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川太太也微笑的回應:「小見子,在學校辛苦你照顧花了。」

Home - 未分類 - 百合川太太也微笑的回應:「小見子,在學校辛苦你照顧花了。」

「媽媽!我不需要人照顧!」

花打着遊戲不甘示弱的喊著。

百合川太太也多少有點不服,和見子走進屋在花面前說道:「既然小花這麼獨立,以後的餐食就自己解決吧。」

花突然一愣。

隨後,慢慢的放下手柄,朝着百合川太太低頭。

俯身,做出五體投地的姿態。

「對不起媽媽,我開玩笑的,我非常需要人照顧。」

廚房裏,傳來了萬元的聲音:「百合川太太。招待不周,請隨意。」

……

……

客廳。

花扭來扭去。

也在玩遊戲的見子看向花:「花,你不舒服嗎?」

「不是,媽媽看着我打遊戲,總覺得怪怪的。。」

百合川太太起身:「算了,你們玩吧,我去看看大神君的料理如何了,死的次數太多了,我都數不清了,遊戲這種東西果然好難玩。」

【不,我覺得做菜比較難】

見子心裏默默吐槽,看着花的媽媽走進了廚房。

她也想幫忙啊。

可惜,心有餘而力不足。

百合川太太走進廚房。

只是觀看了一會兒,她就讚歎道:「大神君的手藝看起來真不錯呢,簡直就和特級廚師一樣,不知道以後哪位女孩子要享福了。」

「百合川太太說笑了,我就只會幾道菜而已,比不得太太。」

就這樣,萬元和百合川太太一邊商業互吹,一邊做着菜,百合川太太就給他打着下手,讓自己輕鬆了不少。

不一會兒。

嗅嗅~

花的鼻子動了動。

「好香。。」

她開始坐立不安,一瞬間覺得遊戲也沒有了興趣。

「花,幫忙擺一下碗筷!」

廚房裏,傳來了百合川太太的聲音。

花立即起身。

「來了!」

見狀,見子也不好意思自己一個人打遊戲。

「我也來幫忙。」

最終,呈現在餐桌上的。

是很完美的三菜一湯。

為了符合她們的口味,萬元做的菜分別是,可樂雞翅,魚香茄子,紅燒豬蹄,以及用於解膩的三鮮湯。

各自散發着美味,讓人垂涎欲滴。

花的口水都快冒出來了。

迫不及待的提所有人都盛了飯,坐下。

「我開動了!」

ps:好水,爭取二十章之類寫完吧,讓主角繼續感受痛苦!

。 再怎麼說,沈清若都不是池中物。

這杜參軍的事情到底不光彩,南風禮還怕被沈清若聽了去,之後到處宣揚起來呢,這樣的話一件事情可就真的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殿下!」

「本殿下命令你,馬上離開這裡。」

南風禮一聲令下,就算是沈清書再堅決,這個時候定然也不敢任意妄為了。如今再次抬頭看了南風禮和沈清若,值得拂袖而去了。

在沈清書看來,這一次的衷心程度與死諫沒有什麼意義了,自己如此忠心耿耿,但是事實上似乎不被採納。

沈清書那個難受啊。

「臣告退!」

沈清書最後看了沈清若一眼,內心之中仍舊還有疑慮。

這個時候沈清若轉過身來:「二皇子,是否臣女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大哥說的什麼屍體,什麼陷害,臣女待字閨中一概不知啊。」

南風禮握緊了那紙條,目光看向沈清若那人畜無害的面孔。

她小心翼翼,目光閃躲,如何都不像是沈清書說的,陰險狡詐,目光狠辣的人吧。正是因為如此,南風禮的面色顯得更加難看了,一直等到沈依瀾匆匆過來,沈清若才隨便說了兩句自行離去。

語氣說離去,不如說自己躲在暗處呢。

沈依瀾過來的時候,沈清書已經不見了,看起來該說的都說完的樣子。她心中小有成就,站在了南風禮的身邊:「殿下,臣女拾到了殿下的東西想要還回來。」

「嗯?」

方才的事情,南風禮有些心煩意亂,勉強低垂著眸子看了自己面前的物件一眼,臉色略顯凝重的開口:「本殿下都不知道自己掉了什麼東西。」

沈依瀾拿出那玉佩,上次可是特地從沈清若腰間搶來的。

「這玉佩臣女在二皇子那邊看過,如今在尚書府發現的,特地拿給殿下……」

「在尚書府哪裡?」

南風禮看這玉佩有些熟悉,一開始心想著可能是沈清若掉的。

哪裡知道,沈依瀾不僅僅是不想要沈清若留了南風禮的東西,還想要倒打一耙。

「在二妹妹那邊,只是她口口聲聲說是殿下所贈,自從她回到京城對殿下的事情一直特別關注。臣女只是怕她有所圖謀,壞了殿下的名聲,所以便將那玉佩拿了回來,物歸原主。」

南風禮的臉色瞬間沉下來。

「依瀾,如今你即將要為本殿下正妃,有些事情原本可以不必太過執著的。沒人能影響到你的地位,任何人都不會!」

沈依瀾一開始還竊喜了一下呢。

「臣女自然知道二皇子的一片心思,只不過這玉佩……」

「玉佩確實本殿下所贈,感謝二小姐的幫助,只不過這區區小事倒是不值得依瀾你如此勞師動眾,竟然將東西要了回來。哪怕是被二小姐拾到,她覺得好看,這不過是個物件而已,皇家可不是那麼小家子氣的地方。」

沈依瀾自從拿到這玉佩,見到玉佩色澤通透,自己也喜歡許久呢。哪裡知道拿來找南風禮討賞的時候,他竟然對這件事情隻字不提,反而教訓起自己來。

沈依瀾的心中,終究不平衡。

「二皇子早前與臣女的妹妹好歹是有過婚約盟誓的,雖然如今貴妃娘娘退了那一門婚事,但是二妹妹對於這件事情仍舊還有痴念,二皇子行為磊落依瀾是明白的,但是多了這念想,似乎……」

沈依瀾有些擔心,乾脆說出來。

這恰好是南風禮今日最不想要聽到的。

剛剛結束了沈清書為了沈依瀾婚事,處處冤枉沈清若,甚至差點連自己吩咐的事情和杜參軍的秘密都直接說出去,南風禮已經是壓著脾氣不想要當著眾皇子的面爆發出來,但是沈依瀾這樣說的話……

南風禮的臉色,越發難看。

「依瀾,本殿下看來,這顯得小氣的似乎是你!」

「二皇子……」

沈依瀾被說了一句,立馬露出馬上哭出來的模樣,南風禮似乎並不在意,然後低下頭說道:「做本殿下的皇子妃,這點小事兒都不能容納,你母親在府中,可是沒有教過你做當家主母的道理。本殿下與你二妹充其量只是多說了兩句話,就得你如此這般針對,倘若日後府中來了旁人,豈不是家宅不寧。」

南風禮見慣了宮中風雨,但是包括他母親在內,倒是沒有一個人將這後宮的瑣事攤開了給他父皇看看。

沈依瀾對沈清若的排擠,也不止一次了。作為一個皇子,甚至未來可能會成為皇上的人來說,若是後宮如此不安寧,南風禮還真的是要覺得太過狹義。

以前,南風禮與沈依瀾青梅竹馬,看的見沈依瀾名聲清高,落落大方,便也就有了這意圖。加上母妃的關係就從未去想過,一個尚書之女與他是否匹配。男人愛面子之極,都是想要給心愛的女子最好的保護。

曾經是這樣,現在也是如此。

「殿下這樣說,臣女可是冤枉。那沈清若是臣女二妹,與旁人不同。若然殿下三妻四妾,臣女都會做好本分,難道眼看著府中妹妹勾搭我未來父君,臣女能不理不睬,任由她任意妄為嗎?」

此時此刻,沈依瀾委屈之極。

然而南風禮卻轉身,一句話都不曾說,拂袖而去。

今日本就是來看沈依瀾的,她原本臉上榮光,但是現在好似一點都不在了。

沈依瀾低垂著眸子,走到假山後面,竟然好巧不巧的,遇上了沈清若。她好似在散步,也好似隨便走走,甚至可能聽到了自己方才說的話。

沈依瀾大步走過去,手中緊緊的捏著那塊玉佩:「沈清若,你到底對二皇子下了什麼咒術,得二皇子如此護著你。」

見到沈依瀾過來拉扯,沈清若只是第一時間將她徹底甩開,那沈依瀾手中寶貝一樣的玉佩,就這樣跌落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你……你竟然把二皇子的東西……」

「如今,二皇子也知道玉佩在姐姐那裡,摔了傷了,那都是姐姐的過錯,與我何干?」

加更1,喜歡本文的小夥伴,請【加入書架】書架每超過1000加更一章。

喜歡咩咩的小夥伴,記得給個五星好評啊,對於文文的意見也歡迎說出來!

。 大廳里到處都有喬思語生活過的痕迹,這讓顧清明有些感慨。

不好將客人往餐廳引,韓姨讓顧清明就坐在沙發上后,走進了餐廳,「先生,小語,有位顧清明先生來找你們了……」

聞言,喬思語臉色微微一邊,厲默川也蹙了蹙眉,「人呢?」

韓姨看到喬思語和厲默川臉色都不太好,微微愣了愣,難道她剛剛理解錯了?那位顧清明先生不是他們的朋友?

「他……他在大廳里。」

聞言,喬思語臉色蒼白的拉了拉厲默川的衣角,「默川,我現在不想見到他!」或者說她還沒做好去見顧清明的準備。

厲默川安撫的拍了拍喬思語的手背,「嗯,我去打發他離開……」

卻不料話音剛落,一道蒼老又有些顫抖的聲音就在餐廳里響了起來,「小語……」

三人轉頭朝聲音來源處看去,只見顧清明已經走到了餐廳,厲默川看到喬思語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一張俊臉也瞬間變得冰冷,「顧董事長,你……」

「默川,我能跟小語單獨聊聊嗎?」

他聲音里充滿了小心翼翼和祈求,厲默川突然說不出拒絕的話,他明白顧清明得知思思是他的親生女兒時有多興奮激動,有多想立刻認回她,可沒想到千算萬算也沒算到,還么來得及親口告訴她真相,她就從別人口中得知了她的身世。

「思思……」厲默川轉頭看了喬思語一眼。

「你想讓我跟他聊嗎?」喬思語也望向厲默川,淡淡的問了一句。

「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逃避就能逃避了的,跟着自己的心走,無論怎樣,我都會在你身邊……」

血緣關係,親情羈絆。這些東西是無法忽視的,不然老天爺也不會如此巧妙的安排他們相遇了。

喬思語點了點頭,這才看向了顧清明,「我們出去聊?」

顧清明自然是欣喜若狂,「好好好……」

夕陽西下,外面的天氣格外寒冷,出門的時候,喬思語身上的羽絨服,耳罩,手套,圍巾都是厲默川給她的弄得,再加上走路,所以並不覺得冷,轉頭默默的看了一眼顧清明,見他穿的厚大衣,戴着防寒安全帽,手上也戴着厚厚的皮手套時,目光微微閃了閃,心裏這才放心了不少。

離別墅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公園,因為有積雪,公園裏還算熱鬧,有小孩子在玩打雪仗,有幾對情侶在堆雪人。

一路無話,兩人行至公園的時候,顧清明才開了口,「小語,我知道讓你突然接受我是你親生父親的事情有點殘忍,但請你給我一個補償你的機會,我會用我餘生來保護你,照顧你,盡一個父親該盡的責任。」

喬思語停住腳步轉頭看向了顧清明,儘管他比同齡人看起來年輕了許多,但他畢竟也是一個古稀老人了,一張俊臉再帥再有味道,歲月也會無情的在他臉上留下痕迹。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是你親生女兒的?」

「你一個月前住院的時候!」

。 「你的意思是逸王爺易了容?」

她咬牙切齒,幾乎將銀牙咬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