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彪順着布鞋的方向抬起頭望去,就看到許林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當下他的臉色就驟然大變。急忙說道:「這,這位小哥,我錯了,咱們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Home - 未分類 - 薛彪順着布鞋的方向抬起頭望去,就看到許林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當下他的臉色就驟然大變。急忙說道:「這,這位小哥,我錯了,咱們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許林笑眯眯地說道:「你剛剛是不是打電話給你的老大了?」

薛彪聞言頓時一驚,他正想要開口回答,但是卻發現許林聳了聳肩膀,從酒架里拿出了一瓶伏特加,淡淡地說道:「正好,我們就在這裏等等你老大吧,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的這個老大。究竟是怎麼把管教手下的。」

薛彪一怔,完全沒有想到許林居然會這麼說,關鍵是,他還真的是坐在了一處散台的椅子上,慢慢的喝起酒來!

這讓薛彪目瞪口呆,這傢伙到底是有多大的自信才敢坐在那裏?

一般人要是聽到薛彪的老大,恐怕早就嚇得屁股尿流了,哪裏還敢坐在那裏悠然自得地喝着酒?

像是這樣的人,一般就是擁有着強大的實力,要麼就是傻子。

但是經過剛才的情況來看,眼前這個年輕男人肯定是前者。

只不過,他就確定他能夠打的過自家老大嗎?

「彪哥。現在該怎麼辦?」一名手下捂著肚子,一瘸一拐的來到薛彪的身邊,看着許林的目光充滿了畏懼地低聲問道,「我們要不要用槍?」

聽到手下的話,薛彪心中一動,不過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還是等老大來再說吧。」

薛彪並不清楚,他的這句話。恰恰救了他的小命。

以許林的實力,他們的聲音不管再小,都是一字不差的落在許林的耳里。

如果薛彪剛才真的決定要掏槍殺他的話,許林不會有任何猶豫,直接結束掉他的性命。

縱然是剛剛薛彪的武功手法,有那麼一點很像是他認識的人。

許林之所以要等薛彪的老大出現,就是為了想要印證他心裏的那個想法。

沒過多一會兒,在酒吧大廳門口就突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一群渾身都散發着比這些酒吧混混要更為兇悍氣息的人馬出現在酒吧大廳里。

他們一經出現,整個酒吧的氣氛就是徒然一變,變得無比肅殺,宛若戰場似的。

「是哪個不開眼的小子居然敢打我的人?」

一道囂張的聲音就驀然響了起來,旋即在這群人中。走出了一名人高馬大,年紀大概三十左右的男子。

他穿着灰色背心,露出來的雙臂上的肌肉猶如虯龍一樣,讓人一眼看了就覺得充滿了爆炸力。而他的雙目里,更是蘊含着一股凌厲的煞氣,就那麼站在那裏,就給人一種巨大的壓力。讓人不敢直視。

「老大,你來了!」

看到這名男人出現,薛彪臉上露出了狂喜之色,點頭哈腰的出現在他的身前,搓著雙手,一副狗腿子的樣子。

「恩,是哪個王八蛋動的手?」背心男人冷聲說道。

「就是那個小子!」薛彪連忙指向了坐在散台上喝酒的許林,眼中充滿了怨毒之色,咬着牙說道,「老大,他打傷了我們那麼多兄弟,絕對不可以這麼算了!」

因為許林背對着他,所以背心男子看不清楚他的臉頰,他眯了眯雙眼,口中發出一聲冷哼,向前邁出兩步。寒聲說道:「小子,你挺猖狂的啊,敢動我的人,我是青雲街紀仇,報上你的名來,我不殺無名之輩!」

然而,背對着紀仇的這名男子,卻是依舊在喝着伏特加。完全沒有想要開口說話搭理的樣子。

見許林居然這麼囂張,薛彪頓時冷聲喝道:「小子,我老大跟你說話呢!你沒聽見是不是?耳聾了嗎?」

許林聞言,只是淡淡一笑,將手中的高腳杯晃了一晃,淡淡地說道:「你確定,要讓我報上名?」

聽到這個聲音,紀仇的身體頓時如遭雷擊,雙眼都是瞪大了起來,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薛彪見許林居然還這麼狂妄,他頓時心中暗喜,你越是這麼狂妄,等一下你就死得越難看,頓時他就怒聲喝道:「小子,你還真的是有夠狂妄的啊,你可知道我老大是誰?青雲十三街的老大!在這裏面,可還從來沒有誰敢這樣對他說話,我告訴你,你死定了你!」

「喔,是嗎?」許林緩緩站起,轉過身,正面直視紀仇,淡淡笑道,「他說的可是真的嗎?」

。 「是你們?!」

隨着蘇夢驚訝出聲,對面惱羞成怒的女子,竟然也驚呼的抬手指向雷凌幾人。

「南飛燕?」

龍堯皺眉,看到南飛燕,她當然就想到,上次商場南飛燕飛揚跋扈,炫富反被雷凌打臉的樣子。

最後,引來南飛燕表哥馬雲飛救場,還不是灰頭土臉的逃之夭夭?

可今天,竟然會在這裏碰見南飛燕?

雷凌也有點意外。

看面前南飛燕穿着單薄,該露出的全都露了。但人家身材好,長得有漂亮,打扮的很時尚,一聲名牌,走到哪都會吸人眼球。

「雷凌?你們認識她?」

滿臉通紅的茅十八,看到蘇夢、龍堯、雷凌三人對面前女人不陌生,他有意的問了一句。

「嗯。」

「會還記不記得,上次商場跟蘇夢搶裙子的事情?就是馬雲飛那個表妹南飛燕?」

雷凌點頭,瞥視一旁茅十八刻意提了個醒。

「噢!」

「原來就是她啊?」

聽雷凌這麼一說,不止茅十八知道,花小蕊幾人這才知道,難怪蘇夢見到這個女人,就跟見到仇人一樣。

「雷凌!」

「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會跟這個打流氓是一起的!」

南飛燕氣惱萬分,自己被茅十八佔了便宜,又得知茅十八與雷凌是一起的,她當然咽不下這口惡氣。

「休要瞎說!」

「道爺哪裏是流氓了?」

「你怎麼不說,你沒長眼睛,自己撞在房門上面,還拉着道爺跟你一起倒在地上。」

「道爺我沒說你佔便宜。你反而倒打一耙!」

茅十八不幹了。

哪怕自己真的占可便宜,但事情又不能怪他?

他也是毫不知情,就被南飛燕抓住脖頸,一起倒在地上,試問他才是最大受害者才對。

茅十八道出原因,本是氣憤的小彤,這才知道自己險些錯怪了茅十八。

「你……!」

「挺大的男人,你還有臉說?」

「我剛要敲門,你就推門把我撞倒,我不抓你抓誰?」

南飛燕氣急敗壞,看到茅十八竟然想要賴賬,她雙手掐腰,指責茅十八的不對。

雷凌幾人有點無語了。

看南飛燕那副不懂得收斂的樣子,分明是向把事情鬧大了。

花小蕊、李珊珊幾人也不知道怎麼開口,這件事畢竟他們不知情,沒辦法說理。

一坤、帝靈、黃天傲三人更不會開口,他們可是有身份的人,怎麼可能參與這種是非?

至於小黎,她壓根就沒出來,她可是神女,怎麼可能會在乎這些小事?

「唉呀!南小姐?您沒事吧?」

就在茅十八與南飛燕各持己見之時,突然餐廳的主管女經理,慌裏慌張帶着兩個服務員跑了過來,不斷向南飛燕低頭道歉,關心慰問。

「你們來的正好。」

「這間包房,明明我已經打電話訂好了,為什麼會有別人在這裏?」

「今天要是解釋不清,我直接找你們老闆,讓你們全部夾包滾蛋!」

正在氣頭上的南飛燕,看到餐廳經理出現,她一臉的氣憤,抬手指著餐廳經理,就是一通劈頭蓋臉的怒斥與威脅。

「對不起南小姐。」

「真的是實在抱歉?」

「這是我們工作上的失誤,還請南小姐大人有大量,看我們也不容易的份上,給我一次機會吧?」

女經理很是忌憚南飛燕,因為南家在天京可是有頭有臉的豪門貴族。而面前的南飛燕,更是他們老闆的朋友,只要南飛燕一句話,她就會立刻丟了這份工作。

「好啊?」

「那我要看看你是怎麼給我解決的!」

南飛燕笑了。

一臉的氣憤,看着面前女經理,到真給她一次機會。

啪!

聽到南飛燕給自己機會,這位女經理二話沒說,轉身抬手就給了接待雷凌幾人的那個服務員一嘴巴。

看到接待他們女服員被打,雷凌幾人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這簡直如同在打他們臉一樣。

茅十八,對那個女服員本沒什麼好感因為剛才點菜是,就是這個女服員害的他丟人現眼。

不過。看到女服員被打,他也不由替著女服員感到臉疼。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

「這間包房是留給南小姐?難道你把我的話當做耳旁風嗎?」

女經理明顯是在把責任推脫在這個女服員身上,因為她怕丟了自己飯碗,着急找個替罪羊。

「經理?這不是您……?」

啪!

被打的女服員,兩眼通紅,畢竟才二十齣頭,長得很漂亮,卻被這麼冤枉,所以覺得有點冤。

可在她剛開口想說是經理安排的,就被面前可惡的女經理又扇了一耳光,打的女服員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雷凌幾人又不是傻子,這麼明眼的事情,一眼就看出來是女經理失職,卻要把過失扣在這位服務員身上。

「哼!」

「你個沒用的飯桶。」

「南小姐可是我們這的貴賓。」

「你竟然把房間讓給別的客人,你這不是存心讓我沒法交代嗎?」

「從今日起,你不用來上班了!」

女經理一臉的尖酸刻薄,對面前替自己背黑鍋的女服員,沒有一點留情的餘地,直接解僱了女服務員。

「經理不要啊?」

「我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做的?」

女服員一聽到要被開除,本想忍忍就過去的她,立馬變得緊張起來,抬頭看着女經理就說出了實情。

「你……還敢陷害我?」

女經理頓時亂了陣腳,被面前女服員說漏了嘴,氣的她抬手再次揮向女服務員。

「住手!」

看了許久的雷凌,突然邁步上前,伸手抓住女經理的手腕,面露不善看着女經理。

女經理神色一怔。

見到有人多管閑事,可自己又不敢得罪客人,面露驚慌的問向雷凌:「你想幹什麼?你快鬆手,不然我可就報警說你非禮我了?」

「哼!」

看女經理還敢威脅他?

雷凌一聲冷哼之時,不得自己抬手,龍堯突然邁步上前,小手對這位女經理一頓狂扇。

啪啪……!

頃刻間,這位女經理被打的雙面紅腫,嘴角流血,整個人直接癱坐在地,暈頭轉向。

「好啊!」

「公共場合,你們居然出手傷人?」

對面南飛燕,看到女經理被打的沒人樣了,她抬手指著對面雷凌與龍堯氣惱的說道。

「怎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