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氏老道君邁開步伐,一步步的朝姜塵走去。而隨着他的動作,虛空之中,驟然有無窮的雷霆浮現,不斷的生滅著,駭人至極。

Home - 未分類 - 雷氏老道君邁開步伐,一步步的朝姜塵走去。而隨着他的動作,虛空之中,驟然有無窮的雷霆浮現,不斷的生滅著,駭人至極。

同樣是道君,雷氏老道君比神族的烏桓神君強大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一個數量級的。前者,可以輕易的擊殺後者。

因為,雷氏老道君的境界,已經觸及到了幾分先天道尊的玄妙,僅他一人,便能力敵十位巔峰道君。

而這,就是半步道尊!

就是如今的姜塵,也遠遠不是他的對手。想要抗衡半步道尊的存在,姜塵唯有修鍊到滴血重生大成的境界方可。

若是在別的地方,姜塵遇到雷氏老道君這樣的強者,自然是有多遠跑多遠。可這裏,是人族祖地。

在這裏,姜塵自信,自己是無敵的,沒有人能夠打敗他,因為他的背後,站着的是人族無數的先烈。

「小輩,看到你我之間的差距了嗎?道君與道君,也是不同的!」

雷氏老道君抬起右手,無數道先天神雷震動,在虛空中凝聚,形成一個巨大的手掌,五指朝下,遮天蔽日一般朝姜塵拍了過去。

在姜塵的視角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手掌五指之間,恐怖的電光繚繞,好似天羅地網,包羅一切。更有無盡的雷霆,在掌心不斷的生滅,浩蕩出毀滅的氣息。

這些先天神雷,已經有了幾分毀滅神雷的氣象,輕易的就能毀滅小千世界。可惜,雷氏老道君的先天神雷只有毀滅的氣息,而無造化的氣息。

若是他一道先天神雷轟下,毀滅與造化共存,動念之間,即可以雷霆之力生滅小千世界,那他就不是先天道君,而是先天道尊了。

以雷霆運轉造化之力,這就是先天雷霆之道的精髓,也是雷霆道尊所在的境界。

「可惜啊,你這一掌,只有毀滅之力而無造化之力,不然的話,就足以傷到我了。」

輕語一聲,姜塵不進反退,猛然上前一步,隨後,就是一拳轟出。

這是很普通的一記直拳,沒有任何的技巧可言,就是簡單的收力,然後出拳。普普通通,或者說,樸實無華,就好似凡人揮出的一拳。

但就是這一拳轟出,古老,沉重,帶着人皇威嚴氣息的力量,被姜塵一拳轟了出來。

這一拳,好似匯聚了巍巍山河之大勢,煌煌人道之氣運,一拳轟出,有定鼎天下之威。

也是隨着這一拳轟出,姜塵體內的封印徹底破碎,他的外表開始發生變化,頭上有龍角生出,身上有七彩鱗甲長出,雙腿也變成了龍尾。

剎那之間,一股神聖無比的氣息從姜塵的身上瀰漫開來,使得整個祖地都在震動。

無數人族先烈的虛影浮現而出,在吶喊、在咆哮、在頌唱,似在敘述人族的古史,譜寫一篇篇壯麗的詩歌。

「什麼!」

「天皇法相!」

「這怎麼可能!」

看到姜塵的變化,雷氏老道君忍不住驚叫出聲,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震撼。可還沒等他說些什麼,姜塵那匯聚了人道氣運的一拳,已經到了。

無盡山河,煌煌人道,全都付諸於一拳,使得此拳拳意,好似滔天大勢滾滾而來。

一拳之下,過去、現在、未來,凝成了一片。時間,再無分割,天地也再無變化。

任那雷霆如何洶湧,也難擋這滔天拳意,輕易的便被轟成碎片,朝着雷氏老道君碾壓而去。

「不……」

雷氏老道君在嘶吼,想要反抗,可他被拳意鎖定,被那宛若人皇般的威嚴鎮壓,難以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一拳轟在了自己身上。

轟的一聲!

他的身體先是被拳意撕碎,繼而被裏面蘊含着的武道意志蒸發,徹底的煙消雲散。

不過,實力到了道君這個境界,已經凝練了不朽道光,很難被殺死。姜塵這一拳,雖然破滅了雷氏老道君的身體,但並未要了他的命,只是將他重傷而已。

危急關頭,他雷氏老道君捨棄了肉身,將真靈遁了出去,躲過了這一拳。一道不朽道光從虛空之中遁出,落到了祖地眾人的身後,正是雷氏老道君的真靈。

「姜家小子,你好狠,雷兄不過是想教訓你一下,你竟然下此狠手,直接毀了他的肉身,當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諸位道友,此子如此心狠手辣,我們不用與他客氣,直接聯手將他拿下,好帶到火雲洞問罪,為雷兄討一個公道。」

「對,沒錯,雷兄為人族立下無數功勞,沒有傷在外族手裏,卻差點死在了自己人的手裏,此事絕不能善罷甘休,定要討回一個公道。」

「姜塵,你以為你凝聚了天皇法身,就可以無視人族的規矩了嗎?我等為人族不知立下了多少功勞,斷不是你能羞辱的。」

見雷氏老道君重傷,雲氏、雨氏的高手憤怒了,直接聯手朝姜塵殺了過去。

剎那之間,漫天雲氣席捲而來,將此地籠罩。同時,又有暴雨以傾盆之勢襲來,席捲天地。

那雲,能封人五感、閉人六識。

那雨,能壞人肉身、消人法力。

這是雲氏與雨氏的手段,能操縱天地雲雨之力。

雲雨襲來,姜塵不為所動,只是握拳,再出拳。這一拳,凝聚了古今智慧之華光,浩然正氣,無數人族先烈的虛影顯化,加持在這一拳之上。

使得此拳,有號令天地乾坤,鎮壓人道萬世氣運之威!

這一拳轟出,漫天雲雨立即就遭到了鎮壓,直接煙消雲散。隨後,拳意不絕,浩浩蕩蕩的向前碾壓而去,將兩家高手重傷。

「噗!」

仰天噴了一大口鮮血,那來自三家的高手被姜塵這一拳震飛了出去,其肉身也在倒飛的過程中解體。

「快,快啟動祖地的陣法,此子已經入魔,要壞我人族根基,快用先賢留下的陣法,將這魔頭鎮壓。」

三家高手勉強重塑身體,高聲呼喊道,竟是要藉助祖地的陣法,來對付姜塵。不過,他們聲音中的虛弱感卻是難以掩飾。顯然,在姜塵這一拳之下,他們已經受到了重傷。

「快動手!」許是怕底下的人不敢對姜塵出手,三家高手強拖傷體,親自動手催動陣法。

頓時,虛空之中,一道道玄妙的陣紋顯化,綻放着璀璨的神光,在姜塵眼前不斷的演變着,衍生出一股股強大的殺伐之力。

這是用來守護祖地的陣法,雖然只是外面最簡易的一層,但經過人族歷代高手的層層加持之下,也具有非常強大的力量。

可姜塵依舊無懼!

還是那句話,在祖地之中,他自信自己是無敵的。

「殺!」

面對眾人的攻擊,姜塵怒吼一聲,再次揮出了一拳。

那是怎樣的一拳啊,傲視天地,睥睨宇宙都不足以形容。在這一拳當中,有蒼生的意念,承載了無盡蒼生的意志。

正是蒼生一念!

這一拳,好似不是姜塵揮出的,而是所有的蒼生,一同揮出的。

轟隆!

磅礴的拳意與陣法的攻擊,徹底碰撞在一起,不知道多少虛空,多少禁制和法力,都在撞擊之中,炸裂得粉碎,然後化為灰燼,徹徹底底的成為碎片。

砰…砰…砰…

在一連串的爆炸聲中,三家高手剛剛重塑的肉身再次破碎,被生生的從陣法之中轟了出來。

「這是什麼拳法,威力為何這麼強?」有人不甘,大聲的嘶吼道。

「這套拳法,叫做蒼生,秉承三皇意志,人道氣運而生,可護我人族傳承萬世不滅。」姜塵一邊朝三家高手走去,一邊朗聲說道。

這門拳法,非是人力所造,而是天地成就,隱藏於人族氣運之中。而今日,姜塵與祖地共鳴,從人族氣運之中領悟出了這門拳法。

蒼生三拳,第一拳,秉承天皇意志而生,匯聚天地正氣、萬載文運,一拳轟出,至大至剛,有貫穿萬古之威。

ps:兄弟們,給個機會,還有七十均訂精品。

70均訂啊!

而我有53000多收藏,零頭都比我均訂高。

五萬人啊!

一人就是訂閱一章,就足夠我精品的了。

求你們了,跪求你們了,來起點訂閱吧,哪怕一章也好。

作為回報,我會堅持日萬!

7017k 「從目前我們所掌握的情報來看,猯安平原一戰,打得中規中矩,並無任何太過值得注意的地方。」

「正是因為這樣,徐崤最後能夠取得這樣的大勝,甚至近乎全殲猿鞍山兵團的所有精銳,才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從雙方的戰力配置來看,徐崤兵團似乎在任何方面,都只勝過猿鞍山兵團一絲而已。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猿鞍山兵團當時才敢於和徐崤兵團進行主力決戰。但從戰後的結果來看,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或許根本就是徐崤設的一個局!」

「徐崤是故意在各個方面,僅勝過猿鞍山兵團一線,讓猿鞍山兵團敢於進行主力決戰。但方方面面都勝過一線,最終就是這樣的結果了。」

「……」

柳芽府的戰事,雖然遠在數界之外,但對於大離軍界的一些高層而言,卻始終不曾真的忽視。即便當下大離正在全力以赴應對玉州戰事,大家仍是會抽出一點精力,關注一下南邊的戰事。

誰都知道,若是天玄宗守不住的話,那麼妖族的下一個戰爭對象,就鐵定是大離了。

然而猯安平原這場大戰,卻讓很多大離老牌戰將,都感到摸不著頭腦。大家始終想不明白,雙方明明實力相差不多,為何最後徐崤會打得猿鞍山兵團全軍覆沒?

最終,經過大家反覆的推演和分析后,這場戰鬥,已經被徹底肢解開來。每一個細節,都展現在大家面前。

「單從戰局來看,便是如此了。」

「徐崤戰部,每一方面都只是輕微勝過猿鞍山兵團一線。這種只有一線的差距,如果不真正開戰的話,很難察覺出來,所以猿鞍山戰部,才敢於進行主力決戰,企圖給猿曄兵團爭取足夠的時間。」

「但這樣一來的話,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徐崤在藏拙!他是故意如此的!」

當這個答案擺在大家面前的時候,饒是大離一眾戰將,多年來飽經戰事,也不禁失聲。

大家都很清楚,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徐崤事先已經對猿鞍山兵團的實力,了如指掌。然後,再在各個方面,都只勝過一線,讓猿鞍山兵團敢於進行主力決戰。最終,徐崤才可以慘勝。

十四萬徐字部精銳,最後僅剩下不足四萬。

要知道,這十四萬徐字部精銳,很多都是徐崤自領兵開始,便追隨徐崤的精銳戰修,是徐崤真正的家底。若徐崤真是有意藏拙的話,那他為何要如此?如果全力戰鬥的話,徐崤兵團的實力,明明可以碾壓猿鞍山兵團才對!

順著這個思路推下去,大家都想到了那個最可怕的可能。

「徐崤這是以十萬徐字部精銳的性命,來引誘妖族繼續進攻?」

「這不合道理啊!」

「以目前天玄宗的局勢,儘快打掉妖族先鋒,保存自己的實力,這才是唯一的選擇!可徐崤這種主動示敵以弱的做法,這……這不合理啊!」

這個最終的結論,讓大家覺得匪夷所思。於是大家便開始再次從頭分析,認為或許是哪裡推斷出了錯誤,否則絕不可能出現這樣的結果。

不過,大離幾位名將,在看到這個結果之後,卻紛紛沉默了起來。

他們都聯想到了那個最不可思議的可能。

「難道……徐崤是故意示敵以弱,希望妖族繼續增兵至娘娘嶺一線,然後聚而殲之?」

米晟首先開口,儘管這個可能,讓他自己都覺得匪夷所思,但經過縝密的推論之後,這個最不可能的可能,反倒是可能性最大了。

「徐崤憑什麼做到這一點?就憑他的徐字部?便是徐崤有意藏拙,他的徐字部處於巔峰狀態時,亦不可能以一敵三!妖族另外三位名將,戰力可都還處於完整狀態。別說徐字部已經被打殘。就算徐字部完好,然後再來一個徐字部,也絕不可能擋得住!」

對於天玄宗的這場戰事,大離其實推演了很多次。最好的結果,便是天玄宗組成一個口袋,然後從幾個方向進行襲擾牽制,以時間換空間。天玄宗是本土作戰,後勤補給沒有壓力。妖族則是遠距離作戰,最耗補給。只要拖足夠長的時間,耗去妖族的鋒芒,或許還可有翻盤的可能。

「歷史上幾乎所有的名將,確實無人能夠做到這種誇張的戰績。但是當世,卻有兩人未必不能。」韓藥師忽然開口道:「你們別忘了,當年天玄宗在開拓星海的時候,葉朝歸就曾以一己之力,率領三十萬戰部,打穿了整個東海妖盟!」

「若是葉朝歸還在,由他來守娘娘嶺一線,你們覺得葉朝歸能否以一敵三,甚至正面擊潰那三位妖族名將呢?」

「當然,葉朝歸如今已經死了。可你們別忘了,除了葉朝歸之外,陛下亦有這個能力。」

大離監國,離景原。

在這一刻,大離的一眾戰將,都有些遲疑。

的確,若是由離景原卻坐鎮娘娘嶺一線的話,的確有可能再次創造一個傳奇。離景原如今的統率力,已經絲毫不遜色於當年的葉朝歸了。

「可是,天玄宗卻沒有像陛下這樣的戰將啊?」一位大離老將,再次提出質疑,道:「葉朝歸已死,目前天玄宗那邊,四位名將都只是返虛初期修為。便是整個修真界,除了陛下之外,也再無任何一位純陽名將。」

純陽名將。

從古至今,這大概是戰將一道的至高成就了。

以往的時代,周天境便是戰將的跡象。每一位名將,達到周天境圓滿之後,都不敢再提升絲毫境界,生怕惹來那天道壓勝。然而在這個特殊的時代,戰將可以破境入返虛,也就導致即便同為名將,統率力可能也有高下之分。

統率力不同,戰場上正面決戰的力量,自然也就截然不同。

「我覺得……我們或許要再做一手準備了。」

米晟冷冷道:「之前我們一直認為,天玄宗要麼會和妖族打平,要麼會徹底在妖族的進攻面前崩潰。可我們唯獨沒有想過,若是天玄宗勝了,我們又當如何?」

「或許,現在該考慮一下這種可能了。」

……

在猿鞍山兵團被擊潰之後,妖族這邊,也在進行激烈爭論。幾家大勢力,幾乎吵得頭破血流,仍是沒有快速吵出一個結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