從車廂內緩緩現身。。明日雙更,今天沒時間,抱歉

《春雨夏花》明日雙更,今天沒時間,抱歉不是沒更新,審核中,明天再說吧。

《重生我真沒想當暖男》新一章在審核中 「全體大唐士兵給我殺,但凡有逃兵一縷滿門抄斬。」

李承乾看到面前的情況,高高的舉起手中的武器,大聲的喊道。

周圍的士兵看到眼前的情況,就算是想要逃走,恐怕也不可能實現,畢竟那些邯鄲人,竟然已經堵住了回去的路。

現在李承乾的情況,前後左右全部都有邯鄲人圍堵,一時間已經陷入了困局。

迫於無奈,李承乾只能揮舞著手中的武器,拚命的斬殺邯鄲的士兵。

但是大唐的軍隊,現在的氣勢都已經輸了,自然已經不可能是邯鄲士兵的對手,所以在沒有一會的功夫,李承乾就騎著馬朝著遠處的樹林之中跑去。

李承乾這是逃跑了,背棄那些大唐的士兵,轉身趁著邯鄲的空隙,直接穿入了樹林之中。

邯鄲的士兵自然是發現了李承乾這邊的情況,所有士兵全部朝著李承乾的位置追了過去。

李恪看到面前的情況,立刻從倉庫之中,取出一百名刺客士兵,並且吩咐他們,只需要營救李承乾。

然後保護李承乾安全的回到長安城就行,剩下的事情就不用管理了。

得到李恪的指示,這一百名士兵,快速的朝著李承乾逃跑的位置沖了過去。

在路過李承乾的面前的時候,李承乾以為這是邯鄲的士兵,差點就放棄抵抗了,但是發現這些士兵穿過自己,就朝著後面的邯鄲士兵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