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說,是不是顯得更低調?

Home - 未分類 - 這樣說,是不是顯得更低調?

果然,魏琪聽鄭天這麼說鬆了一口氣。

果然是裝逼的,不然那車就得好幾十萬,一個才上班的開得起嗎?

此刻的魏琪都忘記了,鄭天來之前,有人想要八卦鄭天身份這件事情。

因為忙了起來,誰都顧不得鄭天了。

而鄭天因為新來的,只是熟悉了一下各個部門,然後了解了一下工作程序,然後……只需要當一個副手跟著老陳頭就好。

他們的轄區小,而且還是一個老區,裡面的住戶百分之八十是老人家。

一整天,鄭天接到了一個貓丟案,一個小孩子不寫作業離家出走案,一個孩子報警說被爸爸打的案子。

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但警察一去,就彷彿能震懾眾似的。

充滿了市井氣息,卻又生機勃勃。

老陳頭明顯是熟悉了工作方式,遊刃有餘。

反而是鄭天,被發現是個新面孔,一站下就會被問。

當然,問的最多的就是他有沒有對象,有沒有結婚。

等從小區出來,鄭天已經是一頭的汗。

老陳頭笑起來。

「小鄭啊,你當時就應該說你結婚了,這些老大娘啊,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給人做媒,尤其是你這種有正經工作,還長得好看的小夥子。」

鄭天微微蹙眉,剛想說不能撒謊。

但是想到那些大媽們的熱情,又默默的閉上了嘴,認真的點頭。

一天平淡無奇,又雞飛狗跳的過去了。

鄭天忙完手上的最後一點工作,關好門,轉身離開。

今天值班的人正好是田卿,鄭天看到她,嘴角微彎。

「田卿,我下班了。」

而回應鄭天的,只是淡淡一恩。

他這算是熱臉碰到了一個冷屁股。

鄭天也不生氣,轉身往外走去。

開上車,出了院子,田卿才抬起頭看了看他離開的方向,失笑。

「二手的?也真虧他說的出來。」

田卿就是管檔案的,所以,她是清楚鄭天的身份的。

東甌市首富的親侄子,卻開一輛二手的奧迪,有人敢說,也真有人敢相信。

雖說是侄子,但鄭天的法定監護人那一欄,從三歲開始,填寫的就是鄭邦民和林昭的名字。

鄭天開車到了一個高檔西餐廳,在一眾豪車之間,這輛奧迪就有些不夠看了,但是鄭天並沒有一絲不習慣,到門口的時候,服務生恭恭敬敬的打開了門。

走進去,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朝著鄭天招了招手。

鄭天走過去坐下。

而在招手少年的對面,還有一個長相一模一樣的少年。

如果不是因為鄭天和他們一起長大,都要懷疑,自己此時此刻是不是進入了某個奇怪的次元,竟然會看到會活動的鏡子。

不過,兩個少年也不是完全相似,至少服飾上就能很好區分。

一個穿著寬鬆嘻哈的運動服。

而另外一個,就是筆挺保守的白襯衫和牛仔褲。

但兩人的外表都精緻的不像話,遺傳了父母兩個人最好基因的兄弟倆,又怎麼可能不好看。

只是就算是一樣的長相,但一個像水,平緩無波。

一個像火,時時刻刻像個小火爐,恨不得燃燒一切。

「小叔,今天第一天上班,感覺怎麼樣啊?」

作為弟弟的鄭若峰星星眼的看著鄭天,他實在是對於鄭天的工作太好奇了。

蕭辰謙聽弟弟開口,也終於放下手中的書,抬起頭看著鄭天。

「還……還不錯吧。」

雖然這麼說著,鄭天卻是鬆了松衣領。

簫辰謙推了推鼻樑上並沒有度數的眼鏡,眸光幽幽開口。

「小叔,你在說謊,你剛才下意識的動了衣領,這是你緊張的表現。」

蕭辰謙說完,鄭天愣了一下,隨即,抬手拍了蕭辰謙的腦袋一下。

「我這是緊張了!傻小子,想要和我來這一套,這都是我玩剩下的好吧。」。 水很難喝,於嘉有點想吐。

但是一想到江怡的話,卻還是蹙眉忍著。

她想要小寶寶健康又漂亮,也想要江晟景快快好起來。

江怡看她咕嚕嚕喝著,有些目瞪口呆:還真喝啊?

她是不是真的瘋了?真的成了一個傻子了?

江怡越想越覺得心驚,伸手去搶她手裡的保溫杯:「哎,你別喝了……」

於嘉雙手用力攥著保溫杯,不肯給她。

兩人掙扎的時候,江晟景從外頭進來:「你們在幹什麼?」

江怡嚇得臉色都白了:「她……她,她喝了紅花水……」

「小嘉!」

江晟景的臉色也頓時變了,他迅速沖了上來,雙手抱著於嘉的肩膀:「你剛剛喝了什麼?」

沒等於嘉回答,江晟景就看到了她的嘴角,掛著一朵殘餘的紅花。

這東西江晟景有時候會用,他健身時有時候會拉傷肌肉,需要用紅花油擦一擦,按摩一下。而且,這幾年宮斗劇盛行,紅花墮胎似乎早就成為全民共識了。

他回頭看著江怡,江怡臉色煞白:「我只是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

話音未落,江晟景已經迅速伸手,一巴掌甩在了江怡的臉上。

下一下又狠又重,直接把江怡打了一個趔趄。

他只有這一個妹妹,年齡又相差五六歲,平時一直寵著慣著的。

但是,當江怡的手伸向小嘉肚子里的孩子時,江晟景就再也忍不住了。

從血緣上而言,妹妹並沒有自己的孩子重要。

於嘉被他的動靜嚇了一跳,躲到了江晟景的身後,拉著他的衣袖,小聲勸架:「不打人……」

江晟景這才回過頭來,伸手將於嘉攔腰抱起來,快速往診療室走去:「醫生……」

於嘉很快被醫生催吐,並打上了保胎針。

眼下是不能回家了,只能留院觀察。

於嘉挺怕疼的,打針的時候眼淚汪汪的,差點哭出來。

江晟景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臉,耐心的道:「不是跟你說過,不要吃別人給你的東西么?你如果渴了,可以告訴我,我去給你買水,但是不要喝別人的……」

於嘉愣了愣,然後才說:「喝了那個水,可以讓寶寶很健康,還能讓你早點好起來!」

不用問也知道,這肯定是江怡欺騙她的鬼話。

江晟景越想越覺著生氣,氣得他渾身都忍不住輕輕顫抖,他如今竟然連自己的妹妹都要防著了!

於嘉拉了拉他的手,有些委屈的按了按自己的小腹:「疼!」

江晟景不敢耽擱,趕緊按鈴叫來了醫生。

這個孩子能否留下來,還真得看老天爺了。

病房外,江怡搓著手,來回踱著步子。

她還不太知道於嘉的情況,不放心就這麼走了。

無論姓於的坐過多少錯事,她肚子里的,終歸是自己的親侄兒,她如果真的把於嘉給弄流產的話,就相當於是扼殺了自己的親人。

她越想越覺得害怕,更沒有料到,於嘉竟然真的瘋了,真的把那一整杯的紅花水給喝了下去。

正手足無措的時候,好幾個醫生護士紛紛進了於嘉的病房。

江怡也嚇了一跳,本能的跟了過去。

結果,一進門就觸及到了江晟景冰冷的眼神:「你進來幹什麼?一定要親眼看著小嘉失去孩子,你才肯放心,是不是?」

「不是的,大哥……」

江怡低下頭:「我……我就是怕她裝瘋賣傻的欺騙你,畢竟她以前這麼有手段,這麼壞……」

江晟景現在真的很想抽她,當著於嘉的面,卻又不好動手。

「你滾出去!」

江晟景冷冷的吩咐:「我不想見到你!」

江怡看著江晟景冷冰冰的樣子,知道兩兄妹間暫時是沒有什麼迴旋的餘地了。

她也沒有再開口說什麼,低頭離開了醫院。

她沒有開車來,私立醫院門口也不那麼好打車,她就在台階上坐了會兒,心中內疚得無以復加!

她不應該去懷疑於嘉的——

即便是懷疑,也不應該拿她肚子里的孩子為誘餌,騙她去喝紅花水。

要是於嘉真的失去了這個孩子,估計她也就要失去這個哥哥了。

江怡越想越覺得難過,捂住臉小聲啜泣起來。

於嘉在醫院裡住了幾天,當然免不了折騰一番。

索性孩子是保住了,江晟景的心也算是落地了。

這次的事兒也算是給了他一個教訓:絕對不能把小嘉交給任何人,他應該24小時,讓她生活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雖然這很有難度,但也必須這麼做!

「小傢伙真爭氣,到底活下來了!」

江晟景伸手摸著於嘉的肚子,微微笑了:「將來,我們給這個孩子取名叫小強吧,小堅強,怎麼都打不死!」

於嘉搖頭,一臉嫌棄:「不好聽,不叫小強!」

江晟景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你想讓他叫什麼,他就叫什麼!」

只要她留在他身邊,只要寶寶平安落地,名字真的無所謂了。

於嘉出院的那天,江怡也來了,手上還提著兩盒燕窩,是她特意託人從東南亞帶來的。

「大哥,小嘉……」

江怡朝著他們走去:「你們今天……」

結果,話沒說完,江晟景已經伸手摟過於嘉,囑咐她道:「這個人是壞人,以後我們見到她的時候,一定要繞路走。還有哦,千萬不要吃她給你的食物和水!」

於嘉將信將疑,卻仍舊聽話的點了點頭。

江怡:「……」

她站在原地,一臉的尷尬。

她真的知道錯了,但是,為什麼就沒人能夠原諒她呢?

江晟景帶著於嘉很快離開了。

在醫院裡住了太久,回到家時,覺得家裡空氣都格外新鮮,養在客廳里的幾盆茉莉也開花了。

春天到了,花園裡一片生機勃勃,被園丁精心打理后,更加好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