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院子,就看到院子的角落,擺著幾個盆栽。而盆栽的盆,吉田正一怎麼看著有點熟眼?

Home - 未分類 - 剛進院子,就看到院子的角落,擺著幾個盆栽。而盆栽的盆,吉田正一怎麼看著有點熟眼?

他忍不住停住腳步,看了一會:「這是古九穀瓷。」

他心頭大驚,眼前這個充當花盆的,放在他們國內,足以充當國寶的呀!

這是他們日本最著名的古代瓷器,是釉上彩繪瓷器,因發祥地日本九穀而得名。明朝末年,中國彩繪瓷器技術傳入日本,受到當地人民的喜愛,並得到迅速發展。

「九穀燒「的獨特風格,是它的繪畫線條豪放、明快,顏色有綠、黃、紅、紫、藏青色等五種。它經過採石、粉碎、篩籮、沉澱、成形、烘烤、素燒、繪畫、施釉、燒制、彩繪后再燒制等十幾道工序完成。

古九穀燒瓷質溫潤,配色強烈,運用紅、黃、綠、紫、青等五種顏色,大膽構圖,線條自然流暢有力,形成豪放,秀麗,奢華的高品位獨特風格。

眼前這些花盆,放在他們國內,全都可以珍藏起來的國寶級文物。

沒想到,竟然流落在中國,充當花盆。

暴殄天物呀!

其他的日本文物專家也連忙捧起花盆做鑒定,一個個面帶震驚之色。

他們心裡紛紛暗想:不行,必須弄回自己國內,不能讓國寶蒙塵。

日本專家團的到來,這是直播的熱點,所以許晴不可能放過的。此時,她直播間幾十萬的觀眾,都是要看那些日本人想幹嘛的。

大家發現,這群鬼子進村之後,居然圍著方大佬的花盆看了許久。

之前就了解過,方醒院子的那些花盆,也都是古董文物。這些鬼子,不會是以為大家不知道,想要撿漏吧?

以前,鬼子進村,那是雞犬不留。

現在,是看上了人家的花盆。不過,他們想要撿漏,那就小看了咱們了。

「這些花盆,能賣給我們嗎?我們出一百萬。」有日本的專家立即忍不住。

呵呵!一百萬,這是瞧不起誰呀?

趙老笑了笑:「一百萬?」

「我們出的是人民幣。」生怕趙老他們誤會是日元,連忙補充道。

這時候,方醒從屋子裡面走出來:「別說人民幣,就是美元,歐元,那也不行。這是古九穀燒瓷器,在你們國內,怎麼也得放到天皇的寶庫,或者國家博物館的吧?」

想要一百萬就拿走,真是想太多了。

這些瓷器,自然也是系統獎勵的。但方醒發現是日本貨,乾脆用來種花草。之前,還被大黃不小心碰碎了兩件呢!

日本團隊裡面,不是所有人都會中文,有人翻譯。

聽了方醒的話之後,他們就明白了,想要撿漏不可能了。這些國寶瓷器,要帶回國內,恐怕得花很大的代價。

就像中方想要追回自己的國寶,他們日方也是諸多刁難,而且還要高價購買。有些甚至你出多少錢,我就是不理你。

現在,角色互換,輪到他們了。

可吉田正一他們不知道,方醒還給他們留著大招呢!這算什麼?十來個花盆而已,價格合適,賣了也就賣了。

古九穀燒瓷器對日本的重要性,就如同汝窯、元青花這些對中國的重要性一樣。

吉田正一看著方醒,知道這就是他們要拜訪的方先生。

趙老介紹:「吉田先生,這位就是方醒。」

吉田正一立即九十度鞠躬,然後伸出手:「方先生,你好!久仰久仰!」

這態度,謙遜得不得了,讓人揪不出一點毛病,也很難讓人有理由刁難。如果方醒拒絕握手,就顯得方醒沒有氣度了。

行吧!

方醒只好和他握了一下手:「什麼久仰?我可不認是你。咋的?對我家花盆感興趣?五百萬美元,你們可以帶走。」

五百萬美元,那可是三千多萬人民幣了呀!

直播間的觀眾看到那些日本專家們的臉色變幻,頓時破防,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價格,虛高了呀!」吉田正一苦笑道。

他會中文,來中國也很多次,算得上是一個中國通。

「我國以前追回國寶,有多少次不是高價購回?虛高不是正常嗎?要就要,不要我就留著種花。」方醒懶得說太多。

趙老心裡高興,表面上卻面無表情,也不幫忙說話。

其實,這十多件古九穀燒瓷器,價值也就是兩千多人民幣而已。方醒一口氣加了一千萬左右,這可不是虛高一星半點。

但日本人還真沒有太多辦法,捏著鼻子也得認。

尤其是知道,方家本身不歡迎他們日本人,甚至有仇恨的前提下,出冤枉錢是註定了的,誰叫你們日本人得罪過人家?

這就算鬧到他們的大使館,也不管用呀!

吉田正一跟身邊的人嘀咕了幾句,讓一個人去打電話,聯繫他們國內。

既然遇到,就不能讓國寶留在這個院子當花盆的。而且看方醒的這個態度,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可能性。

這五百萬美元,幾乎是一定要出的。

直播間的觀眾有些驚訝:虛高了一千萬上下,這錢真的要出?

看來,他們低估了日本人回收國寶的決心呀!

另外,五百萬美元,或許對人家來說,也不是什麼大錢。這點冤枉錢,花了也就花了,反正也就那麼一兩次。

果然,他們國內很快回復,一定要將國寶帶回日本。

「方先生,五百萬美元,我們同意了。這些花……」吉田正一差點就開始動手掀花盆了。

用咱們國家的國寶種花,虧你想得出來。

這行為,多少有點玷污咱國寶的意思呀!

「你們先把錢轉過來吧!我處理一下,給花草換盆。」

說完,方醒走到後院,雞舍的不遠,一個放雜物的小房子,從裡面捧出十來個疊在一起的花盆。

原本高興的日本專家們,看到方醒搬來的那些花盆,笑容立即僵住。

吉田正一很想說:你家就沒有其他花盆了嗎?

能不能總拿我們的國寶種花?

趙老差點憋不住。

這也太損了。

不了解的人,尤其是直播間的觀眾,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這些日本專家臉色都變了?剛剛還挺開心的,一下子都僵住。

怎麼肥事呀?小老弟!

「方先生,這好像是我們的有田燒瓷器,而且還是皇室御用的禁里樣式。」這種精品,就連他們國內,也找不出多少件。

你不會告訴我,打算用它們種花吧?

吉田正一感到了深深的惡意。

「噗!我忍不住了。」

「又是日本國寶?還是皇室御用的?日本專家團心態崩了呀!」

「我敢斷定,方老大就是故意的,噁心、噁心這些鬼子。」

……

方醒好像才反應過來:「哦!是嗎?沒怎麼注意呀!你們皇室御用的?我怎麼感覺燒得很一般,沒什麼出彩的呀!」

日本專家團的成員不想說話,這小子說話太氣人了。

「這真是我們的有田燒,有差不多四百年歷史了。方先生,開個價吧!別種花了。」吉田正一很無奈地說道。

說完,他又補充:「另外,如果還有我國的瓷器,請方先生拿出來,我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價格。」

他真怕,一會談好價錢后,方醒又從其他角落搬出他們的古瓷器,那不是玩人嗎?

「那你得等等,雜物間那邊,好像還有一些。」

。 范發薇:「好看,真的好看,你快看,我最喜歡吉小祥和姜小安那一對了。」

男胖子:「嗯,很甜啊,我正在看他們第五期,孩子生了一個又一個,都有五個了,還不甘心,也是很拼啊!」

范發薇:「女兒是貼心小棉襖啊,都想要女兒。我倒是挺理解他們的,反正生一個也是生,生一堆也是生。」

男胖子:「那倒也是,要不要一起看,你再回味回味?」

「好啊,好啊!」范發薇側了側身體,腦袋和男胖子湊到了一起。

坐在商務艙中的吉祥並不知道,她的綜藝節目讓一對胖子腦袋湊到了一起,更不知道自此兩個胖子結緣,後面還成為夫妻。

吉祥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把外界的聲音阻擋在耳機之外。

她在思考。

錄完這一期的《我是蒙面歌手》,就要轉戰國外參加《唱作人》。

《愛情的樣子》節目開啟了她的歌手、音樂製作人之路;學習和實踐了演員和編劇的技能。

《我是蒙面歌手》進一步證明了她歌手的身份。

《唱作人》也將進一步夯實她音樂製作人的身份。

幾個節目全播出后,音樂上就算是全面打開了。

而經過這段時間在「懷裏」的學習,演技還是成長不少,但是實踐機會比較少。編劇也是一樣,空有理論,實踐不足。

接下來的重點應該是磨練演技和編劇能力,如果要分先後順序的話,那就是先演技,后編劇。

有好的劇本就考慮參演,實踐中學習更利於提高。

想好了下一步工作重點,吉祥繼續睡。

經過兩個星期的發酵,《我是蒙面歌手》的熱度越來越高。

就和范發薇期待新一期的《愛情的樣子》一樣,很多觀眾也在期待新一期的《我是蒙面歌手》。

「來自外星的熱水不喝茶」這一期又會以怎樣的姿態呈現,是觀眾很關心的一個方面。

「第一首,第二首都非常需要功力,第三首估計也是類似的吧。」

「難道還希望熱水大神能夠唱兒歌?」

「第一首英文歌,第二首帶些民族味道,這第三首會有什麼呢?」

「什麼都行,我更喜歡看猜猜團吃癟。」

……

吉祥不知道觀眾們現在都是怎麼想的,她還在想着接那個劇本?演那部戲?

沒來豐城之前,她就知道,這一期的《我是蒙面歌手》一起合唱的歌手是歌后朱紫。

朱紫成名多年,近幾年沒有什麼新作品問世,但也不是退出歌壇,只是人前鮮少出現而已。

這次節目組找到她,她還是不太願意來的,一直沒答應。直到節目快開播時,導演康德安又約她,並且提到吉祥也會來。

作為歌手,歌壇的風吹草動,朱紫還是很關注的。

近期,走到哪裏都能聽到吉祥這個名字,眾多老友都是誇讚,認為歌壇創作後繼有人。

她就有些好奇,一個剛剛冒出頭的小孩子到底多大的魅力可以征服那些挑剔的傢伙。

她就找來吉祥寫過的歌,唱過的歌,發現還真不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還是真有真才實學的。

再看自己近幾年一直在吃老本,沒什麼新作品能拿得出手。朱紫動了心思,想向吉祥約歌。

《烏蘭巴托之夜》這樣的歌曲質量就很好,如果吉祥能為她量身定製一首同樣質量的歌曲,那就再好不過了。

但江湖傳聞,吉祥不約歌,自從吉祥這個名字響徹歌壇后,很多人包括很多成名的歌手都向她約歌。

然而,吉祥除了一心一意地拍綜藝,為綜藝創作歌曲外都沒有為別人寫歌。

目前姜安和卡啦都是因為和她綜藝結緣,她就不眨眼地毫不猶豫地給寫歌。

於是,歌壇上流傳一個不知真假的說法,吉祥只給相熟的人寫歌。

關係好,幾首都行,比如姜安。

關係一般,也能給你一首,比如卡啦。

總之,想讓吉祥給寫歌,那就先和她混熟。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是機會不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