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枕才進入暗道口,就見到裏面發出一陣藍色的電弧光,並且伴隨着“嗞啦嗞啦……”的強電流聲音,沒過多一會兒,那個抱枕就開始燃燒了。

雷鬼看得瞠目結舌,心裏暗暗後怕,幸好自己多長了個心眼,要不然,現在燃燒起火的就是自己了。 那個抱枕還沒燃燒盡,就聽得暗道裏傳出了“嗡嗡”的聲音。 雷鬼趕緊又躲到了沙發後面,生怕上官博再扔出什麼暗器。 ...

搜狐泊。

道路泥濘、狹窄,水泊兩邊的蘆葦黃葉落盡,瑟縮著顯現出一派凄涼的景色來。 兩頭青騾拉著一駕小小的馬車,正自北往東的馳過來。 馬車上深紫色的轎簾低垂,車頭上歪著一個抱鞭子的車夫,在瑟瑟北風裡將頭縮到破氈帽...

天魔聖女瞧在眼裡,當即是怫然作色,怒聲說道:「天一真君,實在是欺人太甚,以為本人是泥捏的嗎?信不信扯掉你在這具肉身上的影子,讓你在眾人面前無所遁形!」

金色的影子眉頭一皺,眸子里閃過忌憚的神色,雖然被扒掉這一層影子,並不會有什麼性命之憂,可是這具肉身卻是要身死道消,同樣自己要受到重創,那看真是得不償失。 他的神色凝重起來,陰冷的聲音說道:「天魔聖女,...

李國亭沒有理會他,又彎腰去扶地上的那名兵士,就在這時,張奉天見李國亭竟敢不聽他的命令,氣急敗壞的揮起了手中教鞭,當教鞭從張奉天手裏落下的那一刻,被李國亭伸出的手拽住了。

“你憑什麼打人?”李國亭喊道。 “打你,老子還要關你禁閉。”張奉天憤怒地朝李國亭大聲喊道。 這時,跑過去幾個兵士,其中有四班的新班長黃來成,他是個湖北籍的小夥。武動乾坤看見李國亭和教官張奉天爭論起來,...