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幽冥靈貓,但是在重力的束縛下速度大幅度下降,與之相對的力量獲得大大提升。

Home - 未分類 - 雖然是幽冥靈貓,但是在重力的束縛下速度大幅度下降,與之相對的力量獲得大大提升。

史萊克的戰略是先解決葉泠泠,所以一開始就直接沖了過去,但是對面哪能讓他們如願?就是要死保葉泠泠。

由於史萊克這邊兩個輔助的原因,對面明顯多了一個人,獨孤雁在控場,玄武龜附身的石墨擋在了朱竹清的面前。

史萊克的資料他們也看過,對方這個女孩子是幽冥靈貓武魂,敏攻系的,他防禦完全沒有問題,只要保住葉泠泠,他們就不可能輸。

但是他很明顯低估了朱竹清,她雖然沒用劍,但是她的魂力遠勝於對面,還有恐怖的力量。

只見朱竹清去勢不減,一掌拍在了對面的龜殼上。

沒有一絲猶豫,石墨被直接拍飛,口吐鮮血直接掉下擂台,一點抵抗力都沒有。

對方的葉泠泠都驚呆了,她都沒來得及恢復,石墨就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就被拍飛了。

對面突然損一員,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後面雖然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葉泠泠已經完全暴露在朱竹清的目光之下。

獨孤雁趕緊去救援,現在能夠騰的出手的也只有她,只見她魂環閃動,大片毒霧向著朱竹清的面前飛去。

朱竹清也不知道這個毒對她有沒有效果,也就暫且退下了。

但是這樣的阻攔終究是有限的,朱竹清也不可能永遠被阻攔。

唐三眾人也抓住機會,向著對面壓了上來,對面失去獨孤雁的毒霧控場,一時間竟落得下風。

由於朱竹清的先手,史萊克這邊佔了很大的先手,但是優勢也只是微弱的,雖然損失一元大將,但是葉泠泠被保住了,雖然現在稍稍失去先手,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他們只會越來越強,而史萊克的眾人會逐漸虛弱。

玉天恆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現在看是勢均力敵,但是他這邊有葉泠泠在,打持久戰肯定不吃虧。

那邊朱竹清在不斷躲避毒霧,但是這樣也不是辦法,大家都打不開局面,馬紅俊已經有一點魂力不足的感覺了,本來就被對面壓着打,現在就更加困難了。

朱竹清在躲避的時候嘗試着用魂力隔絕毒霧,發現非常有效,毒霧根本無法近身。

朱竹清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將大局逆轉吧。

獨孤雁看到對面的女生無視自己的毒經直衝向葉泠泠,頓時警鈴大作,連忙喊道:「天恆,快攔住她。」

玉天恆收到,連忙掉轉身型前去阻攔朱竹清。

戴沐白可不幹了,他的龍虎鬥還沒分出勝負,怎麼可以就此結束,連忙大叫一聲:「你的對手是我,白虎烈光波。」

玉天恆直接躲開,戴沐白還想追擊,可惜被獨孤雁阻攔,他可不想嘗試獨孤雁的毒霧。

玉天恆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非常不解為什麼她可以快速解決石墨,防禦系的魂師可是敏攻系魂師的天敵啊。

兩人才一交手玉天恆就知道了,這小姑娘的力氣也太大了。玉天恆感受着有些發麻的手臂,陷入了強烈的震驚之中,這小姑娘也太強了吧,比母暴龍還母暴龍啊。

朱竹清露出一抹微笑,剛剛只是試探,既然你可以恢復,那就恢復好了,看你有多少魂力。

朱竹清提着自己的小拳頭,直接對着玉天恆猛錘,我叫你能恢復,我叫你不死之軀,看你還來不來勁。

玉天恆都被打懵逼了,剛剛不是這樣的,剛剛他和對面的女生對一招還只是稍落下風呢,這劇本不對呀。

玉天恆正在懷疑自己是不是拿錯劇本了,朱竹清可不跟他嘰嘰歪歪,她男人要走,她正難受呢,沒想到出來一個皮糙肉厚的,那還不可勁錘。

葉泠泠就感覺情況很不對,她的魂力都被玉天恆吸過去了,並且在大量消耗。以現在的速度,最多十分鐘自己最後一滴魂力就要被榨乾。但是她也不敢切斷魂力供應,如果她這裏停掉了,以現在的趨勢,玉天恆撐不過三十秒,然後隊伍全員歇菜,所以就算不行她也要咬牙堅持。 林天成伸手一摸,直接幫助孔弘文利用美圖秀秀ps出了一個假的。

林天成屈指一彈,孔弘文急忙將身子縮了回來。

「你想幹什麼?」孔弘文感覺自己在林天成這裏已經完全沒有了尊嚴,太羞恥了。

林天成淡笑道,「你低頭看看不就知道了。」

孔弘文低頭一看,發現隨着林天成的彈指,自己的命根子正在逐步增大。

這可把孔弘文興奮地不行。

「不要停,繼續,不要停……」

不過,林天成的電量是有限的,耗費了五個電之後,林天成就停手了。

孔弘文看着它一點點長大,正處在興奮中,看到林天成突然停了,頓時就不高心了。

「你怎麼停了,繼續啊!」

林天成淡淡的說道,「藥效已過,只能這樣了。」

孔弘文有些失落,但還是非常開心。

兩人回到了大廳,孔弘文告訴他爺爺自己的寶貝回來了。

南宮問天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林天成,他覺得這也未免太神奇了吧!

區區一顆朔陽丹,竟然能讓孔弘文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重新做回男人。

南宮問天感覺自己對煉丹術的認知也要全部被顛覆了。

不過細細一想,林天成終究是一名鬼丹師,絕不是他們這種普通的煉丹師能夠比得了的。

而且上古煉丹術也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

林天成沒有騙孔弘文,不僅讓自己重新做回了男人,甚至還讓自己有了策馬揚鞭的資本。

凡仙怪人知道他孫子的命根子回來了之後,自然是高興。

但他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放過林天成。

看到爺爺準備對林天成動手,站在一旁的孔弘文恨不得鼓掌,「爺爺,先讓他做個太監,再殺了他!讓他也嘗嘗我的苦頭。」

南宮問天忍着身上的劇痛上前制止道,「前輩,既然天成已經治好了您孫子的病,這件事情就算兩清了。您就放過天成吧!」

司空白也上前勸說。

凡仙怪人冷笑道,「我什麼時候答應過這小子只要他治好我孫子的病,我就不殺他!真是可笑!這小子我照殺不誤,你們也難逃其咎。」

孔弘文一臉陰險地看着南宮雪,「爺爺,這賤女人就留給我吧!我要讓她做我的奴婢,伺候我一輩子。」

要不是爺爺在這裏,孔弘文甚至要當着林天成的面,凌辱南宮雪。

既然南宮雪說林天成是她的男朋友,想必林天成見到這一幕,一定要比自己見到的那一幕,還更加的氣憤百倍吧!

就在凡仙怪人準備對林天成痛下殺手的時候,林天成卻不慌不忙的說道,「實話告訴你吧!你孫子的命根子雖然已經回來了,但是沒有藥物的滋養,那也就是個擺設!而且會一天天萎縮。」

凡仙怪人一把捏住了林天成的脖子,「唬我?」

孔弘文剛剛也是興奮過頭了,竟然忘了查看一下是否有用。

他現在依靠意念傳達到下部,卻發現沒有任何感覺。

他頓時就慌了,「爺爺,慢點,這小子沒說謊!雖然回來了,可是我完全沒有感覺了。」

凡仙怪人遏制住林天成的手再次加重了幾分,「小子,竟敢跟我玩陰的。」

林天成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前輩,我想你是誤會了,我不可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身體缺陷怎麼可能是一顆丹藥就能夠醫治好的?我又不是道祖!」

南宮問天連忙上前解釋道,「前輩,天成居然敢來到這裏,就說明他確實有把握能夠醫治好弘文!他怎麼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呢!而且,丹藥這種東西就是這樣,需要靠藥物慢慢的滋養身子,並不是一蹴而就。」

林天成在想,等自己實力足夠了,或者是電量充足了,林天成不僅讓孔弘文變成一個太監,就算是這孔凡仙也要變成一個老太監。

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孔弘文生的事端,若不是他心高氣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就不會自討苦吃。

這怨不得別人。

凡仙怪人思索片刻之後,直接將林天成丟到了一旁,「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小子就跟我走吧,什麼時候我孫子的病好了,我就什麼時候放了你!」

林天成卻擺出了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跟你們走,我只有死路一條,你不如現在就殺了我吧!」

凡仙怪人當然不敢真的殺了林天成,他還要靠林天成醫治自己的孫子呢!

南宮問天繼續說道,「是啊!前輩,這天成若是跟了你們去,恐怕就再也回不來了。既然天成已經說了要幫您醫治好您孫子。您大人有大量就放過他吧!」

林天成道,「我會煉製一些滋補的丹藥放在這裏,你讓你孫子每個月月末來這裏取!三個月之後,我保證你孫子能夠重振雄風。」

林天成這麼做也是對南宮世家的一種保護。

如果凡仙怪人對南宮世家動手的話,他也就休想得到那種滋補的丹藥了。

凡仙怪人終究是妥協了,「好,那我就一個月後帶我孫兒來取丹藥。若是三月之後,我孫子的病好不了,你們同樣難逃一死。」

三個月的時間足夠林天成充到充足的電量。

到時候,林天成完全可以讓五毒老祖將凡仙怪人吊打一頓。

孔弘文的心裏雖有不甘,但也無可奈何,只好跟着他的爺爺悻悻的離開了南宮世家。

林天成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其實他是在和凡仙怪人在進行一場心裏上的博弈。

如果凡仙怪人真的要把自己給帶走,林天成也是無可奈何的,他不可能真的去死。

看着面色有些慘白的林天成,南宮雪露出了欽佩的神色。

原來林天成並不是有恃無恐。

這世間沒有不怕死的人,那些說不怕死的,只是沒有真正面對死亡。

林天成主動來到南宮世家,這也是讓南宮雪感到非常吃驚的一點。

她語重心長的對林天成說道,「天成,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我覺得就算你醫治好了孔弘文,他們也不會放過你。」

林天成卻轉身對南宮問天說道,「前輩,其實,我根本沒有丹藥治癒孔弘文的病,你到時候只需隨便給他一顆丹藥便可。」

南宮問天露出了滿臉震驚的神色,「什麼?你不能治癒他的病?」

一旁的司空白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如果林天成不這麼做,恐怕他們已經是死屍一具了。

「既然如此,我需儘快把我大哥找回來,也許只有他才能破此局了。」說完這話,司空白離開了南宮世家,他不怪林天成。

…… 李安安冷笑回頭「鶴城,他和歐傲涵有一腿,他的人品你不要信,永遠也別信。」

走廊鶴城餓了,正拿着一個包子邊咬邊走來,聽到這話點頭「嗯,我不信!」

安安說什麼就是什麼!

韓毅仰著頭不讓自己大笑出來,就說了妹妹最好了,果然這樣。

龍庭冷冷站在一堆保鏢中間,臉色鐵青,如果不是答應過他哥,護着她,他真恨不得出手收拾了。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和她有一腿了?」

他恨不得掐死李安安,都被打擊成這樣了,還牙尖嘴利的。

「我哪隻眼睛都看到了,麻煩離開,我要睡了,醫院不歡迎你!」

李安安不客氣的攆人。

想到他和歐傲涵似有似無的曖昧,她就噁心,龍庭真是飢不擇食。

龍庭冷笑。

「如果我不走呢?李安安別忘了,視頻的事你還沒解釋清楚,還有你銀行的五千萬!」

李安安精神好了很多回擊「那件事我已經解釋過了不會再說第二次,至於幕後的人,我想對方應該很快會出現的,畢竟我已經這麼倒霉了,對方不出來炫耀一下,對不起這場佈局!」

她笑,原來五年前她就已經被人盯上了,這時間真是夠久的。

可惜對方小瞧她了,經歷了那麼多磨難,她早就已經不是輕易能打倒的人。

更何況她定篤了褚逸辰沒有死,他還活着,可能出了什麼狀況,可是只要他活着,她就有力量支撐下去。

「可我不信?」龍庭直言。

「信不信由你,再說了,你在我面前也不可信,我憑什麼要和你廢話~」

「那如果我不走呢?」

龍庭冷聲,他怎麼可能離開,如果李安安出事了,他哥回來了,他不死也要脫層皮。

鶴城不吃包子了,敵意的看着龍庭,龍庭苦笑,這個沒良心的。

救他,還讓他坐飛機過來,只會對他翻臉無情。

可他偏偏喜歡他這幅樣子。

突然鶴城目光變得柔和,龍庭一愣,倒是很喜歡他這樣子。

鶴城卻突然喊「司少!」

他臉上滿是驚喜,眼裏瞬間滿是光彩,漂亮得讓人炫目。

龍庭眼眸一冷回頭,就是韓毅也嚴肅著臉。

只見司文鄲穿着灰色風衣帶着十多個人大步走來,眉目如畫,身上帶着雨水的濕意,儒雅溫和。

「抱歉,因為要安排點事,來晚了。」

「安安,你還好嗎?」他柔聲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