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手一匹身披鐵甲,腳踩鐵蹄,嘴巴被玄鐵精製的高大食人馬獸上,踏上了前往蒼穹國的道路。

Home - 未分類 - 人手一匹身披鐵甲,腳踩鐵蹄,嘴巴被玄鐵精製的高大食人馬獸上,踏上了前往蒼穹國的道路。

他們威風凜凜,意氣風發,肆意在東區大街這條只有貴人才能乘騎悍獸的主街上,策馬離開了遮天國王城。

引發無數艷羨的目光。。「什麼叫你孔家也很強,你不是剛剛說你很辣雞嘛,怎麼突然又改卦了?」諸葛村夫見陳凡和李青雲兩人要率先進去頓時急了。

裡面的東西他只是從陳凡嘴裡面聽說過,所以當然要跟著陳凡走。

陳凡看著孔傑和諸葛村夫兩人,心中一片明朗,這諸葛村夫和孔傑懷的是什麼想法他自然在熟悉不過了。

他呵呵一笑擺了擺手:「都別爭了,這地方就我和李青雲兩人進去過,所以我們先進去,你們都跟在我後面吧。」

說完之後陳凡和李青雲兩……

《民間詭異筆記》第二百七十六章無皮人 「你有什麼事情,既然來了就說吧!」葉卿楊平靜的說完,丟下毛巾,拿了件大衣裹在了身上。

趙南貞放下手裡的書,抬了下下巴,說:「那個離婚聲明,確定是你發的?」

葉卿楊,「當然。」

趙南貞抿著唇,臉上看似平靜的很,可眉毛上的那道疤痕把他看似平靜外表下的情緒出賣了。

趙南貞起身,盯著葉卿楊看了片刻,說:「要嫁給賀州琦?」

葉卿楊的睫毛抖了幾下,點了下頭。

下一瞬,男人三步並作兩步就跨到了葉卿楊面前,把她拽進懷裡,摁著她的後腦勺,讓她的臉貼在他的胸口,沉聲道:「他不適合你,別胡鬧。我知道這是明誠的意思,總有一天,他會為他今天逼著你所做的一切後悔的。」

葉卿楊掙扎了幾下,爭不過他就放棄了。

「沒人逼我,這是我自己的決定,再說了這是我的事情與別人,與你都無關,你我也該畫上一個句號了。」葉卿楊靠在趙南貞的胸前道。

「那你昨晚說要送我,有什麼話說嗎?」趙南貞道。

葉卿楊,「說了啊!叮嚀楊東山,你的葯需要調整一下了。」

趙南貞雙手捧住葉卿楊的頭,抬起,看著她的眼睛,「就只是說葯的事情嗎?」

葉卿楊被他固定著,她想點頭都困難,只抖動了睫毛,喉嚨里「嗯」了一聲。

男人粗粒的大拇指來回在她光潔白皙的臉頰來回摩挲,死死的盯著她的眼睛,暗啞著聲線道:「葉卿楊,是不是恨極了我?」

葉卿楊抿著唇,也死死盯著趙南貞的眼睛,距離太近,她從他的瞳孔里看到了縮小的自己,艱難的說了句,「也,還好。」

作為,現在的葉卿楊,她不恨他啊!

可作為原主怎麼可以不恨?

男人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下,又朝她逼近了一些,唇幾乎是擦著她的鼻尖,最後,落在了她的耳邊,道:「那天,你在狼谷唱的那是什麼曲子?」

葉卿楊說,「那不是曲,是歌。」

「再給我唱一次,可以嗎?」趙南貞道。

葉卿楊蹙了下眉心,說:「我那天就是隨意唱的,貌似唱了好幾首歌里的幾句經典歌詞,我不知道你要聽哪首?再說了,這裡是唱歌的地方嗎?你是不是想把護衛都招來,把你再次關進地牢?」

趙南貞「嗤嗤」低笑兩聲,說:「放心,護衛來了,明誠也不會讓他們看見我。他還等著拿你換榮華富貴呢!怎能讓我這個階下囚前夫給玷污了你的名聲,你說是不是?」

葉卿楊這次趁機掙脫出趙南貞的掌控,和他保持了距離,冷靜的看著他,「那既然知道,還不快滾蛋。我相信,我哥有本事保護我的名聲,可你能否逃此一劫那就很難說了。趙南貞,你不會每次都那麼好運氣的,畢竟,你也是凡夫俗子,骨肉之軀,你真以為你是因為命硬,不容易死嗎?」

趙南貞搖頭,「不,我是因為有你庇護才不容易死。」

葉卿楊「……」

須臾,趙南貞說:「請你進狼谷那次,之所以連夜趕往桐城,就擔心張戰宸搞事情,他一直野心很大,苦於機會不成熟,最近,各地獨立,他又忽然間和江家聯姻,我就覺著不妙,他們臨時才給下喜帖的時候,我就已經確定會出事,半路上被偷襲,這都是預料之中的,但我,沒想到那次偷襲的有三方勢力,這就給了張戰宸最大的機會……」

葉卿楊打斷道:「我對這個沒興趣,我對你們的打打殺殺也沒興趣。你不用跟我解釋,真的不用,我們倆現在沒有任何關係了,你放心,我不怪你,一點都不。你也放心,我會想盡辦法拖住我哥,能不和你們打就不打。

聽說,你們快和談了,你做好準備,能脫身就趕緊脫身,走吧!」

趙南貞狠狠咬了下牙關,說:「我不想打,也不想和明誠為敵,可他非要步步緊逼,我想,你也不想看到我們倆為敵吧?」

葉卿楊抿了下唇,「當然,你們倆打,受苦受難的是那些普通老百姓,自己人打來打去意義何在?這個道理,我哥比我懂,可是,你不讓他打,不讓他把氣出了,他夜夜被葉家軍一萬幽魂纏繞,他睡不著。

我也無能為力,但是,趙南貞,我會盡我所能阻止他。」

「你真的是這麼想的?不想看到生靈塗炭?」趙南貞道。

葉卿楊點頭,「嗯。你們打一架,無論是龍城還是秦城,就什麼都沒有了,我還想好好搞幾種成品葯和特效藥出來,賺你們的錢呢!」她在龍城賺的銀子和金條一根都沒帶走,好氣哦!

關於葉卿楊在研發葯,這個事兒,趙南貞當然知道,男人勾了下唇,看著她道:「你的葯研究的怎麼樣了?」

葉卿楊說,「快了。」

趙南貞挑眉,「那,我若是離開了,或者死在明誠手裡了,就無福想用你的葯了。」

葉卿楊挑眉,「那不會,我這葯研發出來后是要賣給全國人民乃至全世界的。研發和經商是沒有國界的,更何況,你和我哥之間,就算真的打,那也不影響兩地通商,做生意吧!」

趙南貞,「那,若是我死了呢?」

葉卿楊默了會兒后,說:「那隻能遺憾了吖!」

趙南貞咬了下牙,似笑非笑的盯著葉卿楊看了許久,才說:「我有個辦法阻止我和明誠的這場無謂的戰爭,但,需要你的配合。」

葉卿楊挑眉,「說來聽聽?」

趙南貞說:「跟我離開這裡,去龍城。你呆在龍城,明誠是絕對不會向我開戰的,頂多在兩家邊境挑釁而已。」

葉卿楊給了趙南貞一個嫌棄的眼神,說:「你是不是覺得我傻的沒救了啊?」

趙南貞好笑道:「不不不,我是覺著你聰明的簡直沒救了!」

「趙南貞,我好不容易逃出了龍城,逃出了趙家,和你撇清了關係,你哪裡來的自信,覺著我會在同一個地方犯同樣的錯誤?」葉卿楊道。

趙南貞笑得邪魅至極,湊近了葉卿楊幾分,一字一句道:「因為,你,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葉家大小姐,葉卿楊。」 這就讓我比較頭痛了,我之前倒是聽鄧雲跟我說過,鄧三科似乎對古文這東西有研究,如果她下來了,說不定能看懂是什麼意思。

我周圍的四個棺材,我有些好奇,裡面到底是什麼。

可是又不敢直接推開,萬一裡面有什麼機關的,或是女屍之類的東西,我觸碰了他們,他們突然醒來了,讓我一個人對付四個,實在是有些吃不消!

而這時候我再往前走,前面沒有路了,只是一個巨大的牆壁,四面都是牆壁。

這種時候我也顧不得古墓裡面是不是有什麼機關,我盡量小心翼翼地摸著從最左邊一直摸到了最右邊。

但凡有凸起的地方,我都會十分小心的。

因為那裡可能是機關所在。

畢竟是古墓,還是要小心為上,就算我穿著防護衣,可是如果這個時候突然著火,我還是有很大可能被燒死在洞中的。

畢竟這防護衣也就防防屍蹩那樣的蟲子,如果真是有什麼火和水之類的東西,我也是肯定防不住的。

我在角落裡安靜地蹲了二十多分鐘左右,實在是有些麻木了。

鄧三科他們還沒有人下來,我總不能一直呆在這個地方。

我又折返了回去看了看之前的那個洞口,也算是這裡唯一的出口了。

要不我試試能不能爬上去?我突然有了這樣愚蠢的想法。

「龍王!」

我試著召喚龍王的名字看看,這次他能不能幫上我。

不過龍王這傢伙好像是裝聽不見,也不搭理我,看來這一次我是要靠我自己了。

其實龍王做的也沒錯,我也不能凡事都靠著他。

畢竟他應該也不能一直都存在我的後背上,總有一天龍王是要走的,如果他離開了,我還存在著一份依賴他的心的話,這樣對於我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好事!

我雙手扶著入口旁邊那些有些粗糙的洞壁,試著往上爬。

可我並不是一隻爬山虎,手上也沒有什麼吸盤,就這樣堅持了不到三四米的距離,我就已經不行了,累得氣喘吁吁,而且根本沒有辦法往上爬。

因為這斜坡雖然摩擦力大,可是實在是太陡了,磨得我的防護衣都產生了噼里啪啦的火花。

再這樣下去,我都怕這防護衣被磨破了,而且這防護衣也稍微有一點點滑,十分不利於我爬上去,不然我在之前滑下來的時候就不會有這麼迅速。

我嘆了口氣,算是放棄了。

這種情況下,求人不如求己,我要不還是看一下棺材里有什麼吧。

萬一真正的線索就在這四座棺材里,我不看到時候反而浪費了時間。

我想了想,決定先不推開第一座棺材,而是先推開一個坐北朝南,而且更靠近西方的棺材。

這其中其實是有說法的。

書中有雲,一般最凶的棺材都會擺在東方的位置,因為東方一般都是陽光最為強盛的地方,越凶的棺材越是應該接受陽光的照耀。

這樣才能去除凶氣,讓裡面的屍體以及鬼魂安息。

可是這到底是民間的一種說法,書中也是這麼說的。

不可能真正的去沐浴陽光,只是因為東方的陽氣比較重,所以人們才會產生這樣的一種念想。

我使勁推了推棺材蓋,倒是挺沉的,不過我的力氣也不小,使勁的一推,居然還真的發出了響動!

我的心怦怦直跳,因為不知道裡面究竟是什麼東西,所以我十分的慌張。

在我深吸了好幾口氣,終於平定了自己的心之後,棺材才緩緩的露出了一個角。

我使勁咽了幾口唾沫,因為一個人在這小地方,多少也會有一些恐懼的心理。

畢竟在這個地方就像是一個封閉的密室一樣,如果真的有什麼東西突然出來,我逃無可逃,甚至就有可能像那些骨頭一樣,最後死在裡面。

等等,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為什麼這些骨頭都在靠近出口的地方?

也就是相對於外面的那一個小空間堆積的特別多,而在這四個棺材的周圍,反而根本就沒有人骨頭呢?

在我意識到這個問題之後,我漸漸的感覺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原有的。

這裡面真的就沒有什麼人出去嗎?

我不管有沒有人出去,我都要做那個出去的人,我可不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裡面!

給自己接著打氣了之後,我又站起來鼓足力氣,使勁的把棺材推開。

這回算是推開了一個大口,然後我拿出手機上的手電筒往裡面照了照。

讓我驚訝的是,棺材里什麼都沒有,這是一具空棺材。

也不知道是我運氣好還是不好,我又使勁的推推棺材蓋,這回露出了小半個也足夠我進去看看了。

可我還是十分小心,畢竟現在我只有一個人,我也不知道裡面有沒有機關或者是不是個陷阱,萬一我真的跳進去查看,這棺材蓋剛突然合上了怎麼辦?

我這個人還是比較警惕的,於是我推開了大半個把頭伸進去看

上面確實有一個圖案,這個圖案像是一個人,可以說是一幅畫吧,畫的骨瘦嶙峋的,我也不知道是誰。

可是聯想到這是一個古墓,也許這裡面本來要裝著的,應該是一個千年之前的古人。

只是這眼睛是閉著的。

在我拿光照著他的時候,突然間此人的眼睛居然睜開了,並且沖著我詭異的微笑。

這可給我嚇了一跳,我猛地跳了起來,也不管這棺材是不是有問題,趕緊跑了出去!

「瞧你那小膽,是干大事的料嗎?」

我頓時渾身一凜,哪裡都不好了。

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這聲音有點熟悉,應該不是從棺材里發出來的,而是從我後背發出來的。

難不成這龍王剛才在休息?現在突然被我剛才那麼移動給它吵醒了,所以才過來故意嘲諷我的!

也有可能是別的原因,比如實在看不下去了,所以決定再來幫我一把。

「你這小孩真是不省心,之前從萬花筒中把你救了出來,以為你會安分一些,可是這次沒想到你又惹了更大的麻煩。」

龍王憤憤道。

。 趙司令見陳凌興奮的眼神,繼續說道:「不過,還要等一段時間,一支特種突擊隊新成立,各種訓練場地的挑選到武器裝備,以及後勤人員的配置等等,都需要統籌安排,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最重要的一點是需要軍區司令部高層集體商議通過才行,我不能一個人說了算。」

畢竟組建一支突擊隊不是小事情,涉及到許多方方面面的事情,最重要的是經費以及人員的預算,是大筆的支出。

趙司令雖然是一把手,但是遇到重大決策的時候,需要集體商議,討論通過才行,不能搞一言堂。

當然趙司令會極力推進,跟其他高層溝通,問題應該不大。

所以組建起來,只是時間的問題。

總之,趙司令對陳凌抱有很大的希望。

陳凌道:「是!我聽從組織安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